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笑!

下一刻,只見血魔尊者直接朝着江北重來,那周身的血液,竟然就像是凝固在其身上一般!

這一招,看樣子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拿身上的血液開始玩爆炸?


有點意思!

“找死!”江北冷喝一聲,雙眼冰冷,同時伸出雙手。

與此同時!卻是直接在識海內喊道:

“小辣雞兒!出來弄他!老子打不過他!”

“是!我偉大無上的主人!嗷嗚~”未等小魔靈說完話,直接就被江北給一腳踹出去了,幹活了!

誠然,魔靈畢竟還是魔靈,是一種非常強橫的存在,起碼對於魔氣這種東西,是控制的非常得當的。

比如現在……

小辣雞兒,哦不,小魔靈一出去,當時就激動了,看着腦袋頂上滔天的魔氣,當時眼珠子都瞪大了,像是看到了來到了夏日的沙灘上,嘖……

“如此磅礴的魔氣!桀桀桀!小子!你死定了!”小魔靈出去就陰惻惻的喝道。

看着那逐漸逼近的血魔尊者,竟然沒有一點反應。

大佬的動作,那都得是在危險來臨前一瞬間的!

“主人!主人!這人實力強啊!不一定打的過啊!”

瞬間,小魔靈的喊聲就傳了出來。

“賊尼瑪,打不過你就跑啊!在這等死呢嗎!哦對了!我剛弄了個什麼神魔天徵,你看看好不好使,要是好使就拿來弄他,不好使就拉到,用點別的試試。”

“好咧!”小魔靈答應了一聲,看着眼前的這血魔尊者衝來,調頭就跑!


肉眼可見,坐在這識海內的江北嘴角當時就抽搐了起來。

合着就聽懂了第一句話?

其實真不怪人家小魔靈,給剩下的時間太少了……

那血魔尊者看到這江北竟然調頭就跑,一時間更是冷笑了起來,一個區區封川一階的存在,追上他,就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想跑?剛剛你的氣勢都去哪了?”

“主人!這神魔天徵……咱們可能放不出來啊!放出來了就拉了!要是弄不死這小子,咱們就完了!”

“那你別用啊!用點別的,什麼冥府之劫,什麼噬魂這這那那的,換着弄他!”

“好嘞!”

下一刻,小魔靈答完了一句之後,身體竟然直接當空來了個急剎車!猛地轉過頭去!

“血魔尊者?桀桀桀!”

“笑尼瑪!直接說正事兒!”

“好咧,我偉大無上的主人!”

“血魔尊者!今日就讓你試試這一招!此乃魔尊戰技!冥府之劫!”外面的“江北”陰冷的笑了起來,那雙眼鮮紅鮮紅的,看着就嚇人。

尤其是配上那個大光頭,更是讓血魔尊者一時間有些迷茫了。

這個感覺是……

“滾尼瑪!死到臨頭了還想要忽悠本尊!你真當本尊是傻子不成!”

“冥府之劫!”與此同時,小魔靈也是雙手齊出!

頓時,天上的魔氣開始翻涌起來!而江北的身體,七竅頓時開始朝外噴涌着濃郁的魔氣!一時間將他整個人都給籠罩住了一般!

幾乎是實質化!

“嘶~”那血魔尊者頓時停住了,一臉驚詫的看着不遠處的這幽冥尊者。

這是什麼招式?爲何有如此的威壓!竟然還能溝通他們萬魔宗的魔氣!還是如此規模!

血魔尊者緩緩擡起頭,感覺脖子就跟灌了鉛一般……

只見那魔氣竟然和這幽冥尊者的身體溝通了起來,你來我往,像是在洗淨他體內不純淨的魔氣一般。

片刻之餘,“江北”動了!

雙手頓時前伸!磅礴的魔氣,頓時從手心之中涌出!眨眼之間,便已經來到了這血魔尊者的近前!徹底將其包圍!

而血魔尊者早已萌生退意,這一招,竟讓他感覺如此危險!

不對!這幽冥就算是再強,怎麼可能有如此實力!難道,他召喚出了魔靈!

“你是魔靈!”那血魔頓時慌了神,這便是吞天魔功的弊端,他自然也是懂的!但是達到了封川期,還如此肆意的召喚魔靈,難道就不怕出什麼問題嗎!

“桀桀桀!”小魔靈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怪笑,聽得江北都覺得有點難受了。 “死吧!”

頓時!那血魔尊者周身的魔氣,便開始聚集了起來!

“九星血爆!”血魔尊者終於忍不住了,這一招就算是殺不掉江北,他也得脫困!

“轟!”

一時間,巨響頓時從血魔尊者的周身爆出!

而那磅礴的魔氣,也頓時被震散了幾分!

但……片刻之餘,在血魔尊者剛要跑路之際,便看到了更多的魔氣,已經攔住了他的去路!

“冥府之劫!臨!”

那陰冷的聲音,再一次傳出……


只見小魔靈的雙手突然回收,隨手輕點一指!一個當空的紅色虛印,直接朝着那魔氣迅速飄去!

而血魔尊者周圍的那些魔氣,竟然開始凝實了起來!

組成了一個黑色的牢籠!

“砰!”

一道巨響,只見那紅色的符印,直接落在了那黑色的牢籠之上!


“這,這是……”血魔尊者的臉色一時間變得蒼白無比!

而江北的這具肉身也沒好哪去,如此溝通天上的魔氣,也讓他有些不堪重負一般,只不過……小魔靈的作用,還是極爲真實的,那就是讓這具身體的潛力盡可能的被激發出來!

這也是爲什麼就算是有危險,吞天魔功還這麼珍貴的原因!

“此乃魔尊戰技!血魔小傢伙,死吧!”

血魔尊者真的慌了神了,這魔靈所言,怎麼可能有假!難道真是魔尊戰技?

拼了!

血魔尊者一時間臉色蒼白無比!既有對這魔靈和這一招的畏懼,也有對即將到來的碰撞感到驚慌的!

“血魔弒天!”那血魔尊者頓時仰頭怒吼一聲!

整個人,哦不……他已經不能稱之爲人了!

周身出現了無數的血珠,那之前還是人身,此時已經變成了枯骨,乾肉一般的存在!

而那血液,像是和周身分離,卻並沒有太遠!反而是將他牢牢地包圍了起來!

下一刻!只見這血魔尊者的身體開始變高,變大!想要活生生的突破這冥府之劫一般!

但,搞笑呢?堂堂的魔尊功法,又是激發了江北身體的潛力來釋放的,怎麼可能那麼好突破?

就算是封川二階,他也不行!


“桀桀桀!小傢伙!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了!”小魔靈冷笑着,隨後伸出一隻手,緩緩地轉圈,握緊……

“小辣雞兒!回來!裝逼的時刻到了!該本尊上了!”

“好咧,我偉大無上的主人!”

小魔靈就很難受,又成了打工仔,本以爲能感受到這種煙花爆炸的快樂,但是現在可能是不行了……

江北出來了,一口老血差點就噴了出去。

我尼瑪!這是用了本尊多少的靈力?

再看看自己這伸出的手,還在那緩緩地轉動着……

江北微微一笑,繼續轉動。

雖然不知道這是在幹啥,不過繼續裝逼總沒錯!

“血魔,如何?這個滋味?本尊是不是早就告訴你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佑有誰安 ……”

血魔尊者沒搭理他,甚至連怒氣值都莫得了。

“血魔!你千不該萬不該,就是跟本尊動手!”

“……”

擦,江北被氣着了,刷人沒有效果,實在是有點打擊人了。

再看看那血魔,已經變成了那副鬼樣子,江北這心啊。

“算了,幫你解脫了吧,看着就難受。”江北撇了撇嘴,淡淡的說道。

來自血魔尊者的怒氣值+1+1+1……

這句話觸動了他,他現在着實是很難受。

這血魔弒天,是他現階段,作爲封川二階強者能夠施展出來的最強戰技了,當然,這可不是老魔主自創的那種什麼王八殼子,而是貨真價實的攻擊性招式!

但如今,他也只能如此來抵抗這所謂的魔尊功法了……

看着腦袋裏的小面板,江北暗暗嘆了口氣,沒什麼辦法。

前伸的右手頓時握緊。

“爆!”

一時間!那邊的血色符印像是感受到了什麼一般!直接便是緩緩的碎裂開來!而那黑色的牢籠,更是直接炸開!

“轟!轟!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