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跑得沒有敵人快,只能跟在敵人身後吃灰,跑得比敵人快,是戰是逃皆由他。內力能加持力量和速度,加持武器之威,比刀法、劍法、指法更實在。

「混元一氣功充值一億紙幣,你的混元一氣功境界,達到超凡脫俗。」

「踏雪無痕充值一億紙幣,你的踏雪無痕境界,達到超凡脫俗。」

念頭一動,兩次凡品技能升級的機會消失無蹤,他的踏雪無痕和混元一氣功達到超凡脫俗。

「身體剛柔隨心,內力運轉如意,身懷三十年內力,凌空漫步幾千米不在話下。」

頃刻之間,實力暴增數十倍,陳宇欣喜不已,試了試至剛至柔境界的祖龍煉體訣。

「再也不用花錢充值,改變自己的容貌了。」

眨眼間,他身高飆升到兩米多,轉眼間,他又變成一個侏儒,筋骨血肉都能伸縮,全身上下可剛可柔,足足玩了幾分鐘,他才停了下來。

「小宇,下來把豬腦殼洗了。」夏雨在樓下喊道。

「來了。」陳宇應了一聲,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快步朝樓下走去。

「把豬腦殼洗了。」見他走進廚房,夏雨又叫了一聲。

在千石鎮,過大年的時候,都要吃豬頭肉。

拿起一個桶,舀了一些熱水,把兩半豬頭放在熱水裡,陳宇拿著桶來到外面,用鋼絲球刷了幾遍, 雜魚

豬頭有些地方的豬毛,沒有被刨刀刮掉,也沒有被火燒掉。

一念之間,指甲變長少許,陳宇掐住豬毛,輕輕的往外面一拽,就把豬毛扯了下來。

「至剛至柔的祖龍煉體訣,不但防禦力超凡脫俗,就連扯豬毛都這樣方便。」

訕訕一笑,陳宇搖了搖頭,繼續拔豬頭上面那些稀稀拉拉的豬毛,不到十分鐘時間,兩半風吹豬頭上面的豬毛,就被他拔了個一乾二淨。

在西南府,家豬肉分為三種,一種是新鮮豬肉,一種是風吹肉,一種是臘肉。

風吹肉的做法很簡單,用鹽把肉腌制一遍,然後將肉掛好,讓自然風將其吹乾。

把腌制了的豬肉,讓自然風吹上一段時間,再用柏樹枝、松樹枝、鋸木面的煙熏一下,就是美味的臘肉了。

「媽,我洗好了。」陳宇說完之後,把裝著豬頭的水桶,放在廚房裡。

「去喊你大伯他們,到我們這邊來吃飯。」夏雨說道。

「嗯。」陳宇應了一聲,拿出身上的手機,正欲打電話。

「幾步路,你走不得嗎?」夏雨沒好氣的訓斥道。

陳宇聞言,只好把手機放進兜里,快步走向大伯家。

「小宇。」正在洗菜的陳傑,見他走了進來,笑著叫了一聲。

「大哥,中午去我們家吃飯。」看了一眼堂哥,陳宇笑著說道。

「小宇,我們都要弄好了。」徐芳說道。

「伯娘,去我們家吃吧,你們飯都還沒煮。」陳宇說道。

「好吧。」徐芳點了點頭。

大伯家也有四個半人,大伯陳大軍,伯娘徐芳,大哥陳傑,二姐陳麗,再加上奶奶算半個。

「怎麼沒看到二姐?」陳宇好奇的問道。

「她出去了。」徐芳說道。

「我去買點酒和煙。」陳宇說完之後,轉身離開大伯家,騎著自行車去鎮上,買了兩條最貴的煙,打了五斤最貴的米酒。

「這年代還沒有假酒,幾乎所有的白酒,都是用糧食釀出來的,要不要囤積一批好酒?」

騎車回家的途中,陳宇尋思著,是否買些好酒存著。

「算了,與其囤積好酒,還不如釀酒,自己釀的酒,更讓人放心!」

父親陳衛國喜歡喝酒,大伯陳大軍也喜歡喝酒,外公喜歡喝酒,村裡那些叔叔伯伯,就沒有不喜歡喝酒的,考慮一番后,他決定自己釀一些酒。


十幾分鐘后,陳傑走進廚房,笑著叫道:「奶奶,二媽。」

「媽!」徐芳進來后,叫了一聲。

「嗯。」趙紅點了點頭。

吃飯的時候,陳衛國和陳大軍開著車回來了。

「大伯,給你。」陳宇拿出兩條煙,給父親和大伯一人一條。

「這麼貴的煙,浪費了。」陳大軍笑道。

「零售十塊錢一包,買一條才九十五,省了十塊。」陳宇說道。

「你上次去外面,得到多少錢?」夏雨問道。

「沒多少,就三萬塊錢。」陳宇隨口說道。

「還是小宇厲害,出門一趟就有三萬塊錢。」徐芳羨慕的說道。

「大哥,大嫂,你們家還是弄個麵館吧,一年下來,少說也能掙幾十萬。」陳衛國說道。

「能掙這麼多?」徐芳難以置信的問道。

「我們在鎮上的麵館,每天凈利潤就有一兩千。」陳衛國說道。

「可我們沒開過麵館啊。」徐芳震驚、心動不已,卻又有些猶豫。

「學面很簡單,用不了幾天就學會了。」夏雨笑著說道,她兩個哥哥開麵館都發財了,丈夫的大哥,也是她大哥,以前為了田土而爭執,如今家裡有錢了,她大方了很多。

一家人邊吃邊聊,午飯結束之時,大伯家決定在石橋鎮開個麵館。


堂哥堂姐都在石橋鎮讀書,他們的外公外婆住在石橋鎮,石橋鎮位於龍溪縣,大多數藤山縣的人都認為,石橋一中的教學質量,比藤山二中好很多。

下午的時候,陳宇去王氏維修廠看了看,又去三陽機械廠修了一台進口機床。

「小陳,滬海府和粵州府的房價,都漲了一大截,我們賺大了。」吳振生興奮的說道。

「炒房子的事,暫時不要做了,房子沒有租出去,手裡的資金不足,要是有人造謠,那些儲戶都來退錢,沒錢退給他們,少不了牢獄之災。」陳宇提醒道。 千鈞一髮之際,一聲恐怖的尖嘯聲響起,一道雪白的影子出現在女副寨主的手腕旁,豬不戒的嘴巴張得比它的身體還要大,那長長的獠他猛然一口咬在女副寨主的手腕上,只聽見女副寨主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她的手腕被豬不戒整個的咬掉。

魂力一個不穩,急於逃命的女副寨主根本顧不得再去指揮劍齒虎,拼盡了全力想要逃離眼前這恐怖的白影。

劍齒虎失去了魂力支撐,不甘的在林羽的腦袋旁消散而去。

「不……這……這究竟是什麼怪物?」一截手腕被硬生生的咬斷,女副寨主痛苦的捂著傷口一邊逃命一邊慘叫著,她絕不相信這是一頭豬,而且還是一頭體型這麼小的白豬。

強忍著斷腕之痛,女副寨主全身魂力爆發出來,形成一層淡綠色的魂力罩將自己全身包裹了起來,便是想要朝另外兩個副寨主的方向逃命。


然而,豬不戒的速度比她更快,就在女副寨主剛剛逃出去十來步的時候,豬不戒的身心陡然消散,在出現的時候已經是繞到了她的身前,嘴巴張得比女副寨主整個人都還要大,一條大大的舌頭纏繞住女副寨主,往嘴巴里一卷,將她整個人連帶著那層魂力罩一同吃下。

那咔嚓咔嚓咬碎骨頭的聲音不時的響起,讓得整個場面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恐懼的望著豬不戒那嬌小的身影,沒有人敢說話,剛才豬不戒張大嘴巴將女副寨主整個吃進去的情景,給他們的震撼是無與倫比的。

林羽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他剛才已經能夠感覺到劍齒虎口中的血腥味,如果豬不戒再慢出來哪怕是一秒鐘,他都極有可能變成劍齒虎的口糧。


「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我的小命就沒了。」

真正的享受了一把劫後餘生的快感,林羽癱坐在地上,望著那仍舊在嚼著骨肉的豬不戒,臉上充滿餓了驚喜。

「小子,你沒事吧?」

豬不戒揚長了脖子將嘴上的骨肉吞下,打了個飽嗝之後,這才慢悠悠的朝林羽走了過來,鄙夷的笑道:「我說你小子能不能不要那麼不珍愛自己的生命?你自己算算,這才兩個多月,你就已經在鬼門關走上好幾遍了。」

林羽聞言苦笑,這哪能怪他,一切都是因為雲龍山太過兇險罷了,不過這一次如果不是豬不戒,自己這次恐怕真的就得再進一次地府了。

「謝謝你,豬不戒,你又救了我一命。」心中有些戚戚然,林羽朝豬不戒陪著笑臉。

豬不戒沒好氣的罵道:「你自己悠著點吧,惹事精,我不就想要安安靜靜的恢復下嗎,你這三天兩頭把我嚇出來一次,你讓我什麼時候才能恢復一點。」

林羽急忙連連應是,又指了指那邊御著神鳳,正與兩個副寨主對峙的孫勝男,朝豬不戒訕訕笑道:「要不您幫人幫到底,把那兩個傢伙也一併收拾了?」

豬不戒順著林羽的手指望見,不禁深深的望了林羽一眼,嗤笑道:「還說自己很專一呢,敢情這才多久,就又多了一個女人?」

「什麼多了個女人,我們這是純友誼,好哥們!」林羽被豬不戒這麼一鬧,緊張的心情也放鬆了下來。


他說的倒是實話,對於孫勝男,他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神樹領主 ,但也僅僅只是好感罷了,具體來說的話,便是當兄弟可以肝膽相照,當男女朋友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林羽心裡也清楚,孫勝男也不可能會對自己有除了兄弟之外的其他什麼情。

「這些強盜殺了好多村民,我現在先攔住這群強盜,你幫我解決了那兩個傢伙。」再次朝豬不戒請求起來,林羽服下兩顆丹藥,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此時還有剩下四五百個強盜,這股力量不容小覷。

豬不戒這次沒有推脫,點了點頭之後,猛地朝孫勝男那邊奔跑過去,奔跑的過程中,那嬌小的體型漸漸起了變化,待到衝到兩個副寨主面前的時候,已然完全變化成超級大野豬的模樣。

兩個副寨主騎著的劍齒虎見到豬不戒急忙連連後退,顯得極為懼怕,那兩個副寨主亦是又害怕又仇恨的盯著豬不戒,剛才豬不戒吃下女副寨主的情景讓得他們膽戰心驚,但他們三個從小便一起長大,感情深厚可想而知,此時那女副寨主被豬不戒殺死,這也點燃了他們兩個的怒火。

捨棄了空中的孫勝男,兩個副寨主便是朝著豬不戒殺將過來,孫勝男見狀,急忙趕過來幫助林羽。

騎著神鳳,一聲長戾,從林羽面前呼嘯而過,孫勝男一伸手拉住林羽,將他帶到神鳳背上,兩個人穩穩的飛上半空。

「膽小鬼,你怎麼樣?」望著林羽那一聲的傷痕,饒是孫勝男的性子,也忍不住驚呼了起來,剛才遠遠的看不清楚,此時近距離的看,這才發現這些傷口的恐怖。

林羽一個站立不穩,差點摔倒,幸好被孫勝男拉住,這才沒有掉落下去,急忙連連擺手,訕笑道:「沒事,就是有些脫力。」

「你先休息下吧,我來拖住這些傢伙一時半會。」孫勝男微蹙著眉頭, 瘋狂的影帝(娛樂圈) ,自己則穩穩的落在地上,軟劍被她取在手上,冷冷的面對對面的那四五百個強盜。

林羽哪能想到孫勝男的動作這麼快,剛想說些什麼,卻見她已經開始與強盜們混殺到了一塊,幾經猶豫之後,咬一咬牙,神識徑直出現在十二生肖塔中,此時的他實在已經沒有多少力氣去殺敵了,如果不及時恢復的話,也就相當於廢人一個,根本幫不上忙。

剛剛進入十二生肖塔中,那白光便如期而至,照在林羽的身上,肉眼可見的修復著他身上的傷口,林羽急忙盤腿坐下,默念起大洞真經的真義,卻是修鍊了起來。

「這傢伙是在幹什麼?」孫勝男混殺在強盜群中,突然感覺自己的神鳳一陣顫慄,旋即便見大量的黑氣從地上的屍體上輕飄飄的王林羽聚集而去。

靈氣如體,林羽舒服得想要呻吟出聲,但因為關心外邊的戰鬥,也不敢分心,急忙加快了修鍊的速度。

待到靈力已經有一半多了的時候,林羽沒有再修鍊下去,直接出了十二生肖塔,站於神鳳之上,運用靈力再次釋放一次大金刃術。

大量的金刃在半空中形成,林羽大手一揮,所有的金刃都朝下邊的強盜飆射而去。

強盜們正圍著孫勝男,此時的孫勝男便如同林羽剛才那邊,拚命的衝殺,但終究因為對方人數太多,打了一會之後,便是被圍著只能被迫防禦反擊,對強盜們的威脅已然降到了最低。

「殺了她!」強盜們大吼,然而,話音剛落,林羽的金刃便是到了他們身前,漫天的金刃根本沒有給他們反抗的機會。一瞬間便是收割了上百條強盜的性命,一時間慘叫聲此起彼伏。

「卧槽,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豬不戒正與兩個副寨主對殺著,此時見到如此情景,不禁大吼了一聲。

林羽沒有說話,他能夠感受得到周圍不斷的黑氣湧入他的體內,融入他的靈力之內,最後化成了靈力供他使用。

這是死氣!

林羽心知肚明,雖然不知道這些死氣有沒有危害,但此時卻是他最為需要的東西,死氣不僅能夠變換成靈力,在攻擊方向更是霸道異常,只要被這種死氣化成的靈力轟中,哪怕只是受一點點的傷,只要有傷口,便會直接中毒死亡。

關鍵是,這些被死氣殺死的強盜,屍體上都會迅速的出現許多的死氣,然後再被林羽吸收,如此循環,大大的提高了林羽的戰鬥力。 陳宇的話,猶如一盆冷水,讓吳振生清醒了不少。

年前,全國各地嚴打,放高利貸的,攔路搶劫的,車上偷錢的……聚眾鬧事的,都被抓了不少,光是西南府境內,就被槍斃了十幾個。

「我們怎麼辦?」吳振生驚慌失措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