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

他眼界不凡,能一掌斃掉化神境的豈能是普通凡人?

別說府內的軍士,就算是整個萬鼎城的軍隊加起來恐怕也不是對手。

“前輩,手下留情啊!”

士兵退出去後,那名化神境的修士識趣的跪了下來。

樑超徵求陳天同意後,將此人四肢筋脈全部打斷,變成了廢人。

“董叔叔,您還記得我嗎?”

樑超站起來,目光微微凜冽。

“你…你真的是二皇子樑超,你竟然真的沒死,樑家子弟沒有死絕,太好了,這真是太好了!”

董文昌先是一怔,仔細一看後,臉上頓時露出了狂喜之色。

“不錯,我就是樑超,梁氏家族留存的唯一血脈。”

樑超雖然是個年輕人,但氣息沉穩,行事果斷,有王者之風。

這個少年的確不凡,若助他復國之後,憑藉樑超的能力和野心,恐怕凡人界就會多一個強大至極的國家。

或許數百年後,就會演變爲一個不朽王朝。

“二皇子,你沒死就好,我會幫你儘快離開楚雲帝國的疆域,爲梁氏留存最後的血脈。”

董文昌激動的心情平復下來,雙目低垂,不知在想些什麼。

“董叔叔,您是異性親王,少年時曾與我父王情同手足,難道您真的眼睜睜的看着大梁帝國毀於一旦嗎?”

樑超神色平靜,語氣也十分平緩。

唯有陳天能看到樑超眼底深處的那一抹殺機,這個少年已經動了殺意,若是董文昌再不知趣,他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萬鼎城只有五萬兵馬,而楚雲帝國卻有百萬大軍,二皇子難道要以卵擊石嗎?”

“有陳大哥在,沒什麼不能改變的。”

樑超將陳天適時推出,用來震懾董文昌。

“這位尊者是?”

董文昌知道陳天不凡,能一掌力斃化神境修士,起碼也是真正的修道者。

陳天微微一笑:“我只是恰好救了樑超,又覺得他是一個不錯的君王,便答應幫他復國。”

董文昌聞言略顯猶豫,似乎是無法拿定主意。

“董文昌!”

突然,樑超暴喝一聲,厲聲道:“當年董親王的勇氣哪去了,這還是那位陪伴着先皇征戰天下的大將嗎?當年的一腔豪情熱血都退卻了嗎?這些年舒服的生活,已經讓你忘記了忠義二字不成?!”


一番話語鏗鏘有力!

董文昌身軀一震,一連後退幾步,擡起頭遙望虛空,似是在追憶着什麼。

“先皇…老臣,老臣愧對於你啊!”

半晌,董文昌發出撕心裂肺的嚎哭聲,淚流滿面。

陳天微笑,知道樑超已經成功了,已經答應讓這位城主起兵造反了。

“二皇子,臣願助你復國,一同匡復樑家江山!”

董文昌半跪在地,神情肅穆,嚴峻無比。

“好!好!好!”

樑超大喜,一連說了三個好字:“有董叔叔幫忙,本王匡扶江山指日可待!”

董文昌答應樑超起兵造反,反而心中長長舒了一口氣,罪惡感終於消失,換來的是一身高昂戰意。

他之所以答應造反,一是因爲他董家歷代忠誠,還有忠義二字。

二是因爲陳天。

陳天!

這纔是讓董文昌敢拿生命做賭注的籌碼,他知道這是一位神通廣大的修士,但到底是不是邵元睿的麾下的對手就是未知數了。

不過他依然敢賭。

敢賭這萬世昌隆,敢賭這誅滅九族。

“這是大哥陳天,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樑超堅持讓陳天坐主位,然後對董文昌道。

董文昌的神情很恭謹,道:“有尊者幫二皇子復國,必是馬到功成,誅殺邵元睿這叛賊。”

陳天笑了笑,看向跪在地上的中年人,淡淡道:“想活命的代價,你懂的。”

“我懂,我懂,我會把一切知道的情況都告訴前輩。”

那中年人嚇破了膽,以爲陳天是哪個大派的長老,雖然看上去年輕,指不定活了幾百歲了呢。

“我叫虎博,是邵元睿麾下七十二戰王之一,剛纔被前輩殺死的龍天與我的身份一樣。”

陳天略一點頭,沒說什麼,區區七十二位化神境武道修者而已,不算什麼。

“除了我們之外,他麾下還有二十位將軍,都是靈元境或虛靈境修士。”

虎博小心翼翼的看着陳天,再次說道。

“倒是有些實力,不過就憑這些,不足以滅了一個國度吧?”

陳天眉宇一挑,微微一笑。

“前輩,他身旁還有兩位護法,非常神祕,沒有人知道他們的身份,但在攻破大梁皇宮的時候,便是一位護法震死了大梁的護國長老。”



“嗯?這兩位護法難不成還有玄天境修爲?”陳天微微蹙眉。

雖然他並不在意楚雲帝國,但當初大夏王朝也不是軟柿子啊,僅僅數日就徹底覆滅,聽說楚雲王朝的皇帝還勾結鬼修門派‘屍鬼門’但小小的一個大梁國,據說楚皇就是屍鬼門的弟子,可這不至於讓楚皇也出面吧?

“可惡!”

樑超臉上佈滿殺機,椅子扶手被捏碎。


“陳大哥,我樑家的護國長老有虛靈境巔峯修爲,所以邵元睿的麾下護法必然是玄天境強者。”樑超沉聲道。

陳天淡淡一笑,覺得有點意思了,似乎這件事情沒表面上的那麼容易了。

…… 南域玄天境修士纔有多少?

總共不過數千餘位而已,爲了一個區區大梁國,能出動兩位玄天境修士,他覺得這有些不可思議。

的確太反常了,除非,有更大的利益。

原本陳天只是想玩玩,遊歷紅塵,幫樑超復國而已。

只不過現在看來,似乎要有趣的多了呢。

“如此實力,堪比一個小型門派,滅掉一個國度也在情理之中。”

樑超頗爲擔憂,神色忐忑問道:“陳大哥,老賊的實力那麼強,你是不是…”


“你覺得我不是對手嗎?”陳天似笑非笑。

“小弟絕無這個意思。”

陳天哈哈一笑:“你放心好了,我既然答應助你,就不會半途而廢的。”

樑超聽得很無奈,但現在也確實沒有其他的什麼辦法,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陳天身上,若沒有他的幫助,恐怕這輩子都不可能復國的。

“城內一千死士的暗哨你自行交代吧,除了這些暗哨,還有其他人嗎?”

虎博不敢隱瞞:“今夜李英會來萬鼎城,這是邵元睿的麾下的將軍之一,修爲很強大。”

陳天聞聲站起身來,道:“很好,今晚你們負責抓暗哨,那位將軍我去解決。”

“多謝陳大哥!”

“多謝尊者!”

樑超和董文昌語氣很恭敬。

夤夜!

萬籟俱靜,夜涼如水。

萬鼎城絕大部分的百姓都入睡了,然而一場規模極大的暗中抓捕正在祕密進行。

兩萬士兵裝扮普通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開始抓捕那些死士。

這些死士都會一些武功,但在軍隊面前無疑是以卵擊石。

只一個時辰,所有暗哨被抓捕。

絲毫沒有猶豫,也沒有審判,樑超一聲令下,只是冷峻的揮手,全部斬殺。

董文昌心中凜然,暗歎樑超冷血。

一千人被處決後,屍首被埋在城外的後山。

……

李英如幽靈入夜一般,悄無聲息的朝着萬鼎城飛去。

轟!

剎那間。

一隻巨大的金色手掌從天襲來,化作磨盤大小,攜帶着崩天裂地的滔天威能,籠罩向李英。

“叱!”

李英不愧是身經百戰的將士,倉促間一聲長嘯,腰間長劍抽出,手腕一抖,化作漫天劍氣反擊而去!

金色手掌寸寸壓下,李英的臉色變得極爲難看,那股令人窒息的威壓撲面而來,猶如面對神魔一般。

他的長劍顫鳴一聲,化作一道劍芒刺向巨大的金色手掌。

砰!

手掌壓下,長劍頓時崩斷,然後一股絕強的力量壓得他擡不起頭,渾身肌膚龜裂。

“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