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因爲他已經看到了一些聰明的武者,居然在借用別人的人頭,玩輕功水上飄。

有的小隊則依附在機甲身上,藉助機甲的推進器,破浪前行,快速衝向小島。

“該死,有人登島了!快,再快點!”

姜焱的目光轉動間,忽然看到右前方的海岸線上,那邊已經有人踏上了小島。

“明白!”拉達克的心裏也是有些着急,怎奈距離海岸,還是有些距離。

“不管了,你們都忍着點!”姜焱一咬牙,法杖畫了一個圈之後,朝着幾人的身後一點,“超級風爆彈!”

“轟——”

“哇——”

強大的風爆之下,六個人包括幾家在內,全被炸的飛了起來。石林更是誇張的咧着大嘴,揮舞着手臂慘叫着。

石森身在空中,以手捂臉,露出了一副‘我不認識這貨’的表情。

安娜則在一旁偷笑着,而在她的手裏,除了法杖以外,還勉強拎着一把大刀。

大刀自不必說,正是石林被炸飛時,慘叫着脫手的。幸好安娜緊隨其後,一把抓在了手裏……

“別叫了,你的東西趕緊拿走,我快拿不住了!”嗔怪的瞪了一眼,還在那裏揮舞手臂的石林,大聲喊道。

“哦、哦……”石林老臉一紅,急忙穩定身形,伸手過去接過了大刀。

“拉達克,菲菲姐,準備着陸。”眼看着飛到了岸邊,姜焱急忙喊道。

“放心吧!”拉達克咧嘴一笑,操控機甲調轉身形,推進器開啓,先接住了石森石林以及安娜之後,穩穩的落了下來。

另一邊的凌洛菲,同樣接住了姜焱,在推進器的作用下安然落地。

“走。”

雙腳落地,姜焱看了一眼正在向島上衝的那些人,擡腿就跑。


其他人哪敢遲疑,既然上了島,他們也就都明白了,這裏,將會成爲他們最後的戰場。

“拉達克,鎖定目標,只要不是咱們人,看到就是一個字——殺!”

姜焱頭也沒回的喊了這麼一句,可話音落下了半晌,也沒聽到有人回答。

疑惑的停下身來,姜焱回頭查看之時,愕然的發現,剛剛還跟在自己身後的隊友,竟全都不見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心下有些發慌,姜焱再次轉頭看向他處時,周圍海島的景色竟在一陣扭曲之後,變成了道道高牆!

看看前面,又回頭看看後面,兩邊都有幾個岔道口。姜焱挑了一個走過去,看到那裏是一條死路之後,頓時明白了過來。


“我擦,這特麼是一個迷宮啊!看來,這個神殿遺蹟還真不是那麼輕易接近的……”

鬱悶之下,姜焱開始如同沒頭蒼蠅一半,四下轉悠了起來。

不僅僅是他,所有踏上海島的人,全都在片刻之後,深陷巨大迷宮之中,無法脫離。

“老大!老大——你——在——哪——啊——”

姜焱又轉過了幾條通道後,忽然聽到隔壁傳來了石林的叫喊聲。

“石林,聽到我的聲音了嗎?”姜焱心中一喜,同樣大聲喊道。

“老大!真的是你嗎?太好了!我聽得到!”石林也是驚喜的迴應着。

“我就在你的隔壁,你看看你能過來嗎?”姜焱用法杖戳了戳牆壁,將自己的位置傳遞過去。

很快,隔壁的石林也用大刀敲了敲牆壁,“老大,我試試看能不能從上面過去。”

石林向後退了幾步,然後猛地加速起跳,雙腳輪流在牆壁上點了幾下,眼看就能從上方越過。


可就在石林的臉上,開始綻放如同菊花般的笑容時。‘當’的一聲,他的臉就撞在了一層無形的屏障之上,慘叫着掉了下去。

“哎喲……”石林跌落塵埃,痛苦的喊道,“老大,不行啊,上面過不去。哎喲……摔死我了……”

姜焱苦笑着搖了搖頭,心說,“這孩子的確是有點缺心眼,還不知道上面能不能過來,就愣衝……這不是自找嗎……”

心裏雖然如此想,但嘴上還是安慰了一句,“你沒事兒吧,要不咱們沿着牆壁走走看,也許前面就能見面了。”

“好……好的……”石林扶着牆壁站了起來,憤恨的擡頭瞪了一眼上方。

接下來,倆人就開始各自敲擊着牆壁,來回走動了起來。 十分鐘後……

“老大……不行啊,不管怎麼走,到最後都會分開……”

石林沮喪的靠在牆壁之上,哀嚎着喊道。

“那就沒辦法了,自求多福吧……”

“我去,有敵人!”

姜焱的話音剛落,另一邊的石林就在一聲大吼之後,與突然出現在通道內的人,戰了起來。

“你小心點!”對於石林,姜焱還是很放心的。交代了一句,便開始獨**索起來。

“這個迷宮,既然可以遇到其他的參與者,也就可以理解爲,這是一個可以隨機遇敵的擂臺迷宮。”

姜焱邊走邊在心裏盤算着,“既然已知可以遇到其他參與者,這也就說明,這裏肯定不會只有這些。”

“吼——”

巨大的身影一閃,印證了姜焱的猜測。一頭醜陋的魔獸,瞪着猩紅的雙眼,向着他就衝了過來。

這頭魔獸的外表,長得很像是一頭大號野豬。只不過,其頭頂上長出來的一對黑角,足以說明了它比野豬強大的多。

“唉——”苦嘆了口氣,姜焱揮動法杖,展開了凌厲的攻擊。

與此同時,海面上那些人,全都愕然的看着島上的詭異景象,瞠目結舌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在他們的眼裏,踏上小島的那些人,全都如同着了魔一般,定在原地。沒過多久,就會有一個人突然摔倒在地,一動不動。

“那些人都怎麼了?”

“不清楚,咱們趁他們被定住,趕緊衝上去。”

許多不明真相的人眼中,閃爍着興奮的光芒。成羣結隊的,衝向了海岸。

於是,他們這些人,很快便加入到了那些‘木頭人’的行列中,定在原地不動了。

“有問題,大家小心!”

“這個情況,我似乎聽說過。好像是某種陣法……”

“該死,看樣子,想要真正登島的話,就必須要先突破這個什麼鬼陣!”

又過了一段時間,還在海里掙扎的那些人,總算是有人看出了端倪。

只是,看出來歸看出來。想要真正的踏入島內,這個陣法,他們還是要面對的。

漸漸地,這個消息在倖存的這些人中擴散開來。

意識到這一點的他們,放棄了在海面上的爭鬥,全都默契的選擇了登島。

如此一來,迷宮擂臺之內的人,也就越來越多了。

……

安娜左手緊緊的握着法杖,右手隨時扣着三張魔法牌,謹慎的走在迷宮之內。

“唰——”

在她的前方,忽然傳送進來了一個敵人。

安娜眼中寒芒一閃,右手兩根手指夾起一張魔法牌,擡手就甩了出去。

“轟——”

“啊——”

悲催的哥們,連看清周圍情況的機會都沒有,迎面就被一個超大的火球砸中了。慘叫一聲,瞬間被轟死了。

“呼——”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安娜感到自己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看了看手中的魔法牌,暗自慶幸着,“幸虧有老大的這個魔法牌保命,要不然,傳送進來與他們分開後,我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嘿嘿嘿……遇到個女的!這下好玩了……”

安娜這邊正自慶幸呢,身後卻突然傳來了一陣刺耳的聲音,嚇得她急忙回過頭來。

可她的頭剛剛轉過來,就看到一道黑影,如同閃電般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前,大刀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劈落而下。

“風爆!”不及多想,安娜右手扣着的魔法牌直接在身前催發。

“轟——”

氣旋炸響,大刀險之又險的,擦着安娜的鼻子尖滑落。兩個人也被炸向了相反的方向,使得這個武者的偷襲落空了。

“咦!瞬發魔法?不,不對,應該是魔法道具。可,爲什麼是瞬發的。”

武者倒飛出去十幾米遠後站定,驚疑不定的看着安娜。

安娜這會兒可是嚇壞了,毫釐之差啊……就差一點兒,自己就要和姜焱等人,陰陽兩隔了。

額頭上的冷汗滑落而下,安娜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脣,右手伸進口袋裏,再次摸出了三張牌。

“用這四張牌,足已搞定此人。”魔法牌在手,安娜的底氣足了許多。

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後背早已被冷汗溼透了……

“嘿嘿……小妞,我看你就別反抗了。只要你好好伺候伺候大爺我,沒準我還能放你一馬也說不定。”

武者極盡羞辱的說着污言穢語,手裏拎着大刀,面露獰笑,一步步向着安娜湊了過來。

“你、你別過來……小、小心我會殺了你的……就像那個人……”

示敵以弱,這是姜焱教她的。再加上她的演技很到位,對面那武者直接就上當啦。

“哈哈,好厲害……不過……我還真像嘗一嘗,死是個什麼滋味!”

眼中淫邪之光一閃,武者猛地竄了出去,大刀以刀背劃出,攻了過去。

看着那個長相醜陋的傢伙再次攻來,早已準備好的魔法牌便滑到了手指之間。

“近點,再近點……”安娜的臉上保持着驚恐,害怕的神色。心裏卻已經開始給對方倒計時,準備送他前往死亡之旅了。

“這就對了!”武者看着安娜的身體,因爲害怕甚至都有些顫抖,舔了舔嘴脣,擡手就想撲上去吃掉這個女人。

“風牢,風刃,超級爆裂彈。”

就在武者距離安娜不足兩米的時候,她終於出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