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旁邊,李雲也是吐出一口氣。

看過以後,他才知道這種毒藥煉製的難度超乎他的想象。

原以爲麻子老人能輕易地煉製出來,沒想到他竟然用了這麼多次才煉製出來。

幸好我今天來看了,不然等我自己動手煉製,不知道能不能煉製出來。

李雲心想。

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他要是動手煉製這種毒藥,會容易很多倍。

因爲剛纔麻子老人怎麼煉製失敗,怎麼煉製成功的。

李雲看的清清楚楚。

他早已把這些記在心裏。

如果真自己動手,他有把握能把這種毒藥煉製出來。

就在這時,麻子老人把煉製出的哪種毒放在了架子上,然後轉身看着李雲,笑道:“小東西,今天辛苦你了,老頭子我也不會白白佔你的便宜。”

說到這裏,他拿出一株碧綠的植被,扔給了李雲。

“這東西你拿着,應該對你有點好處。”

李雲張開嘴,把那株植被咬在嘴裏。

他早已看出來,這是一株靈草。

儘管不知道這株靈草是什麼級別的,但肯定是好東西。

這個老東西還算有點良心。

李雲眯着眼笑了笑,然後把靈草一點一點的吞入腹中。

“叮!你服用了一株中級靈草,進化點+1000。”

中級靈草,還不錯。

李雲笑了。

雖說今天給了麻子老人不少的毒液,但有了這株中級靈草,一切都值了。

畢竟,1000個進化點呢。

“好了,好處你也得了,現在該送你回去了。”

麻子老人眯着眼把李雲看了一看,然後抓着他走了出去。

來到楊雲兒的家裏。

楊雲兒剛吃完午飯,正在沙發上逗着小狐狸和小烏龜玩。


見到麻子老人進來,楊雲兒便站起來笑道:“九爺爺,你捨得把小黑還給我了。”


“怎麼?小丫頭你還怕老頭子不把小黑還給你?”

麻子老人笑眯眯的說道。

“哪有,我知道九爺爺你不會這麼做的。”

楊雲兒笑嘻嘻的說道。

“哈哈。”

麻子老人大笑一聲,便把李雲還給了楊雲兒,然後轉身走了。

麻子老人走後,楊雲兒看着李雲,說道:“小黑你沒事吧?爺爺讓你做什麼了?”

李雲只是用雙眼看着她,自然沒有說話。


“嘻嘻,忘記你不會說話了。”

楊雲兒嘻嘻一笑,便把李雲放了下來。 往後幾天,麻子老人時不時來向楊雲兒借走李雲。

目的嘛,不用說也知道。

自然是爲了李雲體內的毒。

因爲麻子老人每次用完他之後,便會給他一點好處,或是給一株靈草,或是給一個靈果。

所以,李雲對於這事也不再像之前那樣抗拒。

有的時候,還配合麻子老人,把毒液吐出來。

在這幾天裏,除了從麻子老人這裏撈到一些好處外,李雲還有更大的收穫。

那就是….李雲從他這裏得到很多煉毒藥的經驗。

看麻子老人煉出那麼多毒藥,李雲自己也會煉些簡單的毒藥了。

麻子老人不僅會煉毒藥,還會煉解藥。

李雲從他這裏學到不少有用的東西。

而在此期間,李雲自然沒把柳英紅忘了。

他給她去送過一次食物。

這日晚上,李雲準備試着去煉製他當初記下的那種毒藥。

這種毒藥的材料有很多種。

李雲這裏沒有。

不過,麻子老人的屋裏卻有。

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

李雲溜出寵物間,朝着麻子老人的屋裏潛伏過去。

他的速度極快,如一道閃電在這無人的深夜裏閃過。

不久之後。

李雲已經來到麻子老人的屋門前。

到了這裏,李雲變的謹慎小心許多。

畢竟,麻子老人是超凡六階的強者。

一不小心,就可能驚動了他。

李雲從窗口,小心翼翼的潛入了麻子老人的屋裏。

這裏他來過很多次了。

輕車熟路。

只見他謹慎的,而又目標準確的向着某個房間走去。

一路上,李雲非常小心。

十分鐘後,他終於潛進了麻子老人研究毒藥的房間裏。

李雲對於那種毒藥的材料早已記得爛熟於心。

只見他在這裏找來找去。

只有見到是他所需要的目標,便將其收入系統空間中。

不久。

李雲找齊那種毒藥的所有材料。

並且,這些材料足以煉出五份出來。


然後,他才小心翼翼地退出去。

一路有驚無險,終於退出了麻子老人的家裏。

隨後,李雲偷偷地溜出了楊家,往危樓趕去。

他是準備在危樓裏煉製那種毒藥了!

來到危樓,李雲很快見到了柳英紅,問她:“你的傷好了嗎?”

“好的差不多了。”

柳英紅迴應。

李雲點點頭,前兩天見柳英紅的時候,她的傷就好了大半了。

現在估計快痊癒了。

此時,她臉色紅潤,氣息強壯,不像之前那樣虛弱無力。

“雲哥,我的傷快痊癒了,我們是不是應該離開這裏了?”

柳英紅說道。

“不急,我們等會再聊這個。”

李雲說着,走到旁邊,把那些煉製毒藥的材料都取出來,整齊的放在身邊。

然後,他着手煉製起來。

他現在煉製的這種毒藥有個好聽的名字——千紅萬紫毒。

別看着名字好聽,但它是一種很歹毒的奇毒。

有着跟其它毒藥不一樣的作用。

李雲就是看中它的這種作用,才把它的煉製方法記下來的。

旁邊。

見李雲取出各種瓶罐,然後低頭鼓搗起來。

柳英紅是滿頭霧水。

完全搞不懂李雲在做什麼。

不過,她站在旁邊靜靜地觀看,也不去打擾李雲。

黃雀膽、蛇毒、蜈蚣草…..

此時,李雲嘴裏默唸着,把一樣又一樣毒物放在一個罐子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