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血娘幽幽問道。

“……沒了,娘娘……”

素妹緊張擔心道。

血娘眼中閃現一抹銳色,忽然看向了珠鏈,“抓住外面的人!給我丟進來!”聲音帶着寒氣,彷彿能讓空氣都結成冰渣!素妹嗯了一聲,身子飄然而起,轉瞬披上一件衣服奔去!

原本看傻眼的霍東,已經朝通道不要命的跑去,只是他根本沒素妹快!

眨眼素妹就追到了他身後,一掌凌厲打去!霍東身子僥倖躲開,堅硬的石頭牆面被素妹肉掌打出一個凹陷以及數道裂紋!如此神力當真恐怖!霍東不及多想匕首驟然朝對方甩去!但素妹只是冷哼一聲,玉手擡起就打飛了!

這瞬間,霍東朝她開槍了!

嘭!一顆子彈飛出!


詭異的是素妹身子就如急速旋轉的陀螺,剎那滑移躲開了子彈,並且一息之間已經到了霍東眼前!槍被她抓住,咔嚓就如泥團捏變形了!霍東吃驚的睜大眼,就被她接下來一掌拍在了天靈蓋,身子頓時軟了,一絲力氣也提不起!

素妹抓住他衣領,直接飛快拖着返回了珠鏈內。

“人留下,你去密室外等候。”

血娘道了一句。

素妹似乎有所猶豫!她知道娘娘被這廝攪擾,此刻走火入魔有多嚴重!除非有龍陽丹補救!可惜沒了!如此……只能剩下一種辦法,只是眼前這男人,不值!

“我說的話,你沒聽見嗎?”

血娘又道一句。

素妹當下咬了一下紅脣,狠下心來離去了!她爲娘娘怨恨這男人!恨不能將他千刀萬剮!此刻唯一能頂替龍陽丹的,就是男人的陽氣!想到娘娘冰清玉潔,惜藏多年的身子,居然便宜了這麼一個陌生人,素妹就心疼如割!

不過她也清楚,這個男的今晚必死無疑!

血娘手裏出現五根銀針,嗖嗖眨眼刺入霍東體內!他睜着眼,卻沒半分反抗的餘地!血娘恨透他,怎能讓對方繼續欣賞她的身子?!第一針就讓霍東徹底昏死過去!

五針刺入,眼前男子的慾望已經被激發!

看着某個挺拔如鐵的部位,血娘眼神愈加冰冷,她清楚這麼做,自己的貞潔將一去不返!但她更不捨得一身的精純內功!如果這次走火入魔留下隱患,將來絕難恢復全部功力,而且極有可能遭遇散功,成爲一個平常人!

她不甘,也不能接受!

眼前只能這麼做,獻身這名陌生男子,吸取陽氣代替龍陽丹!


將男子平躺放在地上,血娘咬牙騎在了他身上,一剎那心死如灰!這輩子第一次如此蒙羞!她感覺自己很賤!但還是強忍住了殺死這男子的衝動!

昏死中的霍東,似乎做了一個夢!

夢裏自己如同躺在棉花裏一般,周身舒適溫暖,一陣陣異感如同電流飛速穿梭在體內!上次被雷公銀針打通的經脈,再次有了變化!龍虎玄功積累在丹田的氣息,就如一道暖流,開始沿着小週天的軌跡旋轉!越來越快,經脈開始出現脹痛感!

就在這時一股略帶冰寒的氣息,涌入了體內!

剎那與自己體內的龍虎玄功氣息交融,就如陰陽黑白兩氣,開始沿着小週天軌跡纏繞前進,經脈脹痛的感覺消失不見,他似乎能感受到經脈被一點點擴寬了!

渾身似乎徜徉在一種難以言表的興奮中!

拳頭不由自主的握緊,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力量,似乎能毀天滅地!

血娘雖然令道上的人敬畏非常,手段可謂通天!可在男女之事上,卻是個極爲保守的人,這是她的第一次,本以爲竊取男人的陽氣簡單至極,卻不想如此艱難……

尤其這個男人居然昏死中,還有了反應,開始迎合自己。

而且以血孃的內功造詣,很快發現這男子體內有股霸道的純陽之氣,竟然與自己的玉女真氣結合!彼此巧合之下,竟然達到了古代所謂的雙修境界,功力各有進展,不僅方纔走火入魔的損傷漸漸恢復,且沒有突破的玄脈,也隱隱有了鬆動的跡象!

這,太不可思議了!

血娘再次忍住了立馬殺死霍東的衝動!

開始內視丹田,運作玉女玄功,開始促進與霍東體內龍虎真氣的融合!一種奇妙的感覺升起!令她恢復紅潤的臉色,蕩起一抹迷人的色彩,身子更是多次忍不住抽搐,首嘗男女滋味的她,有些把持不住的迷離了。

折騰兩個小時後,血娘終於得到了男人那點東西……

盤膝她繼續在血紅色的液體內打坐!

男女之事還是首次,若非功力深厚,折騰兩個小時她怕是身子都要散了!

一切難堪,盡皆嚐盡!

再次睜眼,血娘美眸精光閃爍!竟然順利打通了一條玄脈,功夫大進!真是福禍難料!雖然與眼前這男子修煉的內功有關,但此人留不得!

必須死!

血娘擡手嘭一掌打去!霍東瞬間飛起砸在了牆上!胸前衣衫都碎裂飛濺!口流鮮血!臉白如紙!

但第二掌還沒打出,血娘卻驚訝的停住了手!

視線鎖定在了霍東胸膛上的一個微小的紋身!

那是一片翠綠的葉子,呈現橢圓形,末梢很尖銳就如匕首!精細的彷彿連葉子的脈絡都能看到!中間的葉脈深紅色,彷彿能看見跳動!仔細看去是一條細微的血管,這歎爲觀止的紋身繪製手段,簡直就是鬼斧神工!

血娘臉色忽然變得緊張!

揮手間遠近的燭火都被撲滅,漆黑之下,霍東胸膛上這枚微小的葉子紋身,竟然閃爍着淡淡的亮光!顯然製作紋身的過程中,加入了一些特殊的材料。


詭異之下,血孃的臉色再次大變!


一個沉寂在她心裏的名稱閃現,令她妖嬈的身子都不禁開始抖動!雙眸緊縮!

“難道他真是寂滅門的人?!”

血娘喃喃一句!

再想到霍東身懷的霸道剛烈真氣,更斷定了猜想!“難道是龍虎玄功?!”血娘唸叨出了第二句話!整個人都怔住了!當年武林浩劫,一本絕世寶典被撕裂兩份,成爲龍虎玄功與玉女玄功,各自被兩個古老門派據爲己有!這是一段早已消逝的祕密。

一分鐘後,血娘看着霍東,眼中已經涌現激動!

然後是抑制不住的欣喜與貪慾!

趕緊將一瓶丹藥灌進霍東的嘴裏服下,查看他身子雖然捱了一掌,但並無大礙之後,血娘穿好衣衫抱着他離開了密室!外面守候的素妹見霍東不僅沒死,還被血娘體貼慎重的抱出,滿臉愕然!

“娘娘,這?”

素妹忍不住問道。

“我做事,還需你問?”

血娘冷聲道,素妹趕緊低頭不敢吭聲了!

又過三分鐘霍東被血娘丟出了院牆外,嘭砸在了一棵樹的後面!而玫瑰正藏匿在此!心裏咯噔一下,她二話不說揹着霍東的身子就趕緊上車逃離了現場!以夏然的耳目,當然曉得東海市有個血娘,非比尋常!

沒留下兩人的性命,已經算是開恩了! 也不知昏睡了有多久,霍東睜開了眼!

神經瞬間緊繃,立起來身子!意識似乎還停留在被素妹追殺的狀態下!待確定是在自己車內,還在市區安全區域後,他才漸漸放鬆下來,但卻是滿臉疑惑,血娘難道放過了自己?

被自己看光了身子,都忍住了?

還是看自己帥,沒忍心?霍東笑笑,似乎沒興趣這麼扯淡自戀的想了……

但絞盡腦汁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起身走到車外,發現自己腰痠背痛,就像被榨乾了身子,這種感覺他倒是很熟悉!但完全不科學啊!血娘非禮睡了自己?還不止一次?

霍東不敢去相信這個猜想!

不僅因爲血孃的兇名,更因爲他感覺對方的美色,絕對看不上自個,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又偷偷轉身瞅了一眼褲子內的弟弟,以及衣物,暫沒發現異常,僅僅有些不舒適,他最終將一切判定爲被素妹內勁打傷的後遺症!想抽根菸,又發現嘴裏怪怪的,有股子苦味!

吐出一口吐沫,蹲身一看居然是紫紅眼色的!

這不是血,但到底是神馬玩意?!

霍東開始頭皮發緊!

感覺血娘不殺自己,是在自己身上下毒了,想要慢慢玩死自己!似乎這種做法才符合對方的兇名!他當然不可能腦洞大開,猜出昨晚的一切!只能順理成章的這麼想!

一股子坑爹的滋味氾濫在心裏!

自己特麼大好青春還在,怎麼能死?

鬱悶悲催的爆句粗口,霍東感覺自己還是趕緊睡個妹子,留個種纔是正事!不能死了都沒後代啊!豈不是辜負了祖宗的期待,浪費了遺傳基因液體?!

但是找誰傳宗接代啊?說出這個理由有人信嗎?

霍東感覺自己都感覺扯淡!狠狠拉住車門把手,準備進車再想,誰知咔嚓一聲把手居然被捏碎了!我沒用力啊?霍東無辜的看着碎裂的把手,皺起眉頭又用力捏了一下!然後他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鐵製的把手,居然被他不費力的捏碎了!

霍東睜大了眼!

凝視着自己的雙手,激動的差點尖叫!立馬鑽進車裏,放平座椅,開始盤膝內視,運作龍虎玄功,丹田內氣開始順着小週天流動,漸漸地他的臉色越發興奮了!就彷彿看見了電流在體內穿梭!身體有了越來越強烈的勁感!上次被雷公打通小週天之後的內氣,居然再次詭異突飛猛進!

變強了不止一籌!都能感覺一個球體的氣旋,在體內隨意念遊走,仿若實質!

“喂喂喂!這裏不允許停車!”

正當霍東爽歪歪的時候,車窗被人敲響了!

“慌什麼!閉嘴!”

霍東霸氣的道,感覺渾身都是力氣!什麼事都不怕了!但睜眼的一瞬間,交警蜀黍已經將罰款單遞給了他!頓時一張臉就萎了!乖乖上交一百塊,什麼脾氣也不敢有。

就在這時一輛豪華的保時捷,在前面路口嘭的一聲撞上了一輛夏利出租車!

交警本來還想教育一下霍東,這下卻是沒了時間,急急忙忙就趕緊騎摩托奔了過去!霍東雖然不愛看熱鬧,但也好奇的走兩步過去瞅了幾眼。

夏利出租車被撞的整個前頭都嚴重變形了!擋風玻璃也碎成了蛛網般黏在一起!女司機被卡在車裏面,此刻正疼的慘叫,但卻沒有過去幫忙的,甚至還有一些司機在按喇叭,催相撞的兩輛車挪地,因爲後面很快就堵車成了長龍。

交警過去後,一邊指揮恢復交通,一邊打了110,並且找人幫忙救出女司機。

霍東雖然不是君子,卻也做不到冷眼旁觀,見現場缺乏撬開車門的工具,女司機被卡在裏面疼的臉色發白,車門縫隙處都流出了血,霍東過去擺手讓其餘的人走開,兩臂灌力抓住車門,暴喊一聲呼哧將整個車門,如同紙張一般拉開了!強悍的力量,讓圍觀的衆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那位交警更是愕然許久,朝他豎起了大拇指!

女司機的腳被擠爛的前車頭夾住,估計有一根腿都斷了!霍東從旁邊借來一根鐵棍,費了很多力氣,纔將她揪出來,這時救護車也來了,不過他剛想抱着女司機上救護車,就被保時捷內走出的一名男子攔住了!

方纔整個救助女司機的過程中,保時捷內的四人也均沒有露面,可謂冷血至極。

“幹什麼?”

霍東不快的道。

“她不能走!必須等保險公司來人!否則我這輛豪車的損失誰賠償!就這輛破夏利,撞碎了也不值保時捷一個輪子啊!”男子兩眉很短,說話很衝!身板也很健壯。

“救人要緊,還是賠償要緊?”

霍東又道。

“當然賠償要緊!她又死不了,但我的車子不能等啊,裏面可設計外賓,國際友人,你們注意點!別丟了國人的臉!”男子囂橫道,霍東一聽就笑了,見過不要臉的,還沒見過這種不要臉的黃種人!

外國人是人,華夏人就不是人了?!吃裏扒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