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晨望着前方的村落,黑色羽翼緩緩消散,身形隨之落到了地面上。

兩人對視一眼,李二狗向前一步,昂首挺胸走在前方,而葉晨弓着腰低着頭,唯唯諾諾地緊跟着李二狗的腳步。

“記住不要露餡,後果很嚴重。”

葉晨有些不放心,低頭提醒了一句。

“明白。”

李二狗有些緊張,語氣也變了味,不過姿態還算比較放鬆。


兩人走了沒多久,遠處突然射來一隻鋼箭。

李二狗凝眸看去,下意識就要拔刀,身後葉晨一把按住了李二狗,低聲道,

“冷靜,那支箭不會傷到你的。”

“咻!”

鋼箭擦過李二狗的臉頰,直直地插進兩人身後的麥田中,不斷搖晃的箭尾發出一陣清冷的聲音。

“不愧是葉晨,好膽魄。”

遠處,一羣人簇擁着一名騎着高頭大馬的鐵甲將領緩緩走了過來,爲首的鐵甲將領豪氣地朝着李二狗說道。

“哪裏那裏,不知將軍姓名?”

面對氣勢洶洶的鐵甲將領,李二狗抱拳迴應,不卑不亢,態度淡然,頗有一番高手的風範,一時間鐵甲將領已然將李二狗當做真的葉晨。

“我乃風雲村的村長,風凌雲。”

鐵甲將領摘下頭盔,露出一張年輕俊秀的面孔,伸手邀請道:“這裏說話不方便,兩位跟我來吧。”

李二狗穩重地點了點頭,不急不緩地跟在鐵甲將領身後,目光掃向周圍的麥田時露出了一絲絲羨慕,看看他們的村子再看看眼前的風雲村,兩者簡直天差地別,不過他們的村子現在正在飛速發展着,而這都因爲一個人。

李二狗看向了身後的葉晨。


聖靈珠,吸引力。

在葉晨的幫助下,他們的村子一改頹勢,變得越來越強大,雖然現在與風雲村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李二狗總感覺終有一天,他們的村子也會變得跟風雲村一樣強盛,甚至趕超他們。

跟着鐵甲將領,兩人一路穿過麥田,走過石頭鑄就的房子,最後停在了村子中心的一處地下洞窟的入口前。

黑黝黝的洞口散發着一股寒意,隱隱有着陰森恐怖的味道。

“這是我的宮殿,請!”

鐵甲將領做出請的姿勢,挑釁地看向李二狗,“若是葉晨你不敢的話,那就算了。”

“哼!”

壓下心中恐懼,李二狗冷哼了一聲,沒有一絲猶豫,大踏步走了進去。

身後,葉晨故意哆嗦着身子,低頭躊躇不前。

“呵呵,你看看這慫樣子,他們村子的村民不過如此。”

“就是,運氣好找到聖靈珠又怎麼樣?這麼慫還得乖乖交給咱們。”

周圍的士兵傳來一陣嬉笑。

“行了,你們又不是沒見過,他們村子生存環境那麼險惡,連糧食都沒有的吃,說不定每天吃些沙子石頭什麼的,搞不好自己人都吃,膽子小一點也正常。”

風凌雲表面上在阻止自己的手下,但是實際上卻是在藉機嘲諷。

聽完風凌雲的話,葉晨眉頭一皺,隱隱有些怒意,但很快壓了下來。

不過身前的李二狗卻渾身顫抖着停住了腳步。

李二狗從小在村子裏長大,對村子有着深厚的感情,聽到旁人這麼說村子肯定會發作,甚至暴露身份。

葉晨看到身前的李二狗,暗道一聲不好,正準備上前阻止的時候,李二狗突然大喝一聲,

“二狗子,你還在幹什麼,還不跟上來!”

葉晨愣了一聲,連忙低頭應了一聲,跑了過去。

不知跑的時候被誰踢了一腳,葉晨撲通一聲摔倒在地,順着洞窟的斜坡滾到了李二狗的身後,直到撞到李二狗才停了下來。

這一系列動作又引起了周圍的鬨堂大笑。

“你看看,這不是傻子嗎?我看那邊的人不光膽子小,而且還沒腦子。”

“那肯定啊,天天沒東西吃,肯定餓傻了!哈哈哈!”

“……”

嘲笑聲在空蕩蕩的地下隧道中迴響,這些話像錐子一樣插進了李二狗的心中,一遍又一遍,直到千瘡百孔。李二狗緊緊攥住了拳頭,聲音有些顫抖,

“葉晨老大,我們不傻,我們也不慫,我們也是鐵骨錚錚的漢子。”

聞言,葉晨怔了一下,良久纔回道:“放心吧,我會讓他們見識見識咱們的厲害的。”

葉晨也被那羣人激起了一絲火氣,語氣冰冷地回了一句。

恰巧身後風凌雲跟了上來。

葉晨連忙止住嘴,同時眼珠子一轉,抱着肚子就倒在了地上,

“啊,好疼啊,肚子好疼啊。”

“哈哈,他們這麼窮肯定是吃了石頭沙子,肚子疼也很正常嘛。”

望着葉晨慘狀,周圍的人再次發出了嘲笑。

風凌雲也跟着笑了笑,卻是揮了揮手,輕蔑地說道:“去吧,帶他去廁所,你們可得注意點,他們那地方可沒廁所,萬一隨處大小便,那可就髒了咱們村子。”

話音落下,再次引起一陣轟笑。

笑聲中,一道健壯的身影走了出來,一把拎起葉晨的衣領,蠻橫地說道:“跟我走吧,膽小鬼。”

葉晨連忙賠着笑臉,眸中略帶恐懼,身體帶着輕微的顫抖,

“好的好的。”

見到葉晨的樣子,蠻橫的壯漢懶得嚇唬葉晨,擡腿便往隧道外走去。

剛出地下洞窟的門口,一座高大的建築出現在葉晨的面前。 只見一座高聳入雲霄的鐵塔筆直地立在村子裏,鐵塔前守着兩道高大的身影。

“大哥,那是什麼東西,好厲害啊,我在我們村子裏怎麼都沒見過。”

葉晨裝作一副憨憨的樣子,指着鐵塔問道。

“哼,就是窮地方出來的人,臭小子聽好了,那是我們將軍大人帶來的寶物,風雲塔,在裏面修煉可以獲得百倍提升,而且戰勝守關者還能獲得寶物。”

壯漢得意洋洋地炫耀一番,接着掏出了一柄長槍,指着長槍說道:“你瞧,這就是我在鐵塔裏修煉獲得的寶物,此柄鐵槍。。。”

壯漢喋喋不休地炫耀着,殊不知葉晨已經在暗暗地計劃着奪取眼前的風雲塔了。

“這麼厲害的寶物一定被風凌雲老大控制着吧。”

葉晨恭維了兩句,接着問道。

“那當然不是,我們村子還有一位聖女大人,聖女大人跟將軍大人一同掌控着風雲塔,不過聖女大人好像平日裏都在風雲塔中,一般不外出,因此我們也不經常見她。”

壯漢對葉晨的恭維十分受用,忍不住多說了幾句。

“聖女大人?”

葉晨沉吟一聲,說起來好像風雲村不光是從名字還是從村民的意識中,好像都是以風凌雲爲尊,然而這畢竟是聖女競爭,肯定是聖女爲尊的,除非某些特別強悍的天才,例如庫巴拉等人才會裹挾聖女,自己稱王。

難道風凌雲也是天才級別的人物?

想到這,葉晨扭頭看向了風雲塔。

“臭小子,你不是肚子疼嗎?怎麼還不去!”

瞧見葉晨的動作,壯漢終於發現了一絲不對勁,本來肚子疼的葉晨卻一直在問東問西,這種表現非常反常,即使壯漢腦子裏只有肌肉也下意識地朝後退了一步,警惕地看向葉晨。

“嘿嘿,現在才發現啊?”

葉晨左右看了一圈,沒有一個人影,這才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你。。。你。。。”


見到葉晨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壯漢頓時緊張起來,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下一秒。

葉晨掏出了銀鱗槍,一槍結束了壯漢的性命。


銀光閃過,魔焰出現在葉晨的身邊,一道火焰將壯漢燒成了飛灰。

整套動作行雲流水,沒有一點拖泥帶水,短短几息之間壯漢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銀光再次閃過。

魔焰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隻灰色的小老鼠,暗影鼠以及小白鼠。


葉晨早就將收集到的死靈能量交到了小黑龍的手上,並且吩咐小黑龍在銀色戒指中將死靈能量給各個異獸吞服,因此此刻的暗影鼠已經吞吃了死靈能量獲得了強化,模樣大變,除了身子大了一圈之外,灰色的毛髮變得更加深邃,一對眸子變得更加靈動,而且實力也提升到了六級妖獸的層次,並且獲得羣體隱身的能力。

“老大,我幫你們隱身。”

暗影鼠語氣沉穩,說完便發出吱吱的聲音,同時身上散發出一道灰暗的光幕,光幕籠罩住葉晨以及小白鼠的身影,頓時將兩者變成了透明色。

“你小子厲害啊。”

小白鼠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有些驚訝地稱讚道。

暗影鼠微微一笑,並沒有回聲,只是扭頭看向了葉晨。

“乾的不錯。”

葉晨誇讚了一句,連忙朝着風雲塔跑去。

風雲塔乃是村子裏修煉的聖地,平日裏人員衆多,但是今天因爲葉晨以及李二狗的到來,大部分的人員都去到了地窟洞穴中,因此風雲塔前的人員有些少。

風雲塔的大門敞開着,門前站着兩名守衛,黑鐵大門上貼着一張獸皮紙。

葉晨走進一看。

只見獸皮紙上是一個個人名。

“入塔次數。”

“王大狗,十次。”

“王二狗,九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