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屠絕大食騎兵,爲我大唐子民報仇!”

一道白色甲胃靚影,挾夾着滿天飄起的雪花,策馬疾馳。

“吾等遵命!”

“殺!”

五萬北庭鐵騎喝聲震天。

立馬分出一萬,直衝戰場而去。

而其餘四萬,紛紛向大食騎兵後軍包圍。


北庭鐵騎寒刀閃爍。

冷的讓人頭皮發麻。

一路之馬踏衝殺,大食騎兵紛紛身首異處。

“華雄,華雄,你給勞資醒醒!”

“你如果死了,本將軍不會原諒你!”

北庭鐵騎突來,讓包圍李易的大食騎兵紛紛撤後阻擊。

讓李易三人有了喘息的機會。

此時。

是許諸頂在了前方,奮力阻擋剩餘的大食騎兵。

而李易則策馬過去,扶起了臥馬而倒的華雄。

當即。

口中怒罵華雄,在用自己的小拳頭不斷捶打華雄的心口。

“華雄,你給本將醒來啊!”

“本將還沒有依仗你們,做一個混吃等死的少爺,做一個牽條狗上街調戲小娘子的執跨啊!!”

“華雄,本將還沒有給你找娘子,你怎麼能去死啊!!”

一聲聲的怒吼,終於讓華雄猛的噴出一口污血。

“咳咳……”

“將軍,給末將找娘子,你是認真的嗎?”

華雄咳嗽了兩聲,眼眸認真的看着李易。

“……”

“沒有,你聽錯了。”

李易愣了愣,小臉抖了抖的搖了搖頭。

“那末將在躺會兒。”

華雄心塞。

他剛纔的確差點死了。

被一口瘀血嗆住了喉嚨。

要不是李易猛的連續捶打他胸口,可能他真的醒不過來了。

“想躺也行。”

李易語氣一頓,然後重新握起唐刀,指向面前的大食騎兵,“先把他們給斬殺了,再說!”

話落。

李易便策馬衝到了許諸身邊,揮刀殺敵。

“末將尊令!”

華雄深呼吸了幾口氣,一把抽出了插在地上的長槍,策馬一槍洞穿了一名砍向許諸的大食騎兵。

本李易從鬼門關拉回來,華雄心態發生了改變。

以前他只知道聽從命令。

對於死亡絲毫不懼。

但是現在。

他要在這前面加一條。

一切都是在爲了完成李易夢想的前提下。

“哈哈,老雄,你沒死真好啊。”

看了一眼被華雄刺死的大食騎兵,許諸大笑。

與華雄同戰了幾次。

許諸是真心把華雄當成了朋友,生死兄弟。

“閻王爺怕咱家的將軍,不敢收了我。”

華雄調侃的看了看李易。

摯愛一生:傅先生的私蜜寶貝 你們倆話真多,快殺。”

李易有點心虛,他知道華雄那一眼的含義。

華雄是在說,“將軍我的娘子別忘記了。”

許諸與華雄聞言,齊齊大笑,手中武器翻飛,殺得大食騎兵紛紛後退。

“啊……該死的李易!!”

特巴爾在大食騎兵團團保護中,呲目欲裂,雙眸通紅的看着節節敗退的麾下騎兵。

怒氣衝心,幾乎噴血而出。

陰陽星際[直播] 特巴爾將軍,怎麼辦啊?”

其中大食將領,見自己這方大食勇士紛紛戰死,心急如焚。

此刻他們就是逃也逃不出去。

四周全被北庭鐵騎圍堵。

除非他們能插上翅膀,飛天而去。

“怎麼辦,只有死拼到底!”

“你是不是忘記了自己在安西所做的一切?!”

“你會認爲大唐人能放過我們嗎?!啊!”

全能小中醫

他們自從入唐,侵入安西,基本上都是燒殺搶掠。

安西城池不是被他們屠滅,就是當做了口糧。

這是血仇!

大唐人會放過自己?!

現在。

除非襖神顯靈,滅殺了所有大唐人,他們能活!

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那屬下跟他們拼了!”

這名將領臉色猙獰的面容,衝着白色甲胃的李玉娘而去。

“來人,拿我的大弓來!”

而特巴爾卻是盯着李易。


他死!

也要弄死李易這個讓他慘敗的孩童。


其實特巴爾戰場對決,或許不如同級一流武將。

但是。

他的箭法出神。

不然也不會讓大食元帥塔朗姆青睞。

之前之所以沒有拿出弓箭射殺李易,完全是因爲李易身邊,總是有一名讓特巴爾心驚的猛將許褚。


所以這才把底牌留着。

直到現在,他不得不拿出來,發出死前絕殺!

很快。

大食騎兵,迅速的遞上了一柄大弓!

特巴爾調整狀態,靜心沉吸。

他並沒有立即拉弓射殺李易。

他在尋找機會。

而此時的李易與華雄許諸,已經清空了眼前所有的大食騎兵。

“許諸你去幫助山地騎兵,華雄你去幫助幽冥鬼軍斬敵,他們不能在死了啊……”

放目眺望,李易看着爲數不多的兩騎將士,心中撕裂的痛。

“末將領命!”

許諸與華雄沒有反駁,因爲現在目之所極,已經沒有能傷害李易的大食騎兵。

所以他們兩拖着重傷之身,策馬而去。

“小易子,小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