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尷尬的氣氛中,宋雲煙僵硬地說。

“那,我走了。”

“再見。”

紀南生一走,周圍安靜下來。

宋雲煙回過神,立刻曲肘撞向摟緊不放的男人,沒好氣地道:“人走遠了,江先生不必再演戲了!”

“誰說我是演戲?”

江容卿忽然傾身湊過來,略略低頭,俊臉逼近她的面孔。

“你……”


英朗的五官在眼前放大,宋雲煙心跳驟然加快,無意識地吞了下口水。

男人低笑一聲,大手捧住她後腦,猝然吻了上來。

這個吻綿長而耐心,沒有侵略性,卻侵略了她的心。

她渾身發軟,完全忘了反抗。

一吻結束,男人帶着悶笑的聲線鑽進耳朵:“笨死了,換氣都不會。”

說完,手指捏捏她臉頰,“這麼笨,怎麼當演員的,嗯?”

宋雲煙:“……”

這天晚上,宋雲煙心裏七上八下,雲裏霧裏一般回到病房,連怎麼睡着的都忘記了。

翌日醒過來,病房已經空了。

日理萬機的男人一定是去工作了。

牀頭桌上放着保溫飯盒,手機裏也躺着一條來自江容卿的消息。

內容很簡單:起來吃完飯再出院。

心情莫名愉悅,宋雲煙起牀吃完飯,很快小麗就過來接她出院。

“煙姐,這兩天我本來應該照顧你的,但劇組給我派了好多任務,都沒能抽出時間過來,真是對不起。”

身爲助理,這兩天的瀆職讓小麗非常不安。

宋雲煙心裏明白,那些任務,恐怕就是江容卿故意安排給她的。

“沒事沒事,反正我也只是小傷。”

有些心虛地笑了聲,她尷尬地安撫着小麗。

劇組的保姆車早等在醫院門口。

兩人上車,直接被載去片場。

要在野外拍戲,各種設施都要臨時佈置起來,現場格外忙碌。

白韜忙着調度威亞師、燈光師、煙火師,還要和演員講戲,更是像個片刻不停的陀螺。

好在宋雲煙住院時就一直在熟悉劇本,今天和紀南生的戲份拍的很順利。

“好,很好!”

戲內,男主角將女主角救下,帶去他的林中住所。

女主角終於明白男主角的苦心,從重傷中醒來後,就抱住男主角,兩人情不自禁地親吻在一起。

兩人擁抱的戲份,宋雲煙處理的非常到位。

攝影機後,白韜連聲稱讚。

然而,角落裏一張冷峻面孔,卻越發陰沉。

進入角色後,宋雲煙就徹底忘記現實中的身份。

她抱着紀南生,動情地表示完愛意,就被他捧住後腦,看他溫潤的面孔驟然逼近。


要拍吻戲了……

然而,下一個瞬間,她腦海中卻是昨晚和江容卿在月光下那個吻。

心臟忽然飛跳,感覺到紀南生和江容卿完全不同的氣息,她條件反射一般伸出手,猛地抵住他肩膀。

“雲煙?”

拍戲被打斷,紀南生疑惑地問了一聲。

“我……對不起啊,我忽然有點出戲。”

訕訕地道完歉,宋雲煙臉色有些泛紅。

“咔!”

白韜適時地喊停,兩人從尷尬中解脫出來。

“雲煙,你怎麼回事?前面都很好,怎麼到了重頭戲反而不行了?”

停下來後,白韜又指導二人拍了幾條,都在最後關頭被宋雲煙演砸了。

面對他的疑問,宋雲煙舔舔嘴脣,抱歉地說:“實在對不起,我、我今天心態不太好……”

無奈嘆了口氣,白韜建議說:“你拍攝時如果有壓力,就把南生當成江總嘛,那不就能入戲了?”

“呃……”

提到那個讓她頻繁齣戲的罪魁禍首,宋雲煙忽然就紅了臉。

“那就這樣了,你拍親熱戲的時候就代入江總,咱們再試一次。”

說完,白韜又回到攝影機後。

宋雲煙深吸一口氣,走到在竹榻旁,整理戲服,乖乖躺好。

光影都佈置好,她被紀南生抱在懷裏,眼睜睜看着他清俊的面孔逼近過來。

微微閉上眼,她滿腦想着江容卿。

居然真的不再排斥了。

兩人很快要呼吸相聞,宋雲煙剛進入角色,就聽到不遠處傳來冷冷的一聲:“停!” 音量不大的一聲,然而沉冷的聲調透着無法抗拒的威懾力。

現場所有人員都凝固了片刻,回過神後,向聲源看去。

宋雲煙張了張口,對上一雙沒有溫度的眸子,下意識掙扎兩下,從紀南生懷裏退了出來。

“江總?您怎麼來了?”


白韜忙迎上去問。

江容卿早就來了。

剛纔立在人羣遠處,靜靜看着小女人拍戲。

她與紀南生親密接觸,讓他十分不爽。

不過身爲娛樂公司老闆,又是這部戲的紙片人,他當然明白這是演員的工作。


所以,他壓抑自己,沒去打擾。

只不過——

當她要吻上紀南生的那一刻,他終於忍無可忍,幾乎本能地開了口。

“過來看看拍攝進度。”

他聲線四平八穩,真的像個前來視察的領導,公事公辦地問了些拍攝方面的事。

白韜一一回答,睨着他的臉色,有些小心翼翼。

他瞥了眼宋雲煙,淡淡地道:“她才傷好,拍攝強度太大吃不消,今天就到這裏吧。”

“呃,好的。”

白韜只能點頭,回身向劇組員工們宣佈今天收工。

人羣四散,江容卿盯向依然發愣的宋雲煙,“還等什麼?換衣服,跟我走。”

說完,他冷冷地轉過身,上車去等她。

宋雲煙扁扁嘴,很快換好衣服,來到車上。

男人一路冷着臉,半個字也沒和她說。

很快到了他下榻的酒店。

將小女人推進房間,他就出門撥出一通電話。

對於他的僵冷態度,宋雲煙莫名其妙。


氣悶地坐在臥室,她取出劇本剛讀了幾頁,就聽到套間外面有了動靜。

不知道誰來了。

好奇地將臥室門打開一條縫,她見白韜換了正式的西裝,一臉恭敬地走進門,被江容卿讓坐在沙發上。

“江總叫我來,有什麼吩咐?”

白韜睨着他臉色問。

宋雲煙眨眨眼,這才知道,江容卿剛剛是打給白韜的。

“也沒什麼,想和你談談劇本。”

他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將劇本放在桌上。

白韜連忙問:“江總有什麼指點嗎?”

“指點談不上,說些我的個人意見。”

雖然生性倨傲,當江容卿並不是不尊重人的那種老闆。

他對白韜冷淡卻客氣,有理有據地道:“關於男女主角的親熱戲份,我覺得,可以用更虛幻的鏡頭。”

“呃,爲什麼?”

對於電影,白韜態度認真,也不會攝於老闆的威壓而一味遵從。

“電影的主線是女主角的成長,男主角不過是這個過程中助力的一環。她的人生是刀光劍影,愛情麼,不過是點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