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走吧,先去吃飯,我餓死了,在美食麪前楚離是從來不爲別事煩心。”書包還是丟給暮雨龍若。就這樣瓊都大學的兩大美男子勾肩搭背的出現在食堂小餐廳內找了個安靜的包間,坐下來邊吃邊聊。

“鐘樓爆炸,是帝王鑫鐘的虛影力量的咒語被解開。當年扇舞與莫珂耶男將鑫鍾虛影從帝王星以神力引出卻遺失在宇宙空間,後被一個得道高僧破除四維空間而獲得並在上面符加了很多蘊含了古老法咒的天地法則及當時的人類文明規範,並將它鎮在此處。當時以他一人的地量不夠將此鍾固定到此,因此他還於其他兩位道行與他差不多的高僧打賭以此才爲這座鑫鍾護法將它真正鎮坐在此。”楚離吃着美食邊吃邊談。

“對了,想起來了以前聽你說過這座古鐘它有避邪除惡唸的功能。這個我也領教過是非常的神奇。可是也不能說沒了那口帝王鑫鍾這學校就變成現在這樣子吧!別的大學呢沒這麼爛吧。”

楚離喝了一口酒就想不通這點了。現在這學校爛得跟屁一樣。完成成了個小江湖紅燈區,難以想像………

“那你知道當年的那位高僧爲什麼非要把帝王鑫鍾擱在這裏呢?”暮雨龍若的話讓楚離一陣愣。

楚離可不原意這麼大的黑鍋自己揹着:“爲什麼?這裏以前不就是座古寺嗎?寺裏放鍾很正常呀,而且聽說那位高僧還是在這棟寺廟裏得道的呢?”

“錯了!你知道妖女峯嗎?你肯定知道妖女峯,那你可知道妖女峯胸中的那塊參天九虯老槐。當年就是移栽到此,不到兩年的功夫圍繞着這顆巨大的樹的範圍內就植物死光了。這兒原先是一位王爺的獵場,那位王爺自從此之後就變了性格,變得殘忍暴虐,不得善終。而後那位得道高僧的師尊原本是一位遊方和尚。就在這兒建了一座小廟,並砍燒了那棵九虯老槐並做了四十九天的法事。”暮雨龍若看楚離不太信任。

“楚離你看我的眼睛,我將那時代的記憶以我的傳承神通‘千年迴遊’讓你自己看清楚。這神通也是上次回去之後開啓的。不要說我以前沒有給你看。”

“我看你也是說的累纔給我看的吧!嘿嘿嘿……傳承神通,嗯!千年迴遊,好!”楚離放下筷子看向暮雨龍若的眼睛。

深黑色的眼仁泛起一片金紅的光芒眼底慢慢分化成三顆瞳仁,三道金,黑,紅分別從三顆瞳仁裏交織而出形成彎彎曲曲像螞蟻一樣的線條慢慢的組成一個個文字。古老的文字放射出遠古而滄桑的光芒。

這些文字對於楚離而言並不陌生,在他的記憶裏依然保留着前世的一切記憶包括對古老文字的見解及法咒的開啓。

一顆顆文字蒼勁蓬勃的從眼前即生即消。大概意思就是:老僧離去時告誡弟子,這棟廟宇一定要永久存在,九虯老槐是妖女峯陰氣最濃郁的地方所生長,其年歲已經達到萬年之久。因爲九虯老槐的精氣被妖女峯相連。其陰昧必凝魂之所在區域,所有的附近死亡人的魂魄都會凝聚在此。最後在那位得道高僧他的見識遠遠超過師尊,預見到這棟廟宇最後的結局。天賜良機讓他步履太空之時發現了這幢帝王鑫鐘的虛影,於是將所有的功德全部鐫刻在上面又將它鎮壓在些處。

如今鐘樓炸燬,帝王鑫鍾虛影咒被解破,地球已經不能阻攔它的去留。解破的同時天地法則及人類文明道德準則也一齊被破壞。其人類文明傳承飄散在宇宙各個領域不再爲這一國或是這一位面星球所擁有。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的錯,我的好奇導致了這個學校變成這個樣子!”楚離深深的嘆了口氣。我也沒辦法呀!再說了學校特瑪的貪財惹了這些王八羔子來也是我的錯?再說我自己的事都沒搞定纔不管這些呢!學校的事是因爲貪錢所造成,不弄那些貪財的王八蛋來當校領導不就沒事了嗎?”楚離吃完最後一口食物擡頭看看外面的天黑了。再過幾個小時他就要修練了。這事屁事他才懶得管呢!

暮雨龍若見他一門心思都在修練上面,也不再說什麼。畢竟修練事情很重要,等他報完了仇。再辦一些事情也不晚。

“趁現在還早你就回班上看看吧,你們班新分來很多學生呢。”暮雨龍若幾乎是拖着他往政法系走去。

“當然要看,轉一圈就回去不想跟那些牛頭馬面打交道。你不修練嗎?看你每天不是學習就是玩。”楚離有些鄙視的看着暮雨龍若覺得他也太不上進了。

“誰說的,自從上次幫藍啓給你打通天眼之後。我回去不久就晉了一級開啓了傳承神通,現在每天都修練,不比你差,你小子不要成天瞧不起我,看你什麼眼神?討厭。”

“別打別打我錯了還不行嗎?我這不是激勵你嗎?哥們你以後會幫我嗎?如果我是說如果需要你幫助。”楚離開着玩笑躲着好友給他的硬拳。以前心裏猶豫着他功夫太弱的話也不會把他拖過來送死,不過是剛纔聽他說傳承神通。傳承神通都是很厲害的。

“切安狼族本身就隸屬魔教分支,你說呢小子!是不是非要我像藍啓那樣喊你一聲主人你才樂意。你媽的天天想當老大。”瞅着楚離攔他的拳頭之際,一腳踹在楚離胸口。楚離側身躲過立馬恭維着說:“暮雨老大的功夫很厲害預見能力也超前再修練幾年,我就是拍馬也難追呀。別打別打。我認輸了你是我老大還不行嗎?”

“原來你跟藍啓還有交往,我以爲你們不過是泛泛之交呢。”楚離感到有些意外,從來沒有聽藍啓說過他跟暮雨龍若還有交往。


課堂裏擠的是熱熱鬧鬧,吵吵鬧鬧三個一羣,七個一堆。楚離從中間路過誰也沒有注意到他。他將課本全部堆放在桌上,這是他的習慣。黃主任說了讓那個噁心吧啦的東西坐在自己身邊。楚離擡頭四下望了一眼,正前方一個包着頭的傢伙正摟着一個短髮女生嬉鬧。

“楚離,你回來了。”旁邊人影一晃,何曉坐在自己旁邊,他是個矮個子,雖說教室是梯階設計,可是這倒數第二排對他而言依然不合適。他只適合坐在第一排。

“何曉,是你坐在我身邊嗎?”

“不是,黃主任讓我勸你。他,不是你能得罪的人。”何曉的眼神向前望了一眼,老師也說了。那個王八蛋說他也喜歡這個位置。

何曉看楚離變了臉色,急的趕緊說:“我跟你換位好不?”

何曉可是個普通學生上面沒有錢權打通關,下面自已又弱惹不起誰。這不,老師將勸說楚離的任務交給他。他不能不完成。雖說是坐在這個混蛋的身邊肯定沒有好果子吃,但是總比楚離打那混蛋一頓強。

黃主任雖然沒有看過楚離打架,但是看得出楚離不是個善茬,那冷冷的眼神看起人來讓人不由自主的毛髮悚然。尤其是在進校第一天黃主任可是親眼見過楚離的速度斷定他就是個奇葩。所以從那時起黃主任就開始注意這個楚離。一年時間上了三分之一的課請了三分之二的假,考試全年級第一。這就是個怪胎。

黃主任之所以將任務將給何曉,主要是認定了楚離不會忍心看着何曉被責罰工。

“你說,我跟你換?我記得你坐第一排。不行。”楚離再不理何曉,站起身來伸出長臂抓了把尺,敲在前那個男生的背上。下午還包着額頭的他,現在跟沒事人一樣,傷口也癒合的很快,就這點雖然楚離起疑但也懶得理他,所以沒有深究。

“你是新來的吧,自己到別處坐,老子不和你坐。”楚離說完扔了尺,掏出面巾紙擦手。冷着臉坐下來看都不看他一眼。

這動作,這表情,這口吻換了誰都要生氣,這不是明擺的侮辱人嗎?

“瞎了你的狗眼居然用這種態度對待我們葛家公子。”站在他身邊的一個矮子跳起來指着楚離的鼻子大聲叫罵。

楚離記起來這個傢伙就是白天下午站在202室門口的那個猥瑣的傢伙,此刻他正一臉的諂媚的巴結葛家公子。看着楚離侮辱葛混蛋的舉止簡直就跟殺他自己的爸媽還要憤怒的指着楚離叫罵。

他回過頭來看着楚離,只覺得眼前一亮。回身一巴掌抽到那個猥瑣同學的臉上:“閉上你的狗嘴,怎麼能這麼罵我們的楚離同學。”即而回頭對楚離說。

“你是楚離吧,長得挺帥的,我喜歡。呵呵……你讓我去別處坐。不是不可以,只是我這人天生喜歡美貌無論男女。只可惜這班上的女生個個生如恐龍。實在是怕晚上坐惡夢。所以………”說到這兒他邪魅的看着楚離英俊的臉蛋。對於楚離對他的侮辱他絲毫不在意。

非但不在意而且還一個勁的呱啦個不停。

“所以我只有選擇和你坐。他們早就說你很有特色,今日一看果然聞名不如見面。呵呵呵……我就是喜歡你這種俏面冷臉的德性。哦,對了,我忘記了自我介紹,我知道你叫楚離,你卻不知道我。我姓葛,名小金。是我爸起的,我嫌俗氣自己改了個名叫葛宇琪。如何?呵呵呵……不理我。”

自從他說話時,周邊的人就都不說話了看着葛宇琪和楚離。有知道楚離性格的同學都爲楚離捏把汗。

葛宇琪是什麼身份?霸王,他自稱自已是霸王龍在學校都是無人敢惹。現在學校最強悍的就是七龍塔。不是七個人。

無論家世還是權勢一樓還比一樓高的意思,一層有七大家族,二層五大家族,三層三大家族,最上一層也就是全校最有權勢的人。

葛宇琪是三大家族中的一個,他父親是國源部部長,母親更是總理祕書長真正的***。

學校對他而言,用他的話來說不過是混個資歷,泡妞學校不許干涉。年紀青青雖說是五官清秀,標準的美男子。1米81的身高僅僅矮楚離二公分。一身淡黃色着裝使他看上去陽光雅緻。長期以來浸泡在花柳叢中嬌生慣養。熟識他的人都知道只要是他看得上眼的可謂男女通吃。只有這曖昧邪氣的眼神完全破壞了葛宇琪的個人整體形象。

他站起身來步履搖晃輕浮的向楚離走去,何曉見他起身就嚇得趕緊從椅子上起身,但又不敢走遠,他是知道楚離的脾性。老師交代自己的任務要是沒有完成就好說,可要是葛宇琪被楚離踹得個怎麼樣了。那說不定他何曉也跟着倒黴。

葛宇琪見面前攔着個何曉。兩眼一翻,嘴裏做了個“滾”的口形沒有喊出來。與此同時。

“啊!”全班同學看見楚離旁邊的椅子突然不知被什麼拋向頂空。少部分女同學驚嚇得張大了嘴巴。

葛宇琪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椅子差點砸到自己而嚇一跳。轉而扭頭看着楚離。

楚離還是非常安靜的寫作業沒有任何動作。冰冷的表情沒有化凍的跡象。葛宇琪沒有看見楚離如何動手。周圍沒有同學敢這麼做,而且將這麼大的椅子拋向教室頂空,這也是需要力量動作一定不會小。

然而這一切都沒有人看見。

葛宇琪沒有再繼續往前走,曖昧的表情略有停滯僵硬在臉上,眼神變得暗沉中劃過一道光亮。正好此時楚離冷漠的擡起頭來看他。還是沒有表情冷到極致。而葛宇琪眼中的光亮正好被楚離看見。

這小子挺聰明可能聯繫到下午牆穿頭破。楚離心裏泛起這麼一個念頭。

葛宇琪後退一步臉色變得平淡:“楚離同學是下午回到學校?”

“是。”

楚離心裏既然你想到了那就更好,知道老子的實力就滾遠點坐別他媽的仗着爸媽的權勢想繼續礙老子的眼。

“楚離同學英俊瀟灑氣宇軒昂,能夠與楚離同學同一個班級,葛宇琪真是榮幸之至。既然楚離同學喜歡清靜,那宇琪就不打擾自去別的地方坐留楚離同學一方清靜就好。”葛宇琪深深的看了楚離一眼。卻沒有看出楚離有什麼隱藏之處,帶着疑惑就走了。

“站住。”一聲冷厲的喝聲驚得全班同學都看着楚離。

何曉及餓鬼趕緊過來扯楚離,讓他消停點。人家走了就算了。還喊他站住幹什麼?想這葛宇琪原本是多麼猖狂的人,今天的反常本來就讓同學們感到奇怪納悶。本來見他走了就算了。

誰知道楚離也不是個善茬居然又喊住了葛宇琪。這聲音?這口氣?要打架的前奏。

葛宇琪慢慢的回過頭來看着楚離,表情依個微笑着,但眼神卻露出厲光閃閃。

楚離見葛宇琪的嘴脣露出絲絲淡顯的銀氣。這是入魔初期的顯現。

楚離不顧好友的攔阻,走到葛宇琪面前,掏出紙巾:“你嘴巴有點發白擦擦吧。”

葛宇琪看着紙巾聽着楚離的話,不由的一愣。只是瞬間嘴角就淺浮出危險氣息很濃的微笑。不過他的隱忍力很好。在他看來眼前的楚離不是他能搞定的人,他沒有看出楚離的門道。但楚離一句“你嘴脣有點發白。”是不是已經猜出自己的師承門派了呢?

葛宇琪出身官宦世家自幼講究儀表每次出門都要照上好幾遍鏡子,鏡子也是隨身帶之物。自己什麼時候嘴脣發白?看同學的表情都知道,楚離是在胡扯。但是他到底是不是胡扯呢?師尊說過我已入渾沌初期嘴脣顯現不是常人所見的銀氣。難道楚離看到並懷疑這個?

葛宇琪接過紙巾象徵性的在嘴脣上面來回擦了幾下。笑着跟楚離說謝謝。楚離的眼神深遂而神祕不是他能看得透。 幽密濃翠的園林,鮮少人來這裏,這兒是私家園林沒有花朵,只有樹木各種新型栽培及珍貴樹木。正是盛夏時分,陽光將綠色逼進葉脈中吸取其中的水份,炙熱的午間太陽曬得整座園子蔫蔫的怏。

綠蔭深處有一棟黑色二層小別墅。

“師尊,你看我是不是嘴脣有些白。”問話的是一個身高1米8幾的男生俊秀的臉龐五官細緻,脣紅齒白。

別墅內沒有安裝空調卻有着一股陰寒之氣揗環於小樓每個空間。地上坐着一個身着黑袍一頭花白長髮的老者。清瘦的面頰,表情平和,眼露鑠钁精光。

“不是白,是銀氣,不是肉眼所能見。宇琪你有沒有照我的吩咐去做,你所修練的‘雲露歡合體。’需要你和大量的少女交合採陰補陽。不要成天和那種破鞋二流貨非但不能給你所修練的氣脈,久之你反失精陽過多。”

午後的陽光穿透窗戶照在地上灑開一片澄金。


“拉上窗簾我討厭陽光。”老人說話。身邊的青年人很照做,走到窗戶邊拉上厚重得的窗簾。屋裏一片晦暗。

黑暗的角落又傳來語重心長的話:“宇琪,你不要浪費光陰,你生在一個好時代,這個時代的少女即開放又無恥,可以爲了錢做一切事情,可以說這是個滿國皆娼的年代,當然還有一些保持着遠古時期道德準操的女人,雖然她們的年紀很大,但是她們身上的固本回元力很強大,如果跟這種女人交合,你會吸取更多的力量,對你修練會達到一個更高的層次。”

“是,師尊我一定照做。”青年人的聲音中帶着恭敬回着老者的話,目光一絲不苟敬畏的看着坐在地上的老者。

“好了,我說了這麼多,我要看看你的修練到了什麼程度,窗口邊上的那顆青欒木你試試吧。”

窗口那棵青欒木有兩人懷抱粗。要一掌擊斷並不容易。年青人猶豫的看着老人。隔着窗戶一掌擊在樹上,樹折但窗玻璃及窗簾還要紋風不動。很對。

“怎麼做不到嗎?”

老人的情緒一下變得有些激動。嚴厲的眼神看着年青人。年青人深深低着頭囁囁嚅嚅的說:“師尊,弟子真的做不到,打開窗戶都做不到。那顆青欒木有幾百年木質很密實。我………”

“你讓開。”老者的聲音很冷,冷到極致。青年人剛剛移步從窗戶邊讓開。就聽見外面一陣巨烈的譟動,如同狂風乍起,小樓仿若地震般。

青年人打開窗簾,那棵青欒木被連根撥起橫倒在一旁,青綠色的樹葉散落滿地。青年人驚訝的回頭看着師尊。他真的沒有看見師尊是如何出掌。

“卟通”一聲。青年人跪在老者面前:“師尊,弟子不如師尊的境界可是弟子真的在用心學習。請師尊責罰。”

陽光照在老者的身上。老者很厭煩的皺着眉頭,黑影晃動他已經從這個角落晃到另外一個角落。陰暗又重新將他覆蓋。

年青的徒弟手一揮窗簾重新遮擋嚴實不透顯一絲光亮。整個屋子透着濃重的陰寒。

“我的師尊說我是個笨蛋,不是個練功的料,無論我怎麼用功都不如他們那些師弟,尤其是我小師弟聰慧過人。我的師尊也就是我父親他只讓我修習‘天極盾法’就是以真氣訓練從身的強度達到無以比擬的強硬程度。還是小師弟將師門最淺的修法‘雲露合歡體’偷拿出來送給我,我照着練習,爲此我被逐出師門。後來師門被滅我慘遭屠怒,以至現在半身不遂。即使如此我都沒有放棄過。我說我活了一千多歲你肯定不相信。”

老人的聲音因回憶而陷入其中而顯得過於顫抖。

青年人的確半信半疑,對於一個半身不遂的人要歷經千年的世態炎涼社會動盪談何容易,何況他又不是神仙,能老就能死。他從師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聽師尊講往事。看着師尊激動悲怨的表情,他也不敢打攪老人。但又害怕老人太過激動而病倒…………


“師尊,弟子知錯了,以後會勤加練習絕對不給師門丟臉。”青年人起身給師尊端了杯茶很孝敬的遞過去。

“你的資質比爲師強多了,修練也有三四年了,四年你就已經進入‘雲露歡合體。’初期,你所缺的就是靈氣。上次師尊送你去學校,看見一個女孩身上有靈力超然的水晶石。如果你能拿到那塊水晶石每日吸取其中靈力再加上採陰補陽,我相信你的功力肯定會突飛猛進。”老者說到這兒的時候眼睛裏顯現出一片希翼的華彩。

“師尊,你說的那個女孩是誰?什麼出身擁有那麼好晶石的女孩家裏一定不窮。”

老人的眼光希翼而猛厲:“我已經幫你打聽到了,她叫姚清湛有個男友。他們都是你就讀的瓊都大學。她的父親是黑道上一個赫赫有名的珠寶古董鑑賞家,估計這塊晶石是她父親送給她。百分之百的寶貝,據我感受到的晶石氣息最少也有數千年,對你而言是寶中之寶啊!”

老人看向年青人的眼光猛然變得犀利而瘋狂:“無論如何你都要得到那塊晶石,宇琪,你知道嗎?只要你能得到那塊晶石,修煉途中你可以順利一大半。就好比你走山路,突然就可以走大路。你想那是多麼的好啊!”

看着師尊這張全然爲了自己好的樣子。葛宇琪想到了學校裏是有這麼一個女孩。美女!

姚清湛!怎麼是她?葛宇琪腦海裏出現一個面容清麗眼神堅毅的女孩。沒想到她還有個黑社會背景的老爹。

葛宇琪告別師尊,走出小園林這是一條非常靜謐的小街。邊走走想師尊的話繼而想到姚清湛身上:這個女孩有個男友而且聽說感情非常好,如果來硬的搶,每天放學接她的兩個保鏢吧!不是吧,聽她喊哥。功夫也相當的不錯絕對不是街上的那種混混。

葛宇琪原本是爲了楚離纔來見師尊,跟師尊談談。既然師尊都說明了自己嘴脣上的銀氣不是肉眼所能看到。那麼楚離爲什麼這麼說。而且那眼神分明是一種暗示。要麼楚離會觀氣是道家高手。要麼他就練就天眼通?不可能,他比我還小一歲呢。算了不想他的事。

應該好好想怎麼從姚清湛手裏拿到那顆超靈力晶石。

從學校擴大的範圍來說,這裏準備挖一個湖泊,做一個自然生物基地,大型機車在學校來來往往但是經過的是新開的後門。只是太大的動靜往往會吵擾到學生。 神樹游戲者

葛宇琪從後門進入學校,如果他想的不錯的話,姚清湛正和幾個同學到這裏來看新挖好的湖泊注入進清澈的水。自己也買了很多水生物拎着準備選適當的地方放進去。

葛宇琪遠遠就看見姚清湛上身一件大紅露肩緊腰短上衣。下着一條牛仔短褲邊磨了一圈毛毛邊將緊實挺翹的臀部包裹的十足的性感。

葛宇琪站在姚清湛身後很遠的地方,眯着眼睛看着夕陽暖明的光影透過清湛那兩條光潔修長的大腿中間射過來。遠遠的看上去那個地方正好像一朵花萼的形狀。他深深的嚥了一口吐沫,舌尖舔了一圈嘴脣。真心有些羨慕這個女孩的男友,媽的!把這個女孩搶過來。

對了,她不是有深愛的男友嗎?哼哼!葛宇琪看着夕陽裏迷人的姚清湛。腦子裏出現一條計策………。問題是她的男友是…?

夜幕降臨,遠遠望着清湛和另幾個女同學在湖畔種樹。葛宇琪將手中的高檔香菸遞給清湛的同學。倆人侃侃而談。

這是和姚清湛同一個班級的男生。是個小資本家的兒子,殷實的家境讓他豐衣足食過得很舒服,前不久自己就讀藝校的女友被眼前的這個英俊的***男生搶走。讓他在同學面前丟盡了顏面。而他喜歡的女生也在前天202宿舍落得個集衆喧淫的下場被抓進警察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