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蕭慕的身影一晃,就在他以為自己能就此擺脫敵人時,卻一頭撞在了一堵冰牆上。這堵冰牆很薄,但堅硬無比,他幾次衝擊都不能突破。蕭慕轉頭往其他方向遁走,可仍舊被擋了回來。空中傳來駿澤的冷笑聲:「妖孽哪裡走!」

駿澤的恐怖實力讓蕭慕明白自己今天是在劫難逃,可是他還是不願意坐以待斃,奮力施展出一身妖法企圖破除冰牆。蕭慕並不知道這堵冰牆乃是駿澤的成名絕技明光盾,可防守也可困敵,除非用特殊方法或是法力高過駿澤,否則是破不了的。敖笙看到蕭慕被困,拊掌大叫:「駿澤叔叔好本事!你怎麼還不動手把這個歹毒的妖怪抓起來?」

駿澤苦笑一聲,他的明光盾威能不俗,不過缺點也是不小,將蕭慕困在冰牆內的同時,也等於把自己困在冰牆外面。要是她施法,就等於打開缺口讓蕭慕有機會逃跑了。(未完待續。)

… ”這樣吧?我也寂寞了一萬多年了,並不急於殺死你們,就讓你們陪我玩玩吧,有時候活着還真是無聊啊。我給你們兩個一個選擇,你們現在只能有一個活着,你們想着怎麼辦吧?”光明魔神淡淡的說道。

身影似幻似虛,根本看不出來光明魔神的真正身子。

“你做夢吧你,我們兄弟同生共死,共患難,絕對不會着了你這個魔鬼的道的?“劉笑天與龍盛成同時大聲的喝道。

”哈哈…………有意思,兩個小娃娃,有意思極了,你們兩個是我看過的最有意思的一對傢伙,這樣吧,我先殺死一個吧,另一個到時候會不會報仇了?容我想想。”光明魔神擺出一副要折磨人的樣子,淡淡的說道。

“看來現在我們也逃不走,就決一死戰吧。兄弟,我們兩個共進退,同患難, 機靈萌寶︰給爹地征個婚 ,兄弟,記住,到了每年的今天燒紙錢就很好了。”龍盛成淡淡的說道。

”龍大哥,我們不會有事的,我們要萬衆同心,共同對生這尊大魔王,相信我們。“劉笑天鼓勵道,不過心中實在是沒有一點兒把我,這個光明魔神的修爲實在是太過厲害了,不過怎麼樣?他們兩個加起來都不是對手。

”哈哈…………有義氣的兩個傢伙,這樣吧,我先把你製成傀儡再和另一個決鬥,我看看效果怎麼樣?“光明魔神指着龍盛成說道。

”做夢……”劉笑天與龍盛成同時答道,

劉笑天猛然間召喚出手中的青蓮妖火,十六朵青蓮妖火宛若聖潔的蓮花一樣,綻放着溫度。

龍盛成手中金光綻放出萬丈金光,澎湃洶涌的能連漣漪逐漸擴散開來,氣勢非凡而凌厲,周圍頓時衝塞着一道道無形的殺氣。

“哈哈…………有意思,竟然是異火,漬漬,那要是做成傀儡,戰鬥力一定也很強悍吧,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把你先留下來,我要看看一下你的異火的攻擊力,你了,我就把你製成傀儡吧/”光明魔神打量着劉笑天與龍盛成淡淡的說道。

劉笑天與龍盛成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一起向着虛幻的光明魔神攻擊而去。

金光萬丈,青蓮妖火散發着熾熱的溫度。

“很好。”光明魔神一聲冷哼,然後單手一揮,頓時一道道洶涌的能量漣漪向着劉笑天與龍盛成而來。

“彭彭…………”巨大的能量漣漪在空中碰撞着,但是龍盛成與劉笑天哪能是對方的對手,頃刻間,劉笑天就被擊飛了出去,而龍盛成則被一道旋風席捲了過去,頃刻間沒入霧中。

“龍大哥…………”劉笑天大聲喊叫道。

“笑天,我龍盛成很欣慰,能夠結識你這樣一位兄弟,如果我死了,你就要好好的活下去。”龍盛成大聲喊叫道。

“彭彭…………”劉笑天倒在地上,然後在地上被擊出一道很深的大坑,可見這光明魔神的修爲到底有多麼的強大了,這次要不是猥瑣大學生運轉乾坤大挪移降低了力量,估計劉笑天這時候都已經是重傷了。


“猥瑣大學生,快點兒救出龍大哥。”劉笑天焦急的向着猥瑣大學生精神交流道。

“這個傢伙實在是太過變態了,我也感覺我根本不是對手,看來這次我們凶多吉少了,不夠我試試。”猥瑣大學生說着控制了劉笑天的身體,然後向着光明魔神擊去。

強大的攻擊力透露出強悍的殺氣,氣勢凌厲。


“哈哈…………不錯,你先別急,等會兒我先把這個傢伙製成傀儡,然後你再和他打,到時候那就真正的有意思極了,哈哈…………”

“你個變態。”劉笑天撕心裂肺的喊叫道,攻擊力強大了很多,但是根本無濟於事。

光明魔神大手一揮,頓時間猥瑣大學生就被擊飛了出去,光明魔神的修爲實在是太高了。

“嗤嗤………… ”猥瑣大學生運轉乾坤大挪移,向後倒飛出去好幾十米之後,然後才穩住了身形。

“媽的,真是一個變態,修爲如此之高,此人的修爲至少是戰尊巔峯,再過一段時間,估計都已經到了戰帝的修爲,我根本不是對手啊。”猥瑣大學生也流露出一絲苦澀,很無奈的向着劉笑天說道。

“笑天,你快走,到時候記得給我報仇,你現在根本不是這個魔鬼的對手。”龍盛成在幻影中大聲喊道。

“不,我不走,我們說好的要同生共死。”劉笑天撕心裂肺的喊叫道,但是不管劉笑天使出怎麼樣的攻擊,都始終攻不破對方那道虛幻身影的保護。

“龍大哥,都是我害了你,我對不起你。”劉笑天簡直陷入了瘋狂狀態,大聲叫喊着,但是這些都無濟於事。

“給我破。”光明魔神說着猛然一縷殘識進入了龍盛成的大腦,然後開始攻擊起了龍盛成的記憶以及意識。

龍盛成生怕劉笑天聽到之後對自己擔心,雖然疼的死去活來,但是龍盛成始終咬着牙,不發出一丁點兒的喊叫聲。

“呀,小子,算你也有點兒血腥,我魔神還是對你有點兒賞識的,有意思。”光明魔神冷冷的說道,然後又一縷殘識進入了龍盛成的頭腦,四面八方開始攻擊起來龍盛成的意識。

龍盛成拼命抵抗者。

”以後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一縷縷精神攻擊緊接着也進入了龍盛成的身體之內,頓時宛若利劍一般切割者龍盛成的每一寸肌膚。

“笑天……爹,娘,孩兒今天就要死了,你們要好好保重。”龍盛成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大聲吼叫道。

“龍大哥…………”龍盛成始終發動者攻擊,但是都根本不管用,實在是光明魔神的修爲太過強大了,隨便手指頭一指,都可以將劉笑天攻擊出去很遠。

“以後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光明魔神向着劉笑天輸入自己的意識。

“以後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龍盛成也重複起了這句話,龍盛成的意識逐漸被光明魔神的意識所控制,漸漸的,龍盛成的整個身體被劉笑天徹底控制了。

”去吧,那個就是你的敵人,你必須殺死他…………“光明魔神將龍盛成從迷霧之中放了出來,龍盛成從裏面慢慢的走了出來。

龍盛成的樣子並沒有變化,只是眼神看起來有點兒渙散。

”龍大哥…………“劉笑天向着龍盛成跑了過來。

”笑天,小心,他現在已經是傀儡了。“猥瑣大學生髮出一道大力,控制了劉笑天。

”不…………那個就是龍大哥,我們說好的,要同生共死,龍大哥,你說話呀…………“劉笑天的心頭感覺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難受與心痛,淚水奪眶而出。

”他就是你的敵人,他是你的殺父仇人…………“光明魔神控制着龍盛成的身體,逐漸將仇恨的光芒用神識進入了龍盛成的身子,龍盛成現在已經標準的成爲了一句骷髏。


”你是我的殺父仇人,你爲什麼要殺我的爹?爲什麼…………“龍盛成大聲的吼叫着,眼神之中噴出一道道憤怒的火焰。死死的盯着劉笑天。

“哈哈…………有意思,兩個小娃子抖抖,先把我的這個傀儡給我鍛鍊一下,以後爲我來服務。”光明魔神高興的大聲吼叫到。

“龍大哥,我是你的結拜兄弟,我不是你的仇人啊…………”劉笑天這時候徹底進入了恨無奈的狀態。

曾經親如手足,說好的共患難,同進退的兄弟,頃刻間就變成了一幅這個樣子,實在是讓劉笑天簡直難以置信。

“我要殺了你,爲我的爹孃報仇,就是你殺了我爹孃…………“龍盛成大聲吼叫着,然後手中金鉤釋放出萬丈金光,光芒璀璨而耀眼,向着劉笑天的身體刺來。

劉笑天快速的躲過了這凌厲的一擊。

”龍大哥,我是笑天,不是你的仇人,你醒醒啊。“劉笑天直到這時候還不太相信一個好好的人頃刻間竟然變成了這樣。

”不,你就是我的仇人,我的殺父仇人,今天我就要手刃你。“龍盛成冷笑道,手中金光絲毫不減,釋放出一道道凌厲的勁氣,向着劉笑天的頭顱砍來。

”笑天,你醒醒吧,曾經的龍盛成已經死了,現在的龍盛成只是一具傀儡,你在這樣下去,你會被他殺死的。“猥瑣大學生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要是再這樣下去,劉笑天非得被對方殺死不可。

”不…………不可能,他就是我的龍大哥,我們說好的要共患難,一起同生共死。“劉笑天喊叫道。

”他已經死了,你就醒醒吧。“猥瑣男大聲的吼叫道。

”嗤嗤…………“一道金光閃爍而過,劉笑天由於躲避的不及時,一條胳膊活潑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飛濺。

這一次,劉笑天終於相信,自己的龍大哥永遠也會不來了,於是快速的抽出後背的鐵劍。

”你這個卑鄙的小人,我曾經將你當做是我的好兄弟,可是你爲什麼要殺我的爹孃,你還拐走了我的妻子,殺了而的兩個兒子。“龍盛成大聲嘶吼着,其實這些信息都是光明魔神釋放出來的。 駿澤和蕭慕之間的戰鬥雖然動靜不大,不過還是被巡山的小妖發現,並立即報告給媚姨和申虎。申虎和媚姨趕到時,蕭慕依然被駿澤困在明光盾內,前者跑不出去,後者也奈何不了前者正在另想辦法。

申虎和媚姨都不認識蕭慕,不過一辨別出他狼妖的原形,那他的身份就不難猜了。至於敖笙和駿澤她們雖然不認識,但既然他們和蕭慕交手,那至少說明當前他們不是敵人。通過簡單的觀察,他們也看出了兩者的神人身份,而且敖笙身後的龍車和帶有海族特徵的金甲武士也讓申虎和媚姨有了進一步的判斷。

申虎見蕭慕被困在冰牆內一時無法脫身,就先來到駿澤面前施禮道:「小妖申虎,那位是妖狐媚姨,如今效命於淮陽山山神時予,不知兩位上仙來淮陽山所為何事?」申虎急著和駿澤說明自己和時予的關係,免得這位看似強大的神靈把他們也一併收拾了。

「原來你們是時予神君的部下,那便是了。這位是我們東海龍宮六公主,我乃是龍王帳下大將駿澤,今日陪公主路經此地,正好發現這個狼妖想用毒霧在凡人中散播瘟疫,便出手阻止並將它困住。」駿澤溫和地說。他的很多部下其實也是海中妖族,所以他對妖沒什麼惡感,只要不是蕭慕這種惡妖即可。申虎他們既然已歸順時予,想來也不會是那種兇殘暴虐之輩。

申虎和媚姨沒想道駿澤和敖笙的來頭這麼大,俱是吃了一驚。急忙向敖笙行了一個大禮,道:「小妖不知龍公主駕臨淮陽山,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算了,不知者不怪,不過時予那傢伙上次還不是說很怕你們這些妖怪嗎,怎麼現在就反過來你們聽他的了?難道是那傢伙騙我的?」敖笙嘟著嘴道。

「這……山神當初沒騙六公主,只不過有些事總會變的,因此……呵呵……」申虎和媚姨的臉色一下子變了變,事情到今天這地步他們又何嘗想呢。可是現實如此,世人口中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來得實在太快了。

駿澤看了在明光盾內死死掙扎的蕭慕一眼,對申虎他們道:「你們來得正好。那隻狼妖已經被我困住,既然他是你們的敵人,就交由你們處置把,我打開兩個缺口給你們。你們進去將此獠徹底制服吧!」其實駿澤現在獨立解決蕭慕不成問題。不過那樣有點費時費力,所以他更願意選擇一種更為簡單又體面的方法。

申虎和媚姨立即領命。駿澤單手一指, 馴服高傲巨星總裁 ,很快有恢復如初。在這個時間檔內,申虎和媚姨已經順利進入了盾中,並戲謔地看著蕭慕。蕭慕不過才八百年修為,比起蕭畧都高不了多少,又如何是兩大妖王的對手。申虎和媚姨都不是心慈手軟之輩。狼妖一族現在是他們的死敵,自然不會有手下留情的可能。

不到一刻鐘時間。蕭慕就在申虎和媚姨聯手的絕對優勢之下被斬成了三段,只在臨死前吐出一句「我的父親和兄弟會為我報仇的。」處理了蕭慕后,申虎二妖才走到敖笙面前,「小妖多謝六公主和駿澤將軍相助,不如兩位上仙先隨小妖去山神廟歇腳,待山神回山,小妖一定向他稟明此事,讓山神重謝兩位上仙!」申虎想的其實是淮陽山現在大敵當前,要是能拉到東海六公主這種強大靠山,就是再來是個蕭斜也是不足為懼。

敖笙當然是沒意見,立即表示同意,不過駿澤卻反對道:「公主,莫忘了出來之前龜丞相的吩咐。而且以我們的身份,也不方便介入陸地上的事。」雖然敖笙是公主地位比駿澤高,但是駿澤也不是普通的家將,而且龜丞相的話也不可不聽,所以只好撅著嘴悻悻回到了龍車上。駿澤將蕭慕留下的瘟魔嘯收起來以防它再危害人間,就領著龍車破空而去。

傍晚時予就回到了淮陽山,申虎立即向他彙報了白日駿澤出手相助的事。時予聽了后先是為蕭慕的歹毒感到心驚,沒想到自己才離山一日就發生了這麼大的事。還好有駿澤出手相助,不然真等瘟疫擴散道凡人之中,事情就不可收拾了。 老婆麻煩靠近點 ……

接下來眾人開始商量對付蕭斜的計劃。一提這個眾人就頭疼,沒想到蕭斜竟然不中計,不知是他們識破了時予的計謀還是豁出去了不顧一切地要先踏平淮陽山,總之再過十日不到,蕭斜的主力部隊就會開到淮陽山外圍,到時勢必會有一場惡戰。想到蕭斜的可怕實力,眾人都是心底發涼。

到目前為止,時予消滅了蕭斜的前鋒營,又偷襲了他的大本營殺了一百多隻小妖,扣除他留在洞內的人手,現在蕭斜的主力部隊應該是有六百多隻狼妖。而淮陽山內的小妖數量在五百名左右,如果再加上兩百鬼兵,數量上並沒有吃太大的虧,就是質量問題讓人堪憂。最讓時予擔心的是蕭斜有兩千年功力,而以目前看來他的幾個兒子也都是高手,再加上前來援助的蜘蛛精獨孤洪,可謂是高手如雲。反觀自己這邊,申虎重傷未愈,就一個媚姨能頂得上數,自己如果在淮陽山內靠著山神優勢的加成,也就是和受傷后的蕭明之類相當,餘下的捲毛胡等頭目還未成氣候。這個層面上的實力對比讓他揪心啊。

時予很清楚,以他們目前的實力就算能擊退來敵,可是卻始終拿蕭斜這批頂尖高手沒辦法。最麻煩的就是只要蕭斜和他的一眾核心人物還在,他們就能迅速再拉起一票人馬捲土重來,多則百年短則幾十年,至少也能時常來淮陽山騷擾一下讓他不得安生,總之後患無窮。時予苦思良策,想到了當初鷹寒牧用過的火箭。時予對當初汲蛇一招折在這些火箭之下的事可謂記憶猶新,要是現在他能再弄出一批這樣的羽箭給小妖或者鬼兵裝備上,或許能對蕭斜他們造成一定威脅。(未完待續。)


… 劉笑天此刻的心宛若利劍穿透了一般。

爲什麼?老天如此的對自己這麼無情,曾經宛若親兄弟般的人此刻卻成爲了自己要決戰的對象。

龍大哥,是我劉笑天對不起你,如若你在這一次不會遇上我,你也就不會死去,不,龍大哥,你不會死去,你永遠活在我的心裏,劉笑天撕心裂肺的大聲吼叫道。

冥冥之中彷彿傳來了另一個聲音,好像那就是龍盛成的聲音:“不,笑天兄弟,你永遠是我的好兄弟,要恨就恨眼前的這個可惡的大魔頭吧,笑天,我們下輩子還來做兄弟,不,我們要做親兄弟。”

本來是晴朗如好的天空,此刻突然下起了大雪,雪花宛若梅花的花瓣一般落在劉劉笑天的身上,涼意頓時穿透了劉笑天的皮膚,進入了心靈。

這是一種無法用語言描述的涼意,撕心裂縫,刺骨的寒意讓劉笑天不僅打了一個冷顫,這就是命運嗎?人的一生中,總有無法改變的命運,或許冥冥之中總有一些你連自己也無法更改的軌跡吧。

劉笑天的雙手顫抖,此刻握着劍柄的雙手被一層冷汗浸溼了,宛若失去了靈魂一般,一點兒力氣也沒有。

有時候人生宛若夢一場,而這場夢讓人痛苦,讓人生不如死。

”說好的同生共死,說好的同患難了?“劉笑天冷冷的盯着天空,天空很無情,嚇着鵝毛大雪,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無情的下着,繼續冰着劉笑天的心臟與全身。

看到劉笑天的表現,不知道爲什麼?龍盛成雖然此刻只是一具骷髏。但是並沒有動手。

光明魔神急了,於是用精神波動繼續向着龍盛成傳起話來、

”這就是你的仇人,你的殺父仇人,就是眼前這個人,曾經無情的手刃了你的父親,並且將你的母親也搶走了,快殺了他……殺了他…………“一具具話語進入龍盛成的腦子裏。

龍盛成頓時雙眼表現出一股嗜血的光芒,手中金鉤猛然一翻,頓時間整個空間都瀰漫着一道道金色光芒,透着無情而強大的氣息。

整個周圍都充斥着一股殺氣。

”笑天,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是你要振作起來,你不能讓你的龍大哥白死,要爲他報仇,“猥瑣大學生安慰道。

兄弟情義,這點兒猥瑣大學生還是很佩服的,自己在年高中,上大學的時候,也有一幫共患難,同進退的好兄弟,不怕生死,遇上流氓什麼的,就是拿着刀往上衝的那種。


兄弟情義,往往是這個世界最真摯的感情,那時候爲兄弟兩肋插洞的舉動,或許沒有一點兒利益的掛鉤,心中只有一種想法,那就是誰惹了我的兄弟,我就讓他死亡。

劉笑天聽到爲兄弟報仇,深邃的眼神頓時明亮起來,整個渾身的熱氣散發出來,頃刻間,鵝毛般的大雪遇上劉笑天,就遠遠的多來開來,身上那層厚厚的積雪也在頃刻間融化爲流水,從臉頰上緩緩的流了下來,宛若劉笑天奪眶而出的淚水,或許,面對這種抉擇的時候,劉笑天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纔是最懦弱的時候。

好可惡的敵人,竟然可以將自己最好的兄弟變爲敵人,從而生死相向,這種敵人的路數絕對是強大的。

劉笑天雙手擦了擦淚水。堅強的站了起來,心中不再害怕,爲了兄弟,爲了自己,不管面對多麼強大的敵人,只有去拼了,這就是此刻劉笑天心中唯一的想法。

“劉笑天,你這個殘忍的人,你爲什麼殺了我的父母親,我曾經和你情同手足,爲什麼?????”龍盛成撕心裂肺的喊叫着,手中金鉤釋放出萬丈金光,無情的向着劉笑天的脖頸刺來。

劉笑天不在答話,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爲自己的好兄弟報仇,我要報仇。

龍盛成也知道,此刻龍盛成所有的想法,只是光明魔神的意念,或許龍盛成此刻的一點兒也不剩。

“噹噹…………”劉笑天低頭躲過金鉤的侵襲,手中鐵劍狠狠的迎上了金鉤,兩把兵器交接,頓時發出刺耳的金屬鏗鏘的交鳴聲,火花四濺,金光與劍芒交織成一片,光明魔神的意念徹底激起了龍盛成心中的惡念,那就是仇恨。

碰見了自己的殺父母的仇人,龍盛成怎麼能夠不對劉笑天恨了,雖然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此刻沒有一絲自己意識的龍盛成那能夠分得清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