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何乃軒怕江東語多想,他說這是元旦的禮物,謝謝他陪自己來寺廟。

江東語拿着佛珠小心翼翼得戴在手腕上,小眼鏡之下的大眼睛深深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兩個人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江東語問他去看不看晚會,何乃軒說不去,江東語說他也不去了,何乃軒帶他回了易居園。

賈也是第一個何乃軒帶回易居園的,第二個是濟寧,江東語是第三個。帶賈也回來是何乃軒認可了賈也,這個男生的性格很好,他很喜歡相處。帶濟寧回來是因爲何乃軒要向濟寧展示自己的財力,要知道有時候適當的震懾比較好,帶江東語回來呢?今天這傢伙表現的很不錯。

雖然說江東語不就前就知道何乃軒易居園有房子,不過看到這麼大的時候他還是驚訝了一番。

看到書房的幾臺電腦,江東語知趣的沒有問,何乃軒也沒有解釋什麼,兩個人坐在客廳裏面的地上,喝着飲料看着電影,顯得十分的安靜。

沒過一會,賈也打電話過來了問他在哪裏,賈也的手機是何乃軒給他買的,何乃軒的理由是維護網站的時候方便,而且隨時可以徵用他。

沒過一會,賈也就提着一袋子吃的上了樓,開了房門,進來後他看到正在看《大話西遊》哈哈大笑的江東語,還愣了一下。

一個晚上,三個人都沒出去,一直看CD看到半夜,何乃軒是第一個熬不住睡得,江東語和賈也兩個牲口一直看到凌晨三點多才去睡得。 何乃軒知道昨日除了元旦晚會還發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上任了。除此之外,他還知道,蘋果ipone將會在1月9日進行喬布斯發佈會。同年六月份第一代智能手機開始進入人類大衆的視野之中。

當喬布斯在2007年1月發佈iPhone時,人們對2005發佈的Motorola Rockr的記憶全部抹去。何乃軒還記得當時時任谷歌CEO的埃裏克-施密特也前去給喬布斯助陣,共同揭曉了第一代iPhone手機。

但是谷歌隨後着手開發安卓系統來對抗iPhone手機。逐漸地,兩家公司的關係也開始緊張起來。

何乃軒雖然知道安卓系統會在2008年發佈對抗蘋果,但是他沒有財力人力等衆多資源開發安卓,更何況安卓系統2003年10月的時候,Andy Rubin等人創建Android公司,並組建Android團隊。

到了2005年8月17日,Google低調收購了成立僅22個月的高科技企業Android及其團隊。安迪魯賓成爲Google公司工程部副總裁,繼續負責Android項目。

2007年11月5日,谷歌公司正式向外界展示了安卓的第一款系統,何乃軒沒必要去自找麻煩。

現在何乃軒要做的不是其他的事情,而是去找一間店鋪,幹什麼?開一個網吧!

爲什麼要開網吧?

何乃軒突然想到了一個很好的主意,一個天機不可泄露的值得冒險一試的主意。

這兩天何乃軒也不去圖書館了,也不去籃球場了,一有時間就搭着公交去市裏面,到處亂轉。隨便挑一個站臺下車,然後亂轉。

尋找店鋪,出租的店鋪,一直到了放假的時候,他才圈定了幾個比較適合的地方。

寒假到了,大家都紛紛回家過年,放假的那幾天何乃軒沒搶到票,過年的時候火車票尤爲緊張,磨蹭了好幾天,何乃軒纔算買到票。雖然說有搶拍器,但是要知道2006年的時候,網上購票還沒有發展。宿舍裏,到了現在只剩下他和宋江濤,賈也三個人。買到票之後,何乃軒果斷的拋棄了兩個人溜了。

大學生放假尤爲擁擠,春運從這一刻正式開始,何乃軒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了。

過年放假自然少不了高中同學,初中同學聚一聚,因爲過年就要開學,所以年前的聚會也不少,何乃軒回家的幾天都是聚餐,聚餐,再聚餐。

聚了幾次後,何乃軒找了個理由推了,開始在家陪爸媽。


上一世,混小子何乃軒什麼也不懂,只知道回家吃飯睡覺玩樂,從來不知道陪陪父母,重生之後的何乃軒早已經沒有了吃喝玩樂的心思,他開始補償父母。

回家的時候,何乃軒拿了五千塊錢給了父母,再多他就怕爸媽懷疑了。何乃軒告訴爸媽這是他平時勤工儉學得來的,正當的錢。何爸何媽很相信兒子,所以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告訴何乃軒不用往家裏拿錢了,自己留着花。

何爸告訴何乃軒自己還乾的動,不花他的錢,等哪一天干不動了他再指望兒子養活。

過年的新衣服也是何乃軒買的,平日裏何爸何媽總是捨不得自己買衣服穿,何乃軒知道拿錢給了他們,他們也是存下來以後給自己花,根本捨不得花。

大年夜,何乃軒和爸媽開始包餃子吃團圓飯,包完餃子何乃軒這裏有一個習慣就是放鞭炮,何乃軒放完鞭炮,就回家裏看春節聯歡晚會。

不過春節聯歡晚會何乃軒最終也沒有好好看,因爲學校的朋友,同學的電話都打過來了。

看着何乃軒不停的接着電話,何爸何媽相視一眼,沒有說什麼,但是他們眼中的自豪卻可以看得出來。不愧是自己的兒子,這人緣不是一般的好。

第一個打電話拜年的是江東語,然後就是賈也幾個606宿舍的人,606寢室一個都不少的打電話過來。

319寢室的幾個女生沒有打電話,卻是發短信過來祝福,令人意外的是李敏打了電話給他,兩個人小小的聊了一會。

顏嫣還有孟文瑤都沒有打電話,也沒有發短信,除了這些人,濟寧還有高中一些同學也都打電話或者短信祝福。

夏格格沒有打電話,只是發了一條短信,何乃軒猜想她在家,肯定怕父母說什麼。夏格格發短信告訴何乃軒,身在國外的陳露也讓她給自己捎去祝福。快到十二點的時候,孫翰打電話過來了。

孫翰告訴何乃軒過年的時候不會回來,快到正月十六的時候,會去西安打比賽,到時候路過晉原的時候會去看他。

兩個人說了很多,等何乃軒掛掉電話的時候,電視機裏面最後的一首歌李谷一的《難忘今宵》已經響起了。

難忘今宵

難忘今宵難忘今宵

……

難忘今宵難忘今宵

無論天涯與海角


……

共祝願祖國好

告別今宵告別今宵

……

青山在人未老人未老

青山在人未老

青山在人未老

共祝願祖國好

共祝願祖國好

窗外的煙花越來越來的多,到處都是煙花炮竹的響聲,何乃軒一絲的睡意都沒有,一年過去了,還有九年!

九年的時間,他這條小鯉魚要通過重重險難,完成“國民男神”的目標,會不會很難?

春節過的還好,除了去爺爺家,何乃軒哪裏都沒有去,學校定的開學時間是正月十七。

過了正月十五元宵節之後,何乃軒就趕往了晉原,孫翰已經準備從上海趕往西安了,他們兩個人準備在晉原見面。

除此之外,何乃軒心中還有一些東西要取得孫翰打同意,他的網吧孫翰是必不可缺少的,孫翰對於他來說是整個網吧計劃中重要的一環。

正月十六上午,何乃軒坐上了通往晉原的火車,開始實施自己的事業,第一步事業從這裏開始! 孫翰比以前更加的有風采,這半年多的改變真的還是挺大的,也許就是見的世面多了,這半年多孫翰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大賽,也慢慢改變了。

首先改變的就是氣質,沉穩的氣勢,孫翰本來就比較成熟穩重,經歷了數個大賽變得越發的穩重。

而且何乃軒似乎還可以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種洪水的錯覺,似乎這個人平日裏就是一灘平靜的湖水,一旦爆發起來就是洶涌澎湃的洪水。

其次改變的就是打扮,孫翰的時髦流行感也起來了,不愧是見過世面的了。

其實,何乃軒不知道的是他是重生的人,平日裏他的打扮雖然都是普普通通的,但是他的品味卻是2016年的品味,不知不覺就打扮出獨特的風範,606寢室的幾個人也在不知不覺中被他影響了。

何乃軒剛出火車站沒過十分鐘,孫翰的車就到站了,他的隊員直接趕往西安!而他見過何乃軒之後,再隨後趕往西安。

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友之情滿滿的,還是兩個人的視力都是五點二的,雙方在晉原火車站擁擠的人羣中。卻都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彼此。

見面的第一個動作,雙方來了一個緊緊的擁抱,絲毫沒有顧及他人的眼光,兄弟之間不怕別人說什麼。

“翰子,城裏人了啊!打扮的帥小夥一個!”

何乃軒半開着玩笑捶了孫翰胸膛一下,挑着眉頭說道。

孫翰翻了翻白眼,回了一拳,看着裝作劇痛無比捂着肚子快要蹲下的何乃軒笑罵道:“一邊去,走,乃軒吃飯去!”

何乃軒知道這個傢伙不吃這一套,他二話沒說,搭在孫翰的肩膀上,兩個人朝着路邊的餐館而去。

隨便挑了一個飯館,和熱情的老闆娘隨便點了點四五個菜,兩個人終於安靜的可以說會話了。

“阿姨的病怎麼樣了?”

何乃軒給孫翰倒了一杯茶水,收起嬉皮笑臉的樣子關切的問道。孫浩有些小感動,只有最關心自己的人才會問起這些事情。

“手術做不了,一直用藥物維持着,但是明顯好轉了不少。”孫翰對於何乃軒沒有任何的保留。

何乃軒沉默了一下,擡頭問道:“錢夠嗎?”

阿姨的病怎麼樣了?錢夠嗎?僅僅短短得幾個字卻讓孫翰完全明白這個兄弟沒變,這個好兄弟沒有交錯。

“夠了,西安那次拿了五千,偉偉他們知道我媽病重都或多或少的湊了,去了上海又拿了一些,這半年也有不少獎金以及工資,所以還可以。”

雖然孫翰說的簡單,但是話語中的那份勞累何乃軒卻完全聽了出來,說的很瀟灑!但是爲了攢夠錢,每場比賽的努力與奮鬥卻是一般旁人所不能懂得。

但是孫翰又是比較幸運的,他幸運的是他能碰上重生之後的何乃軒,更重要的是他能在自己夢想的道路上,賺着養家餬口的錢而拼搏。

比起那些有夢卻不能爲之奮鬥的人,孫翰要比他們幸福一千倍一萬倍。

有些人有夢,卻不能自己爲了自己的夢想努力,那纔是可悲的,等到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後悔也沒有辦法了。

兩個人都不喝酒,點了一壺茶水喝着,何乃軒自從升入大學之後就不喝酒了,酒會使他麻木,說出不該說的話,所以他纔會戒酒的。孫翰不喝酒是因爲他現在是職業電競選手,他需要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酒精會使他麻木,會讓他的意識下降。

“還記得我上次給你說的事情嗎?”

何乃軒夾了一口菜,使勁的瞅了兩眼睛才放進嘴巴里,慢慢的咀嚼起來,嚥下去之後輕聲問道。

孫翰放下筷子,從一旁的提包裏面拿出數個文件袋,還有幾個碟片遞給了何乃軒。

何乃軒眼睛頓時泛出了光彩,他打開文件袋,拿出裏面的東西一一的看了起來,都是照片。

上面有些戰將戰隊平日裏訓練或者比賽的照片,還有孫翰幾人的生活照,不僅如此裏面還有數張其他電競類巨神的照片。

“這裏面有我們戰隊平時訓練還有打比賽的照片,那個文件袋裏面有着底片。那個裏面是上海舉行的幾場大型比賽的錄像拷貝,對了我找了幾個傢伙,還幫你弄了《魔獸爭霸》的錄像,裏面還有sky的錄像,你小子可是發了!”

聽着一旁一邊吃菜,一邊介紹的孫翰說道,何乃軒知道孫翰對於這件事情上心了,認認真真的幫他忙了。

何乃軒相信孫翰不會敷衍自己,他看了幾張就放回袋子裏,然後放進自己的包裏,手指敲了敲桌子低聲說道:“你的那些東西不會影響你們的合同吧?”

孫翰愣了一下,笑了出來,他知道何乃軒擔心自己,他朝着右手自己的左肩膀拍了拍,這個意思就是相信我!

何乃軒突然覺得孫翰也是蠻可愛的,他也有模有樣的拍着自己的肩膀,他們兩個相視哈哈大笑,絲毫不顧及飯館裏其他人的眼神。

這就是友誼!

當初,何乃軒爲了幫孫翰晉級,義無反顧直奔西安,差點耽誤了自己的高考,孫翰會記得一輩子,他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

孫翰說過他只有一個朋友,真正意義上的朋友,那就是何乃軒,他們的友誼可謂真的是比天還高,比地還厚!

何乃軒對於孫翰曾經是深深的愧疚,到了現在纔是純真的友誼,一個人被另一個深深的相信着,有時候這也是一種幸福。無論是上一世站在比賽通道一直等他的孫翰,還是這一世陪他下跪的孫翰,何乃軒都已經認可了。

何乃軒真正意義上的身邊人認可的也不多,孫翰是那爲數不多最重要的一個。

吃過飯,兩個人又如同曾經一樣,壓在大馬路上看着人來人往的街道,絲毫沒有冬日的寒冷,聊着天。

孫翰是晚上的火車,戰隊抵達西安之後,還需要進行戰前訓練等等一系列的活動,所以孫翰不能太遲的趕過去,畢竟他是隊長。

站在站臺,看着離去的火車,何乃軒知道他們兩個人都是幸福的,都在爲了自己的夢想而努力着。 二月十四情人節!


早上玩麼麼噠,中午玩吃吃噠,晚上啪啪啪!當然這是情侶門的專屬活動,而單身狗們只有在宿舍裏面面面相覷,站在陽臺上看着樓下路過的女生討論着漂亮與不漂亮。

蘇峯照例去圖書館做作業,張飛打電話約了一圈的狐朋狗友去打籃球,可是人家都在陪女朋友,誰都功夫理會他。

賈也人家也私底下跟何乃軒請了一個假,據說是去找小女朋友了,nnd!這恩愛簡直秀了何乃軒一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