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杜高飛接手賀老六的位置後,帶着幫裏的人除掉了不少小幫派,並且爲幫裏做了很多事情。

夏紫嫣也派人監視過他,根本就沒有發現任何不妥。

“很多事情你不要從表面看,我說的不會有錯!”葉寒有些皺眉,夏紫嫣連續幾次否認他的話已經讓他有些不滿了,如果不是夏紫嫣很重要的話,葉寒肯定不會和她廢話那麼多。

“那你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夏紫嫣看出了葉寒的不滿,有些歉意的說道。


葉寒剛想說些什麼,但鼓聲再一次響起。

“咚咚咚!”

這一次的鼓聲震耳欲聾。

不過鼓聲裏,似乎夾雜着一些異樣的聲音。

槍聲!

葉寒聽出來了,這一絲異樣的聲音,是槍聲!

身爲一個用槍的高手,葉寒對槍是很敏感的。

哪怕再細小的聲音,葉寒也能聽出來。

葉寒迅速的將目光投向杜高飛,發現他已經消失在人羣中。

而左毅依然呆呆的站在那裏,現場的所有人都沒有發現鼓聲中的異樣,包括風堂成員在內。

葉寒一咬牙,身形一閃,來到左毅的身旁,一把將他抱起,然後往後退了兩步,對着血竹幫的成員們喊道:“大家小心,有人開槍,杜高飛是叛徒!”

葉寒的話音一落,“砰砰!”

兩聲槍響再次響起。

這一次,所有人都聽到了槍聲,頓時,一些膽子小的人開始顫抖起來。

而一些高手都第一時間摸向腰間,察覺到自己身上沒有槍之後,他們才徹底的慌張起來。

這一次前來參加祭奠儀式的所有人,身上都沒有帶任何武器,就連匕首都沒有。

現在的他們,沒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完全就是一活靶子。

不再管這些人,葉寒抱着左毅,跑到了夏紫嫣的身旁,一把抓住她的手,往隱蔽的地方跑去。

“杜高飛,你個雜種,居然敢背叛我們!”

“別罵了,快走!”

一時間,血竹幫的大佬們都慌了,一些站在原地罵娘,一些開始跑向後方的廣場,試圖坐車逃跑。

畢竟,這個時候,自己的命纔是最重要的。

後方的廣場上,站着上百名血竹幫的成員,那些都是夏紫嫣精心挑選的嫡系成員,所以,他們一看到了變故,紛紛朝墓地方向衝來。

但他們的身上都沒有攜帶任何的武器,所以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來了也是送死。

葉寒抱着左毅,拉着夏紫嫣,跑進了遠處的灌木叢裏。

至少這個地方,比外面要安全很多。

在葉寒三人躲到掩體後面沒多久,獨一刀就來到了三人的身前。

“所有人聽着,馬上尋找掩體,不要當活靶子,快!”獨一刀來到葉寒身旁後,用無線電下達着命令。

“砰砰砰砰砰砰……”

一時間,槍聲四起,血竹幫陷入了空前危機。

如果這些血竹幫的核心成員都被擊斃,就算夏紫嫣不死,血竹幫也會元氣大傷。

“砰!”

一顆子彈劃破空氣的阻力,準確無比的打在了一名血竹幫大佬的太陽穴上,直接奪走了他的生命。

“啊!”

一些心裏素質較差的血竹幫成員,被嚇得尖叫起來。

有一些膽大的,直接拼了命的狂奔。

在暗中,杜高飛和忍堂的隊長站在一起,滿臉冷笑的看着這場屠殺。

“杜先生,我們的支援正在從山下趕來,不用多久,就能將這座山給包圍,血竹幫的人,一個也別想跑。”忍堂隊長用着生澀的中文說道:“你這一次的表現,讓紀子小姐很滿意,她一定會重用你的。”

“謝謝佐木先生,我很高興能成爲山口組的一員。”杜高飛恭敬的說道。

忍堂雖然只來了十幾人,但還有五十多名普通的忍者正往山上趕,他們都是前來支援的。

“夏小姐,我們山下的兄弟們都沒有了任何的迴應,恐怕凶多吉少了。”獨一刀滿臉凝重的說道。


“他們難道都死了?”夏紫嫣滿臉震驚的說道。

守在山下的都是風堂的成員,足足有二十多名,包括風堂的堂主風狼。

如果他們都死了,那風堂就損失慘重,而血竹幫也失去了最大的助力。

“沒什麼好奇怪的。”葉寒滿臉陰沉的說道:“這一次杜高飛勾結山口組,山口組派出的肯定都是高手,說不定還有國外的僱傭兵,他們都是實力強悍的高手,風堂成員不是他們的對手也很正常。”

“而且他們裝備精良,而風堂成員最多就一把手槍,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葉寒說話雖然有些刺骨,但夏紫嫣不得不承認,葉寒說的是真的。

這一次前來參加祭奠儀式的人都沒有帶武器,除了風堂成員是例外,但風堂成員都守在山下負責警界工作去了,而且帶的也只是手槍,遇到真正的戰鬥,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

更何況山口組這次派來的是著名的北極狐僱傭兵組織,武器裝備和單兵作戰能力都要超越風堂的成員,要全殲風堂也不是什麼難事。


對於這個結果,葉寒並不感到意外,相反,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夏紫嫣問道。

夏紫嫣有些慌亂,現在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畢竟自己的人都沒有帶武器,雖然葉寒和獨一刀都很強悍,但也不可能完全顧忌到所有人。

“停火!”在衆人交談之際,一個吼聲傳遍了整個廣場。

頓時,槍身熄滅,杜高飛從樹林裏走了出來。

跟在他身旁的,是這次忍堂的隊長,佐木。

而在兩人走出來後,忍堂的成員們也紛紛的走了出來,每個人都手裏都拿着***。

看到只有十幾人走了出來,葉寒沒有放鬆,因爲他感覺到了,還有數十名武裝份子隱藏在樹林裏。

“現在誰敢動一下,我就殺誰!”杜高飛拿過一把MP5***,對着天空開了幾槍。

一時間,整個廣場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杜高飛的身上。

“夏紫嫣,葉寒,我知道你們都藏在灌木叢裏。”佐木掃視着周圍,沉聲道:“我告訴你們,周圍都有我的人埋伏,你們就算插翅也難飛。”

“夏紫嫣,你最好乖乖的出來,我們首領說了,如果你選擇服從,我們會留你一命,但如果你敢反抗,我們會將你擊斃!”

“還有,葉寒,爲了對付你,我們不惜出重金請了一批僱傭兵,你就算再強大,也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不過,我們紀子小姐說了,只要你選擇服從,我們也能留你一命。”

佐木那高高在上的語氣讓葉寒很不滿,如果不是情況不對,葉寒肯定會直接送這傢伙去見耶穌。

“你們都聽見了,你們今天想要活着離開,根本不可能。”

杜高飛用俯視的目光看着廣場上的血竹幫成員們,不屑的笑道:“你們想要活命,就必須誠服於我們,不要想着逃走,因爲那是不可能的。”

“你們都是聰明人,現在的情況,你們自己心中有數!”

望着那些臉色難看的血竹幫成員們,杜高飛笑的很得意。 在清靈看來,小金身上的力量若是被自己的徒弟幽穎遇到,兩兩之間定會對立,因為它身上的金光和幽穎的灰氣在她的觀測下,兩種力量是完全對立的性質。

小金的力量不是火屬性,卻和火屬性的力量有一點點關係,它似乎就是一個新生的小太陽,隨著它漸漸的長大,那種力量也會如太陽一樣發光發亮。

「光明!它的力量竟然是光明!」

紫寶忽然在清靈的識海中大叫起來,也不顧自己是不是會被發現,一團紫色霧氣如觸手一般從清靈的眉心處伸出,直接纏住了小灰背上的小金,似乎在對它做全面的探查。

小金見對它出手的是清靈,本著那是老大的小姐姐的份上,一動不動的接受檢查中。

幾個呼吸的時間過去,紫色觸手收回,紫寶再次和清靈交流,「沒錯!這隻小金龍的力量竟然是光明,那是一些黑暗的剋星,等它長大,前途不可限量!」

光明?黑暗的剋星?

這兩個敏感的詞語讓清靈想到了迷霧森林的的那些黑暗生物,高級鬼屋們。難道小金的出生便是為了剋制迷霧森林而來?若真是那樣,自己可一定要對它好好栽培。

「小金,你又傷害小花小草了。」小銀責怪的瞥了小金一眼,周身散發出一層朦朧的白光,白光向著四周眼神,奇迹發生,那些因為小金的力量而剋制的陰屬性植物在小銀白光的籠罩之下,竟然漸漸的充滿生機,不久之後便起死回生!

這又是什麼力量??

清靈完全摸不著頭腦了,已經幾乎死掉的植物還會重新活過來?在短時間內活過來?小巨龍們說小綠的力量是治療,可是在清靈看來,小銀的力量更像是在治療。

「難道那白色力量是神聖?」紫寶繼續發表意見,在下一秒便把紫色觸手伸向了小銀,仔細檢查。

神聖?那又是什麼?

怎麼紫寶說的話讓她有些聽不懂了?

這個世界上的力量不就是金、木、水、火、土、風、還有罕見的雷屬性嗎?怎麼還會有光明以及神聖?光明不就是神聖的嗎?

「小妞,不得了,不得了啊!這兩隻小半龍的力量可不得了,竟然真的是光明和神聖。」檢查完畢,紫寶收回觸手,感觸多多。「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會有這樣的屬性出現,難道這是在預示著什麼事情要發生?」

紫寶若有所思,它的話卻讓清靈提心弔膽。

還會有事情發生?她是要經歷多少麻煩事情,命運才肯罷休,讓她消停的好好生活?

「光明和神聖是什麼力量?有區別嗎?」在清靈看來,兩種力量應該是差不多的吧。

紫寶一副鄙視清靈沒見識的語氣,仔細講解到,「這兩種力量可是一切黑暗的剋星,每當黑暗降臨之前,光明神聖就會復出。光明乃是一切黑暗的對立,而神聖則可以消除一切黑暗。前者是強行的驅除,而後者是消除。」


紫寶語氣一轉,有些責怪,「難道你沒有發現,那些起死回生的植物已經被破壞了根基,陰屬性已經不在,成為了普通的植物?」

紫寶這麼一說,清靈才探出神識去觀察那些重新生長的植物,細看之下發現真的如同紫寶所說,那些植物已經變成了最普通的植物。

「這裡的植物還只是陰屬性就能夠被光明和神聖如此改變,若是換做黑暗屬性,那絕對的立竿見影,壓倒性的反轉局面,光明和神聖真是個好東西,連你、我都沒有的好東西。」紫寶也一副羨艷的語氣說道,讓清靈更是對小金、小銀的潛力在心中的地位抬高。

同時,她心中也暗暗警戒,如果真的像紫寶所說,黑暗降臨之前光明與神聖便會出現,那豈不是預示著迷霧森林的幽冥會放出鬼域,鬼域復出?

麻煩,果然是麻煩不斷。

小紅、小籃、小灰見小金、小銀表現了各自的力量,三隻小巨龍也爭先恐後的向清靈表現,小紅的力量乃是火屬性,潛力不錯,但卻沒有小金和小銀突出。

而小籃的屬性乃是風水雙屬性的小巨龍,身為雌性動物,它更多表現的是風的柔和與水的溫順。實力也算不錯,有待成長。

至於小灰,憨厚老實,任勞任怨,乃是土屬性,一身蠻力驚人,耐性十足。

而小綠不用說,乃是木屬性,其實它的力量也不弱,只不過它的力量多於往治療上發展,而減少了攻擊力的發展方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