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找便找吧!我們心中坦蕩蕩,任憑劉大人隨便去翻查!」柳素雲嘴上如是說著。

然而心中的不安卻越發重了!

那兩個人是絕對死了的,也是自己親眼看著把屍體扔到了蕭慕歌的後院枯井之中,屍身怎麼可能不翼而飛呢?

難不成蕭慕歌那傻子還能發現了不成?

不可能,就算是她發現了,以她那點小孩心性必然吆喝的人盡皆知,可自己一直在府上壓根就沒有得到任何的風聲。

跟蕭慕歌無關的話,那就唯有將軍了!

怕是將軍無意中發現了井中的屍身,提早讓人不動聲色給運了出去吧!

對了,定然是這樣!

柳素雲心中分析了一通后,稍稍安心,她很有把握自己殺人之時並未有人看到,拋屍時候也無人發覺,就算是將軍後來發現了屍體,以他的人品,頂多將屍身運出去,絕不會把兩具屍身從蕭慕歌那裡再丟到將軍府別處!


而且他也不知道是自己動的手,自己先前只是丟到蕭慕歌那裡埋個引子,具體什麼時候引燃並不確定,若非自己母家突然到來且權勢極大,有可能這輩子都不會拋出那個引子,所以將軍更不可能知曉自己想利用那兩具屍身對蕭慕歌不利!

如此他便也不會有意打擊報復,丟到自己這裡來,畢竟在剛剛之前,雨兒在他心中雖沒有那傻子那般看重,但也是心疼的不是嗎?

既如此,就隨便讓他們搜吧,左右不過是為了那傻子的名聲,單獨仔細搜那傻子的院子,即便沒有搜出東西來,日後傳出去也免不了一番風言風語,如今全都細搜,那傻子便不會被謠言刻意針對了!

想到這裡,柳素雲已經涼透的內心再起波瀾!

為了那傻子,將軍一個征戰沙場的鐵血男人竟能做到縝密如斯,而對自己以及女兒,卻可以冷漠成那般模樣,她好恨!真的恨!

即便已經看清了事實,不再奢求入住將軍的心,但是那股不甘卻也空前強烈起來。

蕭連城,你不是為了蕭慕歌可以什麼都不顧嗎?那我柳素雲便在此發誓,絕不會讓蕭慕歌好過的!


此次讓她逃過一劫,還有下次下下次!

柳素雲心中風起雲湧,目光也不由自主的帶了一抹隱隱的狠意盯在慕歌身上。

慕歌感受到身上一抹如芒在背的森然視線,尋了過去,與柳素雲對視在一起,一點不都不慌,反倒露出一抹嬌憨的笑來,「姨娘,歌兒就說歌兒那裡沒有,姨娘和姐姐這裡說不準就有,看吧,被歌兒說中了吧,歌兒是不是很聰明?」

呵呵,你聰明?這可真是天下間最好笑的笑話了,一個傻子自詡聰明?

柳素雲心中冷笑剛起,突然臉色微變,這傻子剛剛說什麼?

她那裡沒有自己和雨兒的院中有?

有什麼?屍體嗎?

連忙回神看去,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已經隨著眾人來到自己與雨兒的院子,並且那官差已經將一具已經開始腐臭的屍體擺平放在了地上,而周圍的氣氛也一時變得十分古怪詭秘。

劉大人都傻眼了好嗎?

不是老王妃和這位柳姨娘組的局想坑將軍府那位傻小姐的嗎?

怎的人家那位傻小姐沒點事,卻在柳姨娘這裡發現了屍首?

這是個什麼狀況?

就是那三位無端被拉扯進來不得不跟進的夫人們,也都微微露出訝異之色。

老王妃的臉色此刻已經不能用難看兩個字來形容了!

這算什麼?自己拉著臉去請了一圈的人過來,結果到最後,屍體出現在自己女兒院中?自己這張老臉,簡直是丟人丟盡了好嗎!

此刻已經難掩不悅的老王妃,直接看向柳素雲,哪怕這個女兒是自己剛剛認回來,正熱乎著呢,也難免心中有氣,這到底是個什麼狀況?不是說好了屍體在蕭慕歌院子中?怎麼轉眼就到了你的院子里?

柳素雲此刻的震驚詭異之感一點不比別人少,她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會在自己這裡啊!

難道是將軍?

想到這個可能,柳素雲目光猛地轉向蕭連城,卻看到蕭連城正眉頭緊鎖,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心中的懷疑頓時散去,是了,不管如何這裡都是將軍府,他就算是對自己再無情,也都是將軍府上內部的事情,他絕對不會拿將軍府的名聲來開玩笑的!

如今將軍府上真的出現了命案,他的惱怒程度並不會比自己少!

可若不是將軍的話,那又會是誰在背後下的手呢?

柳素雲這一刻突然有種背後有雙無形的眼睛在默默盯著自己的毛骨悚然之感來。

「將軍,您看這該如何是好?」真的找到屍體了,劉大人也真心開始頭疼起來,剛剛說要保自己無事的老王妃,這會兒怕是不會再管自己了吧,唉。 第091章貪心不足蛇吞象

蕭連城陰沉著臉,「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劉大人是京兆府尹應該比蕭某更清楚流程!」

「按規矩,是要仵作過來驗屍,同時下官需要帶走嫌疑人回去審訊的,這屍體是在這個院子中發現的,那麼這個院子中的所有人都有審訊的必要……」

「屍體隨意讓仵作檢驗,但是我將軍府的人,不能帶走!」蕭連城淡淡的開口。

柳素雲原本聽了劉大人的話,以為蕭連城必然巴不得藉機懲罰自己呢,突然聽到蕭連城此言,心中若說沒點感動那是假的!

但是,也僅僅只是一丟丟感動罷了,並無其他!

別以為你這樣,就可以讓我釋懷,放了你的女兒!

在她看來蕭連城這般話語,完全是為了蕭慕歌日後著想而已,怕自己以後找蕭慕歌麻煩,所以才給了這份情面!


慕歌瞥了柳素雲一眼,便知她心中在想什麼。

心中忍不住冷笑,難怪爹爹看不上這柳素雲,她簡直太小看爹爹了,爹爹豈會是那種心思淺薄狹隘打擊報復之人?

他如此說,完全是出於責任!

畢竟柳素雲跟蕭慕雨一個是他的妾室一個是他的女兒,他便是再厭惡柳素雲,這十幾年來在同一個屋檐下,他也不會當真不管她們啊!

今日如此冷漠,也只是因為她們妄圖想藉機要了自己的命,爹爹才會那般憤怒決絕!

若她們沒有抱著要坑害自己性命的心思,又怎會被爹爹那般對待?


可是這柳素雲,顯然根本不會想到這些,她不會去想爹爹為何會對她們冷漠,只會想爹爹對自己太好,心中生嫉妒!

自己記得翠微曾跟提過,當初柳素雲趁爹爹醉酒爬上床,爹爹雖憤怒想殺了她,卻也並未真的要動手,而是準備把她們母女安置在祖宅安穩度日的。

是她自己說寧願在府上待著,不求爹爹照拂,只求能一直侍奉娘親,娘親看她實在可憐便留了她。

可如今再看呢,府上只有她一個妾室,爹爹雖不喜她,卻依舊把掌家之權交由她,府上下人無一敢因為爹爹的冷漠而對她有所輕慢。

這何嘗不是爹爹對她們母女的補償?!

給不了你愛,卻給你相應的尊重,可她自己不滿足啊,想要得到更多,想讓她和她的女兒取代娘親與自己在爹爹心中的位置,求而不得,便把一切都歸到自己和爹爹身上!

真的是好沒道理!

畢竟從一開始便是你自己非要強行加入我們的生活,並非爹爹主動招惹啊!自己選的路,走的不痛快,便要讓別人來買單,真真是惹人討厭!

「爹爹,先前歌兒聽聞什麼紅紅娘,歌兒突然想起來了,身邊之前真的有個叫做紅紅的婢女呢,只是這段日子都沒見著她,就給忘了,如今想起來,紅紅很是勤快呢,對歌兒和姐姐都侍奉的極好,只可惜死掉了!好可憐的呢!紅紅娘沒了女兒一定很難過,讓她過來看紅紅最後一眼吧……」

慕歌突然開口,打破了當前的尷尬氣氛。

劉大人聞言,差點沒跪下給慕歌磕個頭來,哎呦喂,我的二小姐啊,幸虧你提醒,這一番遭心事不就是因為那個紅紅娘過來找女兒才引發的嗎?

有她這麼個死者家屬在,我終於不用在你們這些個達官貴人身上為難了!不過一個丫鬟而已,不論結果如何,只需要跟那婦人接洽便是!自己也不用因為三司夫人都在場,而為了給個交代,一次次再往這將軍府跑著惹人不痛快了!

劉大人心中豁然開朗,趕緊讓官差把先前那個自稱是紅紅娘的婦人給帶了過來。

那婦人一被帶上來,看著周圍這麼多達官貴人,有一瞬間的瑟縮,不過在看到井邊屍體時候,二話不說就撲了上去,也不嫌棄屍臭,就開始哭,「啊,我可憐的女兒啊,你怎麼就死的這麼慘啊,為娘好不容易找到你,還未好好與你說上句話就白髮人送黑髮人了,你讓為娘的怎麼活啊……」

一句句聲淚俱下的哭訴,真真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啊!

當然,老王妃和柳素雲她們除外!

這個蠢貨,不看看這是在什麼地界找到的屍體,也敢如此哭?

你這麼哭訴,是要官差把這院里的主子都抓走嗎?

慕歌在一旁較有興趣的看著,唇角微勾,看來這婦人得到的任務應當是看到屍身就哭啊,當真是哭的動容,好專業呢!

也是難為柳素雲她們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找來一個哭活這麼好的!

唉,可惜了呀!

「大嬸,你真的確定那就是你女兒紅紅嗎?都爛的看不清臉了……」慕歌好奇的問道。

那婦人聞言淚水越發流成河,「我自己的女兒,就算化成灰我也認得出來……」

「可是我分明記得紅紅之前是孤兒……」慕歌又道。

「那是我不小心弄丟了我的女兒,她小時候的音容笑貌跟現在一模一樣,我一眼都能認出來!這位小姐,您這般質疑一個剛剛喪女的可憐人,您到底安的什麼心啊?」那婦人還算沒蠢到家,知道要嫁禍的是慕歌。

「我沒有安什麼心啊,我只是想確認那真的就是紅紅嗎?」慕歌一臉天真無邪樣。

那婦人看都不看屍體,直接一口肯定,「是紅紅,一定是!沒有人能比我這個當娘的更能確定了!」

「哦!」慕歌歪著頭看向自己爹爹,然後兩手食指對對碰著開始嘟囔,「好奇怪哦,歌兒分明記得紅紅胸前總是鼓囔囔的,如今怎的突然變得這麼平了?難道人死了還會漏氣嗎?」

她嘟囔的聲音不大,但卻也絕不算特別小,在場的人起碼都能夠聽得到。

幾位夫人們都聽的臉上直臊得慌,鼓囔囔的?不就是說胸大嗎?還漏氣?誰家女子的胸會漏氣?這二小姐可真是傻的太天真……

等等!平的?

在場的人都微微一怔,先前看到屍體都沒人正眼去看,就是柳素雲和老王妃,都先入為主的認為那就是紅紅,並未多想。

如今慕歌一提起,不由得仔細朝著那屍體胸前看了過去,可不是平平的毫無波瀾?

「那屍身是個男人!」 第092章成功趕走外來者

一個官差驚叫出聲。

眾人臉色都很是詭異,剛剛那個所謂的紅紅娘可是信誓旦旦的說她的女兒就算是化成灰都能認出來的……

可這轉眼間女兒變成了男人?再去想她剛剛所言的,什麼女兒小時候的音容笑貌與現在的一模一樣,可不就是睜眼說瞎話嗎?

而如果記得不錯的話,這個紅紅娘好像是老王妃和柳素雲出面,要為她找回公道的,而這個所謂的公道,從一開始是沖著蕭慕歌去的……

兩廂一聯繫,眾人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了些譜,只是沒人敢指出來讓老王妃難堪。

「爹爹,人死了會從女子變成男人嘛?」慕歌軟糯中帶著滿滿不解的話語,打破了詭異的沉寂,別人不好說,自己可不怕呢!


蕭連城揉了揉慕歌的髮絲,「怎麼會呢!」

「那紅紅娘為何要說那就是紅紅呢?紅紅是個女的呀!」慕歌眨巴著眼睛一指紅紅娘。

「因為她在撒謊!」

蕭連城這直言不諱的話,讓老王妃心中不免一咯噔,臉色稍稍有些變了!

蕭連城卻彷彿什麼都看不到一般,對著自家寶貝閨女說話的時候,臉色溫柔的不行,可是當目光掃過那自稱紅紅娘的婦人時候,一抹冷厲自眸中閃過,「劉大人,平民誣陷朝廷一品官員是何罪?」

「是死罪!」劉大人說的斬釘截鐵,他真的受夠了將軍府這幾位的爭鋒把他夾在中間各種難受,只想趕緊帶走這個最不打眼的婦人,然後離開這是非之地。

那婦人在聽到是死罪的那一刻,頓時慌了,「老王妃救我,老王妃您說過沒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