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年兒,你餓了嗎?姐姐先給你買點好吃的。」

個子小小的年兒跟著自己趕了一個時辰的路,看著有些疲憊的弟弟沈月容有些心疼。

「姐姐,年兒不餓,年兒是小小男子漢,要幫姐姐錢生錢,不能亂花錢的!」

奶聲奶氣的聲音,夾搭著喉嚨乾燥發出的幾分沙啞。

沈年華舔了舔因為趕路而乾燥的嘴唇,眨巴著雙眼堅定的看著姐姐。

沈月容摸了摸弟弟的腦袋:「好好好,年兒是小小男子漢,那我們先逛一圈看看怎麼錢生錢吧!」

大羅魔祖 ,烏黑的大眼睛,靈氣逼人。

姐姐是自己的最親近的人,自己一定要幫助姐姐!

沈月容沿著街道慢慢的走下去,沈年華聽話的跟著。

家禽攤,蔬菜攤,瓜果攤這一類的來錢太慢,再說人家都固定賣這麼久了,自己想橫插一桿也不容易。

街頭的點心鋪沈月容倒是蠻有興趣,她前世就是個烘焙小能手。

可是看著這蕭條的街道,還有一個客人都沒有的糕點心鋪,沈月容知道這裡的人還是得以實惠為主,糕點這種精緻的吃食,不頂飽還費錢,一般人家是不會進去消費的。

再往前走點是個裁縫鋪,她這個熟知21世紀衣裳的人,要不搞點奇裝異服來賣賣?

不行,看這裡的人衣服都是補丁貼補丁,穿得得體合身就已經不容易了,誰要買奇裝異服?

再則這裡是封建社會,穿著奇裝異服恐怕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走著走著姐弟倆走到了酒肆門口,酒肆不光賣點自釀酒,還賣點下酒菜之類的。

這個沈月容倒是不覺得有難度。

在這貧瘠的土地上,大家都是以吃飽為主,吃好那就是奢侈。

沈月容倒也不是手藝多好,但是她吃的多,見的廣,光是創新能力就一定能秒殺這一帶的酒肆。

問題在於沈月容只有一弔子錢,這能買100個燒餅的一弔子錢,想干點生意還真是不容易!

沈月容看了這一路,不免有些沮喪。

自己可是個高級的理財規劃師,經手錢財無數。

論起錢生錢的本事,她在人才輩出的21世紀都是數得上的高手了。

可到了這個落後偏遠的鄉村,根本一點用沒有,連個糊口營生都找不到。


沈月容一臉的愁容,兩條清秀的眉毛皺在一起,烏黑的長發因為一路都沒有歇息而凌亂的黏在白熙的臉蛋上。

「姐姐,姐姐你不要不開心,我們才走了半條街道哦,也許再走走我們就能找到錢生錢的辦法啦!」


沈年華看姐姐臉色不對,拉了拉姐姐的裙擺,稚嫩的臉蛋上帶著童真的笑容。

「姐姐,你最厲害了!你都能打跑壞人,肯定也能賺到錢的!」

沈月容聽著弟弟這麼努力的安慰自己,心裡很是受用。

就算了為了這個最親愛的弟弟,她又有什麼好沮喪的呢?

她調整了下情緒,蹲下身來,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輕鬆的說:「姐姐怎麼會不開心呢?走,我們再往下看看!」

「賣人蔘,賣人蔘,三十年的老人蔘便宜賣了……」

一陣叫賣聲傳入了沈月容的耳中。

三十年?在二十一世紀由於過度開採,十年老參都屬於罕見,這裡居然當街叫賣三十年的人蔘!!!

沈月容想著這倒是個好營生,挖人蔘不需要本錢,人蔘賣價又高。

雖然村裡人消費不起這高價滋補品,可是縣城裡還是有富人的。

可行!

現在需要知道的就是要去哪裡挖人蔘。


沈月容轉了轉眼珠,拉著弟弟就要往賣人蔘的攤子上湊。

賣人蔘的小哥,看著也就三十齣頭,一臉的橫肉坑坑窪窪,身高不足一米五,上身長下身短。

滿是肥肉的臉上頂著一雙綠豆老鼠眼,眼睛上面的眉毛稀拉的都快看不見了。

「姑娘,來看看我的人蔘,我這都是新挖的,絕對正兒八經三十年的老人蔘!」

賣參小哥看到沈月容走來,立馬拿起一根人蔘彎著腰諂媚的介紹起來。

「你這麼水靈,吃了我的人蔘,保你越長越漂亮!弟弟個子小小的吃了長高個,你再摸摸硪這人蔘,皮老得很呢!」

沈月容伸手摸了一下這人蔘,確實皮很糙,倒真是像個老參。

「老闆,你這人蔘不錯,在哪個山頭挖的?」

沈月容怕被攤主看出來意,故作漫不經心的問道。

哪知這攤主,聽到沈月容的問話氣急敗壞,張口像霹靂般:「你這小小姑娘家的,買不買?不買別搗亂!」

賣參攤主插著腰踮著腳,身子向沈月容傾斜,一臉的橫肉抖動著。

「沒想到你這丫頭年紀輕輕這麼多心眼,居然想套我話。我要是告訴你在哪裡挖的以後我還怎麼做生意!」

沈月容看著攤主這氣急敗壞的樣子直覺有些問題。

自己只是隨口一問,他不說也罷,為何這麼兇巴巴的趕自己走?

「如果是真的老山參為什麼放在地攤上賣,不去藥鋪賣?」

沈月容細看了一眼框子里的人蔘,果然!

老參不僅僅是皮老,顏色也發黃或者褐色,這筐子的人蔘雖皮老,卻白凈的很。

只怪自己剛才賺錢心急,沒有細細思考。

沈月容清了清嗓子,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諷:「老闆,你這人蔘皮雖然老,但是我怎麼感覺顏色不對,紋路好像也不太對啊!」

賣參攤主見要被識破,氣的直跺腳,結結巴巴的否認:「你你你個鄉巴佬,你吃過人蔘嗎?你知道什麼?」

沈月容也不想斷人財路,但是誰讓這攤主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她輕哼了聲,嘴角勾起一抹嘲諷:「是真是假你心裡沒數嗎?懶得跟你廢話!下次再讓我看你在這裡賣參,我就拉你去見官!」

烈愛如歌 ,心裡只嘆倒霉。

他可不想被拉去見官,收拾了攤子逃也似的跑了。

沈月容輕哼一聲,忽然感覺一隻小手在扯她的衣角。

「姐姐,你看那裡好多人哇!」 順著沈年華手指著的方向,一堆人密密麻麻的圍在一個攤子上爭先恐後的拿著錢往裡擠。

沈月容張望了下看不清攤位賣的是什麼。

這究竟賣的什麼東西?

生意這麼好,自己要是也能賣上,那豈不是很賺錢?

沈月容興奮的帶著弟弟往那個攤子走去。

沈月容這個身板太瘦小了,也沒把子力氣,擠了一會兒也沒計進去。

瘟疫加工廠

沈月容看著擠出來的人都滿意的笑著,她更加疑惑了,這到底賣的什麼?

一個長相慈藹的大娘從攤子里擠了出來,沈月容趕忙上前去,清秀的小臉堆滿了笑容。

「大娘,您這買的什麼東西呀?」

「諾,紅棗。我兒媳婦剛生的孩子,給她補補血,這可是補血的好東西呢!」。

大娘掀開竹籃上蓋著的布,看著那半筐子的紅棗一臉的得意。

「小姑娘,你看你臉色白的跟棉花似的,買點棗吃很快就能有氣色了!」

撇下這句話,大娘健步如飛的離開了。

沈月容終於得知,原來這個攤子賣的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紅棗!

楓林鎮並沒有種植棗樹,這些紅棗都是從北方運輸過來的。

紅棗賣的價格不貴,運輸又容易受潮,沒幾個生意人願意做這個易賠本的生意。

而由於氣候和技術的問題,紅棗在當地保存不了太長時間,也就沒有人願意大量的上貨。

所以一般有紅棗到市面上來量都不多,也就造成了眼前這般哄搶的景象。

來這裡搶紅棗的大都是家裡有孕婦,新產婦,或者買了給孩子補充點營養的。

這一般人家吃不起昂貴的補血聖品雪蛤,紅棗就成了最佳的平價替代品!

沈月容看著還在哄搶的攤子,不解的自言自語:「紅棗鐵含量那麼低,又不好吸收,還不如枸杞補血呢!有什麼好搶的?」

「姐姐,你說的是真的嗎?枸杞真能補血嗎?」

沈年華仰著頭眨巴著大眼,兩條濃黑的眉毛舒展開來。

「姐姐,山上有很多枸杞,我還吃過呢,有點甜甜的!」

沈月容噓了一聲,把弟弟拉倒一旁。

「年兒,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哪個山頭很多枸杞?」

沈年華看著姐姐一臉緊張的樣子,眨巴眨巴雙眼,眼裡亮晶晶的。

「就是村子南頭那面,我之前偷摸出去玩看到的,好大好大的一片灌木呢!」

沈年華邊說邊攤開手努力的給姐姐比劃著。

「姐姐,那枸杞吃起來甜甜的,我那天本來想帶點回來給你嘗嘗的。」

沈年華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嘟著嘴接著說道:「但是回來路上摔了一跤,被我摔爛了!」

沈月容開心把弟弟抱在懷裡:「沒事,年兒真棒!」

這個可是無本萬利的好生意,摘枸杞費點時間而已,又不需要花錢。

新鮮的枸杞不好保存,一筐子也放不了多少。

倘若摘了枸杞,全部晒成枸杞干,這樣既方便儲存也方便拿到鎮子上賣錢。

沈月容想到很快就能賺到錢,心裡格外的開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