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所以去探尋和彌補以前的封印,讓仙緣大陸繼續封禁,所有修士休養生息,這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而且重要的是,曳戈知道他的生命註定不一樣,從他獲得了遠超眾人的能力和好運時,他內心隱約就知道他有一種與生俱來的使命感!

有著太多的謎團等著他去解開……

在那道古紀元里,究竟發生了什麼?又於他有何種的關聯?

仙界那裡又是什麼樣的地方?是靈力湧現的修士世界還是仙術縱橫的仙家樂土?自己究竟又與那裡有著怎樣的糾葛?

……..

寐照綾看著曳戈悵然若失的神情,心頭猛地一痛,她有種預感,曳戈決對會挑起這個拯救蒼生的的重擔!這是她的預感,也是對於曳戈後來的認知,有一種他本身就有著這種心懷天下和悲天憫人的格守和情操!

她默默地在桌下伸手握著了他的右手。

「不要丟下我……」涼紅妝嘴上喃喃,同樣伸手牽著了曳戈的左手。

十指相扣,到底是誰在守護著誰?

(字數不夠,下章補上。) 夜空一片漆黑,這三個月已經好久沒有出現過月亮了,封印逐漸破碎,像是被天上的漆黑的裂縫所吞噬了一樣。

司青龍和黎嬸已經休息,曳戈來到了寺院東面的小瀑布跟前,這裡一草一木一如當年,涼紅妝和寐照綾兩人坐在他的左右,出奇的人兩人彼此並沒有鬥嘴,都是靜靜依偎在曳戈的身上。

她們都再沒有去問曳戈的打算,大不了轟轟烈烈,生死相隨。

「你回來了……..」曳戈突然輕聲開口說道。

兩女微驚,不知曳戈是在跟誰說話。

寐照綾正要問時,卻是發現不知何時在小河的對面出現了一隻近乎十丈的龐然大物,大如一座小山,四肢一首,前肢有合抱的大樹那麼粗,頭顱像是妖獸麒麟,不過顯然這要比那麒麟大上十倍不止。寐照綾心頭震撼,她並不是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之大的妖獸,可是如此雄奇威猛的妖獸卻是透一遭,她隱約覺得此獸熟悉,電光火石間猛然想起,這是鳳麟!與曳戈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大妖,百妖路位列聖獸第一的鳳麟大妖。

「大傢伙……」涼紅妝卻是因為之前見過,並不怎麼驚駭,她看到鳳麟胸口那柄碩大的劍柄開懷地喊道。

鳳麟如同燈籠般的眼睛里有掩飾不住的疲憊,它依舊是振了振精神向著涼紅妝點了點大腦袋,然後就在河對岸「咚」的一聲,坐了下去,眼睛又看了獃獃的寐照綾,人性化的嘆了口氣。

「有人和你爭鬥?你去了哪裡?」曳戈開口問道,鳳麟和他想通,他現在境界也是不低,在它來的剎那就是感受到了。

「還能有誰?卜家的那些人!」鳳麟大人聲音嗡嗡響起,說著向著曳戈那裡前爪一揮,「嗖嗖嗖…..」破風之聲響起…..

曳戈低頭一看,面前豎立著五隻顏色不一的小旗子,這些旗子手掌大小,他再熟悉不過了,自己曾在雪域高原得到過一隻,然後曾經再蒼茫林海外也得到過一隻。

他伸手將這五隻旗子拿起,左手又是出現了黑色和紫色兩枚旗子,看著鳳麟道:「你去八大凶禁之地了?這些是你從凶禁之地獲取的?」

「嗯,這些是陣眼上的旗子!也是封天大陣的關鍵所在!」鳳麟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封天大陣?是這天地的封印嗎?」寐照綾已經是褪去了方才的驚訝,順口問道。

「你們知道八大凶禁之地的起源嗎?」鳳麟不答反問,它的眼中看著曳戈有些莫名的意味。

「別賣關子了,趕緊講吧。」涼紅妝沒好氣地說道。

「八大凶禁之地本身上根本不是什麼凶禁的地方,那是八個宗門!八個生生世世鎮守在這片大陸的八個宗門!」

「宗門?正仙門!」曳戈在第一時間就是想到了這八個宗門,這個以正為名,匡扶綱紀,維持秩序的神秘宗門。在蒼茫林海外有正七宗,黑海跟前有正五堂,雪域高原有正三宗…..似乎凡是凶禁之地都是能夠找到正仙門的痕迹。

「對,正仙門!這是一個關於你的宗門!」鳳麟直視曳戈說道!

「關於我?」

「嗯,關於你!正仙門劃分八宗,每一個分宗皆是以正為名,鎮守在仙緣大陸固定的地方!因為在這些宗門之下都是有著封天大陣的陣心!道古以來這麼久了,封印或許是淡化了……」鳳麟感慨地說道。

「我們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呢?那日從天上下來的大手是仙界之人嗎?」涼紅妝認真地問道,他們對於那些人一無所知,只能憑藉當日他們說話的蛛絲馬跡來進行判斷!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這世間從始至終就沒有所謂的仙人,他們只是修為比我們更高的修行者罷了!就像是卜家的那些人一樣,他們控制和引導這片世界,所有的祭祀宗廟都是用來汲取和吸收香火之力的泉眼,而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是擁有創世之種所開闢的空間!」

「創世之種?那說明那裡才是真正的世界?」寐照綾急促道。


「都是一樣的!不過那裡比這裡更大罷了,鬥爭也遠比這裡激烈的多!」鳳麟有些厭惡道:「這個世界之所以被封禁就是因為那個世界的人在修行上比這裡更快,而封天大陣就是為此準備的!」

「怎樣修復這個大陣?」曳戈道,仙緣大陸出現的修行上的斷層,壓根就是無法抵擋來自外界的修士。

「道理很簡單,八處凶禁之地好比就是『針眼』,而前些日子所出現過的金色巨龍那就是『針線』,穿針引線將這片大陸的本源縫在了這裡,隔絕了外界!」鳳麟解釋道:「想要修復,就需要『針』和『線』!」

「針和線?」曳戈不由得有些震撼,用針線縫了這片大陸!

「『針』就是這七個旗子,有一枚在若水源,不用去拔!而『線』本是真龍之筋,現在……在卜家人那裡!他們趁你們在守虎城大戰時,剛剛搶奪收服的!」鳳麟繼續道:「他們當然也想再次封印這片世界,繼續在這裡當著土霸王,因為上界的卜家似乎遭遇了什麼大麻煩,上界的人下來,他們也是難逃一死!可是他們根本不懂得這個封天大陣,也無法去修復!」

至此三人心頭總算是對這個世界明白了不少,想要解救和阻止上界的人的入侵也只有修復個封天大陣了!

「蓬萊卜家在這裡有多少人?都是什麼境界?」曳戈沉聲問道。

「你決定了?」鳳麟看著他問道。

曳戈沒有說話,點了點頭!

「人數應該不會太多,但是境界上高出你們太多!他們也只是卜家分出來鎮守小世界的家族子弟罷了!最高者自然是到了這個封印所能限制的極限,至尊王境!仙台境有著四人,其餘都是些九轉道台或是道台左右吧!」

寐照綾和涼紅妝心頭微驚,這個道台之上的五人根本是他們如今難以抵擋的!至於那個至尊王境,那可是相當於曾經人妖魔三族的帝君一般呢!

這會有勝算嗎?

「無論如何我們總不能被這些人所奴役吧,再說『針』在我們這裡,不管是拯救這片大陸還是報仇雪恨,我們都應該除去了他們!」

「僅憑一腔熱血嗎?」寐照綾有些自嘲說道。

曳戈看向了對面的鳳麟,笑道:「還有它!」

……

是日,妖帝和寐帝通告大陸,向人們解釋了這片大陸和凶禁之地的始末,旦求正義之士三日之內趕往羅浮山相聚,準備討伐蓬萊仙島!


眨眼三日之期將至,響應者寥寥,或許是因為蓬萊仙島在人們意念里根深蒂固,又或許人們以為妖族和魔族在耍著什麼花招……但是總得有站出來,哪怕世人不解,哪怕世人愚昧……

曳戈一身黑色的大氅,立於涼帝宮之外,背負雙手,靜靜地看向了天邊!在他身後那是兩女,她們倆的衣著,算不上艷麗,都是有些莊重!忽地兩女肅然的面孔劃過了一絲笑容,如同百花綻放,美的人心頭搖曳!

「有人來了!」

「是鴻!」

東面而來三隻白色的斷鴻,其上幺小七、幽安、藕、鳩、無相、瀛毒、段驚鴻一共七人,這可有史以來鴻的第一次齊齊聚首!

「見過段前輩!」曳戈沖著下落的斷鴻喊道。

「英雄出少年啊!」段驚鴻打量了曳戈眼道:「不用謝我,我本是正仙門後人,而且這拯救天下的名頭還真是讓人期待呢!」

曳戈還未搭話,忽地從北邊一隻漆黑大手閃電而來,到了羅浮山前,黑色的手掌一松,出現了兩個和尚,一大一小,兩人都是異常俊秀,乃是屠龍道人和帝辛!

「哈哈,感謝你讓我遇到良師啊!」帝辛見到曳戈,先是扯了這麼一嗓子,曳戈隨即發現他的境界也是高的出奇,從原來的靈台圓滿竟是都躥到了三轉道台境,看來有戳破天丹藥的加持,他的修行真的是一日千里!

屠龍道人並沒有和曳戈說話,他的目光更多是凝望向了涼帝宮殿後,彷彿那裡有什麼讓他值得緬懷的東西。

曳戈知道,他是感受到了鳳麟的存在!

須臾,空中人影不斷……

有巨大血色蒼狼飛來,那是狼王狼莫!

有山丘似的蜘蛛飛天而來,那是蠍王鼠易!

粉色的花瓣,青色的青鸞,那都是楠姜王和青丘王……..

大宋的鸞駕飛來,那是已經重歸宋國的宋美人和宋江山!與他們一同的是在大宋重建長生宗的郁靜、錢通、秋君月。


皇轎攆依舊,那是齊梁的齊皇齊景明,天涼火皇嚴冠宇!


還有紳家的駕鳥,那是紳虛和將要與之大婚的邊夢嬋!

……

寐照綾和涼紅妝逐漸喜上眉梢,兩女一起走到了曳戈跟前,含情脈脈地看向了曳戈,卻是發現曳戈低頭含笑磨砂著手裡的一個黑色的石頭……

「這是什麼?」涼紅妝好奇道。

「知天命,一個可以預言未來的東西!」

「那我們此去如何?」

「天道至簡,人心向善……我們贏了!」

(此卷終,全書完) 知天命的三次預言都是準確的,儘管曳戈預料到了戰局會很是艱難,可是他也沒有想到會有如此的慘烈。

卜陽曜,適時是卜家鎮守在仙緣大陸的最強者,一身實力已經凌駕在這片大陸的最高絕之境,他所帶領的卜家子弟因為都是來自上界,卻不想這次輪值之時,上界本家竟是發生了如此變故。

雖然說震驚,可是他當機立斷,尋找封天大陣的彌補之法,他知道這片大陸曾經出過好幾個絕世的偉人,而這封天大陣傳承於道古一個正仙門的宗門,指使鍾家和曳家共抗妖魔兩族,他已經帶著卜家精英去尋找陣法所需的「針」和「線」,途中遭遇鳳麟大妖,自是一場大戰,「針」、「線」分離。

正是焦急之時,有著一群凡間螻蟻向著,這所謂的仙家威嚴發起了挑釁。

蓬萊仙島久未被人所踏足,位於中洲南丹域,在南丹極南之地乃是蓬萊門戶瑤台,而這裡是凡人的仰望之地,瑤台是什麼地方?

碧海無波,瑤台有路,這裡是成仙的地方。

時隔三百餘年,卜家弒仙大陣還未徹底沉寂,便是再次有人來了。

「咚…….」鳳麟龐大的身子落地,彷彿使得這一望無垠的瑤台都是晃了晃。在它的腦袋上站著三人,正中乃是曳戈,兩側自是寐照綾和涼紅妝。一眾強者也是紛紛落地,看著碧綠的海水,隱約透過其上的裊裊煙波,可以看到對面的島嶼上瓊樓玉宇,彷彿是置身在仙境之中。

「仙境大抵是這個樣子吧?」涼紅妝張大了小嘴由衷說道。

「嘿……」曳戈輕笑,寵溺地颳了刮她高高的鼻樑。


「汝等凡夫俗子,竟敢私闖仙境?好大的狗膽……….」一道威嚴的喝問聲傳來,在湖水之上出現了兩道白衣身影,聽著聲音年歲該是不大,可是底氣十足,足有著三轉道台境界的實力。

「嘿……..老子就是來宰你們這些狗神仙的。」屠龍道人獰笑一聲,大手一揮,一道漆黑的手掌自空中而下,手掌大的遙無邊際,讓人不禁聯想到了守虎城抓走十二仙台境的那上界之人!

「龍爪手」手掌出現再次一變,變得金碧輝煌,其上鱗甲密布,一抓抓向了湖水上的兩人。

「噗」的一聲,他們還未來的及反抗,便是在這一捏之下,化成了兩攤血水。

「卜家是哪個老不死的在這裡?還不出來和爺爺大戰三百回合!」屠龍道人猖狂地叫囂道。

「這和尚真的是生猛。「藕在一旁悶聲悶氣地說道。

」老夫陽曜尊者,你可否認識?「一道雄渾的聲音自島嶼傳出,彷彿漫天都是他問話的聲音,音波陣陣彷彿是有著無盡的威勢,宛若天威,震的在瑤台上的眾多強者心頭紛紛是恍惚顫抖。

」吼……「鳳麟一聲大吼,音波如浪,直接是蓋過了卜陽曜的話音。

」不認識

」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域無門你闖進來!好,很好,老夫很欣賞你等的勇氣!「說著,一道白衣老者出現,他精神矍鑠的老者,奇的是他的左眉毛是黑的,右眉毛是白的。在他的身邊同樣全是出現了一眾人影,衣飾盡皆相同,不難看出全是卜家子弟,其中有三道中年男子,他們的氣息早已經是超越道台之境,而餘下的九轉道台竟也是有近十人之多。

「我還說正要去宰了你這個死鳳麟,沒想到你自行送上門來了。」卜陽曜面色冷厲地看著龐大的鳳麟身軀說道。

」就憑你?哼,像你這種貨色,我都不知道殺了多少了。「鳳麟慢悠悠開口像是很提不起興趣。

卜陽曜不怒反笑道:」的確,在上界你是逍遙天地的滅世之種,可是這裡是仙緣大陸,這個世界我說了算!「

」去你媽的!「鳳麟一聲怒吼,周身紫色的火光衝天,更顯得龐大的身軀直接是朝著卜陽曜那裡撞擊而去。

」殺光這些賤民!「卜陽曜朝著身後卜家子弟叮囑一聲,手持雪白長劍,便是迎上了鳳麟巨大的身軀。同時他身後的人以三個中年男子為首,也是朝著這裡廝殺而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