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出雲宗行走天下,一向是只有自己殺別人,什麼時候別人敢殺自己?堂堂出雲宗長老居然在自己面前死在了一個年輕人面前,她又豈能不怒?

六長老身上蕩漾著洶湧澎湃的氣息,像是一座暴怒的火山。

天武者四重天,單單從靈力程度上講,這個級數要比武浩的天武者一重天高出近乎十倍,這對武者之間的戰鬥來說,已經是一個無法逾越的鴻溝了。

武浩一手拎著天罡劍,一手拿著一根銀光閃爍的繩索重新出現了出雲宗六長老面前,雖然武浩也知道自己九成九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但是總要試探一番對方的斤兩才滿意。

看著衝過來送死的武浩,六長老一聲冷笑。

天武者之上,任何一個級數的差別都是以倍數為單位的,兩者的差距太大了,六長老認為就算是至尊武帝在這個級數上也不可能完成逆襲。

相差三個等級,我要是再輸給你,我就買塊豆腐去撞死,六長老心中是這麼想的。

武浩身體騰空,超越了六長老的高度,然後手中的捆仙索像是一道鞭子一樣,直接摟頭蓋臉地砸了下來。

六長老不知道武浩手中的捆仙索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本能地感覺一種不妥,她手中的長劍蕩漾起一戰劍光,和捆仙索撞在了一起,希望用手中的長劍將捆仙索蕩漾開。


不得不說,她的應對方式是非常有效的,如果是其他的攻擊,六長老用手中的長劍擋開,自然是可以避免接下來的傷害,但是可惜,捆仙索畢竟不是這個世界的戰鬥道具,自然是有其神異之處的。

捆仙索和六長老手中的長劍轟擊在一起,捆仙索爆發出一陣銀河璀璨一般的銀光,銀光閃爍,捆仙索先是一條靈蛇一樣活了過來,而後她而後順著六長老的長劍傳遞到她身上,十二個璀璨的字元閃爍,閃現朦朧而神異的光芒,六長老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能動了,而且身上的靈力氣息瞬間被封印了起來。

捆天捆地捆仙索,武浩的捆仙索曝光的幾率很低,不像是斬仙飛刀一般眾人皆知,所以終於成功地陰了六長老一把,她忽然發現自己的靈力動不了了。

武浩手中的天罡劍閃過一抹藍光,直接斬向了她的脖子。

武浩的速度極快,天罡劍的鋒銳也非常犀利,武浩想著可以一劍將她的腦袋斬下來。

捆仙索的作用是和武者本人的實力有關的,武浩現在是天武者一重天,捆仙索在他手中可以完全封印靈力在武浩五倍以下的人,而天武者四重天的六長老,他的靈力濃郁程度很可能是武浩的十倍,所以捆仙索雖然奏效了,但是時間和效果都要大打折扣。

武浩手中的天罡劍閃過一抹藍光,直接斬向了六長老的脖頸,這是一個人身體相對脆弱的地方,只要將她的腦袋站下來,管她是幾長老,都要徹底完蛋。

六長老嚇的是亡魂皆冒,身上的冷汗像是決堤的洪水一般,瞬間就濕透了她的全身,她努力地調動自己的靈力,終於在武浩的長劍距離她的頸動脈只有一寸的時候,恢復了自己的靈力。

六長老一低頭,一個懶驢打滾,在間不容髮之際躲過了武浩的必殺一擊。

「嘖嘖,居然是懶驢打滾……」武浩心中嘆了一口氣,知道機會已經喪失了,心中懊惱的不得了,但是口中卻肆無忌憚的調侃。

「你……」六長老氣的無話可說,懶驢打滾因為姿勢齷齪,是不被真正的武道高手所喜歡的,而剛才為了逃命,她哪裡還能考慮別的?現在被武浩點破,自然是氣的不行。(未完待續。。) 送走了猶帶著幾分不舍的魏玄,徐明菲將萬分識趣躲到一邊的劉掌柜重新招了回來,口頭上勉勵了幾番,有許諾了年底會有分紅之後,就帶著紅柳等人離開了鋪子。

白老先生推薦的那家小店坐落於城北的小巷之後,徐家那寬敞舒適的馬車是沒有辦法駛進去的。

因此,徐明菲跟往常一樣,讓車夫將馬車停在了小巷外的街邊處,自個兒帶著紅柳,外加兩個護衛往小巷中步行而去。


跟在她身後的兩個護衛,乃是范氏臨走之前不放心她特意安排的。

平時在家倒沒什麼,可一旦她出門在外,這兩個護衛就必須跟在她左右,以免發生意外。

通往小店的這條小巷,徐明菲早已十分熟悉,繞過巷口處那些熱鬧的小攤后,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走到了那家看上去一點兒都不起眼的小巷。

小店和平常一樣,除了店主老余之外並無旁人,好些擺在地上的箱籠雜物上都積了一層薄薄的灰塵,可見店主對這些東西有多麼不上心。

「徐三小姐,今天可不是藥材到貨的日子,你怎麼來了?」老余正坐在一張木桌前喝茶,看到徐明菲走進來,難得主動的開了口。

「我知道上次訂的藥材還沒來,我今天是想看看其他的東西。」徐明菲淺笑道。

老余打了一個呵欠,將手中的茶杯放到一邊,懶洋洋的站起身,走到櫃檯前,側著頭對著徐明菲道:「不知徐三小姐想看看什麼?」

「我想請老余幫忙看看,能不能湊齊這張方子上的東西。」徐明菲掏出一張紙條,遞到了的老余的身前。

老余見狀也不覺得奇怪,十分自然的接過紙條掃視了一遍。

待看清楚紙條上所列的東西之後,老余也沒有多問,只是點了點頭,道:「你等等,我去裡面看看。」

「好。」徐明菲順從的應了一聲。

等到老余鑽進了櫃檯後面的那道小門之後,一向愛乾淨的紅柳忍不住低聲嘀咕道:「一段時間沒來,這店裡的灰塵越發的多了,余老闆也不打掃一下。」


「人家老闆都沒著急,你著什麼急?」徐明菲見紅柳一臉嫌棄地打量著四周,不由笑著打趣道。

「小姐!」紅柳輕輕地跺了一下腳,俏臉微紅的道,「奴婢只是隨口一說而已,可不是為了這家小店著急。」

「好好,不急就不急。」徐明菲掩嘴輕笑。

徐明菲今年十四,還未到及笄的年紀,可紅柳要比她大幾歲,已經到了可以配人的年紀。

為此,徐明菲還仔細的考慮過紅柳的親事,琢磨著要為她找一戶合適的好人家。

對於這一點,紅柳也隱約的聽過,只是她從小伺候徐明菲,早就下定了決心要一輩子跟在徐明菲身邊,至於成不成親什麼的根本就不怎麼在意。

不過在面對徐明菲偶爾的調侃和打趣之時,作為女子的她,還是會忍不住羞紅了一張臉。

「喵!」這時,一聲嬌滴滴的貓叫聲打斷了主僕倆的說笑。

徐明菲循著聲音望去,發現一隻與那聲貓叫極為不符的薑黃色大肥貓甩著尾巴蹲在了櫃檯上面。

「咦,小姐,這隻貓是哪一家的,長得好壯好肥啊!」紅柳原本以為發出那種嬌滴滴叫聲的貓兒,應該是身材苗條,長相可人的小母貓才對,結果發現事實和想象不符,不禁發出一聲小小的驚呼。

「喵!」那隻大肥貓卻好似聽懂了紅柳的話一般,發出一聲高亢的叫聲,站起身子在櫃檯上來回走動了幾步,大尾巴狠狠的甩了甩動著,似乎是在表達著什麼不滿。

櫃檯本就不算大,上面除了算盤之類的東西外,還擺放著不少瓶瓶罐罐,而那隻大肥貓體積不小,它往櫃檯上這一走動,更是顯得櫃檯十分狹小,擠得不少瓶瓶罐罐發出不穩的搖晃聲。

紅柳常跟徐明菲來這家小店,深知這家小店看著不起眼,但裡面賣的東西卻是價值不菲,往往一個不起眼的小瓶子里的東西就能值幾百上千兩。

這會兒看到那些應該同樣價值不菲的瓶瓶罐罐被大肥貓弄得搖搖欲墜,紅柳就下意識地提高聲音喊了一聲:「小心啊!」


哪想到她這話音剛落,一個放在櫃檯邊緣的褐色小瓶就被大肥貓一屁股擠了出來,啪的一聲掉到了地上,瞬間碎成了一堆渣渣。

「什麼聲音?」聽到聲音的老余從小門裡走了出來,還不等徐明菲和紅柳回答,就一看到櫃檯上站著的那隻肥貓,立馬隨手抄起一個雞毛撣子,沖著大肥貓怒道,「該死的臭肥貓,又跑到這裡來搗亂!」

「喵!」自知闖禍了的大肥貓脆脆地叫了一聲,瞧見老余要拿東西來趕自己,當即轉身跳下了櫃檯,嗖的一下就衝出了小店。

大肥貓這走得倒是乾脆利落,可看到地上碎成一堆渣渣的小瓶,老余卻是一臉的肉痛,一邊小心翼翼的將碎片渣渣中的那些小藥丸撿起來,一邊止不住地罵道:「死肥貓,算你跑得快,下次讓我逮著你,非好好教訓你一頓不可!」

徐明菲深知老余愛財的本性,見對方這幅模樣,不由朝著那不起眼的小藥丸看了一眼,好奇道:「老余,這瓶子里的藥丸很珍貴嗎?」

「當然了,值不少銀子呢!」老余小心翼翼的藥丸捧在手中,輕輕地吹了吹表面上沾到的灰塵,企圖將那些灰塵給吹掉。

可惜這些藥丸跟一般的藥丸似乎有些不同,表面上看著不怎麼光滑,沾上了地上的灰塵之後也不易被吹掉,黏黏糊糊地沾在一起,著實有些難看。

「該死!待會就有人拿來了!這下可好,又得賠錢了,真是晦氣!」老余見吹不掉藥丸上的灰塵,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誰讓你不好好打掃一下,瞧瞧這地上都積灰了。」紅柳見狀撇了撇嘴,偷偷的躲在徐明菲身後低聲嘀咕。

老余耳朵尖,聽到紅柳的嘀咕聲,礙於徐明菲的面子也不好發作,只是重重的哼了一聲,朝著紅柳甩了一個眼刀過去。

徐明菲也橫了紅柳一眼,眼中透出些許不贊同。

紅柳自知失言,也不敢出聲辯解,只得低下頭,緊緊地閉上了自己的嘴。 「懶驢打滾又怎麼了?只要殺了你,沒有人知道剛才發生的是什麼。」六長老看著武浩,怨毒地說道。

「這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了!」武浩淡然一笑,雖然心中戒備,但是嘴上卻是輕鬆寫意。

誅魂掌施展開來,開天闢地的一掌再次從武浩身後出現,遠古和洪荒的氣息再次籠罩下來,同時武浩手中的天罡劍換成了赤霄劍,白虎、朱雀、三獸魂也紛紛地出場。

不管是不是對方的對手,武浩總要好好地和對方較量一番。

……

此時,在距離武浩和六長老的戰場不遠處的一片樹林之中,葯老拄著葯鋤,笑眯眯地看著戰鬥的兩人。

「嘖嘖,小師弟的實力是越來越讓人驚訝了,不愧是師尊和師娘的孩子,在天武者一重天的時候就能擊殺天武者二重天巔峰,還能和天武者四重天打的有聲有色,就算是當年的師尊和師娘,也不過如此吧……不過小師弟的獸魂也太奇怪了吧,又是老虎,又是鳥的,怎麼沒有看到師尊標誌性的五爪金龍呢?」葯老一邊看著戰鬥,一邊喃喃自語,他現在也想知道至尊武帝和天後的兒子,資質到底能強悍到什麼程度。

而在不遠處的皇宮之中,以齊霸天和齊天驕為首的也在討論這場戰鬥。

「嘖嘖,這武浩還真是惹禍精,居然連出雲宗都惹上了,我看武浩身後的人怎麼保住他。」說話的是王爺齊鶴,當年在齊州城的時候,武浩曾經將他搞的灰頭土臉,堂堂的齊國六傑,幾乎在武浩手中團滅了。

「出雲宗為什麼會找武浩的麻煩?」天齊公主不理解,小聲地問自己身邊的哥哥太子齊旦。

「你要是幹掉了人家的仙子,出雲宗也會找你麻煩的。」太子齊旦調侃道。

「額……」天齊公主倒吸一口涼氣。這武浩的膽子也太大了吧?連出雲宗的仙子都敢殺,也是,殺了出雲宗的仙子和殺了齊國皇室的太子效果是等效的,相當於殺了人家選定的繼承人,這種級數的挑釁,誰能容忍?

齊霸天和齊天驕對視一眼,兩人心中也滿是疑惑,剛才齊旦和天齊公主的對話不是沒有道理,但是也不完全有道理,出雲宗對武浩的看重。似乎不僅僅是因為他幹掉了人家的聖女,因為在白仙兒被武浩幹掉之前,出雲宗就對武浩不是一般的感興趣。

想到這裡,齊天驕都有些慶幸了,他原本還考慮通過天齊公主將武浩拉上自己戰車的,現在來看幸好被武浩拒絕了,不然遇上出雲宗這個龐然大物,你讓齊國皇室如何選擇自己的立場?

武浩和六長老戰鬥正激烈,武浩將一手持捆仙索。一手持赤霄劍,同時三獸魂出動,但是對方天武者四重天的六長老也不是簡單人物,她的獸魂是一頭飛禽。看來像是鸞鳥,器魂也開始施展,經歷了幾次正面對抗,武浩不得不承認。自己恐怕還拿不下此人。

要拿下此人,武浩只有一種辦法,那就是動用五爪金龍。依靠五爪金龍、白虎、朱雀以及金鰲組成山寨版的四相殺陣將其幹掉。

但是這麼做是有風險的,第一四相殺陣能幹掉六長老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這麼一來,五爪金龍必然是曝光,武浩用屁股想也知道,現在兩人的大戰肯定是有不少人偷窺,到時候天下人可就都知道自己是五爪金龍的擁有者了,目前這個世界,至尊武帝的亂臣賊子可是有不少呢,這些人肯定會抱著斬草除根的心態將自己幹掉。

還有一個原因,四相殺陣從發動到最後殺人是需要時間的,在這個世界段裡面,陣法是源源不斷地吸收武浩的靈力,那個時候的武浩就是一個靈力供應器,到時候萬一那個最後的四長老出現了怎麼辦?施展陣法的時候,武浩是不能隨意運動的,到時候遇上半步神魂者,那就是寡婦死兒子,徹底沒有指望了。

實際上就算出現的不是半步神魂者級別的四長老,而是任何一個人,恐怕那個時候的武浩都夠喝一壺的,沒有唐曉璇在身邊,武浩實在是沒有辦法冒這個風險。

武浩在猶豫的時候,六長老也在猶豫,再這麼打下去,自己勝算有八成之上,但是如果武浩鐵了心要走的話,六長老也根本就留不住,而能留住武浩的辦法,最好的辦法就是對遠處的四長老求救,只是到時候,抓住武浩的功勞還是自己的嗎?恐怕很難說,我忙乎了半天要是便宜了別人,這怎麼能行?

兩人的戰鬥再打了半天,武浩心中下了決定,算了,哥們還是走吧,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留著烤箱在,不怕沒麵包,等哥們再晉級一個檔次,到時候,哼哼,有仇報仇,有怨抱怨。

就在武浩決定離開的時候,六長老也下定了決心,她一聲長嘯,像是天雷滾滾,以她為中心,開始四面八方擴散,她這是打定主意求救了,不管如何,現將武浩逮住再說。

「我靠……」武浩自然是猜到了對方的想法,他身上的朱雀化作一團烈焰撲向了對方,而同時白虎也一聲嘹亮的咆哮,化作一團白光張開血盆大口對六長老咬下去。

饕餮隱藏了氣息,待距離六長老足夠近的時候,猛的張開大嘴,咬向了六長老的胳膊。

雖然六長老變化迅速,迅速變招,躲開了饕餮的嘴巴,但卻是被一旁的白虎找到了機會,在他的肩頭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傷口。

六長老大怒,因為這個時候武浩的大腳衝天而降,直接奔著她的面門而去,雖然她知道武浩的這一招十有**是傷不到他的,但是丟人啊,堂堂出雲宗的長老差點被別人的大腳給踹到臉上。

一聲類似龍吟的長嘯,金鰲忽然人立而起,像是吹氣的氣球一樣猛的漲大,成頂天立地之勢,它光溜溜的腦袋盡顯兇悍,它縱橫交錯的龜甲盡顯滄桑,它的四根柱子一樣的烏龜大爪子顯示它的脾氣可未必會想象之中那麼好。

六長老也驚訝於這隻金龜的神奇,然後他就看到一隻巨大的龜足踩下來,氣息澎湃,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

六長老心中一動,她拚命地躲過了武浩的大腳,卻是沒有躲過金鰲的大腳,因為金鰲的出招實在是太具備詭異性了,誰能想到巴掌大小的小龜最後能變的頂天立地,巨人一般?

所以六長老很不幸的中招了,她那個氣啊,如果是被武浩一腳給踹到臉上,那好歹是被人給踹到了,但是被一隻烏龜給一腳踹到臉上算是怎麼一回事?

更重要的是,她已經失去先機了,如果武浩和金鰲聯手,再加上那幾個強悍的獸魂,說不定真能以弱勝強,讓六長老陰溝裡翻船。

「小子,快走……」饕餮在靈魂海里給武浩傳音,「我能感受到,一股非常強大的氣息趕過來了,估計就是她口中的四長老,神魂者!」

「好,我知道了!」武浩悻悻地說道。

他原本是打算藉助金鰲創造出來的優勢來一場宜將剩勇追窮寇的,誰知道四長老這麼巧合地就追了過來,媽的,只要這神魂者四長老的時間再晚來半分鐘,武浩有把握給對方留下一個深刻的教訓。

「算你走運!」武浩嘀咕了一聲,身影晃動,腳下的天罡步施展到極限,整個人化作一道影子消失在遠方。

六長老一愣,她已經做好被武浩追殺一番的衝動了,結果武浩居然走了,奇怪,他怎麼在這個時候走了?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身邊傳來了一聲咒罵。

「該死的,這人的感覺倒是靈敏,居然發現我了。」四長老臉色陰晴不定,語氣之中充滿了可惜和懊惱。

她接到了六長老的示警之後,並沒有急哄哄地趕過來,而是消無聲息地饒了半圈,打算繞到武浩的身後發動攻擊,至於這個過程之中六長老會不會死掉就不是她操心的了。

六長老死不死的對她來說無所謂,如果六長老死了,她將武浩抓回去,自然是將全部的功勞佔為己有,如果六長老沒死,兩人的身份實力有較大的差距,主要的功勞也是她的。

可就算是她抱著這樣的心態,甚至做好了將自己的同門貢獻出去的心態,可還是沒能留下武浩,還是被武浩發現了痕迹。

四長老是百思不得其解啊,武浩是如何發現自己的氣息的?兩人的實力差距很大,武浩根本就不應該是自己的對手,按理說就算是自己距離武浩在半米之內,武浩也發現不了自己的氣息才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