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嗯!」陳風點頭。

「哎,可惜了!」

老頭微微一嘆,搖搖頭,也不知道是可惜陳風,還是可惜陳風的父親陳江流。

也不等陳風說話,老頭自顧自的說道:「你的事情老夫已經知曉,但老夫現在還不能露面,只能警告一下陳江海他們。也希望你小子出去后收斂一點,你小子殺心太重,這對陳家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是么?」陳風微微撇嘴,道:「武者講究快意恩仇,對於要殺我的人,我從來都不會放過,對我有恩的人,我必當百倍報答。況且那些人已經成為了陳家的蛀蟲,不除掉,陳家永遠無法興盛起來。」

同時心中還在警告自己,陳家還有一年時間就會被那群神秘人滅掉,他必須在這一年時間內整合陳家,共同抵抗外敵。

至於那些蛀蟲,是該清理掉了。

只是那一群滅掉陳家的神秘人究竟是那一方的勢力,陳風卻是百思不得其解!

「說得好,老夫也是覺得陳家該清理一下了。」老頭倒是很贊成陳風的話,笑了笑,對陳風道:「老夫現在也幫不了你什麼忙,你小子要清理陳家的話要量力而行,別到時候清理陳家不成,自己卻掛了!」

「老頭,你小看我?」陳風眉頭一揚,挑釁道。

「你倒是有幾分江流的氣質,可是你沒有江流的那一份仁慈之心。」老頭說著似乎陷入了回憶當中,目光凝望遠方許久也沒有開口。

陳風有些不喜歡這樣沉悶的氣憤,主動開口道:「老頭,我父親已經閉關五年了,為何還沒有出關,也沒有任何消息?」

陳風問完之後,馬上屏住了呼吸,生怕會聽到什麼不幸的事情。在前世,陳風從十二歲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自己父親一眼,想念之餘就滿是遺憾了。

如果重生回來之後,陳風還是見不到自己的父親,他更加抱憾終生。

老頭沉默,似乎有些難言之隱,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你父親的事情先不要問了,他沒事,或許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出關。你還是帶著那小丫頭回去吧。」

「老……老祖!」陳風本想說老頭的,但還是改口叫了老祖。

「呵,你小子還知道我是你老祖?」老頭笑罵了一句,也不在乎陳風叫他老頭了,隨即身形一閃,消失不見。

「狼牙玉貼身收好,不要輕易示人!」

老頭警告的聲音在陳風的腦海中響起,陳風想要問些什麼,但是隨即搖搖頭。他也知道,即使他再問,這位陳家老祖也不會跟他透露母親的事情了。

自從陳風記事起,就從來沒有在誰的口中聽到自己母親的事情,似乎自己的母親在陳家是一個禁忌一般。

甚至於陳風還不知道自己的母親叫什麼名字,這讓他很苦惱。 陳風在斷崖下研究狼牙玉三天時間,以他千年的眼力和見識,也認不出來狼牙玉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唯一得到的結論是,只要在他危險的時候,狼牙玉會自動發出乳白色光芒護主,但隨著護主次數的增加,狼牙玉的色澤變得暗淡。

陳風中了絕陰散超過了四十九天,但還沒有死,也沒有感到身體有什麼不適,這都是因為狼牙玉壓制了他身體裡面絕陰散的毒性蔓延。


隨著狼牙玉的色澤變得暗淡起來,陳風發現自己身體裡面的絕陰散已經蠢蠢欲動,似乎隨之都可能要了他的小命一般。


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陳風必須馬上要去煉製解毒丹了。

正在此時,陳風發現後面有人正看著他。回頭看去,卻是茗兒從睡夢中醒來,一雙亮晶晶

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粉嘟嘟的嘴角掛著甜甜的微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茗兒醒了!」陳風笑了笑,問道:「感覺怎麼樣,身體有沒有不適的感覺?」

茗兒搖搖頭,沒有說話。

「既然沒事了,那就陪我去街上逛逛吧?」陳風不由分說的將茗兒從床上拉了起來。

「少爺想要去買什麼東西嗎?」茗兒眨巴了一下亮晶晶的大眼睛問道。

「去買一些靈藥,少爺我開爐煉丹。」

「少爺又要煉丹?」茗兒的面色變得古怪起來。

陳風摸了摸下巴,同樣面色有些古怪。

「茗兒看……還是算了吧!少爺不記得上一次自己學著煉丹,然後丹爐爆炸了,少爺差一點就沒命了。」茗兒輕輕拉了一下陳風的衣袖,小聲說道。

因為這件事情,陳風再一次成為了整個陳家的笑柄,弄得陳風幾個月都不敢在陳家族人面前路面。

「咳咳,這一次不會了。」陳風乾咳兩聲,有些尷尬。

陳風以前沒有丹藥修鍊,又沒有元氣石購買丹藥,就只能自己學著煉丹。但煉丹豈是那麼好學的?更何況他還是一個一點煉丹知識都不懂,貿然去煉丹,怎麼可能煉製成功?

炸爐之後,陳風受傷不輕,又沒有療傷丹藥醫治,茗兒一直擔心的照顧陳風許久,陳風這才撿回一條命。

一想到炸爐,陳風的目光微微眯了起來,眼中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殺機。

「煉製凡級丹藥一般都是用地火,或者火原石,就算是最差的下品法器丹爐,丹爐也不可能爆炸!」

「看來,這裡面定然有玄機了!只是不知道是誰在這裡面下的黑手?」

「少爺,少爺!你怎麼了!」茗兒輕輕拉了一下陳風的衣袖,剛才少爺的樣子好可怕!茗兒心中莫名的緊張起來。

「呵呵,沒有什麼,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陳風笑了笑,隨即便拉著茗兒走出斷崖,繞到陳家,見沒有人阻擋,顯然是陳家老祖的警告有效了。於是便往陳家外走去。

剛一走到陳府大門,一個留著兩撇鬍鬚的中年人擋住了陳風的去路。

「呦,這不是那個廢物陳風少爺么?你一直躲在家裡不敢出來見人,怎麼今天有興緻出來了?」


當他看到陳風身邊亭亭玉立的茗兒的時候,頓時眼中泛出無比貪婪的綠光,舔了舔嘴唇,說道:「嘿嘿,茗兒小丫頭真是越長越漂亮了,過些年恐怕茗兒的相貌就不輸於那王家王嫣然了。」

茗兒很是緊張,嬌弱的身體不自覺的靠近了陳風。

「滾!」

陳風冷冷吐出一個字,隨即拉著茗兒,頭也不回的就要走開。

這留著兩撇鬍鬚的中年人名叫黃髮,是陳家的一個管事,平時都是跟在陳江山的背後的,以前同樣是經常羞辱陳風。

陳風對這人沒有什麼好印象,但這黃髮有著聚氣境九層的修為,陳風不能保證一擊必殺他。要是和他纏鬥的話,可能會引來其他人,到時候場面就不是他能夠掌控得了的。


「畜生,你叫誰滾?」

黃髮氣得臉色鐵青,陳風這個廢物竟然敢罵他,簡直是找死。要不是他的那個狗屁父親陳江流生死不明,讓他有些忌憚的話,他早就是一巴掌拍死陳風了。

「畜生罵誰?」陳風回頭冷道。

「畜生罵你?」

黃髮幾乎就是脫口而出,但是話剛一出口,便意識到剛才那話是罵自己的,不由勃然大怒,想都沒想,抬手一掌就朝著陳風的面門拍下。

在黃髮的手掌上有一團藍芒閃爍,竟然是使用了武技。

黃髮這是想要一掌拍死陳風!

「老東西,我剛才不殺你,不是因為我怕了你,既然你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陳風冷哼一聲,一甩衣袖,勁風呼嘯,十幾道灰濛濛的殺戮之氣隨之飛出,經直射向了黃髮!

「住手!」

黃髮的手掌距離陳風面門不足一寸,而陳風射出的那十幾道殺戮之氣就要進入黃髮身體的時候,一聲暴喝突然從兩人身後傳來。

黃髮聞言微微一滯,手上的動作稍有停滯,但是陳風可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斬殺黃髮的機會。

十幾道殺戮之氣瞬間衝進黃髮的身體,黃髮面色一變,臉上露出一絲痛苦之色。

與此同時,陳風全身靈力凝聚於右拳之上,雙腳一瞪地面,拳頭狠狠砸向黃髮的胸口。

碰!

黃髮結結實實的挨了陳風一記,但也只是踉蹌後退,嘴角流出一絲鮮血,受傷並不是很嚴重的樣子。

「這黃髮戰鬥經驗老道,根本就不是陳曉峰他們幾個年輕人可以比的,想要殺他,看來還有些困難。」


沒有一下子殺了黃髮,陳風微微有些失望。黃髮聚氣境九層的修為,他不是很在乎,但終究是一個麻煩。

對於敵人,陳風從來都是斬草除根的。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氣質儒雅的中年人跑了過來,看到陳風沒事,微微鬆了一口氣。

「四爺!」黃髮恭恭敬敬的朝陳江月施了一禮,臉上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惡奴之態。就連陳風剛才打了他一拳,他的臉上也沒有表現出來絲毫的對陳風的不滿。

可謂是變色龍一般的人物了!

「黃髮,你先退下吧!」

陳江月擺手讓黃髮先退下,待到黃髮走遠,這才好奇的打量著陳風,眼中閃過道道異彩。

陳風對陳家的這為四爺還是非常有印象的。

陳家的幾位兄弟中,就只有陳江月和陳風父親陳江流的關係最好,陳江月一直以來都很照顧陳風。

這些年來,要不是陳江月暗中牽制,恐怕陳風早就遭到陳江山等人的毒手了。

只是人力有時窮,陳江月雖然在陳家有一些地位,但是和陳江山等人一比,那就差的太遠了,目前他也只能做到自保而已。

「小風,你怎麼從斷崖下出來了?老祖沒有為難你吧?而且你的修為……也提升了一層!」

許久之後,陳江月這才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三天前陳風斬殺陳曉峰他們的時候,他並不在陳家,也只是今天剛剛回來。

一回來就從下人口中聽到陳風跳下禁地斷崖的事情,他是知道陳家老祖在斷崖下閉關的,不由為陳風擔心萬分。

「嗯!」陳風點點頭,他能夠感覺到這位四叔是真心的關心他,心中很是感動。整個陳家還真心關心他的人沒有幾個了,想著以後弄些天材地寶讓這位四叔提升一下修為吧。

他也沒有隱瞞,便將三天前怎麼殺了陳曉峰,到後面怎麼遇到陳家老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陳江月說了一遍。

陳江月點頭,臉上現出擔憂之色。「罷了,老祖也因那件事情不能路面,不能夠真正的威懾二哥他們。小風殺了二哥三哥的兒子,還有戎茂大師的子弟,他們是一定不會放過小風這小子的,大哥就這麼一個兒子,我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保住他的這根獨苗。」

想著,陳江月便將手中的一個儲物戒指取下,遞給陳風,道:「這裡面是四叔的一些家當,你拿著這些東西帶著茗兒趕快離開陳家,記住,走得越遠越好,最好三五年內不要回陳家。」

「四叔,你想到哪裡去了?我何時說過我要逃走了?」陳風苦笑。

「這是什麼話?你要是不走,就連四叔現在也保護不了你。」陳江月眼睛一瞪道。

陳風搖頭,語氣平靜道:「四叔,儲物戒指裡面的東西你還是自己留下吧,我現在還不需要,我也不會離開陳家。」

聞言,陳江月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被陳風擺手制止。

「我知道四叔你擔心什麼,放心,我敢明目張胆的殺陳曉峰他們,就有辦法在陳家立足。」

陳風說完,也沒等陳江月說什麼,便直接拉著茗兒出了陳府。 山海城並不是很大,二三十萬人的樣子,由陳家、王家、李家這三家勢力把持。

相對於其它兩大家族來說,陳家在山海城也只能排在第二,排在第一的則是李家。

陳風記得,那幫神秘人滅掉陳家之後,李家和王家的人曾經聯合追捕過他的。顯然這兩家和那幫神秘人有一些聯繫,陳家被滅的原因應該可以在這兩家中尋找。

陳風目前顯然沒有那個實力尋找這裡面的隱秘,他也只能快速提升實力,做好一切準備,慢慢等待那一天的到來了。

帶著茗兒直接來到一間名叫千寶閣的店鋪,找到掌柜,購買了十餘份聚氣丹的靈藥。手中的元氣石已經不多,陳風便向掌柜詢問烈陽花的事情。

烈陽花是煉製烈陽丹的主葯之一,而烈陽丹可以解掉陳風身上的絕陰散之毒。

胖掌柜沉吟了一下,見陳風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便試探著問道:「敢問公子購買烈陽花是煉丹嗎?」

「你不廢話么?沒看到我購買這麼多靈藥么?不是煉丹還是做什麼?」陳風心中腹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