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知秋的臉瞬間變得如同豬肝一樣,惡狠狠的瞪了陳墨一眼,化腳爲拳,對着陳墨的面門打去。

俗話說手是兩扇門,陳墨心中再躲避肯定會繼續被追着打,當即雙掌一合,迎着葉知秋的拳頭便包了過去。在堪與葉知秋的拳頭相碰的時候,化擋爲抓,對着葉知秋的手腕便扣了上去。

葉知秋連忙躲閃,陳墨趁着葉知秋躲閃的時候,膝蓋跟了上去,對着葉知秋便頂了上去。

衆所周知,在搏擊中膝蓋和手肘的威力比單純的拳頭或者腳要大很多,葉知秋自然知道,也不敢硬抗,向後又是一退。陳墨看到葉知秋往後退,猛地向前跨了一步,用自己的額頭對着葉知秋的鼻樑碰去。葉知秋猝不及防下,一下子被撞了個正着,眼淚一下子便流了出來。

看到這裏,一直面無表情的老財忽然間大叫一聲:“好!”,聲音高亢有力,如同看霍元甲與外國大力士打擂的感覺一般。

葉知秋眨了眨眼睛,用手稍微摸了一下鼻子,微微有流血的跡象,他用手一拭,放在嘴裏用舌頭舔舐了一下,對着陳墨豎着大拇指說道:“你行!”

陳墨劍眉一挑,對着葉知秋說道:“男人,怎麼能說自己不行!”說話間陳墨又攻了上去。

不得不說,葉知秋的武術功底非常有造詣,即便是陳墨剛剛略佔了上風,但是依舊很快扳了回來,與陳墨斗了個旗鼓相當。而一旁的秦淡妝,心情卻如同過山車一般起起伏伏,一方面陳墨佔上風的時候開心,另一方面葉知秋佔上風時就揪心。

纏鬥了一會後,陳墨體力不支的因素開始作祟,出招不似剛纔那般有力道,而閃躲騰挪比剛纔還要慢,終於葉知秋一腳揣在陳墨的後腰,陳墨一下子撲到在地上。而葉知秋也在瞬間側着身子,豎起胳膊肘對着陳墨臥去。

手肘與身體的接觸讓陳墨頓時感到劇烈的疼痛,而葉知秋似乎抓住了契機,又一掌對着陳墨的後頸打來。

雖然身體十分疼痛,但是看到葉知秋砍向後頸的手掌,陳墨也不敢大意,豎起胳膊一迎,葉知秋的掌刀便打在了陳墨的胳膊上,陳墨躲閃不便,又捱了葉知秋幾下,鼻孔都流出血來,他狠命一掙,方纔脫了出來。

陳墨剛剛從葉知秋的攻擊範圍逃出,還沒有等他坐起,葉知秋又衝着他撲了過來。陳墨知道被他撲到便再也難以躲閃,想起當年老師傅教他的救命招數。

老師傅教他的時候講了一個故事,說老鷹在空中猛衝下來抓兔子的時候,若是兔子給了它一個脊背,便很難逃脫,但若是兔子稍微一翻身,以大地爲依託,用腳瞪了出去,或許會是另一番效果。

而陳墨的腦海中便是這個景象,他雙目圓睜,看着葉知秋撲過來的身影,迎着他來時的方向,一下子扣住葉知秋的手腕,一隻腳也對着他的小腹踹去。

葉知秋一下子被踹個正着,因爲陳墨抓住他的手腕,巨大的反作用力讓他一下子從空中甩了出去。一下子落在地板之上。葉知秋掙了幾下,但是腰部的疼痛還是沒有讓他坐起來。

此刻整個跆拳道館頓時響起了潮水一般的掌聲,一些女生也大喊道:“陳墨我愛你!”而葉知秋則被身側人扶起,扶着他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秦淡妝看到陳墨無恙,一直懸着的心也一下子放了下來,又恢復到之前冷冰冰的模樣。對着陳墨說道:“辛苦了。”便轉身走到社團會員之中。

陳墨也不見怪,衝着老財一招手,老財頓時跑過來扶着他也往外走去。一路上不時的有人將二人圍住,陳墨都藉口先洗一下臉上的血跡,方纔脫離出去。

回到宿舍後,黑子一把便將陳墨抱住說道:“牛叉啊!”

看着陳墨略有些發愣的樣子,黑子嘿嘿笑道:“還裝,你看都上校園論壇了!” 看着陳墨發愣的樣子,黑子一把將他拽到了電腦旁,快速的打開學校的論壇,只見首頁陳墨一張大圖,眼神直直的望向前方,寧靜的有些可怕。

標題更是醒目:力挽狂瀾,制霸校園!作者毫無疑問是跆拳道社團的支持者,文筆生動形象,將武術社團挑戰跆拳道社的一點一滴全部記錄下來,尤其突出陳墨,將陳墨形容城一個大廈將傾,力挽狂瀾的角色。再配上一干大圖,打眼一看都成了宣傳稿件。

此刻黑子在喋喋不休的向老財問着細節,老財雙臂抱在胸前,用洋洋自得的模樣問向黑子道:“你知道陳墨最後怎麼贏的嗎?”

黑子舔着臉說道:“財哥,講講看。”

老財清了清嗓子說道:“實際上陳墨和葉知秋打鬥的時候是處在下風的,尤其是最後因爲體力不支被葉知秋打倒在地,追着打的時候,口鼻都已經出血……”

說道這的時候老財稍微一頓,黑子則張着嘴,一臉緊張。老財似乎對這個效果很是滿意,亮了個架勢說道:“說時遲,那時快,在陳墨落入下風有些萎靡的時候,我深知他此刻代表了社團,代表了咱班,代表兄弟你以及我等宿舍一干兄弟,我當即一聲大喝,給他精神氣力的支持,陳墨似乎在這一時刻如沙漠注入清泉一般,重新燃起了鬥志,噼噼啪啪瞬間佔據了上風,最終完成了逆轉!”

老財還在興高采烈的配合手勢說的起勁的時候,黑子早已經撇撇嘴轉過身去……

陳墨看着兀自興高采烈說的起勁的老財,不禁無奈的搖搖頭,躺倒了牀上。

內涵天下的架構如同一副畫卷一般在陳墨的腦海中展開,他開始全面的思量內涵天下的人員構成。因爲市場份額銳減,加上員工跳槽,現在內涵天下老員工已經所剩無幾了。

高興平經驗豐富,可以坐鎮公司,協調隨時出現的情況,同時兼任市場部經理,大連區經理。現在的內涵天下其他區已經形成虛設,只有總部J城和大連區還能維持正常的市場運轉。而高興平肯定會回大連區的,現在要做的是以最短的時間讓高興平離開時感覺無憂無慮。而陳悅和鄧楠屆時可以肩負起內涵天下的市場部。

至於策劃部的冷雨是比較穩妥的,而戴雪做爲副手,但總感覺她們的思維有些僵化,不是特別的發散,把文心拉進去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但是如何說服文心這又是一個問題。


想到這陳墨翻了一下身,宿舍的人陸陸續續回來了,一遍遍詢問當時的情況,讓陳墨壓根沒有時間去思考這些東西。

好容易等到夜深人靜,陳墨平躺在牀上,腦海中時而出現柳筱筱的樣子,時而又是內涵天下的現狀,時而又是怎麼跟文心開口。

很多事情總是做了之後才知道好不好,一千個想法不如一個行動,一如華麗的跌倒永遠勝過無謂的彷徨。想到這,陳墨索性拿出手機,給文心發了一條短信:“睡了嗎?”

文心回覆的很快,簡單的一個字“沒。”

從前段時間文心去內涵天下幫忙做策劃案的時候,兩個人的交集就逐漸多了起來,而文心也會時不時給陳墨發發短信,詢問一下內涵天下的情況。

陳墨的憂慮主要來源與內涵天下的現狀,畢竟現在相對落魄的內涵天下不比之前的內涵天下,之前處在勝處時的內涵天下去的話一方面可以鍛鍊,另一方面可以賺取收入,而且還能基本保證一個良好的未來。但現在內涵天下處在一個重建期,一方面有外敵虎視眈眈,另一方面自己的舊部還會時不時的捅下刀子,不知道未來發展會怎麼樣。如果發展好的話一切皆好,如果發展不好的話豈不是耽誤人家時間。畢竟加盟和你簡單的過去幫忙那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糾結了一會,陳墨始終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最後考慮了一下給文心說道:“明天有時間嗎?中午請你吃個飯。”

看見文心答應下來後,陳墨短信告訴鄧楠明天讓他去內涵天下主持一下工作,又告訴梅倩明天不陪她吃飯了,然後開始考慮如何和文心展開交流。

在某些時候,陳墨總覺得恨不得自己要分成幾瓣,現在和梅倩在一起吃飯的時間也越來越少,看到梅倩時不時發來的短信都有些無力感。

昏昏沉沉中,陳墨終於睡了過去,早晨醒來的時候,眼睛都有些腫,於是又睡了一會,一直到十點多,方纔起來洗刷,給文心打了個電話,相約從學校餐廳四樓吃飯。

四樓是炒菜區,學生如果想改善一下伙食或者聚會都會去四樓,陳墨特意找了一個相對僻靜的地方,點好餐後等着文心。

等了大約一刻鐘,文心方纔過來,先是告訴陳墨因爲導員臨時開會所以來晚云云,繼而拿起筷子對着陳墨端過來的菜朵頤起來。


陳墨幾乎沒動筷子,他的內心也頗爲猶豫,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文心吃了一會後發現陳墨似乎不是很對勁,有些狐疑的放下筷子,對着陳墨問道:“怎麼了,陳墨?貌似有什麼心事?”

陳墨心知憋在心裏肯定難受,咬咬牙開口問道:“文姐,如果邀請你去內涵天下工作你認爲怎麼樣啊?”

“完全可以啊!”文心眨眨眼睛說道。

陳墨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我是指,那種長期的……”

文心一愣,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陳墨看到文心猶豫的樣子,連忙說道:“文姐,我知道這個時候找你不大好,畢竟內涵天下現在的情況你也清楚,可是我們真的缺人啊!”

文心連忙解釋道:“別誤會,陳墨,我不是因爲公司情況,畢竟我們也打交道很長時間了,公司裏很多人我都比較熟悉,相處也比較愉快。其實吧,我猶豫主要來源於我家人……”

陳墨一愣,繼續詢問道:“怎麼了?”

文心頓了頓說道:“我父母希望我很好的渡過大學生活,可以有自己的愛好,但不能丟下學習,你提出的讓我長期去內涵天下,我覺得這樣違背了他們的初衷。”

陳墨點點頭,做出一副很理解的姿勢,他想了一下說道:“這樣,文姐,你算自由人,沒事你就過去行吧?”

“這樣會不會顯得不是很正規?”文心問道。

唯願此生不負你 :“您放心吧,姐,你就負責策劃案的撰寫以及創意的蒐集,實在不行你接了任務回家處理也行啊!”

文心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再慎重考慮一下吧,畢竟不能在公司搞特殊對待嘛!”說罷露出爽朗的笑聲,那露出的潔白牙齒一如一顆顆敲碎的小石子。 在內涵天下的會議室內,高興平靜靜的看着坐在他面前的三男兩女,女的毋庸置疑的是鄧楠和陳悅,而三個男青年則是柳筱筱執掌內涵天下時校園招聘中比較優秀的三個人。

高興平對着他面前的五人說道:“能坐在這裏的,絕對是公司的脊樑。我也不用隱瞞什麼,你們也知道,內涵天下曾經是龍頭老大,現在境況不好,爲了扭轉這個局面,所以我篩選出你們幾個人來組建一個團隊。”

高興平頓了頓又接着說道:“當然,講解團隊之前,我還有一個問題要問一下三位,是什麼原因讓你們選擇了內涵天下?”高興平語氣很緩慢,目光平視坐在他面前的三個新人。

坐在他面前的男生是一個160稍微出頭的胖子,帶着黑框眼鏡,高興平記得當時這個男生他本不想要,但是這個叫郭東的小胖子卻用他一點點的swot分析將高興平一點點打動,果然,招聘後來到公司,縱然內涵天下遭遇變故,但是郭東依然有穩定的業務。

郭東推了推架在鼻樑上的眼鏡說道:“所有的威脅中總是存在機會,我認爲內涵天下對於我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詳細點說。”高興平看起來頗有興趣。

“內涵天下雖然有些失勢,但是做爲曾經傳媒界的老牌勁旅,制度各方面非常完善,培養體系也很完善,更爲重要的是,一批高管的出走雖然讓他元氣大傷,但對於我們來說他卻是一種機遇,沒有新員工能夠很快擁有自己的天地,但是在這裏,我能看到。”郭東侃侃而談道。

高興平聽後點點頭,轉而望向郭東身旁的瘦高個,瘦高個是當時那一批人中他認爲最好的,某些時候高興平甚至都認爲這個年輕人是他年輕時候的翻版,他如同豹子一般盯着市場上可能出現的一絲機會。

瘦高個沉吟一下說道:“我和郭東差不多,但是我還想的一點就是,我認爲我有能力讓內涵天下因爲有我而更強。”

高興平看着眼前的年輕人,年輕人勇敢的直視他的目光,高興平緩緩開口說道:“吳警,你憑什麼這麼說?”

吳警有些傲氣的說道:“我相信我的能力,而內涵天下現在的情況又恰恰是屬於我發揮的平臺。”


高興平聽後沒有說話,轉頭望向最後一個年輕人,年輕人名叫李陽,相對另外兩個,是最爲沉穩的,沉穩之中又不失睿智,帥才!這是高興平面試完後給這個年輕的評價。

年輕人擡起頭,緩緩說道:“我覺得,所有現在在內涵天下的人都是了不起的人。”

高興平點點頭,似乎絲毫不詫異年輕人語出驚人。

年輕人接着說道:“因爲我們這羣人必將創造一個屬於內涵天下的神話。內涵天下發展這麼多年,涌現的管理有很多,但是真正能稱之爲巨頭的就是柳長風柳總,那是因爲柳總數次力挽狂瀾或者帶內涵天下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而現在,對於我們而言,機會來了。”

高興平聽後開心的點點頭,繼而對着鄧楠二人說道:“你們都是老員工了,這個時候對於公司不離不棄,我就不問你們爲什麼呆在這裏了。”

繼而又看了一眼其他三個人說道:“你們五個人,多少都接觸了市場,就連接觸時間最短的鄧楠,都有自己的業績入賬了,而現在我想和你們溝通一下市場該如何開拓。”

“能如何開拓啊,打電話,約見客戶,和客戶交流,取得成交吧!”郭東接口說道。

“錯了,那是傳統的套路,靠的是勤奮,但是不利於長期發展。”高興平說道。

“那你說如何做?”郭東似乎有些不以爲然。

高興平絲毫不以爲意,開口說道:“首先我們要做的就是收集客戶信息。 無限之治愈者 ,愛好等等。”

郭東不屑的一撇嘴,高興平似乎看出來他的不耐,對着郭東問道:“你是怎麼收集客戶資料的呢?”

“上網查唄,現在網絡那麼方便,一上網從公司產品,高管的信息都有,然後直接拿來用啊!”郭東說道。

“嗯,聽上去不錯,不過最爲重要的一條你沒有說。”高興平道。

“哦?”郭東很是疑惑的反問道。

“發展屬於自己的棋子。”高興平似乎智珠在握,緩緩說道。

“高總您的意思是佈設自己的內線?”吳警問道。

高興平看了一下眼前的年輕人點頭說道:“對!就像古時候我們會有美人計,離間計。這根本上就是從人身上做文章。”

陳悅點頭說道:“你的意思就是打入對方內部?”

高興平沒有說話,李陽卻接口說道:“不是我們打入對方內部,而是從我們目標市場中尋找對我們有認同感的人,對嗎高總?”

高興平點點頭,繼而問道:“你們瞭解隆美爾嗎?”。

吳警是一個軍事愛好者,對於隆美爾自是甚是瞭解,他對着其他人說道:“隆美爾是二戰中德國最負盛名的將領,與曼施坦因和古德里安被後人並稱爲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國的三大名將。其高超的軍事素質和出色戰術是非常值得學習的,其中比較出名的是1940年5~6月間,在德軍閃擊西歐的侵略戰爭中,隆美爾指揮裝甲第7師衝在最前面,先克比利時,接着是阿拉斯、索姆,最後直搗法國西海岸,被法國人稱之爲“魔鬼之師”;當然,1941年纔是他最爲盛名的時刻。”

郭東顯然也瞭解這些,接口說道:“指揮他的裝甲部隊以兩個師的兵力在兩個星期便攻克了英軍兩個多月的戰國土崩瓦解。直逼亞歷山大和蘇伊士。爲此,他也贏得了“沙漠之狐”的美名。”

高興平顯然也來了性質,對着他們說道:“看來你們都很是瞭解嘛,這樣,你們肯定也知道二戰的轉折點吧!”

“登錄諾曼底嘛”郭東看上去已經被吸引,饒有興趣的說道。

“那你自然也知道是那一天了?”高興平繼續一步步的引進。

“1944年6月6日。”郭東道。

高興平接着問道:“你知道爲什麼會在那一天嗎?”

郭東他們都搖搖頭。

高興平接着說道:“因爲那一天是隆美爾夫人露西50歲生日,縱然西線軍事形勢萬分緊張,但因爲隆美爾和他妻子的感情非常之好,身爲司令官的隆美爾還是從諾曼底前線驅車趕回德國老家。並且在巴黎還爲他的妻子購買了一雙新鞋作爲生日禮物。”


見衆人都沒有說話,依舊在津津有味的聽着,高興平接着說道:“所以那一天才會出現諾曼底登陸,因爲前線無人指揮,遭遇襲擊後不能做出有效的措施。而這個也就是收集資料的重要性…… “這麼刺激啊!”郭東聽後激動的說道。這個胖子總是喜歡流露自己的情感,雙掌相擊說道。

高興平看見郭東的表情,很是欣慰,這纔是他所需要的青年人的狀態,衝勁十足,學習力又非常強!

“高總,然後呢,第二步是什麼?您接着講。”郭東說道。

高興平笑笑說道:“講倒是沒關係,關鍵我給別人講都是收費的,你們就這麼簡單就聽嗎?”

郭東一愣,與其他人互望一眼說道:“收費也行,接着講吧!”

高興平哈哈笑道:“收費倒不用了,馬上就是午餐時間了,一會午餐誰去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