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辰翻了翻白眼:“現在誰還有時間說話,都忙着喘氣呢。”當然這些話不能明着說出來,這是在挑戰權力,一般來說挑戰權力的人都沒有好下場,葉辰也不敢冒這個險,雖然說自己不怕他,但是惹多了敵人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自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是伊月不行,何火之所以不敢全力出手,天星商行的威脅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既然都同意了,就跟我來吧,機會只有這一次,錯過了,就只能等到明年了。”趙剛嚴肅的說道,帶頭換了一個方向走去,而這個時候在一旁笑葉辰等人傻的人直接傻了,就這麼被淘汰了,貌似自己算是主動棄權吧。

頓時所有耍小聰明的人都欲哭無淚。眼巴巴的看着葉辰等人搖搖晃晃的跟着趙剛走遠了,有幾個眼疾手快的人想要跟上隊伍,渾水摸魚,可是卻被發現了,因爲在剩下的一千一百七十八人中,除了葉辰與伊月還能站得很穩,其他的人都已經要站不住了,隨時都有可能摔倒,更是有幾個人已經倒在了地上,爬不起來了。

葉辰與伊月早就被趙剛關注到了,自然不會有問題,但是其他人就不行了,一看就看出來了,渾身一點汗水都沒有,更別提搖晃了,全都裝的跟抽風似得。

一路上不斷地有人摔倒,趙剛嚴厲的說了一句,誰都不準去扶!違者直接取消資格,這句話其實是對葉辰和伊月說的,除了他們兩個,其他的人站都到站不住了,更別提去扶着其他人了。

一路上,摔倒的越來越多,眼看着人數飛快的下降,已經跌落一千了,這時趙剛也停下了,對身後的人說道:“你們被錄取了,現在請站在我的身後。”

伊月略微一感知,就知道有多少人還站着了,九百四十三人,不到一千人,在這短短的一百米內,倒下了二百三十五人。

趙剛顯然也有些意外人數不到一千,於是對着倒在地上的人喊道:“現在有了九百四十三人,還差五十七人,最先到達的五十七人被錄取。”


葉辰這個時候明白了爲什麼神風學院雖然很少在大陸上的出名的天才,卻依然佔據着四大學院之一的名號沒有丟掉,就因爲神風學院選拔人才的方式太特別了,神風學院選拔的人絕對都是天資略差,但是後天絕對肯拼命地人。

有道是成功是百分之一天才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這些人百分之一天才肯定是具備了,後天的努力決定了這些人成就不會太差。

“怎麼了。”伊月見葉辰的神情有些不對。

”沒什麼,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我的影子。”葉辰緩緩地說道,心中有些感觸。

“你的影子?”伊月疑惑的看着不斷的掙扎着向前爬的報名者,每前進一米,都要耗費極大的力氣,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堅持,不放棄!伊月也有些動容了。


“我終於明白了。”葉辰突然說道。

“明白了?明白了什麼”伊月一怔,隨即問道。

“我師父說過,強者不一定是天才,真正的強者沒有一個人是天才!他們都是從鮮血中成長的,而且他們都有着一個相同點。”葉辰頓了頓,繼續說道“他們都有一顆永不放棄的心,他們經歷過失敗,失望,但是在他們心中,從未有過失敗,失望,有的只是揮灑鮮血的拼搏前進!永不服輸!這是強者的心!”

伊月睜大了眼睛看着葉辰,不光伊月,所有能聽見葉辰說話的人都在看着葉辰,心中都在想着:“強者的心。” “你師父到底是誰?”伊月好奇的問。

“我師父的名字不能說,說了會有大禍的。”葉辰苦笑道,武驚天對葉辰說自己與西方的諸神有着不小的仇恨,一旦被諸神知道了葉辰是武驚天的徒弟,那····

”好吧,我不問了。”伊月很理解道,就如同自己不曾把自己修煉方式的來歷說出來一樣。每個人都有着自己的祕密。

絕世星魂 :“你不累嗎?這裏你承受的重力是平常的兩倍,再加上揹着一個人走了一個時辰。”

“不累啊, 千億謀婚:季少寵妻微微甜 。”葉辰笑着解釋。但這改變不了他是變態的事實。

終於,一千人的隊伍終於齊了,趙剛對着這些還沒有爬到終點的人說道,“很不幸,你們被淘汰了,但是在下一年你們將直接被錄取,現在你們可以找人來把你們帶回去了。”說完,趙剛就帶着被錄取的人離開了。重力也隨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輕鬆。

葉辰有些感慨的追了上去,順便左右手各扶着一個,伊月則簡單多了,伸手一招一團氣流托起了剩下的人,慢慢的跟着隊伍走上學院的廣場。

把這些人放在了廣場之上,趙剛說道:“現在給你們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半個時辰後,各系的鬥士法師來我這裏報名,我把你們分配一下。

”好“一羣有氣無力的聲音,趙剛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謝謝你,哥們,不然我就要爬過來了。”葉辰付過來的一個人說道。

“呵呵,不用謝,不然也會有人帶你們過來的。‘葉辰笑道。

“不一定啊,我叫獵狼,交個朋友。”獵狼笑着對葉辰伸出了手。

“修羅。”葉辰伸手跟獵狼握了一下。

這個時候,葉辰從眼角看到了自己付過來的另一個人眼中的不屑。葉辰也沒在意,這種人沒有了背景,什麼都不是,自己想的話,連續暗殺三個月,這個人就可以上街討飯去了,當然,葉辰也不會這麼無聊。


伊月這個時候走了過來,坐在葉辰的前面:“學院裏好像還要上課,去嗎?”

“上課?去了幹什麼。”葉辰迷茫的看着葉辰。

獵狼在一旁說道:“不是吧修羅,你連上課幹什麼都不知道?”

葉辰還沒來得及說話,一旁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了起來:“切,從哪來的個土包子,連上課都不知道。”

伊月疑惑的看着葉辰,問道:“這兩個人是誰。”

葉辰介紹:“這個是獵狼,剛認識的朋友,這個,,不認識。”

“獵狼,你好,我是雪舞。”伊月對着獵狼笑道,雖然蒙着面紗,卻依然擋不住傾城的面孔。

獵狼看的口水都流下來了:“你好你好,我·額··我是獵狼。”獵狼結結巴巴的說道。

“沒出息。”一旁的人說道,然後開始了自我介紹:“你好,我是潛水,我父親是大夏皇朝的伯爵。”然後很自豪的等着伊月對自己說話。

可是伊月連看都沒看,直接無視了潛水的自我介紹,葉辰笑着搖了搖頭。

“你們兩個在這裏?”突然一個驚喜的聲音響亮起來,葉辰和伊月都回過頭去,看到一個熟人。

“揚···額。。。過來吧。”葉辰險些喊出楊振的真名,畢竟這裏是不能用真名的。

“你是怎麼認出我來的。”伊月好奇的問楊振。

“說實話,我還真麼見到第二個跟你氣質一樣的女孩,飄逸出塵,可惜便宜這個小子了。”楊振臉色有些遺憾的說道。隨後有跟獵狼打了一個眼色。

“我現在是修羅,雪舞,獵狼。”葉辰簡單一介紹。

“呵呵,名字都不錯,我是夏天。”楊振笑道,隨後眼睛就偏到了潛水身上。

潛水很自豪的介紹自己:“我是潛水,我父親是伯爵。”可是這是楊振的眼睛已經移開了。又被無視了。潛水險些吐血。

“你們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潛水裝出一副上位者的樣子,看着四個人。

“你再對我們說話。”楊振眯着眼睛口氣十分不爽的問

“本少的自我介紹,你們居然敢無視,不想活了是不是。”潛水囂張道,“這個女人跟我睡一晚上,我饒恕你們對本少的無理,以後就跟着本少。”

楊振連看都沒看:“大夏皇朝,楊振。”默默地報上自己的名號。

潛水臉色一變,顯然也聽說過楊振的名字。

“陸家,陸羽。”獵狼口氣也很平淡的說道。

在大夏皇朝敢稱陸家的只有一個,開國元勳——陸家。掌握着整的大夏皇朝的軍權,抗擊獸人的謀劃者,權勢滔天,但是陸家的人都有很嚴格的家教,沒有出現過一個紈絝子弟,每一代都是名將、名帥,而且參軍都是從最小的士兵做起,沒有陸家的一點照顧。此外,陸家還是世襲的公爵。而這一帶的陸家老大是陸韓,老二是陸天,老三就是陸羽了,現在陸韓和陸天都是裨將,而陸羽因爲年紀較小,所以要等着從神風學院畢業之後纔會從軍。

潛水臉色已經白了,完全是嚇得,自己的父親就是軍隊中的,自己隨便的想用伯爵的名號壓幾個人,卻沒想到要到的是刺蝟!更別提了一個還是自己父親頂頭上司的孫子。

“天星商行,伊月。”伊月臉色平淡道:“你剛纔說的是什麼,再說一遍,我沒聽清。”

“沒,沒,沒什麼。”可憐的潛水已經被嚇結巴了。

“原來你就是伊家的大小姐伊月,外界傳聞你貌若天仙,果然,可惜便宜了修羅長得這麼損。” 反派皆男神[快穿]

葉辰:“·········”


“你怎麼不介紹一下。”獵狼疑惑的問葉辰。

“我想介紹可是沒東西介紹。”葉辰鬱悶道。

“行了再過一年大陸上誰不知道你。”伊月安慰道。

“你的意思是現在沒人知道我嘍。”葉辰突然興奮道。

“應該是這樣了,怎麼了。”楊振問道。

“嘿嘿,那我以後可以扮豬吃虎了。”葉辰興奮道,“那個鬥尊級別的很富有?”

“你想幹什麼。”獵狼問道。

“看看他人品,不好的話,直接搶走。”葉辰興奮地說。

伊月,楊振,陸羽“。。。。。。。。。。。。。。。”

潛水的臉色更白了,因爲自己的父親就是鬥尊,而且好像還是鬥尊中最富有的。

看到伊月,楊振,陸羽的眼睛都看向自己之後臉色更白了,也不顧的自己沒了體力,連滾帶爬的離四個人遠遠地,這些都是變態!

“哈哈哈·······。”葉辰楊振陸羽看到潛水跑開之後,放聲大笑,只有伊月笑的比較含蓄,看的楊振,陸羽眼睛都直了。

“對了,你想搶鬥尊的東西,難道你能殺的了鬥尊境界的強者?”陸羽震驚的問。

葉辰剛想說開個玩笑,卻沒想到楊振率先說了自己在哈森鎮大發神威的事。

陸羽聽完後喃喃道:“這還是人嗎。一個人三招放倒了四個鬥尊境界的,我的世界要被顛覆了。”

“好了,不說這些了,萬一被別人聽到會有麻煩的,現在還是稱呼假的名字吧。”伊月趕緊說道,萬一被這兩個人把這件事給捅了出去,那真的麻煩大了。

“大嘴巴、”葉辰無語道,“要是哪天我被那個鬥神境界的人給扒皮抽筋切片拿去做研究了,月兒,你一定要先看了這貨,再給我報仇~”

“不用這麼狠吧,我不說就是了。”楊振大聲道,惹得周圍的人都看着楊振,像是再看白癡。

在四個人說說鬧鬧中,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趙剛已經走了回來,“現在來報上自己的屬性,然後我給你們分配班級。”趙剛大聲的說。

“我們也去吧。”楊振說道。

“你們去吧,我跟修羅再等一會。”伊月說道。

“我們懂得。”楊振留下一個猥瑣的笑容,走開了。

“我是火屬性的,那塊貨是金屬性的。你們看着來吧。”陸羽笑道,說完就去報名了。

一千人,一會的時間就報完名了,葉辰與伊月這個時候站了起來,走到趙剛的面前,剛想開口。趙剛卻說:“你們兩個不用報名了,院長跟我說了,你們可以到任何的一個教室去上課。”

葉辰伊月:“·············”

“話被憋迴心裏真難受。”葉辰苦笑道。伊月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怎麼樣,你們是在哪個班級。”陸羽和楊振走了過來。

“呵呵,我們兩個沒有班級,可以去任何的班級聽課。羨慕吧!”伊月開口調笑道。

“不是吧,你們好運氣,對了修羅,你看哥們到現在還是單身呢,不如你每個班級都逛一逛,找幾個妹子介紹給我。”楊振一臉希望的看着葉辰。

陸羽也說:“就是,我們都還是單身呢,要求不高,跟雪舞差不多就行。”

“這個···”葉辰不知道怎麼回答了,跟伊月差不多,去哪找去。

“不如我給你們介紹介紹?”伊月笑着說。

“不用了。”陸羽和楊振集體打了冷顫,落荒而逃。

葉辰:“················”

伊月則很含蓄的笑着,“走吧,我們去找住的地方。” “哪裏有一片竹林,我們過去看看吧。”葉辰看着遠處的竹林,眼中滿是欣喜,生於竹山下,葉辰最喜歡的植物就是竹子,當然,其中也少不了葉辰母親的薰陶。

“恩,走吧,有一片竹林,空氣能清新不少呢。”伊月笑着點頭,兩個人並排着走了過去。

入目,一片竹林,參差不齊的隨風搖擺,翠綠色像是一片紗巾,竹林中一條小溪彎彎的流過,河水清澈,流聲叮咚,清脆悅耳,溪岸長滿了鮮花綠草,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心曠神怡。竹林中還有數棟竹屋,裝飾古樸雅典,十分漂亮。且這裏離着學院的廣場也比較遠,環境十分幽靜。

兩人高興地不得了,“沒想到神風學院還有這麼漂亮的地方。”伊月由衷的讚歎道,“這麼漂亮的地方給別人實在是太可惜了,不如我們去搶過來吧。”伊月躍躍欲試,恨不得馬上動手,立馬住進這些竹屋中。

“那我們先過去看看吧。”葉辰也有些興奮,在這種幽靜的環境中想要煉化血煞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兩個人慢慢的接近了竹屋,伊月仔細數了一下,共有五棟,呈五角形分佈。伊月放出精神力感知了一下,這五棟竹屋中都有人。伊月看着葉辰,“搶還是不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