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是怎麼回事?微風一吹,所有眼前的景象都煙消雲散,一切都恢復了平靜。但是凌風卻沒辦法靜下來。

不對,肯定是哪兒出了問題,我必須好好的想清楚,如果那個乞丐是自己的前生或者說是後世,那麼自己又是什麼?

不是,我的思路出現了問題,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都是幻覺,那麼我可能處於一個幻境當中,怎樣纔可以走出幻境呢?

如果所料不錯,我們即將要去的是孽鏡地獄,那麼也就是說這有可能,是那面鏡子在作怪,可是一直以來我都很小心,難道就是那次的精神恍惚,我就中招了。

既如此,我必須清醒過來,不然要是一直這樣的處於幻覺中,我就有可能不斷沉淪下去,只能是一幕一幕的看着自己經歷不同的人生,品味人間的百態。


可是現在身體不能動彈,怎麼走出幻境呢?凌風試圖聯繫識海中的石頭,可是發覺自己沒有辦法進入識海。


就在凌風焦頭爛額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股鑽心的疼痛從胳膊傳來。

“啊!”凌風驚叫出聲。

凌風睜開眼睛,看到水清清焦急的看着自己,南宮婉的小牙還狠狠的咬在自己的胳膊上。

“好了,再咬,肉就掉了。”凌風呲牙咧嘴的說道。

南宮婉鬆開口,一下子撲到凌風的懷裏。

“你嚇死我倆了。”

“這是哪兒?”凌風問道。

並且開始打量着四周,凌風發覺三人處於一個類似混沌的世界,周圍都被灰濛濛的霧氣籠罩,就如同凌風的識海一樣。

在凌風三人的前方擺着一面八楞的銅鏡,鏡面上散發出炫目的光彩,透出一股神祕莫測的氣息。

“凌風哥哥,你是不是中了幻術?”水輕輕問道。

“你們沒有嗎?”凌風問道。

“凌風哥哥我有洞悉眼,可以看穿所有的幻術。”水清清說道。

“婉兒呢?”凌風問道。

“我沒有中幻術。”南宮婉又恢復了冰冷。

凌風緊緊地盯着南宮婉,上下的打量着。

“怎麼了?我身上有什麼不對嗎?”南宮婉發現凌風奇怪的看着自己,忙問道。


“沒什麼?你記起什麼來了沒有?”凌風問道。

“莫名其妙的,沒有記起來。”南宮婉白了凌風一眼。

凌風搖了搖頭,既然是幻術,肯定都是假的,不去管它了。

“凌風哥哥,你看到了什麼?”水清清問道。

“我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的一生。”凌風說道。

“我聽族裏老人說過,幻由心生,很多時候,幻術中的未必就是假的,只有假假真真,才能更真實,更貼切,讓中幻術的人分不清真僞。”水清清解釋道。

“算了,不去想了了,反正自己沒事,清清,咱們應該怎麼走啊?”凌風擺了擺手,然後問道。其實凌風心裏也清楚,自己所見的並非就是幻術,起碼心痛可以感覺到。

“我不知道!”水清清小聲地說道。

“歡迎衆位來到孽鏡地獄。”突然一個古樸的聲音響了起來。

凌風三人左右尋找。

“不用找了,我就是你們面前的銅鏡。”聲音再次的響起。

三人走到銅鏡旁邊,銅鏡上浮現出三人的樣子。

“咦?”銅鏡疑惑了一聲。

“怎麼?”凌風問道。

“你們或許聽過我孽鏡地獄,在這裏可以顯現出你們所做的所有的壞事,可是奇怪的是,你們三人居然沒有前生後世,你們是何人。”銅鏡問道。

“什麼?我們沒有前生後世,是什麼意思?”凌風激動地說道。

“我也不知道,我已經在此萬餘載,第一次遇到你們這樣的情況。”銅鏡思索了一下說道。

“我剛纔所中幻術,可是你所爲?”凌風問道。

“你中了幻術?”銅鏡反問道。

凌風心裏咯噔了一下子,難道在這裏還有其他的人,或者說其他的東西存在。

“我是此孽鏡地獄的鎮境法寶孽鏡,我可以顯現出所有人前生所做的壞事,沒有其他的功效,你們三人這樣,我不知道應該把你們送到哪兒?”孽鏡說道。

“送到哪兒?什麼意思?”凌風問道。

“你們所在的就是孽鏡地獄,但我這裏只是一箇中轉站,罷了,你們的下一站想要去哪兒,就告訴我吧,我送你們過去。”孽鏡說道。

“可以從地獄出去嗎?”凌風問道。

“不能!”

“去哪兒呢?”凌風思索。

“凌風哥哥,過了孽鏡地獄,按照傳說下一個應該是蒸籠地獄。”水清清說道。

“好,那就去蒸籠地獄好了。”凌風說道。

“好,如你們所願。”凌風三人就如同傳送一樣,消失不見。

等到知覺恢復,凌風第一的感覺就是好熱啊!

睜開眼睛一看,自己處於一片霧氣騰騰的所在,猶如蒸籠一般,身上一層層的出汗。

“壞了,凌風哥哥,咱們在蒸籠裏面。”水清清說道。

“快出去!”凌風說着,伸手拔出殺破天。

教授大人好高冷 ,但是凌風發覺,殺破天露出萎靡之色,使不出力道,怎麼回事?

“這蒸籠好強,他居然可以吸收靈力,難道就這樣被蒸了嗎?”凌風說道。

“這一鍋蒸了多久了?”突然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回大人,時間立馬就到了。”

“好,開鍋。”

凌風等人就感覺一陣涼風撲面而來,蓋在頭頂的蓋子,被揭了開來。

三人縱身就跳了出去,來到蒸籠外,凌風不停地跳動着,身上還不停地出着熱氣。

“熱死我了,熱死我了!”凌風一邊跳着,一邊說道。

二女也好不到哪兒去,臉上紅紅的,不過顯得皮膚更加的粉嫩。

“怎麼回事?居然還有活人?你們是怎麼做事的?”剛剛那個詢問的聲音響了起來。

“來人呀,趕緊的把這三人拿下,切不可讓這三人跑到外面。不然咱們誰也活不了。”那人繼續說道。 凌風聽到對方的話語,還未反應過來,一根根鐵鎖就從身周浮現,鎖向他們三人。

凌風手中殺破天揮出,由於剛剛被蒸,腳底下漂浮,凌風手上使不出力道,很快就被鎖鏈給纏住了!


水清清見狀,急忙的一點自己的額頭,古樸的乾坤鏡飛出,一道道光芒射出,鎖鏈應聲而斷,但是水清清的身體也在這時軟倒在凌風的懷裏。

凌風背起水清清,朝着門口的方向跑去,這事兒整得,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也沒見人,就被無緣無故的蒸上了,接着就是無緣無故的打鬥。

“快關上大門!”剛纔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

大門吱吱呀呀的開始關閉。南宮婉瞬間完成變身,手中大毛筆一揮,凌風揹着水清清躍到毛筆之上,毛筆在大門關閉的剎那飛了出去。

飛到外面,凌風纔有機會觀察一下四周,外面到處籠罩着一層薄薄的霧氣,就如同蒸籠出的水蒸氣一般,空氣中溼度很大,而且溫度偏高,如果不是在空中飛馳,肯定會熱的汗流浹背。

就在凌風觀察的時候,一陣陣破空的聲音傳來,前面出現了一面巨大的蒸籠,在蒸籠上端坐着一人,一身灰佈道袍,花白的頭髮,留着尺長的鬍鬚。

背上揹着一把古樸的長劍,看臉上六十來歲的年紀,長得白白胖胖的,就跟發麪饅頭一樣。

“別走了,留下吧!”一陣刺耳的聲音傳來,就如同老鼠咬木頭的聲音。

我勒個去,凌風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聲音跟體型太不相稱了。

南宮婉駕馭着毛筆,轉向另外的方向,可是那個蒸籠好快的度,不管怎麼轉向,都會被他超過。

“你們三人是誰?因何擾亂我正龍宗的大殿?”說話極其難聽的浮腫人說道。

“請問你媽貴姓?”凌風索性讓南宮婉別跑了,停在空中,凌風一抱拳很有禮貌的問道。

“你說什麼?”說話難聽的人呆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反問道。

“問你是誰?好狗不擋道,幹嘛阻攔我們!”南宮婉沒好氣的說道。

“哎呦喂!你們還好意思說,破壞了我們正龍宗的大殿,還打爛了我們的東西,就想跑啊?”那種刺耳的聲音,鑽的凌風的耳膜難受。

“行了,你待怎樣?”凌風問道。

“抓回去,上蒸籠。不過呢,也不是不能商量,本宗主看上二位姑娘了,細皮嫩肉的看起來就忍不住流口水。”那人一邊說着還一邊舔着流到嘴邊的口水。

凌風感覺到噁心的要死,懶得多說話,南宮婉會意的停在地上。

一踏到地面,凌風就感覺到絲絲熱氣冒了上來,讓人很不舒服。

“我乃正龍宗宗主郭尚正。別死了還不知道本宗主是誰?”難聽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話音未落,一個巨大的蒸籠鋪天蓋地而來,夾雜着陣陣的呼嘯聲音,氣勢十足,這樣的攻擊,好威猛。

凌風不敢怠慢,經過這段時間的恢復,凌風已經恢復了部分的靈力,揮劍“捨生忘死”,但是讓凌風奇怪的是,捨生忘死對上蒸籠,沒有想象中的能量碰撞,就好像“捨生忘死”被吸收了一樣。

“啊?”凌風大驚失色,趕緊的朝着旁邊躲避,可是避無可避,巨大的蒸籠一下子就把凌風給扣在了裏面。

緊接着一股股的熱氣從周圍冒了出來。

“不會吧!還非得蒸熟了不可嗎?”凌風心道。

閉息凝神,力貫雙臂。“捨生忘死”“捨我其誰”不斷的揮出,但是就如同打在了一團棉花上,沒有着力點,而且周圍的溫度越來越高。

凌風身上就猶如剛從水裏爬出來一樣,都溼透了。

這樣下去不行,得想一個辦法,看來這個蒸籠是一個可以吸收攻擊的法寶,我這樣下去只能是平白的損失了靈力,如果等我的靈力耗盡,我也就完蛋了。

怎麼辦呢? 繼承者:霸娶惹火嬌妻 。拳頭不停地敲打着周圍,爲什麼不試試?我的寶血呢?

凌風咬破中指,揮出一滴精血,精血漂浮在半空中,慢慢的就被水蒸氣給稀釋了,無效。

凌風擡起腳跺了一下地面,地面居然出現了一個細細的裂縫。這是怎麼回事?哎呀,我笨死了,這個法寶只能吸收靈力, 婚然天成 ,我真是太聰明瞭。

凌風厚顏無恥的誇獎着自己,腿腳卻不閒着,不用靈力只憑藉着肉身的力量,狠狠地砸着地面,打了也不知道多少拳,跺了多少腳,反正是腳麻了,胳膊酸了,但是地面上的裂紋也越來越大了,最後再也承受不住了,“譁楞!”一聲,破了一個大窟窿,凌風從窟窿內鑽了出去。

雖然剛纔感覺到地上冒着絲絲的熱氣,很不舒服,但是出了蒸籠,卻發覺外面還是很涼快的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