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知道對手還在平倉!

離漲停還有500點了。

還會漲停嗎?

很多人都在想着。

隔壁的散戶廳再次瘋狂了。

“買,趕緊買!”


張元一聽到傳來的驚呼聲,不由得一陣頭疼。

“你特麼的這個時候進來,幹什麼?”

價格再次被推了上去

35750

快要收盤了。

但那鍋水還在沸騰,瘋狂仍在繼續。

“準備平倉。”張元一突然淡淡地說道。

趙婷婷和成華迅速將手指放到數字鍵上。

“35700,賣出2000手,平倉”

“35650,賣出2000手,平倉”

……

張元一不斷地指令着。

一陣霹靂吧啦的鍵盤敲擊聲。

價格上漲的速度,慢了下來。

張元一以砸盤的方式平倉,黃起凡停頓了一下,還會下跌?

而張元一的單子卻被迅速吃掉。

張元一明白了,這是新開的多頭頭寸!不是對手的。

那就是別人的!

張元一感到一陣悲涼,同情涌了上來。

他不知道,還不到8個交易日的時間裏,這些人跑進來做什麼?

爲什麼要進來?幻想?還是希望?

賭明天的上漲?也許吧。

“現在新來的這些……哎”張元一不由得嘆了口氣,他能阻止嗎?阻止不了。

他不願意去想在僅僅剩下的8天交易裏,他們能得到什麼?

35800

收盤了。

成交量再次創記錄!天量!

沙霆鋒聽着屬下的彙報,開心的笑了,臉上的肉都顫了起來。

今天他也平了倉,看着紅果果的賬戶,他開心的像個皮卡丘,這是個調皮的胖子。

收盤後,張元一靜靜地看着屏幕。

趙婷婷在旁邊很安靜的坐着,泡着功夫茶。


成華已經走了。

趙婷婷知道,張元一進入了一種狀態,那叫冥想。

張元一知道,現在很多人和他一樣,都在看着盤面,只是每個人想的不一樣。

黃天一突然之間不擔心了,因爲事已至此,還會有更多的擔心嗎?他已經完全明白了。

他的心裏在想着另外一件事,他已經謀劃了一段時間,什麼時候動手呢?他在心裏想着。

儘管今天張元一和黃起凡都進行了大規模的平倉,但看盤面上,並沒有減少多少的持倉。

那些散戶,散戶總是在最瘋狂的時候一涌而進!

一切都明白了。

他們還在想着主力去逼倉!

這個世界上,貪婪和積極的獲取,有時侯沒有任何的分別。


然而在這個市場裏,你想坐想其成,卻又貪婪無比,就會讓一個人可能永遠的離開。

有時候人的幻想是沒有任何的理由和依據的。

張元一不知道今天進入這個市場瘋狂買多的人會不會在心裏有點擔心?他知道,這些人心中肯定有幻想,也許他們心裏有那麼一點點擔心,可能也擔心美夢是否能夠成真,但既然做了,命運就已註定。

張元一很想告訴他們:前面有萬丈懸崖!但他們相信嗎?

想到這,張元一打開筆記本電腦,進入期貨吧。

在棉花9月合約的貼吧裏寫了一個帖子:不要再幻想,行情即將結束!

沒想到帖子下面馬上有跟帖:

“你不會是個傻逼吧,這麼好的行情……”

“你不會是莊託吧,狗託,閉上你的臭嘴”

……

一邊倒的謾罵。

張元一看的一腦袋黑線。

“尼瑪,老子好心提醒你們,特麼的你們罵我?”

他感到一陣悲哀,貼吧裏唱多的氛圍是如此的濃厚。

他知道明天的持倉還會增加!

哪怕他和對手平的再多,持倉都會增加。

因爲太多的人想坐享其成!

張元一無奈低搖搖頭,做到沙發椅上,說:“很少有人看跌了”

“那對你平倉不是很有利嗎?”趙婷婷給張元一倒了一杯茶,美眸如水地看着張元一。

張元一喝了一口茶,把杯子輕輕放下,然後往後背倚上一靠,眼睛朝趙婷婷看去,白領套裝,清純地外表,絲絲地微笑。

然後他的目光有意無意地又朝趙婷婷胸前的豐滿看去,額……文胸……黑色的……

有時候性感就是這樣,矜持的剛剛好,並不需要過度的外放和熱辣的表情,就能把你的眼球牢牢抓住!

“嗯,嗯……”趙婷婷故意咳嗽了兩聲,她自然能感覺到張元一的目光。

“額……”張元一擡起目光,有點不好意思,趕緊拿起茶杯喝茶,進行掩飾。

“是啊,是有利於我,不過……” 張元一沒有說下去。

這個市場上,已經很少有人再看跌了。

如果都是主動平倉,張元一的平倉會導致價位下跌,因爲要賣單平倉,而黃天一們的平倉則會導致價位上漲,因爲要買單平倉,必然推動價位上漲。

張元一看着最後半小時一路增長上來的持倉量,有點無語。

“想想當初,都認爲9月合約最弱,誰曾想到,臨近交割日只有八天,還有急劇新增的持倉,還有這麼多人看漲!”張元一喝了一口茶,輕輕說道。

趙婷婷也放下茶杯,輕抿紅脣,道:“當初是一個極端,現在又是另外一個極端!”

“誰說不是呢,人們總是在兩個極端之間行走,改變似乎並不困難,而是相當輕易就能改變。”張元一有點苦笑道。

當然,無論是趙婷婷還是張元一都很清楚,當前的形勢是如此的有利!

這個時候比張元一當初設想的還容易退場,他可以在人們滿腔的熱情中悄然撤退。

“現在的條件對我是這麼有利,只是,我並不感到有什麼特別高興的地方”張元一喝了一口茶,走到窗邊,看着窗外,淡淡地說道。

趙婷婷的確能感覺到,張元一此刻的心情有一種悲哀涌現。

“你看看隔壁的那些散戶……” 張元一嘆息了一聲。

隔壁的散戶還在議論着行情,十分熱烈,聲音或高或低地傳了過來。

“主力絕對逼倉,我和你說,你買多就對了!”

“對,明天繼續買多!”

……

“你知道嗎?”張元一慢慢轉過身,看着趙婷婷姣好的面容,緩緩說道:

“經過這幾天的反反覆覆上上下下,對手已經知道我要怎麼做了。”

“那你的操盤計劃會不會受影響?趙婷婷有點吃驚。

“但他一點辦法都沒有,他能做的就是看着我全身而退,他能做的就是在我撤退的時候,也能悄悄的走”張元一搖搖頭,說道。

Wшw¤ тt kдn¤ C〇


“一哥,你是說,你和對手在市場中已經達成默契?”

“也可以這麼說吧,儘管我們並沒見面,但你從盤面這幾天的表現就可以看出”

趙婷婷回憶了下這幾天的盤面變化,點點頭“嗯,的確有些奇怪的地方,就是在高位的時候你往往平倉,在低位的時候他平倉的多”

“好像是有那麼一點默契”

“其實他不願意的,但有什麼辦法?他醒悟的太遲了”張元一的眼神再次變得清亮起來,繼續說道:

“任何一場遊戲,要結束的時候,能把握結局的人總是少數,無論是勝利還是失敗。”

趙婷婷知道,張元一就是那個能把握這場遊戲最終結局的人,他將以勝利者的姿態提前退出這個戰場。

她知道這個遊戲剛開始的時候,開始被炒熱之後,有那麼多人蔘加,一直到現在也還是有那麼多人蔘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