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三人來到府中獨立的一處院落,侍衛解釋幾句匆忙關門而出。

李一然慢慢喝起茶來,等到喝到第三杯,老金終於忍不住,嚷道:

“老大,你究竟怎麼想的,這可不像你的風格,區區城主,還怕了不成?!”

“怕倒不會,我只是偶有所感,這樣應該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生,你急個什麼,來喝茶。”

等到喝到第五杯的時候,房門被人推開,汪世忠走了進來,臉上有個清晰的巴掌印,李一然笑了笑,說道:


“你們城主是不是想見我了。”

“嗯,主人有請!”

三人跟隨汪世忠走了一會兒,來到一處極盡奢華的大堂內,堂中一箇中年人端坐着,面容不喜不悲,打量了李一然等幾眼,說道:

“閣下從何處來?”

“紅葉帝國。”

“哦,你們紅葉帝國與我血神國世代交惡,你就不怕我把你們殺了!”

“你想殺我又阻止不了,我能跑你也阻止不了。”

“…,你說話倒是有趣。我女兒被人殺了,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兇手,這樣吧,看你挺順眼的,你們一人留下一隻手吧。”

老金想要說話,被李一然伸手攔住,李一然笑容不改,說道:

“看你的樣子,你女兒死了好像不怎麼傷心啊。”

“傷心?呵呵,還是有點,畢竟養了那麼多年,可她又不是兒子,死了就死了!”

小德氣憤不過,說道:“你怎麼這樣?她可是你的親生女兒。”

“那又如何,女兒我有十幾個多的很,別廢話,是不是要我親自動手?!”

“哎,算了吧沒意思,”李一然一手抓住一人的胳膊說道,“我們走吧,看來是我猜錯了。”

能力發動,三人瞬間消失,出現在城主府外。

李一然帶着二人朝最繁華的地段走去,三人早飯沒吃,現在到了中午早已是飢腸轆轆。

找了一家最近的麪館,地方靠近街尾有些偏僻,但人還挺多,裏面已經坐滿。

李一然讓老闆在外面支了個桌子,點了三大碗牛肉麪,三籠蒸包,沒過一會兒端了上來,三人立即狼吞虎嚥起來。

老金一邊吃着一邊說道:“老大,這也太簡單了,應該去吃些好的,沒事我請客。”

“這就可以,晚上不是要出來玩嘛。”

“哈哈,我忘了這個,小德兄弟要不要哥哥給你找個最頂級的,結束你的小男孩生涯。”

“呃,咳咳,金大哥,你,你就別取笑我了。對了,姐夫我姐姐要是知道我去那種地方,她肯定會打死我的!”

“怕什麼,凡事有我…我們去那只是隨便看看,老金你說對不對。”

“啊,不是,老大,咱們不是說好…哎喲,對對,只是去看看!”

… …

到了夜晚,不夜城中各處彩燈掛起,如狼似虎的男子們皆是傾巢而出,李一然三人跟隨着人羣來到了一處熱鬧的所在,找了間最大的,如意居,名字不錯,走了進去。

一名花枝招展的女子湊上前來,老金伸手攔住,一疊銀票塞進女子的波濤洶涌中,大氣的說道:

“別廢話,六個,不過二十,未梳攏,最好的,歌姬侍女也找最好的,不滿意砸了你們如意居!”

“哎呦,客官你可來着了,裏面請!” 來到六樓一處寬敞的雅間,打開木門,已經有八名女子等候。

女子先是行禮,接着上前幫李一然三人拿下外袍。

軟玉貼近,小德不免俊臉脹紅,見她們上前,急忙擺手連道不用。

李一然笑着解釋道:“這是規矩,過會兒要先muyu的,嗯我和小德就不用人伺候了。”

小德被兩名女子引到房間左邊的單間,謝絕了她們熱情似火的眼神,簡單快速洗了一下,換了身乾爽潔淨的寬袍,有些彆扭,猶豫了好一會兒才走了出來。

李一然和老金已經在外等候,老金打趣道:


“嘿嘿,小德老弟,你沒有把她們怎麼樣吧,她們只能mo不能那啥的,不過你要真的中意哥哥我幫你搞定。”

“老金你就別逗他了,走吧。”

寬敞無比的雅間用屏風隔成了幾個空間,三人隨侍女繞過屏風來到旁邊,三個長桌併成一排。

六名風格各異的絕佳麗人擁了上來,請三人入坐。

老金是樂不可支,李一然是從容不迫微笑應對,反觀小德則是躲躲閃閃。

這時又有四名歌姬走了進來,先是跪下行禮,接着開始跳起舞來。

歌姬也是相貌秀麗,身材高挑。翩翩起舞間,悠揚奢mi的伴奏聲從右邊的屏風後傳來。

李一然一邊吃着身邊美女剝好遞過來的水果,一邊和老金對飲起來,想到什麼,說道:

“老金,你今天提到了你的父親,我想起來你還有個兒子吧,他現在在哪?”

“…,老大你真會挑時候,哎,那小子以爲我早死了,和他母親相依爲命,我讓人暗中幫襯,母子也還安穩。。”

“你沒有想過把她們接到身邊?安全我可以保證!”

“算了,她們那樣挺好的,我這樣更好,無牽無掛。哈哈,我們說點開心的事,老大你知不知道我以前第一次帶高歌去這種地方,可是鬧了不少的笑話,哈哈。”

“哦,說說。”

“高歌那小子悶sao的很,一直想叫我帶他見識見識,事後還死不承認,第一次帶他的時候,嗯,那時候還沒碰上老大你,我還算有點閒錢,找了兩個美女陪他,哈哈當然沒你們漂亮了,來親一口…

說道哪了,對,當時高歌喝了點酒就急的不行,想要當場辦事,幸好我訂的是雅間,那小子當時,就像這樣,哈哈別怕我只是假裝…看了一眼嗯,你們這,忽然高歌那小子嚇得哇哇亂叫,急匆匆的,一溜煙,跑掉了!”

“嗯?怎麼回事?他怕什麼?”

“我開始也不知道,跑回去問他,他開始是死活不肯說,最後沒有辦法才支支吾吾的說,他父親從小告訴他女人除了上面比男人多兩塊,其它的都一樣,高歌是深信不疑,所以,他以爲遇到了什麼怪物,哈哈!”

衆人一愣,接着都笑了起來,只有小德聽的一知半解,老金看到了小德的神情,笑道:

“小德兄弟,你過會進去仔細檢查你旁邊的兩位美女,看看她們是不是怪物,哈哈。”

惹得美女們一陣嬌嗔。

李一然拍着桌子笑道:“老金,你,你可別鬧了,小德他還小。嗯,那高歌現在還是那個嗎?”

“哪個?哦!哈哈,當然,那小子現在還沒拐過彎來,哈哈,他父親的影響力太大了。”

“哈哈,怪不得他整天只跟蟲子打交道,你沒事勸勸他,老那樣可不行。”

“那估計沒戲,只有靠他父親,不過他父親前年病逝了,嗯?你叫什麼名字?”老金指着一名過來換酒的丫鬟,說道。

“回大爺的話,奴婢名叫小蓮,啊,大爺!”

老金一把抓住小蓮的小手,不斷嗅着什麼,小蓮哀聲求饒不敢反抗。

小德見老金這麼欺負一個小丫鬟,有些不喜,勸阻道:“金大哥,你別這樣啊,你看她都哭了。”

“小德,你別搗亂!”李一然瞧出了什麼。

“說,你剛纔都碰見哪些人?”老金轉頭對李一然說道,

“老大,這丫鬟身上有那種香味,那山洞的另一個女的,還有襲擊小德的那房間通風衝散了不少,但那兩者肯定是同一人,現在這味道又出現在這丫鬟身上,這丫鬟肯定碰見了她,而且接觸過,要不然香味不會這麼濃。”


“金大哥,你會不會搞錯了,她們的香味都差不多啊。”

“絕對不會,這香味沒錯,快說!”

老金手上用力,小蓮吃痛流下淚來,李一然讓老金放手,輕聲說道:

“你別怕,老實告訴我,你剛纔都遇見誰,有沒有外人,嗯,和誰一起說話過?”

“嗚嗚,大爺奴婢剛纔就和廚房的人接觸過,再沒有其他外人。”

“嗯,沒事了,一場誤會你下去吧,老金你也是大驚小怪,那人可不敢再出現的,被我逮到我會讓他生不如死!”

“…,對對,那傢伙讓我碰到肯定把他大卸八塊拿去喂狗,別說他了,老大接着聊。”

小蓮匆忙退下,很快老金起身說是先去方便一下,李一然也無意碰撒桌上酒壺,不好意思的讓侍女再上一壺。

老金方便了許久,才走了進來,神情氣憤,喊道:“去晚了一步,死了,m的,真是惱火。”

李一然眼珠轉動,慢條斯理道:“你有沒有把我們今晚的目的告訴別人?”

“當然沒有,老大我嘴最嚴實,再說我這裏又沒其他認識的人,又告訴誰。”

“也對,我們只是隨意找了家,嗯來時應該沒人跟蹤,要麼是消息靈通要麼是實力不凡。”

“肯定沒人能跟蹤老大你不被發現,…嗯,你說會不會是那個傢伙,他可是這裏的土霸王。”

“有這個可能,不過他要是出手肯定是大張旗鼓過來,不會偷偷摸摸,被人跟蹤也不是沒有可能,我又沒時刻警惕,再說這具的實力也不太高。”

“那接下來怎麼辦?”

“先走吧,今天不太適合,你去結賬,我和小德外面等你。”

過了一會兒,三人在如意居外匯合,老金雖然沒有盡興但有人暗中窺測,他也不得不收斂一些。

“老金,你帶我去看那個丫鬟的屍體,她現在在哪?”

“在這條巷的後面臭水溝裏,她從房間一出去就跑沒影了,人又太多,我找了一會兒,最後才發現她的。”

“走吧,帶路。”

來到那臭水溝處,不遠處如意居的璀璨燈火照了過來,小蓮身子快沉進了那不深的臭水溝中。

此處氣味難聞蚊蟲遍佈,李一然用風牆隔開蚊蟲和臭味,老金也不嫌髒,把小蓮拖上岸,身子擺正,扯了些旁邊的灌木樹葉把小蓮面部的污垢擦盡。

小德,啊的一聲大叫,不忍再看。

老金仔細的檢查起來,片刻後,邊用樹葉擦手,邊說道:

“是被人用錐子一類的東西從背後插死,插了十幾次,看來這個兇手有點慌了,實力應該不強,就是個弱質女流,呵呵,殺個丫鬟都這麼費勁。老大你什麼時候有這種仇家,你站着讓她殺,她都毫無辦法的。”

“你怎麼老想着是我的仇人,這次我感覺是衝小德來的!”

“啊!姐夫,你說笑吧,我見的人少的可憐,哪有什麼仇家?對了,會不會是他們?”

“不會,要是知道你的身份,肯定是千軍萬馬過來,怎會搞這些下毒的小伎倆,除非一些奇毒,一般的毒素很容易被靈者化解。”

“老大,我想到了一人,會不會是小德這次要找的筆友。”老金猜測道。

“你想多了,他倆都沒見過面,連真實姓名地址都不知道,只是互通書信,又哪來的仇怨。”

“那可不好說,沒準小德兄弟在信中調戲她,姑娘惱羞成怒…哎呦,你倆打我做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