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墨霖愣住,實在不明白楊離這話從何而來。

卻聽楊離滔滔不絕的述說起他對墨霖的憎恨來,楊離的精神緊繃的如同一根上了弦的箭,他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乾脆把心底對墨霖所有的情緒都發泄了出來。

墨霖聽的哭笑不得,楊離這是有被虐待的妄想症嗎,還是說他自我感覺太過良好,覺得世間一切都應該是他的,只要有任何人比他強,那就是搶了他的東西嗎?

洛芊芊厭惡的搖着頭,她也沒想到外表光鮮的楊離竟然會有如此狹隘卑劣的內心。

楊離說到後面,語氣竟然都哽咽了:“……墨霖,我所有的努力都被你給破壞了。你知道嗎,我之所以這麼努力,就是爲了報我的家仇!”



“你的家仇?”墨霖一愣,他倒是沒聽說過楊離還有這樣一段往事。

“我的父母都是被妖獸所殺的,我要剿滅天下所有的妖獸,爲他們報仇。你和妖獸勾結,我一定要殺死你!”楊離咆哮着,他終於繃不住腦中的那根弦,向墨霖撲了過來。

狼牙突刺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威力,在憤怒和絕望之中,楊離的進攻變得更加的瘋狂。本來他就具有不可小視的戰鬥力,此刻情緒失控,不但沒有減弱他的力量,反倒超越了極限。

墨霖閃身一躲,被狼牙側身而過,在手臂上留下一道傷痕。

面對暴虎馮河的楊離,墨霖終於認真起來。他要和楊離好好的了結一下這紛紛擾擾的恩恩怨怨。 楊離如同瘋了一般,招招奪命,狼牙的每一次刺出,都奔着墨霖的要害。

墨霖左躲右閃,知道楊離現在處於暴怒的狀態,完全沒有防禦,眼中只有進攻。這樣子不要命的打法,讓墨霖放棄了跟他硬拼的念頭,不然就算能夠戰勝他,恐怕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去死吧!”楊離每出一招,都要吼上一嗓子,他的頭髮不知道何時散亂開來,鋪頭散發,如同瘋魔。

洛芊芊和令狐紫看到楊離變成這副樣子,不禁想起一年之前楊離還是人人敬畏的墨家天才,沒想到時間纔沒過多久,他就墮落到如此的田地,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墨冉也愣住了,墨霖走後,他一直以楊離爲目標進行修煉。方纔兩人一戰,他才知道距離楊離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可現在看到楊離如此模樣,不禁暗暗搖頭。

“擁有強大的力量,卻沒有健全的人性,那又如何……”墨冉惋惜不已。

楊離完全不知道衆人心中的念頭,他雙目血紅,眼中只有墨霖。狼牙突刺,突刺,再突刺。他這一招練習的純熟無比,就算是在睡夢中,也把墨霖當作靶子,隨時都能準確無誤的刺中墨霖的心臟和咽喉之類的要害。

他的心頭只剩下殺戮,除非能殺死墨霖,否則他便沒有解脫。

墨霖跟楊離周旋了一會,見他的腳步漸漸凌亂,呼吸漸漸急促,就知道他的衝勁已經快要被消磨乾淨。

楊離刷的一刀刺來,被墨霖微微向後一仰躲開,不等楊離變招,墨霖出手了。他的手指探出,在楊離的胸腹之間五個穴道飛快的掠過,陽手一出,是攻擊性的撫穴術。

楊離悶哼一聲,倒退了兩步,衣服上出現五個破洞,露出的肌膚變成黑色的。

他沒覺出有什麼異樣,剛要揮舞狼牙再上,忽然覺得身上一陣麻癢,好像有千百萬個螞蟻在身上爬一樣。

“啊……”楊離**了一聲,麻癢不同於疼痛。若是肢體受創的劇痛,以他倔強好勝的個性,一定能咬牙挺住。可這癢勁卻是誰也不能抵禦的,他這一開口,就再也堅持不住,渾身癢的無法剋制,狠命的抓撓起來,三兩下就把上身的衣服扯光,一把把的搔癢,用力一猛,就在身上留下一道道的血痕。

墨霖並沒有趁機攻擊,他已經出手了。他點了楊離的五個穴道,構成了一套“癢穴”的手法。雖然不會傷到楊離,卻足夠讓他失去再戰的能力。

楊離痛苦的倒在地上,低聲的嘶吼着,他臉上的表情詭異非常,不知是在哭還是在笑。

墨霖看着有些不忍,他也只是想要教訓一下楊離而已,並不想真的羞辱他。

雙方的恩仇都是年少輕狂的所爲,對於現在的墨霖來說,不過是浮雲,並不放在心上了。真正能夠讓一個人擁有力量的,不是說他可以生殺予奪,而是說他能夠寬恕。

墨霖走到楊離的身前,俯身道:“我爲你解穴,你不要再糾纏了。”口中說着,已經手指連點,把楊離的癢穴給解開了。

楊離停止了痛苦的**,匍匐在地上不動,他靜靜的趴了片刻,忽然一個虎跳,躍了起來,身影之上夾着一片刀光。

墨霖搖搖頭,嘆息了一聲。他會給墨霖解開穴道,其實心裏已經做好了對方如同那日在山崖中一般的恩將仇報的舉動。

眼看楊離果然如同猜測的一樣出手了,墨霖對他徹底的失望,在狼牙還沒刺過來之前,意念之觸和撫穴術被他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凌空疾點。

楊離如同一截朽木,動彈不得的從空中落下來,臉上還帶着不甘心。

看着楊離張開手腳,僵硬的躺在地上,墨霖不再理會他,轉身對洛芊芊和令狐紫道:“我們走吧……”

墨霖幾人遠去,僵硬在地上的楊離目光呆滯的看着墨霖離開的方向,眼角流下淚水來。也不知道那是因爲失敗還是因爲悔恨而流下的淚水,不過從楊離眼中深深的仇恨來看,他依舊沒有明白,這個世界並不是專爲他而生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楊離只覺得身體到處都痠疼無比,他也不知道何時能夠解開這種狀態,滿心的羞辱,只欲死掉算了。

就在這時,一雙腳出現在視野之中,楊離不能轉動腦袋,也看不出這人是誰。

“你似乎很可憐啊?”一個充滿了戲謔的聲音響起來。

楊離想要說話,卻開不了口,胸中一團怒火,若是能夠動彈,第一個先把這嘲笑他的人弄死。

那人俯下身子,伸手在楊離的身上一拍,楊離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量猛然的衝進體內,在他的四肢百骸之中打了一個轉,將他身上被墨霖封住的穴道一下子給衝破。

楊離吃了一驚,活動了一下手腳,猛地跳起來。

眼前是個面帶笑容的年輕人,金髮碧眼,一頭棕色的長髮,有些凌亂,穿着一身寬大的黑色袍子,正打量着楊離。

楊離呆呆的看了看他,驚訝的問:“你是什麼人?”

那人笑道:“我叫黑爾莫斯,你爲什麼會像個石頭一樣倒在這裏?”

“要你管。”楊離本想因他嘲笑而殺人,可這個人給他解開了穴道,畢竟是幫了大忙,楊離便也算了。

他拾起狼牙,就想要離開,才動了一步,忽然覺得身體重若千鈞,動彈不得。

楊離愕然,察覺到身後忽然出現一股強大之極的力量,他驚駭的回頭,見黑爾莫斯渾身照在一層透明的光芒中。

“這是什麼力量,這樣強大?”楊離震驚莫明,他知道這力量絕對超過七大世家家主的層數,是他前所未見的恐怖存在。

“神界的力量,人類當然不會了解。”黑爾莫斯一笑,“你,想不想擁有這樣的力量?”

“我……我能擁有這樣的力量嗎?”楊離眼中流露出貪婪,他是多麼渴望擁有超越墨霖的力量,報復他所有的羞辱。

“只要我肯,你就能擁有。”黑爾莫斯笑着走過來,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一股奇異的感覺涌入楊離的體內,讓他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

“你,爲什麼要送給我力量,要我怎麼回報你?”楊離不傻,雖然面對極大的誘惑,卻也明白世間沒有免費的午餐。

“你很聰明,我喜歡。”黑爾莫斯笑道,“我要求的很少,只要你的靈魂而已。只要你答應,當你死後,把你的靈魂獻給我,我就會給予你人界之中人人驚怖的力量。”

“死後把靈魂獻給你?”楊離心中如電閃轉,死後的事情,他纔不想考慮,黑爾莫斯這個籌碼,他完全可以接受。

“考慮的如何?”黑爾莫斯問道。

楊離狠狠點了點頭,做出了重大的決定:“我答應你,只要你能給我力量,我就願意死後把靈魂獻給你。”

“那好,你和我就結下了靈魂契約,你死後,靈魂就自動歸我了。我很喜歡你這樣充滿怨念又傲慢的靈魂,哈哈哈!”黑爾莫斯說着,手指在空中一劃,結出一個璀璨的黑色六芒星,然後伸手一推,那六芒星直接烙在了楊離的胸口。

楊離只覺得皮膚一陣刺痛,低頭一看,胸口心臟部位出現了一個六芒星的紋身,還在閃閃發光。

楊離不知道這是什麼儀式,他滿心只想着獲得力量。

黑爾莫斯也知道楊離的想法,一揚手,一團黑色光輝在手掌上爆開,然後揮手一拍,那團黑光盡數的融入了楊離的體內。

楊離低吼一聲,只覺得渾身欲裂。他的身體之內被充滿了快要崩裂的爆炸力,好像要把血肉骨骼全都撐破一般,痛苦無比。

“慢慢消化,等消化好了,這些都會成爲你的力量。”黑爾莫斯笑着,身影慢慢的變得透明化,逐漸消失在虛空裏。

楊離痛苦的打着滾,沒有聽到遙遠的天際,一個虛無縹緲的聲音。

“讓我來看看神界的力量在人間會掀起什麼風浪,嘿嘿,這真是一個好玩的遊戲。”

而楊離的額頭上,一個黑色的圓形痕跡,越來越明顯,如同一個黑色的太陽。

△△△

墨霖三人和墨冉在林中分手,然後直奔大沼澤而去。

本來在墨者村的事件之後,墨霖也要去地下世界看看赤龍珠的狀況,此刻又發生了墨忍中毒的事情,他更是星夜兼程,路上連一點時間都不敢浪費。

一路之上,墨霖將地下世界的事情告訴了洛芊芊,至於之前那些冒險的經歷,令狐紫也早都給洛芊芊講述過了。

“木之精魂那裏一定有木之精華,不過我們要抓緊時間。只有三天,要走一個來回,若是趕不及,鉅子的性命就危險了。”墨霖一手拉着一個,帶着令狐紫和洛芊芊在林中飛奔,兔起鵲落,只若一陣風般,迅捷無比。

晝夜兼程,一天就奔行了近千里的路途,第二天晚上天剛擦黑的時候,三人就出現在了木之精魂的那棵大樹前。

似乎早就感覺到了墨霖的氣息,纔剛剛走到樹前,一個身影就冒了出來。 墨霖一看,竟然是認識的人,正是當日在木之世界中,那個僥倖逃的虎二毛。

“你怎麼會在這裏?”墨霖奇道。


“木之精魂感知到你們前來,特地要我在這裏等候,領你們下去。”虎二毛儼然已經是木之精魂的跟班,笑眯眯的道。

他說着話,伸手在樹幹上敲了兩下,樹幹上就敞開了一扇門,裏面是空洞洞的大樹洞,足夠容納四五個人。

墨霖知道這大概是木之精魂新弄的通道,便拉着兩女的手走了進去。

虎二毛跟在後面,進入樹洞之後,又是敲了兩下。面前的門關閉上,接着墨霖就覺得身體一輕,整個樹洞開始飛快的往地下深入而去。

洛芊芊和令狐紫都是第一次來到地下世界,心中有些怕,不禁都緊緊的握住墨霖的手。墨霖笑道:“放心吧,這裏很安全的。”

兩女這才略微安心下來,虎二毛一旁看着,不禁撓撓頭,心道:“這墨霖還真是討女人歡迎,地下那個漂亮的狐女整天都等着他,這就又帶了兩個女孩。看來我要跟他學學經驗啊。”

樹洞的速度極快,很快就停了下來。面前的門再度打開的時候,出現在衆人面前的已經是華麗炫目的地下世界。

“哇,地下真的有這樣的空間。”洛芊芊驚奇萬分的走出樹洞,只見整個空間之中充滿了三種炫目的顏色。

熱情的紅,溫暖的綠和純潔的白,三種顏色如同三面緞子,鋪滿偌大的地下世界。

而三種顏色的中心,則是一座石質祭臺,在祭臺的周圍,還有數個人影。

“墨霖哥哥!”墨霖才一走出樹洞,月瑤就歡天喜地的跑了過來,一頭撲進墨霖的懷中。

“最近乖不乖?”墨霖愛憐的撫摸着月瑤的頭,輕聲的問道。

“當然乖了,不信你問小白。”月瑤笑眯眯的道,“我可一直想着你呢,怎麼這麼久纔來。”

“有些事情耽誤了。”墨霖笑道,他說着將洛芊芊介紹給月瑤。

“你就是芊芊姐啊,我聽墨霖哥哥和阿紫姐姐說起過你,果然很漂亮呢。”月瑤熱情的抓住洛芊芊的手,她性情開朗,人又漂亮可愛,洛芊芊一見就喜歡上了。

墨霖早就提過月瑤的存在,也說起過她的可憐身世,對於這個小狐女,洛芊芊只有憐惜。她攬住月瑤的肩膀道:“月瑤妹妹長的真是漂亮,墨霖有沒有欺負過你,要是他敢欺負你,就告訴我,我收拾他。”

月瑤衝墨霖吐了吐舌頭,那意思是有芊芊姐姐給我撐腰,看你以後還不帶我玩。

墨霖懊惱不已,心說三個女人一臺戲,現在這三個女人親如姐妹,以後的日子恐怕就難過了。

三個女孩熱絡的聊起來,墨霖則直奔祭臺,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赤龍珠的力量減弱了很多,看來水龍珠和木龍珠的確起到了作用。

“爺爺,我回來了。”墨霖第一個來到朱評漫的身前,數月不見,他樣貌依舊,不過臉膛有點紅,看來是又吃多了木之精魂帶來的酒莖。

朱評漫早就看見墨霖,第一句就問:“你到底用了什麼法子讓三個女娃那麼親熱?”

墨霖立刻羞紅了臉,像個大姑娘般扭捏的道:“我也沒做什麼啊……”

“你這小子,看不出還有這一手,真是青出於藍勝於藍啊。”朱評漫嘆息不已。

墨霖心道:爺爺,你也沒教我怎麼跟女孩相處啊,這未免有點貪功了吧?

“我聽小白和月瑤說過你去兩個大陸的經歷,做的不錯。”朱評漫把話題轉回來,對墨霖讚許有加。

墨霖對屠龍術還有些問題,尤其是在和白龍一戰之中那突然冒出來的念頭,便將疑惑跟朱評漫說了。

朱評漫聽了道:“你說的有道理,我要好好想一想。萬一另外兩個大陸還有巨龍,恐怕就不會像這一次這麼幸運了。”

兩人正說着,其他人也都來到近前,小白和墨霖分開不久,倒是無所謂。至於盧越人和蛇九幽,對墨霖這一次的旅程很感興趣,過來問東問西,聽墨霖詳細說起在黑土魔州遇到的強大魔法師,不禁有露出神往之情。

“要是有機會跟那個斯特林一戰,一定會很過癮吧。”犀牛王憨憨的聲音響起來,大嗓門如同破鑼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