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陳幸沉默了,他無言以對。

克里斯繼續說道:“我希望你能心平靜氣下來,爲了最終的勝利。”

陳幸內心掙扎着,我對劉楓的恨意,已經超越了所有,他無法容忍劉楓大搖大擺的活着。

他必須把劉楓繩之於法,這樣才能對得起死去的朋友,這樣才能對得起正義。


陳幸片刻後擡起頭道:“我只給他最後一次機會,不會再有下次了。”

克里斯此時才鬆了一口氣,隨後他緩緩說道:“謝謝你理解,我……”

陳幸擺擺手,阻止克里斯繼續說下去,他現在不想聽克里斯說話。

“我答應你,是因爲我欠你的,你救過我,現在救當了結了,結束了這個事情後,我不希望你出現在我的視野裏。”

“放心,事情結束,我會消失的,徹底的消失……”

陳幸點點頭,隨後說道:“我妹妹她……她還要參加這個任務?”

克里斯點頭道:“她是環節中必須存在的,原野雄會繼續抓捕陳秀,因爲這是他的砝碼,陳忠國一直想要拿回來,但是沒有機會,他給我下了命令,我卻一直沒能帶回她。”

陳幸疑惑道:“原野雄有這麼厲害?”

克里斯點點頭,“遠比你想的恐怖,我闖過他的實驗室,差點死在裏面,那些恐怖的生化人,太厲害了,沒有任何痛覺,無論怎麼打,他都不怕痛。”


陳幸疑道:“既然他這麼厲害,爲什麼不直接殺了我?還要和我玩遊戲?”

克里斯嘆道:“原野雄是一個徹底的瘋子,殺人他已經殺的夠多了,現在他就是想享受那些樂趣,找一個對手,然後慢慢的折磨死對方,現在原野雄已經對你開刀了,所以你也要做好準備。”

陳幸突然想到一個辦法,隨後他立即說道:“其實,我們有辦法的,我們可以聯合我爺爺一起對付原野雄,然後把一秀,喔不,把阿秀送進爺爺那,這樣就可以監視他了,也擊退原野雄,一舉兩得。”

克里斯露出微笑,陳幸一愣,才知道自己已經上當了,克里斯一定是早早想到了這個辦法,只是等到現在纔來找他。

靜待時機,克里斯的忍耐力也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克里斯微笑道:“胡長青通過網絡查到了你爺爺最後一次駐留的信息,我想辦法聯繫上了。”

陳幸吃驚的看着胡長青,剛剛半天說話,他一直都沒有注意胡長青,即便是進來的時候,他也沒有去注意胡長青。

胡長青彷彿不起眼一樣,在角落裏,這彷彿一切都不存在。

克里斯繼續說道:“我知道那幾天你在聯繫胡長青,是我讓他拒接你電話,一來我在追蹤陳忠國,二來我想看看你的本事。”

陳幸苦笑道:“結果失望了吧。”

克里斯此時淡淡說道:“有些東西需要你自己成長,你已經在成長了,所以你繼續努力吧。”

此時克里斯走到劉楓面前,再次拿出注射器,隨後像對陳幸一樣,對劉楓注射了液體。

“這是超級恢復劑?!”

“沒錯,現在是改良,基本沒有副作用了,可以迅速把臨死邊緣的人拉回來,但是這個藥無法量產,只生產了一部分,今天我已經很奢侈了。”

陳幸苦笑一聲,隨後他看到劉楓緩緩睜開眼睛,片刻後劉楓怪笑道:“還打嗎?”

陳幸冷漠回道:“你還想再挨一頓嗎?”

劉楓一陣怪笑,並不回答。

此時克里斯說道:“好了,時間很緊張,我們先走,陳幸,你要小心了,原野雄不會輕鬆放過你,但是你只需要拖住原野雄,等我們趕到就好。”

陳幸點點頭,隨後目送克里斯等人離去。

胡長青臨走時遞給了陳幸一個U盤,他沒有說話,隨後跟上克里斯的腳步。 陳幸拿着U盤來到電腦旁,他很好奇胡長青的表現。

首先陳幸沒有看到胡長青拿着羞澀,所以胡長青在一旁的時候他都沒有感覺出來。

陳幸把U盤插進電腦,隨後打開後,發現裏面是空白的,什麼都沒有。

陳幸覺得這太異常了,這簡直不明白。

還有自己被注視超級恢復劑,身體馬上就恢復,這種不科學的東西陳幸無法相信。

之前文鋒給自己用那個超級恢復劑的時候,也是在手術結束後使用,那個藥物主要是輔助傷口迅速恢復,並沒有那種神奇的將傷口癒合好。

陳幸突然感覺很糊塗了,他的頭開始痛了。

(該死,這種感覺好奇怪,克里斯復活,我爺爺還活着,原野雄非常恐怖,似乎這一切像一種暗示,嗯沒錯,應該是催眠吧。)

陳幸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隨後他警覺的擡起頭掃視四周。

隨後他發現山本一秀不見了,陳幸好奇的喊了一聲,“一秀?一秀?你在哪?”


剛剛陳幸還看到山本一秀在沙發上坐着,現在卻看不到人。

突然陳幸感到背後有人,他一回頭就看到了山本一秀。

山本一秀微笑的向前,抱住了陳幸。

“哥哥,我有哥哥了!”

陳幸伸出手安慰道:“以後我們是一家人了。”

猛然間陳幸突然問道:“一秀,還記得我們是什麼時候相見的嗎?”

山本一秀愣住了,她沒有開口,而是繼續抱住陳幸。

陳幸推開山本一秀,隨後正色道:“快回答我剛剛的問題,我很想知道。”

山本一秀此時結結巴巴,陳幸越發覺得可疑,隨後陳幸猛然抓起一個玻璃杯子就仍向山本一秀。

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傳來,陳幸呆呆的看着前方,山本一秀原地消失。

“這……這是?難道是幻覺?難道……”

陳幸冒了個冷汗,他突然感覺自己已經進入催眠,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進入催眠的。

(等等,冷靜分析,剛剛克里斯來了,告訴了我那麼多,彷彿是一種暗示,暗示我要去做什麼,如果這是幻覺,那說明對方想一步一步徹底催眠我,在催眠的世界裏進行二次催眠,那樣我就徹底淪陷了。)

陳幸想到這就冒出了冷汗,他突然覺得事情變得有點恐怖。

(等等,我可以驗證一下。)

陳幸隨後再次叫道:“一秀?一秀?!”

片刻後陳幸再次感到身後出現了一個人,他一回頭,果然還是山本一秀。

山本一秀微笑着,隨後一把衝過來抱住了陳幸。

“哥哥,我有哥哥了!”

陳幸心中忍不住的冷笑,隨後一把推開了山本一秀。

山本一秀狐疑的看着陳幸,“哥哥,你怎麼了?”

陳幸冷笑道:“原野雄,沒想到你還是個催眠大師!”

山本一秀微笑的表情突然僵住了,隨後從山本一秀嘴裏傳來一陣男人的聲音。

“陳幸,你果然厲害,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的催眠厲害,但是也只是引導,我的內心是有防禦的,所以你製造了克里斯出來,你看得出我內心最期待的人是誰,所以你編造了一切的謊言,如果我沒猜錯,在你說下游戲開始的那一刻,我就被催眠了吧。”

“呵呵……厲害。”

“原野雄,你的計謀被識破了!”

陳幸大吼一聲,隨後拿起水果刀,扎向自己的胸口。

隨後一陣意識喪失,大腦天旋地轉的感覺。

沒多久陳幸緩過神來,此時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周圍的環境依舊還是醫生辦公室。

而他卻坐在地上,陳幸爬起來,隨後看到辦公桌前坐着帶眼睛的男人,他正是瀋陽,也就是原野雄。

“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能在短短十分鐘就突破我製造的幻覺。”

“你是怎麼做到的?我並沒有看到你拿出什麼東西來。”

“你是說懷錶嗎?呵呵,那種低端的催眠,對我來說,我的身體任何一個部分都可以催眠你。”

“是嗎?那你試試看!”

陳幸絲毫不示弱的迴應着。

原野雄笑道:“時間不多了,我要走了。”

陳幸立刻叫道:“等等,你還沒有把山本一秀放出來。”

原野雄哈哈笑道:“剛剛我的故事不知道你滿意不,其實我可以告訴你,山本一秀確實是你的妹妹,只不過不是剛剛故事裏的那樣。”

陳幸一愣,隨後他搖頭道:“你又想催眠我?”

原野雄笑道:“你放心,我已經玩夠了,順便告訴你這個祕密,山本一秀,原名陳秀,她是你父母后來生的,被我部隊醫院搶走了,從小我就給她洗腦,讓她變成島國人。”

陳幸不解道:“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原野雄哈哈笑道:“當時是想威脅陳忠國,沒想到他如此無情,根本不怕威脅,後來我就說我殺了,後來你父母抑鬱而死。”

陳幸輕笑道:“我不相信。”

原野雄聳聳肩道:“無所謂,時間也到了,信不信由你,我要回國了,希望有生之年還能遇見,你的未來強大無比。”

陳幸冷笑道:“你想走?沒那麼簡單!”

然而陳幸看到原野雄露出一絲詭異笑容,隨後一陣破口聲音傳來,子彈從陳幸臉上擦肩而過,劃出一道血痕。

(狙擊手?!)

陳幸頓時一陣冷汗,剛剛狙擊手似乎是故意打歪。

原野雄笑道:“你是個很好的對手,就這麼殺了你太不公平了,我會等你的,希望你成長起來。”

原野雄拍了拍陳幸肩膀,隨後拉開了門,徑直走去。

片刻後陳幸猛然覺得不對,立刻摸了摸臉,根本沒有血跡。

陳幸衝到窗戶邊推開窗戶,一望無際的天,剛剛那個角度根本不存在狙擊手。

(該死,我又被催眠了!)

陳幸感到一陣惡寒,他沒想到原野雄催眠的技術出神入化。

在醫學上的催眠,根本不存在原野雄這樣的操作。

如果不是親自接觸,陳幸也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陳幸正在嘆氣的時候,吳老頭走了進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