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心想:“這年頭的人眼力勁怎麼都這麼差勁啊,我看起來像聾啞人嗎?”。

少婦見張不凡這麼橫,火氣不打從一處來。相貌堂堂,長相斯文,出口卻是很火爆,像是吃了幾十斤**一樣。

“哎,你橫什麼啊,撞了人你還對了啊。”少婦指着張不凡的鼻子道。

怒火中燒,最討厭別人對自己指指點點,有一種想把手指咬掉的衝動,不過還是忍了忍,如果做事不計後果,如果要不是生活在陌生的城市,或許他會毫不猶豫的咬下去。

“對不起了,我纔來這個地方,不知道怎麼走。”張不凡咬了咬牙,不想惹事,只好低頭。

“這還差不多。”少婦佔了上風,有種說不出的快意,“你叫什麼,你來學校做什麼。”。

張不凡又打量了少婦一番,發現滿臉和善,妖嬈萬分,絕對是村裏面說的狐狸精,專勾搭男人的那種。

勾搭男人也不會勾搭我這樣的啊,“張不凡,我來報道的。”張不凡有些不相信,但是還是覺得騙自己也沒有什麼好騙的。

美麗少婦微微一笑,自己也不像騙子啊,等等,張不凡,這名字怎麼那麼熟悉呢…

“張不凡,你就是張不凡啊。”少婦像是見到了古董寶貝一般驚叫道。

張不凡一陣鬱悶,雖然說自己還算蠻帥的,但也沒必要聽見自己的名字就這般大的反應吧。

“沒錯,我是來報道的,我找不到班主任辦公室。”張不凡很平淡的應道。

少婦這才仔細打量着張不凡,身着樸素,器宇軒昂,稍微幼稚的臉上顯露出幾分帥氣,不由有些喜歡了,說不清楚的好感,難道是因爲這少年吃了自己豆腐不成。

“我就是你的班主任雷風行啊。”少婦自我介紹,面帶笑意。

說起自己的名字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任誰都會以爲是個男的,可惜卻是反常,有時都恨爹媽怎麼取了這樣一個名字。

“你就是嗎?”張不凡有些不信,心想:“這妖豔女人怎麼會知道自己班主任的名字,不會是有一腿吧。”。

收回這個邪念,又有一種想法,這年頭騙子還真厲害,居然這種信息都知道,我纔不會上當呢。

“對啊,沒錯,你可是比較晚的了,什麼原因呢。”雷風行問道。

不會吧,這騙子騙技也太低了吧,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了嗎?

“我班主任是個男的啊,你不會是騙子吧,我聽說開學這段時間騙子好多,看來這話一點也不假啊。”張不凡很無語的搖了搖頭,想不到現實比傳聞還可怕。

“你說是我的名字啊,我的確是你們的班主任啊,這名字是像男的,很多人都這樣認爲,你這樣認爲也不足爲奇。”雷風行很是鬱悶,不過見張不凡這般謹慎,心裏不由有些高興。


是嗎,是嗎,張不凡問了問自己,看了看少婦說話時的神情,也沒有像自己說慌時的那種慌張,要是自己說謊口齒不清楚不說,反而還會結巴,所以肯定少婦沒有說慌。

“這樣啊,那不好意思,還是小心的好。”張不凡撓撓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原來是班主任啊,好漂亮啊。”。

張不凡誇道,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讚美之詞誰都喜歡,也就說了出來。

“呵呵,真會說話,廢話就不多說了,你要住校呢等下就般進去,書費交給我就行,學費還得去教務主任那交。”雷風行直接說道。

這小嘴真甜,也這麼帥氣,這種搭配還不迷死各種美少女啊。

“老師,我不打算住校的,不知道學費交多少,書費交多少啊。”張不凡還是有些不信,萬一真被騙了,那還真是讀不成書了,拿什麼來實現自己的諾言呢。

小心使得萬年船,多個心眼準沒錯。

“學費和書費總的交1500,我這裏交四百就行了。”雷風行道,心想:“還這般小心,看來我不是個容易被信賴的主。”。

“呵呵,這麼多啊,老師我沒帶身上,不知道晚上可以不。”張不凡很恭敬的問道。

“可以的,不過得晚上九點以前啊,再晚就都下班了。”雷風行想了想說道。

張不凡很尊重的鞠了一個躬,不高不低正好合適,不過低頭瞬間,卻看見了雷風行穿的那粉紅色的小內,不禁有些臉紅。

“那老師再見。”張不凡轉身就要走,之所以這麼着急是不想下身那反應太強烈。


“等等,你知道教務主任辦公室嗎?就這樣走,你怕是又得找半天了。”雷風行搖了搖頭,冷冷道。

“呵呵,對啊,你看我這腦子。”張不凡撓撓後腦勺,恍然大悟。

雷風行告訴了張不凡教務主任辦公室的地址後也轉身離開,走幾步後又回頭看了看張不凡,很是欣賞張不凡樣子。

出學校,張不凡徑直走向取款機,取了一千五,這是老爸的血汗錢,張不凡很小心的放進了口袋,然後準備買點東西先回趟住處,纔來,出了被子,其餘的什麼也沒有,至少得買點牙膏牙刷,洗臉盆什麼的吧,轉過一個彎,看見一超市,張不凡想都沒想就走了進去。

超市人還真多,張不凡選了幾樣很便宜的物品,然後向着收銀臺排隊前去。

排隊的人從收銀臺就派到了超市的後門,用一個很俗的話形容‘真jb長啊。’。 “帥哥,借過。”一個打扮時尚,身材高挑的女生對張不凡道。

“美女,你沒看見這是在排隊嗎?”張不凡並不是遇見美女就變傻的孩子,知道那美女是要插隊。

仔細看去,那美女一身緊身牛仔褲將修長的腿修飾得分外誘人,上身是一件雪白色T恤,將那有些成熟的兩座山峯裹得嚴嚴實實的,有種一破沖天的感覺,潔白的臉蛋在柔惑的光線照耀下冉冉生輝,頭頂還戴着一定時尚的太陽帽,與那鼻子嘴巴搭配得天衣無縫。

美女一怒,臉通紅,心想:“還沒有不買美女的賬的啊,自己的美人計是百試不爽啊,本小姐是看你有幾分帥氣纔來插隊的,居然不給面子,真有種。”,她忍住怒火,強笑道:“知道啊,給我插過隊嘛,我家還等着鹽下鍋呢,帥哥,怎麼樣。”

“就你們家煮飯才下鹽啊,哪家不用,人這麼美,德行怎麼這麼差呢,排隊去吧。”張不凡才不買她的賬,有些不耐煩的道。

“我去,你叫什麼,記住我,本小姐是陳心涵。”美女一甩屁股,向着後邊走去。

這樣子,大大淑女的形象當場全無,張不凡有些想笑。

“美女,來這插隊吧。”前邊一個戴着銀邊眼鏡的眼鏡男道。

“哼。”陳心涵掉頭對着張不凡一聲後,向着那走去。

這意思在明白不過了,‘看吧,就你這人不開竅’

“我去,你以爲哥想泡美女啊。”張不凡心裏一陣噁心,美女有什麼了不起,以爲自己美就無所不能啊。

“陳什麼涵那個,哥叫張不凡,你別以爲你長得好看插隊就應該了,哥只是讓你明白一個道理美人計對我是沒有用的。”張不凡扭頭看向別處。

“我去,本小姐好歹也是絕頂美女了啊,你是個什麼東西,真是不解風情。”陳心涵怒目而視,又轉身走向最後,排起了隊。

排隊的不少男士投來不解的目光,但是有不少少女春心動漾的看着張不凡。

走出超市,張不凡走回了住的地方,這是自己花了整整一百租來的,交錢的那時啊,那個心啊哇涼哇涼的,放下麻袋,整理了一下,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八點了,他就走出住所,向着學校出發,目標教務主任辦公室。

教務主任辦公室比班主任辦公室近一些,張不凡決定先去哪裏交學費,然後再去班主任辦公室去。

出門,天已經快黑了,路燈已經照亮了大道,張不凡的住所離學校大概有十五分鐘的腳程。

…………………………………………………….

“嗯….啊…不要….嗯….”教務辦公室發出一陣陣銷魂的聲音,張不凡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這聲音,不禁有些按耐不住,下身有了點點反應,恰巧沒注意門前還有位女生。

原本想偷聽的張不凡,因爲貼門貼得很近,下身那不爭氣的東西居然頂到了那女生。

“啊什麼東西。”那女生也正在偷聽,不想會有人,而且還用什麼東西頂自己,不由嚇一大跳。

“啊,什麼人。”張不凡也被嚇一跳,還以爲被發現了。

而這時,房間裏的那聲音突然消失了,又過了幾分鐘,教務主任辦公室門開了,從裏面走出來一個禿頂猥瑣的男人,年齡在三十五歲以上,臉色微微發紅。

“咳,你們兩位是幹什麼的。” 首席搶婚:大牌老婆的愛情通告

“啊,主任你好,我們什麼也沒聽見。”那女生傻傻的說道,似乎是被那眼神給嚇着了。

“我去,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張不凡有些無語,有些懷疑這個女生是不是腦殘。

張不凡想笑,什麼都沒聽見你說什麼呢,這不是很明顯的嘛。

“那個主任,我們是來交學費的,我們剛到,不過好像剛纔有貓叫的聲音,那聲音很好聽啊,主任不知道有沒有空啊。”張不凡打量着禿頂,想不到這禿頂還有幾分官威,收回目光。

不會就這麼開除我們吧,有些擔憂的看了看那女生一眼,剛纔那曖昧一幕突然像大腦中了毒一般在腦海裏放映。

“啊,是嗎?剛纔我也聽見了啊,有空,有空,你們進來吧,雷老師也在裏面呢。”禿頂道。

禿頂很會意的看了看張不凡,質樸的衣服,偶爾還有幾個補丁,不過聽張不凡說話的水平,有些矛盾,按理說不應該有這樣的水準,不就是個鄉下佬嘛。

“我去,這還不知道,這次真的是丟大了。”禿頂一陣心煩,明白張不凡是暗示自己不要亂來。

張不凡見教務主任很是懂事,微笑着站在一旁,像一張貼在牆上的海報,看了看一旁的女生,見她恐怖在臉上還未消褪,泛白的臉色,樸素的打扮,戴着一副大大的眼睛,扎着馬尾,很是清純美麗。

雷風行在一旁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雷老師也在啊,我還說拜訪完教務主任在去打擾你呢。”張不凡很不客氣的往沙發上一坐,見雷風行臉色紅潤,衣角有些凌亂,額頭還有些汗珠。

雷風行不知所措,看都不敢看張不凡一眼,心想:“這下可沒有臉面了。”。

“你小子真不識相,居然我不叫坐你就坐,真的是好大膽子。”禿頂見張不凡往沙發一坐,心裏有些發毛,知道張不凡知道自己的那點事情,又一時拿張不凡沒有辦法。

“我來找趙老師有些事情,你們兩個來得很好啊,學費給趙老師,書費給我,蓋完章就好了。”雷風行裝作若無其實的樣子,很自然的答道。

臉色早已出賣了她,一陣泛白一陣泛紅,最後是紅得像餵了瘦肉精的豬屁股。

教務主任叫趙世昌,真的人如其名,一個相當猥瑣的老男人,時常對女老師下手,得了不少好處,一個十足的小三。

“哎,趙老師,你怎麼的不坐啊,站着我亞歷山大啊。”張不凡有些想笑,想不到這個教務主任這般慫。

一旁的女生覺得張不凡就是一個瘋子,這無意間知道了教務主任和班主任的姦情居然還這般囂張,難道就不怕教務主任將他開除啊。


“趙老師,我江思容,我來交學費的,雷老師好。”那戴眼鏡的女生有些害怕的看了看雷風行。

心想:“這是自己的班主任嗎?居然偷情,真是可恥。”

“啊,你不是說改天在來的嘛。”雷風行有些反應不過來,原本覺得張不凡沒發現什麼的,卻見張不凡這般囂張,正想得出神。

“我想了想還是今天交的好,明天都上課了,來交麻煩。”江思容回道,又打量一下雷風行。

然教務主任在聽到張不凡的話後,仔細推敲了下,似乎是在警告自己不要亂來,他心裏正盤算着怎麼開除這兩位學生呢,但在聽到張不凡的話後,打消了這個念頭,賠笑道:“好好學,聽說你們兩個成績都不錯啊,一定能有非凡成就啊。”

教務主任偷偷的瞄了一眼那位叫江思容的女生,眼神裏透露出絲絲色意。


“謝教務主任啊,以後還得趙老師的關照啊。”張不凡回道。

交完錢,張不凡見雷風行臉都快綠了,有些不忍,和教務主任打了個招呼就走出了教務主任辦公室。

走到辦公樓下,張不凡大嘆一口氣,看着緊跟在他身後的江思容,他停住了腳步。

“你好啊,腦殘妞。”張不凡道。

剛纔的那‘我什麼都沒聽見’讓張不凡覺得這妞就是腦殘。

“什麼,你才腦殘,你真囂張,你是什麼人啊,教務主任你不怕嗎?”江思容惱怒的同時對張不凡又有些好奇。

“怕啊,我真的好怕,我能不能讀書可全看他了。”張不凡回道。

“那你還敢得罪他。”江思容有些無語。

這囂張的傢伙,真是不可一世,江思容瞄了一眼張不凡,斷定張不凡一定是神經出了問題。

“可是現在我不怕啊,這不是有你啊,你知道他的祕密,我怕什麼啊。”張不凡道。

“什麼啊,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可什麼都不知道啊。”江思容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真的是腦殘,我要是不那樣說,恐怕現在你我怕是已經高中畢業了。”張不凡搖了搖頭,揮手,走回了住所。

………………………………… 天空的白雲追逐着太陽,害羞染紅了大地,‘懶豬起牀了……..’鬧鐘叫喚不停,張不凡從被窩裏伸出手拿起鬧鐘,隨後縮回了被窩裏,再然後就是一聲大叫。

“我去,這都快八點了,開學第一天難道老子就要遲到不成。”張不凡悶哼一聲,打了個哈欠後開始洗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