• 嗨起來吧
  • 0

「你答應了他們?」

「真真,對不起,我真的沒有想到你會拒絕,所以,所以我拍著胸膛說一定會請你去參加宴會的。」

「好吧,赴會的地方在哪裡?」真真嘆息了一聲。

「就在那艘宇宙飛船上面,很不錯的宇宙飛船,你去了保證喜歡!」 流氓豔遇記 ,頓時雀躍道。


「嗯,我去,不過,一定要答應我兩件事情,我們一起不分開,我們兩人不喝酒,如果你不答應,我就不去。」真真一臉嚴肅道。

「好啦好啦,我答應!」芬妮嘻嘻笑道。

「不,你需要起誓!」真真一臉認真的表情。

「真真……」芬妮張大嘴,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真真。

「芬妮姐姐,當到了那種環境,你會知道,你需要一個誓言來約束自己的行為。」真真嘆息了一聲。

「我,貝克斯.芬妮,以貝克斯家族的聲譽起誓,和真真赴宴的時候絕不喝酒,不和真真分開,起誓人,貝克斯.芬妮!」

「謝謝芬妮姐姐!」真真親昵的在芬妮的臉上親了一口。

「真拿你沒有辦法,赴個宴還要起誓。」芬妮一臉苦笑,真真讓她沒法發脾氣。

「嘻嘻,我知道芬妮姐姐最好啦,我先走啦,和芬妮姐姐一起赴宴,總得收拾打扮一下,不能太丟臉哦!」真真輕輕的笑道。

「去把,到時候我接你。」

「嗯嗯!」

……

鄒子川從維修大樓出來后就看到了等候在不遠處的香兒,香兒背著一個小布包,上身一件簡單的圓領短袖T恤,露出一截潔白的脖子格外耀眼,穿著緊身的彈力牛仔褲,頭髮紮成馬尾,整個人洋溢著青春活力氣息,惹得周圍的人都駐足觀看。

「子川哥哥!」

看到鄒子川從維修大樓裡面出來,香兒就像乳燕投林一般投到了鄒子川的懷裡,雙手緊緊的抱住鄒子川的腰,身體貼在鄒子川身上,感覺到那青春活力的飽滿散發的熱力,鄒子川感覺自己的心跳血液都在加速……

「我得在租住房拿點東西。」鄒子川輕輕的拉開粘在身上的香兒。

「不拿了,再拿就趕不到晚飯啦,走啦走啦!」

香兒拉起鄒子川的手就向懸浮車站跑,鄒子川只能無奈的跟隨在後面大步疾走,對香兒,他那比鋼鐵還堅硬的心臟也無法硬起來,每次想到香兒從泥濘中爬起來一臉堅決的表情,鄒子川就感覺心裡一陣暖和。

「子川哥哥,你真的瘦了很多!」

「嗯。」

「子川哥哥,你的肚子好像沒以前柔軟了?」

「……」

「子川哥哥,你說,你如果變帥了,還會不會要香兒?」

「……」

「子川哥哥,你一定要立功,我要等你娶我。」

「咳咳……」

……

一路上都是香兒的問題,大多都圍繞著婚姻問題,這讓鄒子川不知道如何回答,雖然香兒偶爾也會勾起他的本能慾望,但是,大部分的時候鄒子川都是把香兒當妹妹看的,終於,在煎熬之中趕到貧民區的時候,天色還是晚了,畢竟,從學校到貧民區要二個多小時,而瑞德爾星球某些時間的日照和古地球還是有一定的區別,白天和晚上的界限很明確,可能剛才還是明亮的太陽,轉眼間就變成了夜晚。

鄒子川的板房地勢本就高,在月光下,那架X三三顯得格外雄壯威武,彷彿插進了天穹一般,那八條鋼鐵蜘蛛腿就像八根柱子一樣佇立,居然讓人產生了一種威嚴的壓迫感,不過,鄒子川在蜘蛛腿上改裝的金屬骨刺卻給人一種猙獰的逼人氣勢,威嚴和猙獰兩種完全不同的風格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子川哥哥,明天見,我回家了。」

走到鄒子川的門口,香兒朝鄒子川眨了眨眼睛后蹦蹦跳跳的跑到前面去了,實際上,香兒的家離開鄒子川就是一個小巷子。

「明天見。」

鄒子川點了點頭,看著香兒走進了房間后才走到了門邊,他沒有立刻敲門,而是靜靜在佇立,他聞到誘人的香味,這種香味,鄒子川聞了幾個月,他已經非常非常熟悉了,這是米雪做的飯菜香味,實際上,在貧民區很難聞到一次這種香味,貧民區的主要食物是以壓縮乾糧和營養液為主,這種飯菜只有在重大的節日才會做的。

貧民區的人永遠也不會缺乏身體需要營養,但是,要想滿足自己的味蕾卻是一種極度奢侈的事情。

無論是在那一個國家,政府都會為貧民區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至少,不會出現餓死人的情況,科技文明發展到今天,製造食物已經變得越來越方便簡潔,一個城市只要有一座生物工廠,就可以為整個城市裡面的人提供人體需要的養分,而且,自己製造食物也非常方便,食物製造機可以讓你很快就得到一份食物。


這些食物唯一的遺憾是口感極差,偶爾有好吃的天天吃,月月吃,年年吃吃也就味同嚼蠟了,在貧民區生活的居民最大的夢想就是脫離食物機器的生活。

可惜,想要脫離這種生活卻非常遙遠,一月吃幾頓沒有問題,如果想天天吃,那就不是貧民區的居民能夠消耗得起的了。

「卡……」

門突然打開了,米雪看著站在門口的鄒子川,目光中掠過一絲驚喜一閃而逝,立刻又恢復了平淡如水的冷漠。

「回來了。」米雪把門拉開,讓鄒子川進來。

「嗯。」

鄒子川走進房間,讀書二個月的時間家裡並沒有絲毫變化,好像時間在這個房間裡面停頓了一樣,就連餐桌上的桌布都還是他生日時候買的一次性桌布,不過,桌布依然潔白如雪……(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太子依舊是一派祥和溫潤,但周圍對太子的態度卻大不一樣了。


以往這些宮女內侍們,就算不敢對太子無禮,但伺候太子時候那個氣氛是隨性,甚至懶散的。

人家軒轅禮周圍的人馬,那氣氛就是陪著小心的。

如今,這東宮裡頭,氣氛悚然一變,肅然莊嚴,自有一派龍威。卻也不是當初玉妃身邊那些人察言觀色的小家子氣,而是自有法度,不敢逾越禮制的肅穆。

就連當初驕橫陰沉的蘇羽葭,如今也變了。

太子誠不讓軒轅赤多說,是因為,很多事情,他想自己告訴仙木媛。

蘇羽葭冰雪聰明,怎麼會看不出呢。

但即使如此,蘇羽葭採取了「寬容無視」的態度。

仙木如今的靈念力修為,完全可以看出,蘇羽葭不是假賢惠,是真的不打算對自己做什麼行動。

如今的蘇羽葭,才是真的變智慧了,而不是聰明。

墨嬰寧跟著蘇羽葭,也變得穩重大方了,還有眼力見了。什麼主子帶出什麼奴才。

墨嬰寧如今這份氣度,出去做個一品大員的正經嫡妻,公卿夫人,都沒啥承應不起的。

「孤當初在宮內,並無眼線,是母后和蘇氏在宮裡預先布置了眼線。不過,因為局勢險惡,母后布置的人,大半都藏起來了,還有的甚至叛變了。羽葭布置的人,也不敢有動作,只是傳個消息而已。如此,孤還朝之後,才曉得宮裡出的事情。「太子徐徐言來。

仙木不覺莞爾。皇後跟蘇羽葭的段位,這一次是真的分出高下了。

往後,皇後娘娘估計在蘇羽葭面前,都施展不開了。

看到仙木嘴角露出的小渦,太子頓了一頓,似乎發出一聲嘆息,「墨若琳知道真相,是蘇氏給挑明的。不過,蘇氏告訴我,她只是讓墨若琳別太得意,沒想到墨若琳比她想的還上道。」

墨若琳知道親哥對她做的事之後,沒日沒夜,在自己的小殿里做嬰兒衣服。

這個真相很徹底,說明的內容太豐富:首先就是,軒轅忍這個貨, 重生千金謀略 。連續把墨若琳送人,還不準生孩子,就算軒轅忍狗血衝天,真的做了皇帝,後宮里絕不會給墨若琳留位子。沒了生育能力的墨若琳,就算強塞給某個倒霉蛋做了嫡妻,在後院里也不會有任何競爭力,只能等死。

如果軒轅忍有心給墨若琳留個妃位,就不會把她送給老皇帝。這樣的話,即使沒了生育能力,墨若琳往後抓個後宮別的妃子的兒子,殺母留子,還有做太后的希望,最起碼還有兒子給養老的依靠。

可是,軒轅忍欺負墨若琳,簡直就是上了癮。

其次就是,墨熙染的背叛太扎心了。如果不是墨熙染利用妹妹的親情誤導墨若琳,牽制著墨若琳往絕路上走,甚至還給墨若琳下藥,墨若琳不會走到走投無路這一步。

這就是老實的墨二公子做出來的好事。沒有人會理睬這個無能狠毒的男人,就只有墨若琳拿他做親人看。坑不了別人,就只能坑親妹妹。 餐桌的上面,已經準備好了三菜一湯,湯熱氣騰騰,香氣四溢。

「洗個澡再吃飯吧。」

鄒子川剛準備坐到餐桌上的時候,走進鄒子川房間的米雪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疊整整齊齊的新衣服。

鄒子川站了起來,沒有立刻接過衣服,而是凝視著米雪的臉上,深邃的眸子彷彿要看穿五臟六腑一般。

「看什麼?」米雪一臉臉上突然泛起一絲紅暈,她居然不敢和鄒子川的目光對視。

「你變了。」鄒子川捏著米雪的下巴,把米雪如花似玉的臉抬了起來,讓米雪的目光看著他。

「放開我!」米雪被鄒子川突然粗暴的動作弄得憤怒了,冰冷的目光看著鄒子川。

「嗯,這才是你,我更喜歡!」

鄒子川左臂一攬,米雪已經整個人被他抱在了懷裡,張嘴吻了上去。

赫然,米雪就像觸電一般,身體先是僵硬,立刻拚命的掙扎,奈何鄒子川的手臂就像鐵箍一般,那的雙手因為托著衣服被夾在兩人的身體中間絲毫動彈不得,她呼吸困難,而她的紅唇卻被一張大嘴堵住……

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身體強壯得可怕,就像一座大山壓住她。

一股濃烈的男人氣息把她包圍,米雪感覺大腦一陣眩暈。

米雪立刻放棄了抵抗,只是緊咬牙關,她知道,如果掙扎得越厲害,她越需要氧氣,窒息的後果就是鬆開牙關。

米雪全身放鬆,任鄒子川抱著,一雙眼睛始終睜開看著強吻他的鄒子川,一動不動,冷漠得就像冰川大陸的冰雕一樣。


始終,鄒子川未能突破米雪的防線。

「我曾經強姦過二十三個少女、無數婦女,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強姦你嗎?」鄒子川鬆開,一臉獰笑的看著米雪。

「不知道。」米雪心臟一跳,看著鄒子川那張殺機凜然的臉,她居然莫名的相信他的話。


「我只強姦想殺我的女人!」鄒子川一字一頓說道。

「我不是殺你的人。」米雪搖了搖頭。

「所以,我不強姦你。」盯著米雪的眼睛冷冷道。

「為什麼這樣對我?」米雪明亮的眼睛看著鄒子川,鄒子川猙獰的表情讓她突然感覺到了一種陌生。

影后重生之星光再臨 因為,你是我的妻子!」

「我明白了,你該洗澡了。」米雪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嗯。」鄒子川捏住米雪的下巴道:「你有兩個選擇,第一,今天晚上陪我,第二明天馬上離開,你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考慮,一直到我洗澡吃飯進房間。」

鄒子川說完,從米雪手中拿過衣服走進了浴室。

米雪看著高大寬厚的背影走進浴室一陣失神,她總感覺這個男人有點古怪,那種感覺無法形容,這兩年來,他就是牽一下她的手都不敢,而今天,他居然敢強吻她,而且,是那種粗暴強勢,肆無忌憚的強吻……

米雪感覺骨頭還有一絲疼痛,這個男人的力氣大得驚人,她居然沒有一點反抗的餘地。

米雪裝了兩碗米飯後怔怔的坐在椅子上,看著這個小小的房間發獃,明天,她將離開這裡……

她沒有選擇!

很快,鄒子川從浴室裡面出來了,米雪眼睛不禁一亮,從浴室裡面走出來的鄒子川穿著她買一件半長的皮衣,皮衣立領,黑得發亮,褲子也是一樣顏色的皮褲,穿上了皮衣皮褲的鄒子川顯得苗條了很多,更加精神,不過,也更加深沉,配上那雙冷漠的目光,米雪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鄒子川出來后看了一眼米雪徑直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二分鐘后,鄒子川走了出來,這個時候的鄒子川已經換上了原來的襯衣,形象立刻恢復到了以前的樣子。

「不喜歡?」米雪眼睛裡面露出一絲失望。

「還不是時候。」鄒子川搖了搖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