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接下來,他終於可以專心致志的煉化這強悍酸雨了。

他相信,如果他能夠把這酸雨的超強腐蝕性融入腐蝕紅霧之中,那名再出去對上畢奇,他也有一絲勝算了。

而且,他從之前畢奇對粉紅項圈的無奈態度也猜測出來一絲畢奇的弱點,有了一個對付畢奇的初步想法,只待自己真的出去後,進行試驗。

又過了三個小時,皇天不負有心人,程川的腐蝕紅霧終於煉化了一絲酸雨,變成了腐酸火霧。

心念一動,程川所化的腐酸火霧瞬間散開,全面煉化從天空飄落的強悍酸雨。


三個小時之後,程川體內的全部腐蝕火霧,順利轉變成腐酸火霧,威力提升數倍。

“嘿嘿,差不多是時候了。”程川望了望天空中的烏雲,心念一動,身形再度遁入了藥神界中的長老院。

見到程川這麼快時間滿臉笑意的進來,葉軒和馮大志滿臉驚駭。

“程川,你煉化了?”葉軒難以置信道,他可是在那種非常人所能忍受的強酸綠雨中堅持了半個小時的男人。

“嗯,那酸雨對我已無大礙,我要準備逃出去了,這次,我要給畢奇來一個超強套餐。”

程川點了點頭,說完又跑進了煉丹閣,取出來紫元鼎,丟下了一大堆藥材進去,搗鼓了一下,再次煉了三百顆丹藥出來。

“嘿嘿,兩百顆反酸丹,兩百顆超強立泄丹,希望畢奇能頂得住。”

程川拎着手中的丹藥,泛起來一絲微笑。

把搗亂的藥漿一遍遍刷在紫元鼎後,程川對着葉軒和馮大志瀟灑的揮了揮手,坐入了紫元鼎,唰的一聲,消失不見。

下一秒,程川駕駛着紫元鼎浸入了一個個的綠色湖泊,一開始還沒有什麼動靜,但當他浸泡到地一百個綠色湖泊之際,天地間雲開雨收。

緊隨而來的,是大地開始激烈的隆起,那一百個沾染了超前反酸藥和超強立泄丹的綠色湖泊,以及餘下幾百個沒有沾藥的綠色湖泊,全部向天噴出了一股股滔天的水柱。

天地間瞬間被綠色酸水充斥,隨着大地一陣陣往前的翻滾,程川所在的紫元鼎也被這些綠色酸水夾雜着往前方急衝。

臨走之際,程川嫌動靜不夠大,手冒出紫元鼎,拿出藍光槍到處掃射了一輪,涌動的波濤瞬間更加兇猛。

“嘔嘔嘔……”外界的畢奇頓時感到從未有過的噁心,一道道酸水被它吐了出來,夾雜着一個紫色的鐵疙瘩。

“混賬,是你這個混蛋……”畢奇剛說了一句話,突然菊花又一緊,一股強烈的涌動讓它不泄不快。

“混蛋……”畢奇還想開罵,又是一口酸水充斥了它的喉嚨。

程川早已經從紫元鼎中竄了出來,遠遠的望着畢奇,默默鼓掌。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你怎麼可能剛進去,就逃出來?”

強忍着吐瀉的畢奇神情憤慨。

這是它有記憶以來的第一次吐瀉,也是第一次被人從腹中世界逃離,這對它來說,是奇恥大辱。

“剛剛進去?我都進去一天了啊,咦,不對,這畢奇腹內世界的時間流蘇跟藥神界一樣,比外面快,也不知道米盧怎麼樣了?”

程川一聽,瞬間反應過來了,眼神瞬間望向了監獄之外。

不過很快止住了吐瀉的畢奇,惱羞成怒,微顫這四肢撲向了程川,張嘴就是一咬,夾雜着呼嘯的腥風。

程川自然不會跟它硬碰硬,瞬間化成了腐酸火霧,畢奇一口咬空。

“吞化蒼穹……”畢奇輕車熟路,它就不信,程川還能再次跑出來。

不過這一次,程川早有準備,雖然他有把握進去再出來,但裏面的環境實在太差了,他可不想再進去。

他的身軀瞬間從腐酸火霧化作一團綠紅色膠狀物,方圓約十里,如同一把大傘直接罩住了畢奇的口鼻。

“啊啊嗚嗚……”畢奇口鼻頓時傳來嗚嗚聲,它開始感覺到一種熟悉的麻木感從口鼻開始傳入大腦。

“它怎麼會坎布拉那個老不死的神經毒素?”兇獸畢奇的昏迷前閃過最後一個念頭,而後便直接栽倒在地。

“哈哈哈,果然如此,這個畢奇竟然是栽在這個魯球族人體內的毒素之下,不然我說強悍如它,竟然會被囚禁於此。”

程川大喜,直接跑到變回了小哈巴狗大小的畢奇身前,按下了它頸部的那個粉紅色按鈕,一道粉紅色的項圈再次把它箍緊。

一把將它丟進了藥神界,交代了老*胡好好看好,以他半步人仙的境界,看住一隻被封印的畢奇,問題不大。

站在監獄之中,程川望向了監控,咧嘴一笑,而後身體瞬間化作了腐酸火霧,撲向了厚厚的牆壁。

“滋滋滋……”厚厚的牆壁瞬間被程川強化後的腐酸火霧,腐蝕出一個碗口般大小的孔洞,程川沿着孔洞,快速鑽了出去。

辨明瞭一下方向之後,程川疾速往米盧的方向飛去。

他已經無心去收拾研究基地中的一衆魯球族人,畢竟這些人以後都是自己的勢力,不能浪費。

“希望還來得及。”程川估算了一下時間,他應該剛剛好幫米盧爭取到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現在就看米盧是不是真的已經進化完成。

“嘭嘭嘭……”還沒到米盧的宮殿,程川已經遠遠的看見了兩糰粉紅色的肉球在半空中激戰,不斷髮出巨響,他們身下的方圓萬里之內,早已經被夷爲平地,死寂一片。

米盧的身體從之前的方圓千里,此刻竟然增大到近方圓三千里,只比坎布拉小上一圈。

“主人,我成功了,你且看我如何拿下坎布拉……”

感受到程川的氣息,米盧大聲表態道,他要展示自己的實力給程川看,否則以後怕要給程川穿小鞋。

同樣感受到程川氣息的坎布拉內心一沉,沒想到程川連畢奇都能收服,心神一時間出現了一絲慌亂,被米盧抓住了機會,重擊了一拳,砸向了地面。

“嘭……”坎布拉巨大的身形在地面砸出了一個方圓五千裏的巨坑,不過他很快重新站了起來,衝向了半空中的米盧。

“坎布拉元帥,快投降吧,我會求主人放你一馬的,跟着主人,你也可以跟我一樣,擁有完美的雙免疫異能,我們能帶領魯球族走向更輝煌的明天。”

激戰中的米盧不忘了勸降坎布拉,程川對此表示大大的讚賞。

的確,坎布拉實力更強,對於程川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助力,米盧深知程川現在需要強大的勢力回援地球,所以當機立斷的勸降坎布拉。

“哼,米盧,你先擊敗我再說,雙免疫,並非就無敵了。”誰料那坎布拉卻是頑固不化,直接一拳擊中了米盧的面門。

只是米盧的身體瞬間霧化,坎布拉的一擊自然落空。

此場大戰的結局顯而易見,米盧擁有雙免疫,隨時可以切換霧化狀態和粉紅色膠狀物狀態,戰勝坎布拉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果然,兩人激戰三個小時之後,坎布拉被米盧一拳一拳砸入了地面,再無動靜。

米盧也沒有繼續攻擊,而是站在深坑旁,靜靜的等待着坎布拉的甦醒,程川也安靜的坐在米盧的肩上,閉上了眼睛,耐心的等待。

良久之後,深坑中終於傳來了一陣動靜。

“唉,米盧,我輸了,以後魯球族就交給你了……”

坎布拉步履踉蹌的從深坑走了上來,一屁股坐在地上,長嘆了一口氣,望向了米盧和程川。

“坎布拉大人,你放心,我會誓死守護魯球族人的。”米盧堅定的點了點頭,走到坎布拉身前,單膝跪拜了下去。

坎布拉深處右掌,而後一個金色的印記浮現在他的掌心。

“以後這個帥印就有你保管了,希望你能如你所言,帶領魯球族走向更輝煌的明天。”

坎布拉把掌心貼在米盧的額頭,微微一用力,那金色的印記瞬間沒入了米盧的眉心,而後融入了他體內的粉紅色水晶。

至此,米盧正是成爲了魯球星的第一人,新任的大元帥。

因爲魯球星是軍權統治的文明,沒有君主,大元帥就是整個星球文明最高的統治者,程川如願以償,拿下了魯球星這個七級文明作爲自己的勢力。

片刻之後,程川、米盧和坎布拉出現在了大元帥府,之前是坎布拉居住,現在歸米盧居住。

“程先生,你很厲害,輸給你,不冤,畢奇怎麼樣了?。”坐在程川身旁的坎布拉,心生感嘆的問道。

總裁獨寵,天價藝員嬌妻 ,這個男子,還真是神祕。

“嘿嘿,坎布拉元帥,你跟畢奇是老對手了,你希望它怎麼樣?”程川笑笑的望向了坎布拉,打了個啞謎。

“如有可能,還望程先生能夠收服它,如果程先生能做到,我願意跟它一起,爲程先生征戰。”

快穿系統︰這個boss太好撩

“哈哈哈,那坎布拉元帥現在開始,可以準備跟畢奇一起做我夥伴了,收服它,只是時間問題。”

程川大笑三聲,滿懷信心道。

“如此,我便拭目以待。”坎布拉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主人,下一步我打算動用十萬魯球族精銳士兵,跟隨主人一起殺回地球,守護地球。”

米盧適時提出了自己的建議,程川自然讚歎,十萬真人境以上的魯球族人,想想都讓人興奮。 “米盧元帥,我倒是有一個不一樣的建議,不知道是否合適。”

米盧話音剛落,坎布拉馬上接話到,他的話語中,聽不出任何一絲對米盧的不快。

“坎布拉大人請講。”米盧知道坎布拉作爲大元帥多年,經驗比自己豐富百倍,虛心請教道。

程川微微點頭,米盧和坎布拉能夠和睦相處,是程川最希望看到的情景。

“我認爲來說,派遣十萬魯球精銳士兵只能救一時之急,按照你的說法,那星源距離爆發還有一段時日。”

“我們不妨直接把魯球星遷往地球附近,跟地球守望相助。”

“這樣,在兵力補充上,我們絕對能夠勝過其他之派遣了先鋒軍過去的球爭奪星源的異星文明,不知米盧元帥和程先生以爲如何?”

“直接把魯球星遷往地球附近?這個能行嗎?我記得星球遷移,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米盧眉頭微皺的問道,如果真能把魯球星遷移過去,自然是最好的狀態。

“是呀,坎布拉元帥,遷移星球所花的時間要多久,如果太久,恐怕地球要徒生變故。”

不得不承認,坎布拉的這個建議打動了程川,他甚至於想起了預言者奧丁所說的九顆星球入侵地球的場景。

“現在開始準備的話,十五日可以完成遷移。”

坎布拉肯定的答道。

“如此甚好,坎布拉大人,不知道需要準備些什麼?”

“第一,需要地球的準確座標,這個已經有了。”

“第二,要有一個地球的土著在魯球星給星球遷徙儀做生命氣息引導,這個可能要麻煩程先生了。”

“第三,需要消耗星球百分之一的星源,需要跟魯球星星源意志溝通,就這一點比較難辦。”

坎布拉一口氣說完,然後望向了米盧和程川。

“程先生,你怎麼看。”米盧望向了程川。

“我們兵分兩路,米盧,你先帶領十萬精銳通過時空隧道,先趕往地球馳援,我跟坎布拉元帥在魯球星進行星球遷移。”

“另外,要勞煩兩位帶我去跟你們的星球星源意志溝通一下,我有八成的把握說服它。”

程川再次語出驚人道,不過坎布拉和米盧知道程川素來神祕,或許他真有辦法也不一定。

因爲程川有把握,坎布拉和米盧當即帶着程川飛向魯球星的深處,這一飛,足足飛了兩個小時。

很快,一座高聳入雲的巨大火山出現在衆人面前,三人很快飛到了火山之巔。

程川這才發現裏面竟然是一個巨大的火山洞,深約萬里,其內隱隱有火光閃動。

“程先生,魯球星的星源意志就在下方。”坎布拉指了指萬里之下的火光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