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如果可以在其中分一杯羹,好處巨大。

季若白擡起頭來,“參見盟主。”

他帶頭跪下,身形筆直的他和其他人區別甚大,其他人不是戰戰兢兢就是如履薄冰,只有季若白不卑不亢。

紅衣果然注意到了他,驚訝的多看了兩眼。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會來這裏?”

他一看就知道季若白不是普通人,至少已經是一個修煉者。

我做主播的那些年 盟主,我是你的仰慕之人,想要入血煞盟,想要學習學血煞功法,想要提升實力。”

也許是季若白麪無表情的樣子,反倒給他增添了幾分誠意,那盟主居然點了點頭。

“不錯,那我便傳你一手。”

季若白也驚訝擡頭,瘋了嗎?他隨口說的話,這個盟主居然信了,怕不是個傻子吧。

就在季若白的臉上帶着驚訝之色時,盟主一揮手,一道紅光入了季若白的眉心,他閉上眼睛感受到腦海當中多了一段訊息。

這也是他放棄抵抗,才能接收得到。

那信息居然就是所謂的血煞功法,沒有想到血煞功法居然有這麼多好處,季若白仔細看完之後身軀一震,滿臉震驚之上,然後就是狂喜。

這血煞功法就算不去傷害其他靈獸或者人類,不吸收血液也可以繼續訓練下去,並且根據你的天賦進度驚人。

根本就是爲了天賦驚人的人存在!

而且,這功法不挑天賦,只是天賦次等的人修煉速度更慢,需要的輔助更多。

而他作爲一個大家族的繼承人,根本就不缺修煉資源,至少比之一些普通門派的核心弟子也差不了多少了。

季若白臉上的狂喜之色很快收斂,朝着盟主敗了下去。

他並未改變自己的目標,也想要剿滅血煞盟,但他,此時此刻是真的感激。

“多謝盟主賜我功法。”

“起來吧,我血煞盟現在是多事之秋,想必有些事情你們也有所瞭解。”

盟主冷笑着環視一週,正道人士馬上就要攻來了核心弟子還說這些外門弟子怕是要亂成一鍋粥。

“現在,你們全部都要退入內城。”

這話一出,大家面面相覷,也不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往只有在他們修煉普通功法有所成之後纔會有入內城的機會。

也只有少部分的人,才知道正道之事。

就算知道了也不認爲正道會派出多少的人過來,他們要的不過是一個血池,得到了血池也就不會和這血煞盟拼死拼活了。

“想離開的,現在可以離開。”

盟主掃視一週沒有人說話,莫白上前一步站到了季若白身後,也朝他拜了下去。

“我倒願意效忠盟主,習得祕法!”

諸葛青也越衆而出,在莫白的身旁拜下。好多外門弟子紛紛效仿,但還是有部分的人退縮了。

傻子都看得出來,肯定是血煞盟出事了,這種時候還繼續待在邪教門派,那不是給自己找死嗎?

“好,現在不走,往後想要走,那不要怪本盟主不客氣了。”

紅衣身影一揮手帶着一羣人浩浩蕩蕩的就朝內城方向行去,莫白也沒有想到這般輕易就入了內城,入城之後天空之上多了兩朵烏雲。

那兩朵烏雲遮住了燦爛的陽光,天空之上一片暗沉之色。

轟隆隆的雷聲響起,好似又要下起紅雨。

但最終沒有下雨,他們走入城內,一個個關在自己的房間裏,這房間的確是巧,每人一間。


莫白住在這小小的房間裏,一直修煉到有人在外頭叫喊。

“集合,集合,所有人集合。”

一名血煞盟弟子在外邊大喊着,他的雙目中電射着寒光,一旦有人不聽話,他就會衝上去,直接一鞭子抽下去。

“廢物,混賬東西!都說了,要入城就必須要聽從指揮,過來排隊。”

他們要批量訓練出一批能打的戰士來,必須要用血煞之氣灌體。

這名血煞盟弟子,一想到那血煞之氣灌體,就打了個寒戰。 “你們服下這枚血氣丸!”

這些人大概要死大半吧,血煞盟弟子神情變得冷漠,把一顆顆丹藥分了下去。

看着這枚血紅色的丹藥,有人打了個寒戰,不敢吃。


“入了我血煞盟,就是我血煞盟的人,不吃我就殺了你!”說着他突然出手。

莫白攔下那人的攻擊,“爲何要這麼爲難人,如果你想殺人的話,那就先殺了我。我相信盟主絕對不是這種濫殺無辜之人。”

“不願意吃藥的,現在離開,盟主絕對不會對你們出手。”

這些人都是想要向上爬的人,自己願意服藥那邊服用,不願意他也不希望他們會死。

有人神情扭曲咬牙撲上前去,拿起一枚丹藥吞下去。

有的人跺了跺腳,最終還是選擇離開。

盟主在不遠處的牆頭看着這一幕,他的紅衣微風吹過時飄在空中,宛若一道血光。

“此人是什麼人?查一查。”

“盟主,此人是在我們招人當天從西方過來,時間應當是在那日下午三時三刻!”

這個時間不就是……藥閣追殺一名逃犯的第二天?

這名盟主臉上神情,劃過驚異,他不說話了,靜靜的看着面前一切,也不知那深沉的樣子是在想着些什麼?

莫白又抓住一名血煞盟弟子的手甩到一旁去。

“盟主那些人怎麼辦?”

跟在他身後的一名弟子,指了指躲在一旁瑟瑟發抖,沒有出息的人。

“一羣廢物而已,放他們走那又如何?”

只有人才才應該留下來,例如說莫白。

盟主又看了他一眼,這才轉身入了城裏,身影消失在城後。

那枚血氣丹一入手,莫白便察覺到了,洶涌澎湃的絕殺之氣從丹藥中撲來。

這種丹藥應該練字的成功率極低,不然的話沒有辦法擁有這麼濃郁的血煞之氣,而且十分的狂暴。

吃入肚中,這些血煞之氣可不是什麼溫柔的東西,絕對會攪得你的腹內五臟如焚。

莫白猛地咬緊牙關,他臉色劇烈變化。

血煞之氣衝着他的經脈都難以承受,更何況是一些普通人。

但他很快神情恢復了平靜,其他的人就沒有這麼簡單了,被那血煞之氣衝的撲倒在地,不停的打滾。

很快有些人變成了身體,有的人身上肌肉虯結,度過了難關之後,睜開了眼睛。

這個過程十分的漫長,比第一回都要漫長的多。

一些實力天賦比較好的,修煉過基礎功法就要好上許多,實力差的變成了屍體。

等到莫白消化完這些血煞之氣,睜開眼睛時,周圍的人都少了,大部分大約有三分之二。

“你們都跟我來,接下來就是爲期三天的訓練。”

面前面無表情的血煞盟弟子,又帶着他們來到了一處操場之上。

莫白大概能猜到他們想做什麼了,利用珍貴的丹藥培養出一批練氣期的炮灰。


這件炮灰聯合在一起,實力也算不錯,堪比一名聚氣巔峯的強者。

再加上這血煞盟獨特的血煞修煉功法,他們的正面實力只會比正道人士更加剛猛!

炮灰,也有炮灰的用法。

他們這些人,算作高級炮灰。

莫白心中冷笑,但他還是收斂了情緒。

這種時候,這些情緒是最不重要的。必須要快些找到時間抽身離開,把石池裏所有的血煞之氣收走。

他只能等,等到正道功法而來,他纔有機會。

這一整天他們都在訓練,剛服用了血氣丹的衆人,身體素質達到最巔峯,即使修煉過程殘酷,也沒有人死亡。

這訓練幾乎榨乾了所有人的體力,當然莫白好上一些。

他回了房間,身後跟進來一道飄渺的身影,莫白知道那是諸葛青。

“跟進來做什麼?”莫白眉心微皺,他轉了個身,差一點和諸葛青貼在一起。

兩人的鼻尖幾乎撞在一起,諸葛青的眼睛睜得大大的。

“莫白,你是不是想做什麼?”

諸葛青雖然不說是他肚子裏的蛔蟲,但他也算是和他心有靈犀了。

畢竟莫白的意識海中還住着他的一個靈魂呢,他猜到了莫白的想法。

“你說了不要這麼做,我們還是找着機會先跑吧。”

莫白肯定知道一些什麼,但是他不清楚。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沒有告訴我。”

莫白看諸葛青那一雙漆黑如頭琉璃的眼睛裏透着的滿滿的,都是對他的擔憂,心中就軟了一下。

“那好,我告訴你。正道人士馬上就要殺過來了,就是爲了那血池。”

什麼,正道人士……

“那你怎麼還不走,真是瘋了。”


爲什麼莫白這般,就連諸葛青都想不明白,“你不走我就帶我哥一起走了。”

“現在你還能出得去嗎?”莫白輕飄飄的一句話諸葛青停下的腳步。

“就算你不想走,你也不能坑了我們吧,爲什麼這麼重要的信息不告訴我和我哥?”

ωwш ▪TTKдN ▪C○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