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不是什麼秘密,你們兩家的老不死就沒有受傷?」海葵聲音之中透著冷傲。

「我們兩家的老前輩也都受傷了,但是經歷了十多年的治療,他們的傷勢已經都恢復了。」孫百勝接過了話茬,看著海葵說道,「但是前輩您好像是不一樣,您一直不承認自己有傷,當我家的前輩潛心療傷的時候,你卻硬拖著傷勢發展濱海城,不得不承認,您是一個天才,那麼重的傷勢,一壓制就是二十年,不過到現在為止,也應該壓制不住了吧?」

「所以你們兩個小貓想要挑戰我?」海葵冷冷地質問道,同時他的臉上閃過一抹怒氣。

「老人家神功蓋世,我很早就知道,一直想要向您討教,但是一直沒有機會,今天的機會正好,還望您老人家不吝賜教!」孫百勝握緊了手中的長槍,開口說道。

「加上我一個吧。」齊天驕笑盈盈地說道,他頭上的黃羅傘蓋再次爆發出強大的氣息。

「你們兩個小貓一起上吧,免得有人說老夫以大欺小」海葵的聲音是從牙縫之中出現的,說明他此刻的心情是非常之不爽。

哪一個神魂者在天武者面前不是耀武揚威的?堂堂神魂者被兩個天武者叫板,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未完待續。。) 接到這樣的信,儘管思念兒子的范氏有些小小的遺憾,但她也知道事關兒子的前程,z只得壓制住心中的思念,在回信中反覆叮囑徐文卿注意身體,不可因為讀書而累著身體。

得知大哥過年不回家,已經順利在鄒先生名下掛了個命,並且在魏玄的幫助下在認識了一大堆朋友的徐文峰也就不願這麼快就回去了。

這會兒他正是和新朋友們新鮮的時候,要是就這麼走了,實在是覺得有些捨不得。

因此,徐文峰舍了臉皮跟扭糖似的在范氏面前扭了好半天,做出了一大堆的保證之後,這才終於爭取到了的留在京城過年的機會。

既然徐文峰都留在京城不回錦州過年了,范氏自然也不會厚此薄彼,想著徐明菲長這麼大也是第一次來京城,還從來沒見過京城裡過年是什麼樣子,便乾脆直接讓徐明菲一起留在京城過年,決定到時候就自己跟徐三老爺一起會錦州就好。

對此,徐明菲是沒有什麼意見的,不過徐文峰那個大嘴巴,一轉身的功夫就將他們兄妹倆要留在京城過年的這個消息告訴了魏玄。

不到半天的功夫,徐明菲又收到了魏玄拐著彎兒送來幾樣小玩意兒,美曰其名讓徐明菲留著過年的時候玩。

隨著年關的靠近,為了趕在能夠過年之前順利回到錦州,范氏整理箱籠的速度也跟著加快了不少。

徐三老爺是鐵定要跟著回錦州的,可都到了這種快要啟程的關頭了,他依然沒有拿出安置映紅的章程來。

對於這個問題,徐大太太現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的已經懷孕的許惠身上,壓根沒有那個功夫去理會,而范氏則是因著上次徐三老爺沒個分寸的事惱了,也懶得管這些閑事,只當做自己不知道。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還不等范氏徹底收拾好東西,啟程返回錦州,一封從錦州送來的加急信件便打破了徐府的平靜。

徐三太太難產了。

信上說徐三太太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聽說了徐三老爺和映紅的事情,並且還有要休了她,改娶有了官家小姐身份的映紅之意。

徐三太太原本就是個眼裡容不得沙子的人,一直都對映紅防範得緊,突然聽到這種消息,哪能里能夠接受得了,當即怒極攻心,走路時一個沒踩穩,腳下一滑就在院子里狠狠地摔了一跤。

眼瞧著就要臨盆了,徐三太太突然這麼一摔,可謂是兇險萬分,穩婆來接生的時候,愣是折騰了一天一夜也沒能將孩子給接出來。

軍婚綿綿:顧少,寵妻無度

傻子總裁

出了這檔子事,徐大太太看了信之後第一個就火了,直接把信扔到徐三老爺身上,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事兒!你自己弄出來的事,我讓你自己處理,你就處理個這種結果?」 薄薄的信紙從徐三老爺的臉上話落,那平日里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重量,在此刻卻猶如千斤重的大石一般,狠狠地壓在了他的心頭。

「怎、怎麼會這樣,我從未想過要休妻另娶……」徐三老爺身子微微一晃,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一步。

「沒想過?你沒想過這種事,你和三弟妹說了嗎?」徐大太太看到徐三老爺這幅失魂落魄的模樣,心中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徐三老爺愣愣地看著徐大太太,張了張嘴道:「我、我是想要再等等……」

徐三太太是個什麼樣的性子,作為枕邊人,徐三老爺心中也是十分清楚的。

他之所以一直拖著沒能對映紅的事情拿出個解決的方法來,一個是真的沒有想要該怎麼對待映紅,另個一個卻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身懷六甲即將臨盆的髮妻。

按照他的想法,徐三太太就快生了,未免中途出什麼岔子,決定先將映紅的事情瞞住,待徐三太太平安生產之後他在告知對方此事。

到時候就算徐三太太生氣,也不會出什麼大的問題。

為此,他還特意叮囑了底下的人,讓下人閉緊嘴巴,絕對不能將此事傳回錦州去。

可誰想到……誰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

「等等等,你能等到什麼時候?我之前怎麼說的,你要是想要留下映紅,就早點把這件事告訴三弟妹,也好讓她有個準備心理準備的。不過就是個妾,只要三弟妹同意,我們徐家又不是養不起。現在可好大,原本一件小事,被你這麼一拖,差點就釀成了大禍!」徐大太太怒喝一聲,重重地拍了一下之桌子。

此時的徐三老爺原本就已經悔得不行了,這會兒被徐大太太一罵,心中的悔意又更添上了一分。

「是我錯了。」 寵妻N次方:閃婚老公,撩不動

「現在知道錯了,早之前幹什麼去了?」徐大太太頗為失望地搖了搖頭。

前段時間她看徐三老爺在處理京城中事物的時候有所長進,還琢磨著和徐大老爺商量一下,給徐三老爺某個體面的差事噹噹,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平安順遂。

可她不過就是一個錯眼沒盯到底,徐三老爺就犯了糊塗。

看樣子,差事一事還得暫緩一下。

「大嫂,我想先趕回錦州。」徐三老爺到底是男人,哽咽之後,心中立刻就有了決斷。

徐三太太生產之時他沒能陪在對方身邊,現在無論如何他都得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去。

「你是該回去看看,反正行李什麼的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明兒一早你就提前出發吧!」徐大太太沉聲道。

「明天?」徐三老爺這會兒都恨不得插上翅膀立馬飛回錦州了,聽到徐大太太讓他明天回去,不由急急道,「大嫂,不用等明天了,我現在就出發,行李什麼的勞煩二嫂慢些時候一同帶回錦州就行了。」

「這會兒都快天黑了,你就是現在走,難不成還能趕夜路了?」徐大太太瞪了徐三老爺一眼,「晚上趕路太危險,我可不想你人沒到錦州,就聽到你也出事兒的消息。好了,三弟妹孩子都生了,你就是現在走也快不了多久,趕緊回去收拾收拾,帶幾個護衛一起,明天一早再上路。」

徐三老爺猶豫了半響,最後還是覺得徐大太太說得有道理,也不再多言,告罪一聲,便急急忙忙地去安排明早趕路的事情了。

相比起火急火燎的徐三老爺,范氏在得知徐三太太的事情之後也沒閑下來。

原本她是準備再過幾天,多準備一些東西再回錦州的,可錦現在州出了事兒,徐三太太產後虛弱卧床不起,家中沒個主事女人實在不行,只得也跟著提前回去。

這一提前,好些東西都沒整理完,范氏也只能暫且將重要的東西帶著,其他不是特別重要的就緩一緩,等以後再說了。

「娘,庫房那邊我已經點過了,沒有問題,你走的時候直接將東西搬出來就好。」徐明菲從門外走進來,一進屋子就脫掉了身上的披風。

范氏見狀,朝著外頭瞧了一眼,帶著幾分不贊同的道:「外頭還在吹風呢,你也不怕著涼。」

「外頭吹風,屋子裡又沒有吹風。」徐明菲笑了笑,指著自己額頭上冒出的細汗道,「娘你看,我這一路走過來,都出汗了的!」

「就是出汗了才不能一進屋就脫掉披風,萬一邪風入體,可有你受的。」范氏輕嘆一聲,放下手中的事,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道,「你三嬸出了那樣的事,府里肯定都亂成一團了,早知如此我就應該早點啟程回去的。」

「娘也別太擔心了,咱們府里的下人規矩還是不錯的,就算是亂也就亂那一會兒罷了,有管家坐鎮,短時間內出不了什麼大亂子的。」徐明菲上前,伸出手在范氏的肩上捏了起來。

感受著女兒的貼心之舉,忙了大半天的范氏也不禁覺得身上的疲憊感減少了一些,整個人也輕鬆了幾分。

「說來也是你三嬸太死心眼,她都嫁入咱們徐家這麼多年了,難道還不知道咱們徐家人的性子?別說現在,就是再借給你三叔一百個膽子,他也做不出休妻另娶的事情來。」范氏搖了搖頭。

虧得徐三太太平日里就愛掐尖找事,結果一到關鍵時刻就頂不住了,好在這次雖說情況有些兇險,但總算是母女平安,要不然還不知道最後要怎麼收場。

「三嬸大著肚子,乍然聽到那種消息,著急也在情理之中。」徐明菲低聲道。

范氏撇了撇嘴,將徐明菲拉到自己身前,語氣嚴肅的道:「咱們這邊可是下了封口令的,不準下人將映紅事情傳回錦州。這次跟來京城的下人是我親自挑選的,別的不說,嘴巴肯定嚴實,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絕對不敢隨便泄露半個字。」 孫百勝腳下的戰車像是一道鋼鐵洪流,向著遠處的銅殿衝去,而齊天驕也催動了自己的黃羅傘蓋,黃羅傘像是一座黃金山,向著海葵的腦袋砸過去。

兩人雖然都想要挑戰一下海葵,但是兩人還沒有自大到不將海葵放在眼裡的程度,神魂者就是神魂者,足夠遠的距離是為自己的小命負責。

看著轟隆隆衝過來的青銅戰車,看著頭頂砸下來的黃羅傘蓋,海葵一聲冷笑。

他揮動衣袖,一道灰褐色的勁氣沖向了兩者,而後在一聲轟鳴之中,青銅戰車被砸飛了,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而黃羅傘也被拋飛到了不知道那個犄角旮旯。

齊天驕和孫百勝臉色煞白,兩人都通過兩件神兵感受到了對方那山呼海嘯一般的氣息,如果不是迅速將自己和神兵之間的氣機聯繫切斷,恐怕僅僅是那種反噬,都足以讓他們兩個嘔血三升。

神魂者就是神魂者,神魂者的威嚴不是天武者可以挑釁的,哪怕這兩個天武者一個是將軍府的大將軍,一個更是齊國的皇帝也不行,要知道在武道的世界裡面,是沒有什麼皇帝和將軍的區別的。

海葵一聲長嘯,像是天空之中炸雷滾滾,他的口中出現了兩道氣流,兩道氣流像是兩柄利劍,直刺大將軍孫百勝以及齊皇齊天驕,兩人感受了一下這兩道氣流的氣息,頓時臉色煞白。

「老傢伙,欺負兩個後輩算什麼本事……」在孫百勝和齊天驕身後,兩個人影出現,聽到這兩個聲音,孫百勝和齊天驕各自鬆了一口氣。

對付神魂者,還要神魂者出手才更加合理,而這兩人,無疑正是兩家的神魂者。

兩個神魂者出現。還沒有出手,僅僅是氣息的籠罩,就讓海葵的兩道氣勁消失不見。

新出現的兩位神魂者分別站在孫百勝和齊天驕的身後,兩個身影皆模糊而朦朧,讓人看不清楚真切的五官。

其中齊國皇室的那一位周身朦朧著黃色的光芒,他身上似乎穿著一件黃袍,手上還拖著一方玉璽,頭上戴著通天的皇冠,一股君臨天下的威壓靜靜地籠罩著這片空間。

而站在大將軍孫百勝身後的這位,身上似乎是穿著一身黑色的鎧甲。手上握著一桿大旗,漆面上面是一個『孫』字,如果說齊國皇室的這位身上蕩漾的是浩浩蕩蕩的帝皇威壓的話,那麼將軍府的這一位,身上則是冰冷的殺意。

臨淄城的三巨頭,三位神魂強者,終於在這一刻見面了。


「海兄,你放棄吧,你一個人不可能是我們兩個的對手。」齊國皇室的這位首先開口勸說道。

「齊霸天。咱倆也是老相識了,老夫的脾氣你也知道,不要說這些無用的話了。」海葵臉色平靜地說道,「你和你身邊的孫千戰一起上吧。你自己不是我的對手!」

「要是在巔峰狀態,一對一的話,我未必能贏你,可是你現在還能發揮出幾成實力?三成夠嗎?」齊霸天出口調侃道。

「你那隻眼睛看到我不在巔峰狀態了?」海葵忽然傲然一笑。他身上的氣息猛的彪悍起來,居然隱隱有壓倒齊霸天的氣勢。

這怎麼可能?齊霸天和孫千戰對視一眼,兩人都能判斷出海葵肯定是傷勢發作。要不然兩家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進攻濱海城了,可是從目前海葵的氣勢來看,居然真的沒有半點的造假……難道我們得到的消息是錯誤的。

「難道你晉級了?」齊霸天隨後說道,而後自己也感到啞言失笑,這怎麼可能?神魂者再晉級,那去不是達到逍遙王等人的高度了?這怎麼可能,海葵壓根就沒有這麼高的資質。


「嘿嘿,你們也不想一想,我如果沒有晉級的話,怎麼來壓制著修羅殿?」海葵開口說道,而齊霸天則微微皺了眉頭。

修羅殿原本是修羅七皇子的兵刃,和唐曉璇手裡的逍遙琴是一個級數的,這種級別的神器,就算是神魂者也難以駕馭,的確,按理說,如果海葵沒有晉級的話,是不可能如此操縱修羅殿的。

「嘿嘿,見識一下吧。」海葵一笑,修羅殿的牆壁之上猛的爆發出一陣青光,而後一頭青苗獠牙的猛獸向著齊霸天猛撲過去。


「殺!」齊霸天一聲大喝,將手裡的玉璽扔了出去,而後之見一道金光閃過,天空之中一陣轟鳴,在一聲炸雷般的轟鳴之中,齊霸天的玉璽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而修羅殿上面青面獠牙的猛獸也回歸了修羅殿。

該死的,他是怎麼控制修羅殿的?齊霸天心中暗罵。

修羅殿的級數比他的兵刃要高一級,如果海葵沒有受傷,並且完全掌握了修羅殿的話,那今天的戰鬥必然會是一場血戰。

海葵說他晉級了,但是齊霸天和孫千戰也不是傻瓜,海葵要是晉級,濱海城早就把將軍府和皇室放挺了,但是海葵是通過什麼渠道來掌握修羅殿的?想不明白啊。

「嘿嘿,我早就等兩位來了。」海葵嘎嘎大笑,「我的傷勢根本就沒有發作,你們得到的消息是我放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引你們兩個上鉤,沒有想到你們真的來了!」

孫千戰和齊霸天對視一眼,齊霸天再次將自己手中的玉璽砸了出去,而孫千戰則是揮舞著手中的大旗,他手中的戰氣已經幻化成了上百米高,帶著呼嘯的勁風和毀滅一切的氣勢砸了過去。

現場的幾個天武者對視一眼,趕緊距離遠遠的,這個級數的戰鬥還是不要攙和的好,否則一不小心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那就不好了。

武浩躲在遠處看三者之間的戰鬥,他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海葵的確是在以一敵二,他的實力居然比另外兩人任何一個都高那麼一點點,但是孫千戰和齊霸天卻沒有做到真正的配合,如果兩人真正配合的話,海葵未必能支撐的住。

「看來這孫千戰和齊霸天也是貌合神離。」武浩小聲地嘀咕了一句,不過想一想,也的確是這個問題,一旦濱海城沒了,他們兩家可就是對立的對手了,所以必須要防著對方使絆子。

「你說這海葵是如何掌控修羅殿的?」唐曉璇看著三者之間的混戰,輕聲地問身邊的武浩。

「海葵受傷了,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我們已經驗證過了,但是他現在卻生龍活虎,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利用了某種激發自身潛力的辦法,比如說修羅族的嗜血術!」武浩低聲猜測道,「你別忘了,這修羅殿可是修羅族的寶貝,說不定裡面就有使用嗜血術的辦法!」

「有這個可能,不過嗜血術是能看出來的,從海葵的神態來看,不像是嗜血術的癥狀啊。」唐曉璇美眸一皺,而後舒展開來:「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什麼?」武浩笑盈盈地看著唐曉璇。

「龍珠……」唐曉璇朱唇輕啟,沒有出聲,但是卻從口型上表現出了自己要表達的意思。

武浩點點頭,他也是這麼認為的,修羅殿可以壓制龍珠,但是龍珠也可能會影響修羅殿,正正可以得正,負負也是可以得正的,說不定龍珠和修羅殿相互影響,就能出現一種這樣的結果呢。

而在幾個人戰鬥的不遠處,丹亭之中,一個老頭眯著眼睛看著天空的戰鬥。

「海葵這個老小子,居然用出來這種飲鴆止渴的辦法,龍珠和修羅殿都是極為暴虐的東西,一旦控制不好,自爆而亡是他唯一的結果,不過他也是被逼到這一步的吧,不玩命的話死定了,就就算是玩命的話,卻有可能活命……而且還有可能拉上一個!」老頭小聲嘀咕道:「哎,別的都是小事,關鍵是我還要保證龍珠落在小師弟的手中,真是一個麻煩事!」

老頭嘀嘀咕咕,他的身影在原地原來越淡,很快就消失不見,沒有人知道,今天的戰鬥除了三個神魂者之外,還有一個大傢伙參與到裡面。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