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們責無旁貸。

“葉衝,好孩子,你受苦了。”吳河一時間百感交集,輕輕撫摸了一下葉衝的腦袋。

然後看向秦白和陸長淵,道:“陸院長,秦先生,我們兄弟幾個都是粗人,別的話不多說,你們剛纔維護葉衝,我們都看在眼裏,曾今以後,有什麼用得着我們兄弟的,只管開口,我們決不推辭!”

“決不推辭!”鄧崇和周長鋒同時抱拳道。

“幾位將軍客氣了,葉衝這孩子,是我神將院的弟子,秦先生和我,都非常看好他,維護他,是理所應當。”陸長淵客氣地拱了拱手道。

“好,我們今日還有要事,改日,定當前往神將院拜訪。”吳河說完看了一眼葉衝,然後跟自己兩位兄弟一起轉身下樓,帶着部隊離去。

他們還要按照規矩,前往常春侯府,向沈風陽覆命。

儘管剛纔已經近乎撕破臉皮,但是他們卻毫無畏懼。

何況,沈風陽也應該清楚,他們很快,就不是他的手下了。

……

當日,王宮中。

王東林向衛王進諫道:“大王,吳河幾人,皆是葉重樓的舊部,這次提拔他們,分化兵權,是不是不太合適?”

坐在王座上正批閱着摺子的衛王沒有擡頭,只是伸手捋了捋自己花白的鬍鬚,聲音有些乾澀道:“陳年往事,一個廢人,不足爲慮。” 仙月樓內,風波過後,葉衝幾人又重新回到了包廂。

那原本探頭探腦,帶着好奇八卦的眼神,也都逐漸收斂了回去,然後各種小聲的議論和揣測。

葉重樓的舊部,因爲葉衝而公然與常春侯沈風陽叫板,將不可避免地成爲他們的談資。

當然,在這個朝歌城沒幾個朋友,也沒接觸過什麼圈子的葉衝,是聽不到這些議論的了。

他現在坐在包廂裏,重新拿起了自己之前啃到一半的雞腿,聽着陸長淵和秦白討論着一件事。

“今年的兩院圍獵活動,還有兩個月,現在傳聞衛王要讓神將院的新屆弟子也參加,這是否對神將院不大公平?”秦白喝着酒,說道。

葉衝以往在神將院當外院弟子的時候,倒是聽說過這個所謂的圍獵活動,只不過因爲身份的限制,瞭解的不多,只是知道每次圍獵活動過後,內院弟子中都會有人受傷。

此時聽秦白提起來,不禁露出幾分頗爲好奇的眼神。

陸長淵臉上似乎沒有多少動容,像是在說一個與自己毫無干系的話題般,道:“沒什麼公平不公平的,新屆弟子,拉出去練練也好。衛王這麼做,也無非是要給他的小兒子衛央一個表現的機會罷了。兩個月後,神殿的聖女正好要來到衛國,到時候自然會被邀請參與這場盛禮,少不得會給在圍獵中表現出衆的弟子進行嘉獎,那時候,自然就是衛央出風頭的時候。倘若是能跟神殿拉扯上關係,以後的王位更迭,自然會少了很多反對的聲音。”

“衛王就這麼看好衛央?”秦白微微皺了皺眉頭,“衛央的兩個哥哥,衛淳和衛景,並不見得比他差吧,而且相比他的兩位哥哥,這個衛央……還顯得有些奸猾。”

默默啃着雞腿的葉沖和秦無月對視一眼,沒想到身爲神將院院上的陸長淵和導師秦白,竟然在他們面前毫無忌憚地談起了這種可說是王廷辛祕的事情。


這也未免太信任自己了吧?

又或者……壓根不把這些事情放在心裏,所以才毫無壓力地談論?

只聽陸長淵笑了笑,“衛王那個人,誰摸得清他心裏是怎麼想的,衛淳和衛景不是在青瀾院嗎?圍獵活動,他們三兄弟都將會參加,或者,他是想最後再看一看,到底誰更優秀一些呢?”

說着他搖了搖頭,“這是他們的家事,卻把我神將院也摻合了進去,嘿!”

……

等葉沖和秦無月都吃飽了之後,陸長淵和秦白似乎還酒興未盡。

好在秦無月提出了他們率先回到學院,所以葉衝就和她一起先離開了仙月樓。

“喂,你剛纔聽到沒有,這次圍獵活動,神殿的聖女會來誒!”秦無月一臉興奮地說道。

葉衝有些無語,剛纔聽了那麼多,你就關心這個?

他不禁問道:“聖女什麼的,跟你有什麼關係?”

秦無月白了他一眼,“那可是神殿的聖女,大周王朝,這麼多諸侯國,哪個國家年輕的武道修行者不敬佩她仰慕她?”

“她很漂亮麼?”

“這……肯定啦,雖然我沒見過,但是一定是像仙子一般的人物!”秦無月言之鑿鑿地說着。

“……”

葉衝實在是有些理解不了,一個見都沒見過的人,何來生出這種仰慕和崇拜的。

連地球上某些明星的粉絲,都沒有這麼瘋狂吧?

秦無月看着他那副樣子,不禁莞爾一笑,“好啦,看來你是真不知道。告訴你吧,其實這是神殿這一代聖女第一次露面,每代的聖女到了及冠那一年,便要在聖使的陪伴下,周遊列國,接受各國人的祝福。然後,她還會在自己周遊列國的過程中,挑選一些優秀的弟子,帶回到神殿培養,也就是說,要是被聖女看上了,那以後就是神殿的人了!”

秦無月說完這一番話,一臉期待地看着葉衝,似乎在等待着他流露出各種興奮緊張和充滿期待希冀自己能被選上的神情。

但是葉衝什麼都沒有流露,而是一臉淡然地看向秦無月,“成爲神殿的人,又能怎麼樣?”

秦無月那靈秀的臉蛋一時間佈滿了錯愕!

成爲神殿的人,又能怎麼樣?

拜託,你知不知道神殿是什麼地方啊?那可是天下間所有武道修行者都夢想着、敬畏着的地方,那是這個人世間的神祗!

葉衝當然知道這些,原本在他融合的記憶中,就有着神殿這樣的存在,而本來的那個有些懦弱的葉衝,心中也對神殿充滿了虔誠和熾熱。

只不過,當葉衝在藏書閣翻了兩本有關神殿的書籍之後,立即就把這種虔誠和熾熱的情緒給拋到了九霄雲外。

因爲他並沒有看到一個值得自己信仰,值得自己虔誠膜拜的地方,看到的反而是凌駕於皇權,凌駕於衆生的一個特權階層。

在這個世界裏,神殿擁有裁定天下人生死的權力,可以越過律法,越過對錯,並且幾千年來,一直被神化着,到了如今已經擁有足以撼動整個大周王朝的力量。

因爲天下衆生都無條件地信仰和膜拜那個高高在上的神殿。

葉衝不喜歡這種高高在上。


所以現在的他根本不可能會對於進入神殿抱有幻想,哪怕,那裏擁有更多的修煉資源。

因爲一旦成爲神殿的人,他就不再擁有他自己,他就全部屬於神殿。

這與他掌握自己命運的人生信念太過違背。


不過,他還不忘了提醒難以免俗、陷入虔誠和幻想之中的秦無月,問了一句:“那以往聖女周遊列國的時候,招攬了多少人才,衛國,有機會嗎?”

秦無月的一張俏臉頓時垮了下來,“好像每次都不超過三五個,衛國,已經幾百年都沒有人被聖女看上了吧。”

“……”葉衝想笑,但是忍着沒笑出聲,否則,秦無月一定會跟他拼命的。

“幸好我有自知之明,從來不對神殿抱有幻想。”他這麼說道。

……

回到神將院之後,葉衝並沒有繼續修煉煞月劍法,而是從納袋中取出了自己在荒邙山中獵取的靈犀虎和荒蛟蟒的皮。

自從上次突發事件,受到周猛的威脅,讓他不得不接連殺了周猛和周峯二人之後,他就越發認識到錢的重要性。

當然,前一世的他,也是十分知道金錢的重要的。

倘若不是他正好得到看過了歐陽子的手札,嘗試着只做了幾件黃階下品的手套,他根本無法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解決周峯,給自己解除了後患。

正是因爲那幾隻手套的錢,他纔有資本去向金玉堂買消息,才最終完成了這一切。

誰知道,以後還會不會有類似的事件發生?

而且,現在的他,更需要一些丹藥,來促進自己的修爲,甚或是一些靈寶,這些東西對一個武者來說都至關重要。

而這些,都需要大量的財力進行支持。

或許現在身爲神將院的弟子,對這些事物的需求還不是那麼明顯,但是他向來都是一個懂得未雨綢繆的人。

所以葉衝在自己房間內搗鼓了一天,這一次並不是簡單地製作手套,而是做了兩件套裝。

包括手套、護臂和鎧甲。

他是在看到沈家軍的裝束之後才生出這麼個想法的,尋常武者很少有穿鎧甲的,因爲他們不像駐守邊境的士兵那般,經常面臨戰事。

當然,這個世界並不是沒有給武者提供的靈紋服飾,只是那往往太過昂貴,因爲那些篆刻了靈紋的甲衣往往都極盡華美,人靠衣裝,靈紋師很少會有甘願把自己的靈紋篆刻在難堪的東西上的。

因爲他們的職業天生高貴,既然能夠成爲靈紋師,那必然有着各種來錢的渠道,他們會把心思更多的花在那些精美的物品上,而不是做一些廉價的東西。

那些精美的靈紋服飾穿着自然拉風,而且防禦性能同樣很高,只是,不見得是尋常武者能夠買得起的。

而葉衝所做的鎧甲,並不像那些士兵那般繁重,也不像那些價格昂貴的靈紋服飾一般華美。而是按照前世地球人類的裝束,做成了背心。

這樣即便穿在長衫裏面,也不會被人發現,荒蛟蟒的皮囊還算輕便。

最關鍵的是,背心裁剪起來方便。他的手藝如果全部做成手套,做的不好看還得丟掉,或許那樣纔會浪費更多的材料。而背心製作簡單,即使難看一點,反正穿在裏面,也沒人會在意美觀。

這一次因爲手熟了,刻畫靈紋倒是沒出什麼差錯。

他覺得,自己的作品應該會有市場。

所以他信心滿滿地來到了金玉堂。

“這是兩件套裝,嗯,這個叫地球手套,地球護臂,和地球背心。”葉衝向前來接待他的竹胭脂介紹道:“竹老闆,給個價吧。”

這一次,他還事先想好了以家鄉的名字來給自己的作品命名。

只是……竹胭脂的表現似乎有些遲疑,“葉公子,奴家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特別的……靈紋服飾呢,這個價……要不你還是直接拿到拍賣會上拍賣吧,正好等會兒就有一場拍賣開始。”


竹胭脂確實是因爲第一次見到這麼與衆不同的靈紋服飾,往往那些華麗的服飾即便品階不夠高,也能賣出好價錢。可是葉衝這個,她一時間卻不知道該給什麼價好。

在商言商,此時的她,完全沒有在意葉衝的身份,這也是侯應龍的意思。 拍賣會很快開始。

拍賣現場,熙熙攘攘坐了不少人。

雖然光線昏暗,他看不清這些人的面目,但可以確定的是,來的都是這朝歌城中的有錢人。當然,也不乏一些身上沒多少錢,專程來看熱鬧的紈絝子弟。

拍賣會這種地方,偶爾出現一兩件奇特或者珍貴的東西,都能成爲他們日後的談資。

葉衝到了這個時候,也覺得有些拿不定注意,自己做的地球套裝,尤其是那兩件背心,這些朝歌城裏的貴人們,會喜歡,並且花錢買回去穿嗎?

他有些痛恨自己前世的時候,怎麼沒去學一學服裝設計什麼的。

果然,在幾輪拍賣過後,金玉堂就向在座的衆人展示了“地球套裝”。

主持人介紹道:“地球套裝,包括地球手套、地球護臂和地球背心,黃階下品靈寶,一共兩套,起拍價一千兩銀子。”

話一落音,下面的人便開始議論紛紛。

“地球是什麼東西?”

“那個叫做背心的東西好醜啊,黃階下品的東西,真是可惜了。”


“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難看的靈紋服飾,沒聽說哪個靈紋師手藝這麼差啊……”

“……”

在角落裏的葉沖默然無語,心中暗下決心,以後一定要做出又拉風又強大的靈紋裝來,讓那些腹誹自己的傢伙開開眼界。

不過那以後,在他心中應是很遙遠的事情了。

有個傢伙舉手道:“單買護臂和手套行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