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不是這種。」唐春出示了鍋蓋似的耀世之光殘片,頓時,中年女子臉色三變,連聲音都有些顫慄,道,「你怎麼可能有這個。」

「你有,我怎麼就不能擁有。而且,我的這一片絕對比你的那殘片大得多。估計,到現在你還不知道它的來頭吧。」唐春說道。

「你知道不成?」女子問道。

「耀世之光8號……」唐春乾脆講出來,「而且,我曾經幫助過一個像你一樣中了銀輝之毒的強者。那人也僅有二年壽元,結果排除了。不過,你的功力高,能否排出我也不敢肯定。」

「你可以一試。」中年女子有些相信唐春了。

「前輩就是武青青吧?」唐春突然殺出一句來。

「嗯?你怎麼有此一問。」中年女子愣了一下。


「因為這個。」唐春出示了山寶。(未完待續。。) 4更到!

「你怎麼有這個?」中年女子急了,一抓,唐春的山寶往她飛去,在她的手掌心上跳躍著。

「我明白了,當年歐盤天下的另一個女人就是你。」月千冷哼道。

「這是我師傅之物,不過,他『去了』……」唐春一臉黯然。

「不可能,他功力比我高得多。」武青青問道。

「的確去了,當年……」唐春把事簡單的說了出來,道,「師傅對你一直充滿內疚,這都是造化弄人,當年的命數如此。而且,他去前有交待我有機會一定要找到你的後人。其實,如果小子沒猜錯的話,您的後人也是他的後人。當年,你們其實已經有了夫妻之實。」

「唉,歐盤……」武青青嘆了口氣,眼中有淚滴了,良久才說道,「我心已死,所以,我交待她叫武青青。當年我也是受傷很重。而她本名叫武青鳳,現在改過來吧,就叫武青鳳。」

武青青朝現在的大秦國皇帝武青青交待道,實則上的武青鳳說道。

「那她又是怎麼跑到古墓中去的?」唐春問道。

「因為,我感覺到了圓圓的氣機。不過,我當時受傷很重。所以,青鳳幫我去找了。因為,她想幫我去毒。結果,隨著氣息找到了位於大虞皇朝的古墓之中。不過,青鳳卻是被抽魂剝神了。一直以來我想恢復功力到古墓一探。只不過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恢復全部功力。而且,連這空間都沒辦法出去。一出去就感覺難受得要死。這銀輝之毒太可怕了。」武青青說道。

「那我也該叫你師母了。咱們都是一家人了。師母請帶我去圓圓之處。」唐春說道,幾人進了冰宮之中。唐春突然一震,看了看冰宮。頓時,悟到了,笑道,「師母,如果我沒猜測錯的話,這座冰宮其實也是師傅給的月神空間的。」

「沒錯,它的確就是月神空間。只不過這個是冰屬性的。因為有它在鎮壓著,這銀輝才不致於吞噬了我。」武青青說道。

唐春發現。武青青得到的耀世之光殘片居然是鐵鍋頂上那個王冠樣的寶冠。也是圓形的。有點像是天壇的造型。當然,比它大得多。而且,上邊有著許多的圓形樣的水晶窗戶。

「它應該就是耀世之光飛船的控制室了。」唐春問道,把遺土城原本操控耀世之光八號的駕駛員。紅河蛛族的蛛天濤給抓了出來。

「沒錯。想不到飛行法寶的的控制室落在了這裡。不過。這控制室保存還較完整。而且,耀世之光的殘片本身就有一種互相吸引之力的。

只要你拿出大部件來,小部件就會給吸扯過去自動進入修補融合。據說我們蟲族的耀世之光是由天下最聰明的千機族的高手合作製作出來的。

當年遺土城城主花費了數量驚人的寶貴資源從千機族手中換來了幾艘飛船。耀世之光八號是八艘飛行法寶中品級最低的。從八號到一號,一號耀世之光最強大。

據說能防禦超越涅槃境的高手一擊。而我們這件法寶的品級達到了玄階下品。」蛛天濤鑽進了控制器室,伸手摸著時面那些複雜的部件,頗有些感嘆。

「玄階下品,玄級兵器不是只存在於傳說中嗎?」唐春一驚,自己的風雲一笑戟不過天階極品呢。

「呵呵,的確罕見。這就是千機族的厲害了。他們是制物方面的真正大師。」蛛天濤說道,看了看武青青,頓時一驚。

「她當年想融煉這控制室,所以中了銀輝之毒。我在想,你們耀世之光上那些銀輝之毒是不是就是蟲族的蟲毒?」唐春問道。

「的確如此,為了防止外族人奪走我們的耀世之光為他們所用。所以,所有的耀世之光上都有我們蟲族祖毒。這種祖毒可是源自於我們遠古時的蟲母之毒。

而且祖毒是融煉於整個飛船之中的。所以,外族生靈即便是奪走也沒用。如果妄想融煉的話反倒會要了小命。這就是我們蟲皇的英明決定。

如果我沒猜測錯的話這位超級大師就是中了祖毒的原因造成的。」蛛天濤居然一臉得瑟,下一刻,叭地一聲脆響,這傢伙給憤怒的武青青一巴掌甩得狠狠砸到了冰宮的冰壁上,痛得差點散了架。

一道灰濛色的領域凝固出現,好像一塊巨大的灰色巨石,蛛天濤感覺自己快給壓成肉餅了,嚇得大叫道:「救命啊少主,救命啊。」

「誰也救不了你,你們這些卑鄙無恥的齷齪蟲子,今天本皇就要燒烤了你。」武青青給祖蟲之毒折磨了幾百年,那是痛苦不堪,真正的咬牙切齒了。

「慢著師母,它沒準兒有辦法解決你身上的蟲毒。弄死了可就麻煩了。」唐春趕緊勸道,可是不願意讓師母滅了這傢伙。

唐春可是有個天大的計劃。那就是收集完整耀世之光的殘片讓它們自動融合。爾後用紅晶天王鼎的剋制蟲毒作用吸收完這些祖毒。到時,這耀世之光玄階飛船可就是橫渡虛空的超級法寶了,千機族生靈的傑作啊。

「說,怎麼樣解毒。」武青青一聽鬆了手。

「我……我解不了。」蛛天濤苦瓜著臉,一臉慘狀,不過,結果又給唐春踹了一腳,罵道,「明明解得了怎麼說解不了,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見唐春在朝著自己弄眉弄眼,蛛天濤也不是個蠢貨。畢竟,蠢貨的話遺土城的蟲王不可能讓他擔任耀世之光駕駛員的。

這傢伙趕緊點頭,不過,傳音道,「我真解不了啊少主,這可是我們蟲族祖宗之毒。傳承至上古時期,屬於傳承之毒。不要說我解不了,估計就是蟲王能否解決掉都難說。不過,這毒對我們遺土城出來的蟲族倒是沒有傷害性的。它只針對外邊的生靈。」

「少啰嗦,按我的法子你演演戲就是了。不然,你小命難保。」唐春說著,手一動,紅晶天王鼎盛旋轉著飛到了空中。

「師母,你要放開全部心神。由此鼎吸收銀輝。一旦吸收完畢,也許就能復遠了。當然,你被銀輝之毒折磨了幾千年,一時想復的不可能。慢慢休養。」唐春說道。

「只要能把這該死的銀輝弄出體外,我自有辦法。幾千年都過去了,還怕沒時間不成?」武青青說道。

唐春已經擁有了給昔年的帝國學院第一哥滄海桑田吸毒的先例,這下子操作起來倒也輕車熟路。而且,現在功力跟當時不可同日而喻了。

只不過水漲船高,武青青的功力更是高得嚇人。而且,在普通天眼之下居然發現不了銀輝躲在什麼地方。唐春只好休整了一下,爾後借了諸天島的時間比例融於身體之中。爾後拚出真力摧動著輪迴之眸在檢查著。在輪迴之眸那犀利的神眼之下,終於發現了銀輝之毒。

唐春頓時嚇了一跳,因為,師母身體中的銀輝之毒居然是一隻活動著的銀輝。好像還是一隻長相怪異的蟲子的形狀。它居然駐守在武青青的大腦腦髓之中。

這個部位可是人體要害,搞不好的話會要了人命的。就是稍微有些偏差的話也會讓武青青成為植物人或半身偏癱。這是唐老大不願意看到的事。

而且,唐春發現,武青青那超強的真力正好為此蟲的吞噬提供了充足的營養。這傢伙伸開多個觸鬚整個居於腦髓的中心部位。爾後通過全身經絡吞噬著武青青那浩大的精氣神。

唐春試了試,當紅晶天王鼎一吸,武青青痛得直皺眉。這還只是小試牛刀,發現那隻銀輝蟲子居然彈了彈。這才是拿到武青青痛苦的原因。要是加大力度,豈不是要疼死武青青了。

見唐春皺緊了眉頭,武青青問道:「是不是很難辦?」

「麻煩了,這銀輝我懷疑就是祖毒中最厲害的種毒種在了你的腦髓之中。而且,幾千年下來,這毒蟲已經把你的腦髓都給同化了。整個腦髓都成了祖毒的基地。如果要吸收,這腦髓會受到嚴重損傷的。而且,師母功境太高了。本身在遇上外物刺激之時身體會有自然的防禦反應。這種反應屬於本體的自然反應,連你都無法用意志控制住這種反應了,而如此的話我就無法再吸毒了。」唐春說道。

「那怎麼辦小師祖?」武青鳳等晚輩們可是急了。原本這女子還不願意叫,現在急了,稱呼都變了。

「你是空境三重……」武青青問了一句閉上雙眼在沉思。

「空境三重?」武青鳳等武府人終於動容,想不到唐春這年輕人功境如此之高。自己等人跟他相比簡直就是螢火跟晧月爭光。

「如果我把功力散開到空境三重,你是不是駕御起來就方便得多。而且,如果我本體有自然反應,你也能控制住是不是?」武青青問道。

「理論上是如此,不過,這可是不成的。師母現在可是涅槃境中的『滅度境』。修行不易,能達到這種高度才是真正的神通者了。可以稱皇。皇者的意念是多強大,不可廢了。」唐春搖了搖頭。

「你好像對這種銀輝之毒有免疫能力是不是?」武青青問道。

「嗯,說實話,我以前修鍊過毒功。後來變異過後,這銀輝之毒好像還能用來修鍊。只不過光靠我自身無法把銀輝吸收出來,還得靠這鼎來吸收煉化最後給我吸收起來。」唐春說道。(未完待續。。) 5更完畢,來點什麼吧?各位。

「不用說了,就這麼辦了。」武青青好像下了決心,手掌一掃就把別的人全都隔開了。這就是領域的能量,她臨時頭布置了一個領域結界。

在這個領域之中,她就是主宰,她就是皇者。


一道皇者之意念全面的侵入了唐春全身之中,不久,武青青腦袋上冒出一朵本命之花。唐春發現,武青青修鍊出的本命之花居然是金屬性的,跟蘇勇老哥一樣。可以稱之為命金。當然,涅槃境的本命之花就像是一朵金燦燦的金花,大如卡車。高懸在了唐春的頭上。

一股浩然大氣傳來,唐春感覺到了全身骨架的咔嚓之聲。這種能量壓力太大了,這還是武青青控制住了的結果,不然,唐春早給這領域之力壓成碎渣了。

武青青還真是拿得起放得下,居然摧動著本命之金花到了紅晶天王鼎上。咔嚓一聲巨響,真下得了手啊。武青青居然把自己幾千年下來修鍊出的命金之花給碎開了。

只留下了中央一層小花蕊還在。而外邊的花瓣全都擠入了紅晶天王鼎中。而唐春給丟進了紅晶天王鼎中。

頓時,紅晶天王鼎中金光大作。皇者霸氣如泰山一般擠壓著唐春,這傢伙全身骨節爆響,在發出碎裂前的悲鳴。沒辦法了,唐春咬牙堅持著。全力摧發吸收這些高能量的本命之金。

可是太浩大了,就是全力開啟也無法承受。諸天島的時間比例給借了出來。而且。唐春突然間發現,道神訣居然自動運轉了起來。

這涅槃境的本命之金居然含有絲絲仙力在。居然能吸收,更可貴的就是,雷神訣因為屬於屬雷,像火屬性跟金屬性都偏向於雷光。所以,居然能吸收修鍊。

時間感覺過去了幾年了,主要是諸天島的作用。外界僅僅幾個月。終於,某一天,唐春挺住了。全身金光大作,好像一個**的金人。就連皮肌都呈金銅之色。


身體在命金洗鍊之中得到了空前的強化。唐春懷疑。自己現在的身體強度就是不用真力直接撞過去就能把生境強者活活撞死了。

而唐春發現,雖說境界還處於空境三重,但是,實力絕對可以跟空境五重強者相抗了。而且。跟他們相抗時能勝的機率達到了七成。

空境五重以下者簡直可以秒殺。因為。唐春師傅給的道神訣居然突破到了半重境界。雖說還沒到一重境界。但這可是師傅修改過適合於仙人修鍊的絕世功法。道神訣一重境界就可以跟空境九重境界者相抗的,甚至跟涅槃境的滅度境界也有得一抗。

而雷術卻是突破到了第二重,也就是能揮出雷罡了。以前只能揮出雷氣。現在聚氣為罡。實力提高了n個檔次。唐春相信,現在自己用『往生一拳』干過去,絕對能直接把月千打傷。而再不用借力風雲一笑戟耍詐才能輕傷她的。

至於精神力境界層面,唐春在吸收了師母的命金之後,提前的體味到了涅槃境的一些意念。以及領域之力。這對於修士相當的重要了。提前體會上幾個境界,這對於今後突破有著絕對的好處。

因為,越往上突破就越要靠領悟了。像涅槃境你要突破的話就要掌握領域之力。體味空間領域之道。能操控一定的空間之力了。

「唉,我儘力了。可是你還是無法完全吸收完我碎開的命金。而且,你僅吸收了二成左右。還有八成左右命金我用秘法壓制在了你開闢出的一個穴位丹田之中。一旦你能承受之時就可以開啟了。而且,平時可以根據需要慢慢吸收煉化。不過,我的命金都給祖毒污染了。你要小心煉化毒素本源,不要給毒死或搞成我這種結局。」武青青嘆了口氣,人一下子蒼老了下去。中年婦人一下子變成了老太婆,而功境也跌到了空境三重左右。

「多謝師母成全。」唐春說道。

「我是沒辦法,也是為了我自己。雖說現在蒼老了,但是,以後毒排除後會慢慢再修鍊恢復的。」武青青說道。

下邊,唐春想到了一個法子。那就是用農村包圍城市的辦法逐步吞噬銀輝之毒。所以,唐春從武青青的皮肌開始用紅晶天王鼎吸毒。

一個月後皮肌之毒給吸乾淨了,可是她的腦髓部位一陣跳躍。那隻銀輝之蟲居然把自身的毒逼了出來供給給武青青全身的子蟲們所用。

唐春高興了,因為,計劃得逞了。那就再吸收,如此這般一來,三個月過後,終於反反覆復把毒吸收乾淨。而那隻祖蟲氣得從腦髓里跳躍了同來撲向了武青青的皮肌。它中計了,唐老大的雷罡正等著他的。正好在武青青全身布置了一個陷井。

那隻銀輝祖毒之蟲在慘叫著,最後,給唐春用紅晶天王鼎之光加上雷罡滅殺了。武青青終於得到了解脫,代價就是功力下跌,皮肌衰老。不過,她人卻是很高興。千年折磨得解,的確令人興奮。

因為時間緊,也來不及融合耀世之光了。唐春只收先收起了耀世之光,讓它們自動吸扯融合了。這邊,幾人匆匆出了冰宮月神空間。

而武青青沒有出來,她要在裡面修鍊恢復。估計沒有幾十年甚至更長時間是不可能恢復的了。而且,能否回到原境界就難說了。

不過,據了解,尼蘭說是幾番檢查過。唐信的確是失意了,應該是頭部受了什麼打擊造成的。尼紅一時也沒輒。唐春了檢查了一番下來,也感覺相當的棘手。而中海龍宮一行時間又逼得緊,只好慢慢在路上想辦法了。

剛出來居然發現武鳳正站在寒勾子外邊守候著。

「小師祖,大事不好。」一見到唐春,武鳳一點恭敬。

「是不是洪殿的人出動了?」唐春問道。

「沒錯,洪殿好像感覺到了什麼。這次是非奪走圓圓不可。而且,他們認為我們知道了武王的秘密。所以,這次,他們大批高手雲集大秦國內。光是死境強者就有三十幾個。生境強者也多達六個。並且,聽說洪殿第一長老秋一松也到了,此人屬於12星長老,實力據說達到了生境後期。」武鳳一臉焦急說道。

「想不到洪殿的實力如此的強悍,以前我們還真是低估了他們了。」包毅說道,這傢伙捏緊了拳頭,因為,洪殿滅了包家全族的。

「查清他們聚集之地沒有?」唐春問道。

「查清了,居然就在離寒勾子不遠的地方。青皇已經派出大批兵力切斷了去京城之地。不過,對於他們這些高手,軍隊的作用並不大。」武鳳說道。

「滅了,幾個核心人物留下活口,咱們要踏平洪殿老巢。」唐春霸氣衝天,幾人跟著武鳳直奔洪殿秘密住處而去。

轟隆一聲驚天巨響,火光衝天而起。

地海神針一捧下去直接就滅殺了幾百洪殿弟子,頓時,一場大戰拉開。血光飛騰。

「什麼人敢動我們洪殿的人。」這時,一個臉上有黑痣的老傢伙兇巴巴騰空而出。

「我。」唐春淡淡的哼了一聲。

「小子,你膽子夠大的,今天老夫要滅了你。」秋一松影光一閃,一把紅色短劍飛掠而出。不過,唐春一吸,那短劍掙扎著就到了他手中。

「就這破玩意兒,嗯,天階一品兵器,包毅,給你玩去吧。」唐春一把抹去了秋一松的靈魂印記一把扔給了包毅。

「果然是你。」秋一松認出了包毅來。

不過,下一刻,轟地一聲巨響,唐春輕輕一拳直接把秋一松這位洪殿大長老揍進了山壁當中。包毅撲上去,照準這老傢伙就是一頓子海揍,打直得這老傢伙進氣少出氣多時才收了手。

而別的洪殿弟子們一看,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平時牛逼哄哄的大長老居然不堪這個有點邪笑的年輕人一拳。頓時,這些傢伙個個腿肚子抽搐,撒腿就想跑。而幾個生境長老們也是瞠目結舌,一幅不敢相信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