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知道,魔君陛下的手掌心裡,會浮現出一個六角星的圖案,而地藏王,他是唯一可以拿走那把定魂禪杖的人,「

「定魂禪杖,就埋在方尖碑的下面,你一定要讓那個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從那下面把那禪杖拿出來,也只有他,才可以拿走那禪杖,你一旦知道那個人是誰,就給我除掉他,」

「可是,屬下還有一個疑問,」風魔抬起了頭,

「什麼,」

「為什麼我們非要讓地藏王的轉世之人拿到那禪杖嗎,他要是拿到那武器,那我又如何能殺了他呢,」

「你放心好了,他即使拿到了那禪杖,你也未必打不過他,只有武器的他,暫時還不是你的對手,」

「屬下明白了,我一定完成任務,」

「很好,你完成這任務后,等將來魔君陛下回到這裡,我就會把這首席執政官的位置讓給你,以後,你就是一魔之下,萬魔之上的魔國首輔了,」

「啊,大人,你,你不想繼續做我們的魔尊了嗎,」風魔愣了一下,

「我累了,我不想再繼續做下去了,我的任務,只是迎回我們的陛下,」坐在椅子上的魔尊嘆了口氣,「陛下缺位了這麼久,一直都是我在替他打理國事,現在,他終於要回來了,也該是我退休的時候了,以後,就由你來擔任這最高執政官,繼續輔佐他吧,」

說著,魔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轉過身,「我要回去休息了,你退下吧,「

「是,大人,不過,大人,萬一我找不回陛下或者地藏王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呢,」

「那你就永遠不要給我回魔都來,」那魔尊大人冷冰冰地說道,「你放心好了,魔巫已經預測過了,三個月後,地藏王的轉世之人一定會到聖靈島尋找他的法器的,那根定魂禪杖,會吸引他,讓他不由自主地來到那座島上,他,一定會來的,你要做的,就是在那裡等著他,」

「屬下明白了,」

「對了,地藏王身邊還會出現一個強大的助手,你一定不要掉以輕心,神族這次派他來輔佐地藏王菩薩,那傢伙,可不是一個平庸之輩,你也一定要格外小心,」


「那個人是誰,」

「他就是陰陽王,陰陽界的轉輪王,」魔尊回過頭,「他手裡有個聚魂鈴,可以聚集魂魄,相當厲害,如果讓他先找到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那就麻煩了,地藏王要是得到了他的輔佐,就如虎添翼了,因此,你一定要趕在他之前,找到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將他消滅掉,如此一來,那個陰陽王他再厲害,也無法奈何我們了,」

「屬下明白了,」

「至於我們的魔君陛下,我也已經問過魔巫了,魔巫說,陛下很快就會到來了,當陛下回到這裡的時候,這座塵封一百多年的大門,就會被打開了,」魔尊抬起了頭,

風魔也抬起了頭,

就在魔尊所坐的那寶座之後,沿著台階而上,有一扇大門,

門被緊緊地封閉住了,上面都已經布滿了灰塵和蜘蛛網,

可是,魔尊卻從來不允許手下將這大門打開,甚至,連門也不得進行打掃,

在這莊嚴肅穆的殿內,這個奇怪的大門,顯得格外特別,

但,沒有人敢違抗魔尊的命令,

過去的一幕幕,在風魔的腦海里浮現著,

可是,有一個問題,他始終沒搞明白,

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是那個可以開啟定魂禪杖的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陰陽王的轉世之人,則是可以開啟聚魂鈴的人,丁當能夠開啟聚魂鈴,他肯定也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

可是,誰又是黑暗魔君陛下的轉世之人呢,

丁當的手掌心裡,出現了那六角星,難道,他就是黑暗魔君,

不,這不可能啊,

魔尊大人很明確地告訴自己,陰陽王是輔佐地藏王的助手,他怎麼可能既是陰陽王,又是黑暗魔君呢,

如果丁當就是黑暗魔君,那麼,他是不是埋伏在地藏王身邊的一個姦細,一個頭號姦細,

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即使是頭腦聰明的風魔,也已經猜不透這裡面的玄機了,

可是,他這一分心,丁當那邊的氣,就朝著風魔,反壓了過來,

突然,青青叫了起來,「啊,」

她這一叫,丁當和風魔都轉過了頭,

青青只叫了一聲,馬上就閉住了嘴,

她驚恐地看著丁當,卻說不出話來,

就在剛才,她又看到了丁當的背上,又浮起了一層雲霧,

那層雲霧中,一個穿著黑袍,蒙著臉的男人又出現了,

黑暗魔君,天啊,黑暗魔君又出現了,

難道,丁當真的是惡魔,難道,他就是黑暗魔君的轉世之人,

青青的心亂極了,但,最終,她還是選擇了站在丁當這一邊,

她閉上了眼,默念了起來,

「神啊,保佑丁當吧,他一定不能出事啊,不管他是誰,不管他將來會怎樣,都請您保佑他吧,保佑他吧,丁當,你一定不能出事,不能出事啊,」

愛,最終還是戰勝了疑惑與恐懼,

這一刻,青青的心裡,只有丁當,

不管他是誰,保護他,

此時的風魔,睜開天眼,也看到了丁當背上浮起的雲霧,這一看,他也大吃了一驚,

一個和他一樣,穿著黑袍,卻看不到臉的男人,如雲霧一樣,就浮現在丁當的背後,

黑暗魔君,難道,這就是黑暗魔君啊,

雖然風魔並沒有見過真正的魔君陛下,但是,這男人身上所穿的黑袍,卻是魔國里那些高等級魔族的袍子,這一點,毫無疑問,

突然,丁當身後的那個黑袍男人,朝風魔伸出了右手掌,

那雲霧狀的黑袍男人的右手掌心裡,赫然出現了一個閃著金光的六角星,

一道白光,從他的手掌心裡,就朝著風魔打了過來,

風魔的胸口中了一掌,哇的一口,他狂吐了一口鮮血,就倒在了地上?????? 第273章地藏王菩薩的黃金雕像

風魔這一倒地,丁當反而吃了一驚,

剛才,兩個人可謂是勢均力敵,甚至,風魔還略佔優勢,

可是,沒成想,這才斗到一半,風魔竟然意外落敗,還敗得這麼慘,

勝不可怕,敗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莫名其妙的失敗,莫名其妙的勝利,

丁當走上前去,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風魔,又蹲下身去,

「你沒事吧,」丁當關切地問道,

風魔捂著胸口,搖了搖頭,「丁當,算你贏了,好吧,那禪杖,是你的了,」

青青也跑了過來,「師傅,你怎麼樣了,」

對青青來說,這場對決,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

一邊是自己的男友,一邊是自己的師傅,她能做出什麼選擇,

上次在摩羅國,風魔將青青擄走的時候,青青對風魔是充滿了恐懼和憤怒,不過,奇怪的是,風魔並沒有傷害她,反而還要收自己做徒弟,

為了拖延時間,給自己逃走創造機會,青青只得勉強答應了,

風魔也確實很用心地教給青青一些魔功,青青的悟性很高,很快就學會了,甚至,連她自己都很吃驚,

不過,青青始終沒搞明白:為什麼風魔要收自己做徒弟,難道,只是因為自己的悟性高,

風魔似乎在有意保護自己、栽培自己,可是,他這又是為了什麼呢,

「禪杖在哪裡,」丁當只關心這一點,「風魔,你輸了,就要把禪杖交出來,」

風魔掙扎地站了起來,走到方尖碑前,嘆了口氣,

他蹲下身,在方尖碑最下面的石基上,按了幾下,

突然,那方尖碑開始顫動了起來,並緩緩地向下沉去,

「啊,」丁當和青青一起向後退了幾步,


那高大的方尖碑,竟然沉降到了地面之下,

地面變成平平的,平得就如鏡面一樣,還可以反射著從穹頂射下來的光亮,

「咦,我師傅呢,師傅他去哪裡了,」青青吃驚地叫道,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風魔消失了,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管他了,他被打敗了,沒臉再呆在這裡了,」丁當說道,

「會有那麼簡單嗎,」青青搖搖頭,「我師傅可不是那種容易認輸的人,」

「青青,你好像對你這師傅還挺那個什麼的啊,」丁當撇了撇嘴,「你別忘了,他是魔,你是人,你怎麼會認魔做師傅呢,」


「我覺得,有時候魔比人還要可愛,」青青抿著嘴,眼裡卻閃過了一絲慍怒之色,「那些人,想方設法要殺了我,他們不比惡魔還可怕嗎,」

「那,那只是個別人,個別人,那些人不過是邪教分子而已,」丁當也有點尷尬,

「我不管,我只知道,我師傅他不但沒有傷害我,還教我功夫,他可以餓著肚子,卻一定喲啊讓我先吃飽,他是魔沒錯,可他對我好,他要比那些標榜著正人君子,口口聲聲說要除魔衛道的偽君子好多了,」

丁當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些邪教分子,不僅殺人,還要挖走心臟,這種暴行,確實比魔族還要殘忍,

青青好像被那風魔給洗腦了吧,怎麼總為他說好話啊,

丁當心裡有點酸溜溜的,雖然,只是一點點,

「你們兩個,在那邊說什麼呢,為什麼不去找那神器呢,」那邊的司徒俊受不了,他被點了穴道,只能說話,不能動作,

「到哪裡找,這麼大的地方,就沒看到有什麼禪杖,」丁當四處看了看,「那個風魔耍了我們,我就想啊,這傢伙怎麼會隨便把定魂禪杖交給我們呢,」

他還沒說完,突然,剛才那方尖碑沉降下去的地面,又開始轟隆隆地發出聲音來,

接著,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之中,地面下慢慢地升起了一個東西,

那東西升了起來,眾人都叫了起來,

「地藏王菩薩,」

這,確實就是地藏王菩薩,不過,這是一個通身金黃色的地藏王菩薩的雕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