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蕭凡望着她開口:“剛纔我不是佔你便宜,是爲了幫你疏通經脈,你身體氣血不通,所以纔會有那些症狀,現在好多了吧?”

“不過,我警告你啊,今天你就回家去,別在這搗亂,在這樣下去我的診所都被你搞垮了。”

其實蕭凡也是藉機教訓她一下,這個古霜兒雖然心地善良,但是總有股大小姐脾氣,也不知道是誰慣的? “夏凱,聽到沒有,滾出來跟我單挑!”

艾米氣急敗壞的語氣,讓禹青三人都露出了尷尬的表情,雖然生日舞會的事讓艾米的臉丟得有點大,但也是她自己罪有應得,如今卻把全部氣都要撒到夏凱頭上了。


夏凱無奈的搖了搖頭,單挑?哪個傻子會跟你單挑啊,八星魔導士,靈王的巔峯階段,老子又不是吃飽了沒事幹。

夏凱對於艾米的叫囂置若罔聞,只顧着自己一圈一圈地幫卡卡包紮好快要癒合的傷口。

“我知道你在裏面,要是再不出來,我就不客氣了!”庭院之外,艾米已經氣得小臉漲紅,幾個路過的雲靈學院學員正想看看熱鬧,也被她魔法杖釋放出的強大魔力給嚇跑了。今天,不論如何艾米都要吐出心中的那口惡氣。

其實讓艾米如此耿耿於懷,也不能怪人家心眼太小,實在是雲靈學院的男性學員們太過無聊了。自從舞會的事件以後,不論是艾米在擂臺上的比賽,還是比賽後在雲靈學院出現的地方,都會莫名的出現兩個字,“小紅”。

一開始,艾米還不知道這兩個字代表什麼意思,但當她發現那些表情猥瑣的男性學員在對着她,偷偷喊出小紅兩個字後,臉上便全是一覽無遺的竊笑時,艾米終於意識到這個外號原來是在叫自己。

擁有一定中文水平的她,思前想後了一番,終於在某個時刻心中頓悟了,小紅根本就是指那天,自己穿的紅…

想明白這個外號的來由後,艾米更是又氣又惱,要知道,在米奈希爾魔法學院,她可是高高在上女神一般的存在,可到了這裏呢,怎麼就成了小紅了?

最終,艾米便把矛頭直指這一切的根源,夏宗宗主,夏凱!

她哪裏知道,舞會的事情其實全是禹青和銀月私底下的決定,夏凱其實跟這件事一點關係也沒有,但就算夏凱把精神烙印掏出來給她看,艾米也是不會相信的。

“大哥,要不要出去看看?”聽着耳邊越來越大的怒氣,禹青有些不安的問道,要是這位魔導士真的發起怒來,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她想叫就叫吧,要我跟她單挑,門都沒有。”夏凱嗤之以鼻的說道,雖然語氣上非常堅定,但心中還是閃過一絲擔憂,要是這個女魔頭真的不達目的不罷休可怎麼辦。

夏凱強裝淡定的繼續一圈一圈地纏繞着繃帶,兩隻耳朵卻是如兔子般豎了起來,心裏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艾米接下來的叫罵。

三秒鐘、五秒鐘、十秒鐘過去,夏凱憂慮的表情漸漸放鬆了下來,看來,以不變應萬變還真是上策,那個煩人的女魔頭應該已經走了吧。

在夏凱露出輕鬆神色的同時,禹青三人也同時呼了口氣,八星魔導士的實力,恐怕就算整個夏宗一擁而上,也不會是艾米的對手啊。要是在擂臺賽之前,因爲這個刁蠻女而受傷,就太不值得了。

緊張的氣氛慢慢舒緩的時候,突然的一聲巨響,彷彿平地炸雷一般的聲音,讓夏宗四人同時大驚。

夏凱也放下了手中的繃帶,身體如一陣風似的奪門而出。在庭院的中央,夏凱看到了讓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十幾米外的庭院入口處,艾米一行四人身穿着華麗的魔法袍怒氣衝衝地瞪視着自己,一根藍色的魔法杖被艾米指向了身前,頂端鑲嵌着的水滴形狀魔法石還殘留着一絲剛剛釋放出的魔力。

原來,艾米長達十秒鐘的沉默並不是放棄了挑釁,而是準備了一個攻擊魔法。更讓夏凱氣急的是,這個攻擊魔法輕易就把自己佈下的初級禁制打破了。此時,橢圓形穹頂一般的透明禁制,被對方擊穿出了一個長寬都達數米的破洞。

“你夠了沒有!”夏凱怒眼瞪向艾米的同時,嘴裏大喝一聲,語氣中佈滿了暴怒的氣息。

讓夏凱如此生氣的並不是因爲一個初級禁制被毀,而是因爲這個禁制之中,保存着的大量珍貴的靈氣。


在夏凱煉製血融丹的同時,他也把第五瓶靈泉瓶蓋打開了,一方面是爲了補充自己在煉製丹藥過程中,靈力的消耗,另一方面也是讓深受重傷的卡卡可以在靈氣的滋養下,疼痛減輕一些。

而禹青三人,則在這五天時間裏,都負責輪流照看卡卡,修煉的時間並不多,因此揮發出的靈氣還有很大一部分都沒有吸收乾淨。本想着,等幫卡卡包紮好以後,夏宗四人就可以重新進入修煉狀態,享受這些靈氣帶來的實力提升。

可艾米的一個魔法攻擊,就把這些珍貴的靈氣全都損失掉了。此時,在禁制的破洞處,夏凱可以明顯的察覺到,來自靈泉的清新靈氣就像是被解放了一般,紛紛從破口處衝出,進入到了無邊無際的天地之中。

身爲魔法師的艾米自然不知道靈氣的珍貴,她甚至都不清楚靈氣是什麼,只是覺得在自己打破透明阻隔的同時,有一道特別的氣息撲面而來而已。

“我…我要跟你單挑。”夏凱突然的爆喝讓艾米渾身一震,語氣也沒了之前的強勢,反倒像是受害者一般。

看着靈氣傾巢而出,夏凱只覺得心疼不已,靈泉的儲存只剩下最後的五瓶,對他來說此時每一滴靈泉都應該花在修爲的提升上面。

“我偏不,你又能拿我怎樣?”夏凱氣憤地說道,他就不信艾米還能在雲靈學院的地盤爲所欲爲。

夏凱的話顯然大出艾米的意料,她凝神了幾秒鐘,突然手中魔法杖一揮,魔力也瞬間如漣漪一般,在空氣中盪漾開來,“你不比,我就打到你比爲止!”

蠻橫的語氣加上完全不顧他人的氣勢,此時的艾米,在夏凱眼中就是一個活脫脫的刁蠻女子。

只是,刁蠻女子雖不可怕,可怕的是刁蠻女子擁有極強的實力。

那個水滴形狀的魔法石在艾米一揮之間,立即亮起了一片璀璨的光芒,夏凱可以清楚地感知到,周圍空氣中所有的雷屬性元素都瘋狂地朝艾米魔法杖方向奔涌而去,顯而易見,艾米是一位攻擊力強大的雷屬性魔法師! 西方大陸的魔法師和東方大陸的靈師,雖然修煉的本質不同,一個是魔法力,一個是靈力,但他們也擁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通過魔法力或是靈力去控制天地之間的力量。

比如靈師是靠各種屬性的靈力,藉助咒語的媒介,吸引來自天地之間元素的力量,從而釋放出各種強大的屬性法術。而魔法師也是一樣,只不過他們是用魔力和吟唱魔咒做爲吸引的媒介。

因此,本身並沒有魔力的魔法師在釋放魔法的時候,都需要藉助魔法杖的力量,通過本身的魔力修爲加上魔杖的傳導,才能造就一個個強大魔法師的存在。

一旦離開了魔法杖的魔法師,就像不能雙手結印了靈師一樣,根本是無法釋放法術的。

這也正是當初艾米在生日舞會上,被禹青輕易就推到,卻不能用魔法保護自己的原因。

但今天不同,有備而來的艾米早已掏出了她引以爲傲的鑽石等級魔杖,大海之心!

在西方魔法世界,對於魔杖等級的劃分同樣有五個等級,分別是:青銅、白銀、黃金、鑽石和神魔等級。

艾米屬於鑽石等級的魔杖,在東方靈脩界也就相當於是極品靈器了。

夏凱雙眼一凝,他看着艾米手中藍色的魔法杖頂端,水滴形的魔法石已經凝聚出了非常強大的雷元素之力,艾米確實沒有想要夏凱的命,此次的攻擊,她並沒有吟唱魔法咒語,而僅僅是一次瞬發魔法。

但擁有八星魔導士實力的她,就算是瞬發魔法也達到了高級魔法師巔峯的境界,也就是九星靈導師左右的實力,對於夏凱這樣的一星靈導師來說,已經是滅頂之災。

艾米怒眼圓瞪,從小到大她幾乎沒有被人大聲嗆過,而如今只不過毀壞了一個毫無作用的禁制而已,竟然就被夏凱怒喝了一番,她又怎麼能嚥下這口氣呢?如今,只好新仇舊恨一起算了。

夏凱身後,禹青三人也擔憂地看着空氣中涌動的強大魔法力,他們雖然不知道艾米手中的魔杖叫做大海之心,但在他們眼裏,此時不斷翻涌而出,一波比一波劇烈的雷元素之力,確實是猶如憤怒的大海一般了。

“不出手,那就等死吧!”在雷元素能量積蓄到頂峯之時,艾米嬌喝一聲,手中魔法杖一指,屬於靈導師巔峯等級實力的魔法就要釋放出來!

此時的夏凱心中一橫,空間戒指閃爍中,一把看似普通的長劍握在了他的手裏,面對就要施出的強大魔法,夏凱根本沒有時間去準備防禦法術,只好把神器等級的長劍當做盾牌,希望它在魔法面前,也能夠起到和東方法術類似的分解作用。

轟的一聲,一道明亮的藍色光柱從魔杖頂端爆衝而出,靈導師巔峯的魔法實力果然不容小覷,這道絢麗的藍色雷電光是直徑就達到了誇張的四十公分,儼然是一副巨龍出洞的景象。

夏凱深吸了一口氣,心緒不受控制地緊張起來,一方面他是擔心可以吸收法術的長劍未必就會對西方魔法起作用,畢竟它們的本質都有很大的區別,另一方面,就算長劍真的吸收了對方的魔法,夏凱長久以來守護的祕密也就在外人面前顯露了。

這個外人還是來自西方的魔法師,要是被西方的強者盯上,後果就更加難以想象。

豪門怨,惡魔總裁

夏凱的瞳孔之中,藍色光芒越來越盛,他的身體也因爲緊張而變得全身僵硬,就在形如巨龍的雷電頭部就要和長劍接觸之時,一個意外的聲音,讓所有人同時一顫,“艾米,住手!”

這個聲音同樣帶着讓人糾結的口音,但從年紀上判斷,應該是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婦人。

就在這個聲音落下的時候,夏凱突然發現自己的身前多了一道無形的屏障,這道屏障和東方的禁制有很大區別,因爲夏凱在其中感受不到任何的靈力,但它的效果卻非常類似,就是阻隔一切試圖穿過的東西,不管是魔法、武器甚至是空氣。

在屏障出現的同時,艾米釋放出的雷電魔法也在那一瞬間衝擊了上去,讓艾米失望的是,她始終慢了一步,雷電巨龍並沒有打擊在夏凱身上,而是被那道透明的屏障隔開了。

砰然巨響中,夏凱眼看着自己身前,無形的屏障晃動了幾下,接着一片藍色的海洋彷彿就在虛無的空氣中鋪開了,僅僅數尺之隔,一道豎起的藍色潮汐讓夏凱一下子失去了艾米四人的視線。

夏宗四人都驚歎地看着眼前的奇景,心有餘悸地想着如果這一片雷元素之海是覆蓋在自己身上,那結果將會怎麼樣。

幾個喘息的時間過去,夏凱面前的藍色光幕便像是被人卸下了一般,徐徐降落,艾米四人的身影也再次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只不過此時她們臉上都露出了不甘心的神采,而她們的身旁也多出了一位美豔的婦人。

看到夏凱安然無恙之後,這位美豔婦人帶着歉意的笑容,將手中魔杖一揮,透明的屏障便在夏凱身前消失了。

凱瑟琳小姐?夏凱雙眼中露出了一絲驚訝,他沒有想到在最後一刻將他從雷電巨龍嘴裏救下的,會是米奈希爾魔法學院的教授總管,擁有初級魔導師實力的凱瑟琳小姐。

雖然初級魔導師的魔法力只比艾米高出了一個等級,但就是這一個等級之差,便可以在揮手間擋住艾米的一擊。

“這位帥哥,是叫做夏凱吧?”凱瑟琳搖擺着腰肢走了過來,嘴裏竟然直呼夏凱爲帥哥。


夏凱不由得心中一愣,這樣的稱呼在美女口中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是的,凱瑟琳小姐。”

“剛纔的事情,還希望你不要介意,艾米如此胡鬧我也有很大的責任,在這裏跟你說聲對不起了。”凱瑟琳小姐口音雖然不太標準,但表達上還是比較流利的。 古霜兒還是羞憤,剛想說些什麼。

陸卿卿推門而入,看見古霜兒臉色緋紅,又看了一眼蕭凡神情淡然,立刻問道:“你們在幹嘛?”

古霜兒哼了一聲沒說話,陸卿卿就轉向蕭凡。


蕭凡回答道:“她把廚房搞砸了。”

陸卿卿這時又說道:“對了,姐夫,門口有個老大爺找你。”

蕭凡一愣,應該是王大爺。

畢竟他早上和王大爺說過,讓他下午來四和診所找他。

蕭凡連忙走到門口,將王大爺接了進來。

古霜兒一眼就看見了王大爺,笑着打招呼。

王大爺恍然大悟,笑呵呵道:“你們在一起的啊,早上真是謝謝你們了。”

“呸呸呸,什麼在一起,這個雙馬尾小妞只不過是我姐夫的跟班,趕都趕不走。”陸卿卿湊熱鬧。

蕭凡親自給王大爺端來一杯茶。

王大爺受寵若驚,忙感謝蕭凡。

接着,蕭凡就問道:“王大爺,我再幫你看看身體吧。”

蕭凡把脈後,輕輕一笑:“王大爺老當益壯,身體並無大礙了,以後不要太過於憂心忡忡就好。”

說到這,王大爺又皺起眉頭。

蕭凡知道王大爺的家事後,開始的確感到憤怒,這個龍飛羽上次被他教訓了一頓,沒想到還是那麼囂張。

蕭凡問道:“王大爺,不用擔心,我在等一個人,等他來了,我們便去找那龍飛羽算賬。”

聽到這王大爺感動不已,他實在無能爲力了,所以選擇相信蕭凡。

但是他又害怕連累蕭凡,所以他想好了。

蕭凡之前說認識龍飛羽,如果蕭凡說不通他的話,他就只能把房子讓給龍飛羽了,唉,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沒錢沒實力,只能任人宰割!

古霜兒聽到這,急忙說道:“蕭凡,我早上說過的,我也要去,我要去幫王大爺!”

蕭凡故意惡狠狠的看着她,同時盯着她的臀部說道:“早點回家,別來搗亂!”

可能蕭凡的眼神太冷酷,古霜兒打了個冷顫,氣呼呼的閉上了嘴巴,反正她決定待會不管怎樣,也要死皮賴臉的跟去。

陸卿卿聽到他們說要去哪裏,立馬跟發現新大陸一樣,兩眼冒着星星:“姐夫,你們去哪玩?我不管,我也要去!”

陸卿卿直接拉着蕭凡的胳膊,在自己胸口上蹭來蹭去撒嬌道。

蕭凡只感覺一陣柔軟,抽出手苦笑道:“行了行了,都去吧,都去吧!”

“不過去了,都得聽我的,誰要是不聽話,以後就不帶出去玩了。”

蕭凡其實是打算讓幾個女孩各回各家,自己去就可以,畢竟不是什麼好事,而是去教訓人。

鑽戒 ,賈胖子前來彙報:“凡哥,熊霸來了!”

蕭凡輕輕一笑:“讓他進來。”

片刻後,一位梳着大背頭,無比英俊的男人走了進來,正是熊霸。

他一眼看見蕭凡幾人,又看見旁邊的古霜兒和陸卿卿還有姚紫月,嚥了口口水。

雖然這三人都是美女,可是他絲毫不敢不敬,他可是記得吳億凡到現在還在住院!

他朝蕭凡恭敬鞠躬,然後開口道:“凡哥,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