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眾人的目光.也都是馬上的看了過去.石炎的目光也落到了來的幾道身影之上.來的一共有十二個.個個都是一派仙女下凡的模樣.翩翩起舞.美麗動人.漂亮無比.看的都讓人不由的有些心動了.

特別是為首的那名女子.更是美的動人.幾乎是能夠讓所有的男人看上一眼都會喜歡上的那種了.饒是石炎.看了一眼.也是有些迷住了眼睛.再多看了幾眼.才捨得將目光收了回來了.這也是讓石炎不由的撇了下嘴.到目前為止.可還沒有任何一名女人可以讓自己這樣忍不住的多看幾眼了.

夢玄音師姐、敏芙郡主、龍靈靈、銘樓煙她們都算是一等一的姿色.個個都是美麗動人的女人了.但第一次看她們.都沒有此時眼前這名女人給石炎的那種吸引力了.

這種感覺.也是說不上來的.就是莫名其妙的就是被吸引住了一般.忍不住的就是要多看上幾眼了.


這名女子.顯然就是紫玄會的紫玄了.能以一名女流之身.擠身到了第一層最強大的七人之列.也可以看的出來紫玄的實力有多強了.確實是個很了不得的女人了.而且她的氣場.也是十足.讓人不敢褻瀆冒犯.

「看來我來晚了.大家都到齊了.難得這樣的盛狀.我怎麼能不來湊湊熱鬧呢.」又是一道身影傳來了.一群人向這邊走了過來.看到這些人.附近的人群也是自動的讓出了道來.這一群人.倒是個個氣息凶戾.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善類了.

來人.自然就是斷山黨的了.來的一共有二十來人.規模也是僅次於天一會了.這些人.有不少都是打扮奇迹.一臉凶煞.真不知道是一群怎樣的人了.

圍觀的人.也是個個的不解疑惑了起來了.今天這是怎麼了.

一個兩個勢力來也就算了.怎麼五大勢力都到了.全部聚齊了.這是要有什麼大事發生嗎.

石炎的眉對也是微皺了一下.雖然他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但也知道肯定不會是有什麼好事發生了.所謂一山不容二虎.這裡既然是天一會的勢力地盤.那其他勢力要來的話.有意無意就是對天一會的挑釁了.自然會威脅到天一會了.對這樣的事情.天一會顯然也是不能夠容忍的了.

看此時易天一和天一會的那些成員的臉色就知道.他們對這次的狀況.顯然也是不知情了.

易天一看向了四個勢力的頭目道:「今天這是颳起了什麼風了.竟然把你們都吹到了我天一會的地盤來了.你們就這麼確定我會歡迎你們嗎.」

兄弟盟的老大蘇業粗獷朗笑道:「易天一.你說這話就不友善了.我們抬頭不見低頭也會見的.你難不成還不歡迎我們嗎.」

「不用說的這麼好聽.你們來的意圖.不是這個吧.」易天一道.

蘇業道:「易天一.我們來的目的你應該是非常的清楚的.你就別揣著明白裝糊塗了.我看.你還是先解決你的事情吧.你的場子都被人給砸了.哈哈.這倒是有意思了.你們繼續.我們看看戲就成了.」

蘇業幸災樂禍的話.也是讓易天一的臉色一陣難看了.這不是明擺著在看他天一會的笑話.他身為天一會的會長.這樣的事情.怎麼會容忍它發生呢.這個場子.一定要找回來.

易天一的目光也是寒戾的看向了蕭宇:「朋友.報上名號吧.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敢在我天一會的地盤上如此的撒野.敢殺我天一會的人.那向來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不過我刀下.不斬無名之鬼.報上名來吧.我看看是哪個勢力.培養出了你這麼一名狂妄的少年.」

石炎走了出來.對蕭宇道:「這個讓我來對付吧.你去殺你的人便是了.誰擋你.一併殺了便是.」

蕭宇看了眼石炎.也是點了點頭:「好.那就交給你了.」

論實力來說.蕭宇倒也不會怕了易天一了.雖然沒有交過手.但也不一定就會敵不過他易天一了.不過來說.石炎出手的話.那就是最穩妥了.

反倒是金震天.完全的淪為了跑人甲一般.完全的當起了觀眾了.

石炎的話.也頓時讓不少人都皺起了眉頭起來了.好大的口氣啊.確實是好大的口氣.

這讓不少的目光.也是有些驚訝和好奇的落到了石炎的身上.心中也是在想著這又是何方的神聖.人不大.但這口氣真著實不小啊.竟然敢輕言的要對付易天一.還那一句『誰檔你.一併殺了便是』.這是何等的豪言狂語.

這說話的對象.那可是天一會啊.而且是當著易天一的面說.這不是完全等於挑釁天一會的尊嚴.完全的視他天一會於不顧嗎.

面對這份挑釁.天一會的眾人也頓時個個憤怒了起來.

就連蘇業紫玄幽龍他們的目光.也是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石炎了.就是他們在易天一面前都不敢說這樣的話了.但是石炎卻是敢說.要不是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要不就是瘋子.再要不.就真的可能是比那蕭宇更加妖孽的存在了.這兩人.怎麼看也不是瘋子了.更不像初生牛犢不怕虎了.畢竟.蕭宇的實力.可是擺在了那裡.所以只有一個可能了.這個少年的實力肯定是在蕭宇之上了.

想到了這裡.也更是讓人驚震無比了.

這個傢伙看起來.跟蕭宇差不多吧.甚至是有可能比蕭宇還要小吧.如此的年紀輕輕.難不成實力真的要逆天了嗎.

這兩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這是很多人此時都很想知道的一個問題了.太好奇了.

此時最不爽的.自然就是易天一了.他堂堂天一會的會長.第一層最強者之一.高高在上.呼風喚雨.但是今天的尊嚴卻是受到了嚴重的挑釁了.所以.他的眸子也是一片森冷的看著石炎:「哼哼.小子.口氣不小嘛.先報上名來吧.我倒是要看看你們值不值得我動手.我的刀不出則已.一出必要飲血.無名之輩.就別弄髒了我的手了.」 石炎道:「石炎.只是一個小宗派勢力罷了.不值一提.」

易天一冷哼了一聲:「石炎是吧.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我會讓你知道.挑釁我天一會的下場是如何的.」

石炎輕淡一笑.絲毫不懼的看著易天一道:「只怕.你沒有這個實力.」

「嗯.」易天一的眉頭.也頓時憤怒的深皺了起來:「找死.」

話畢.易天一也是出手了.向石炎憤怒滔滔的殺了過來了.易天一直接的一刀向石炎斬殺了過去.刀一出頓時異相生.一刀生萬.萬千道刀也是絞織成了一張世磊無比的刀網.鋪天蓋地的向石炎斬殺了下來了.將所有的空間完全的包裹了進去.不留一絲的縫隙.直接的落了下來.就你是一座刀山直接的落到了石炎的身上.讓石炎避無可避.

刀芒如涌.充斥著整個空間.可怕的刀勢之威.似是要將整個空間都如切割豆腐一般的直接的切割成粉碎了.

石炎的眉頭也是微挑了一下.這竟然是一門四品的神通.雖然易天一還只是修練到了熟練的層次.不過這畢竟是四品的神通法門.神通三重境修練四品的神通法門難如登天.萬中無一人能做到.能夠修練出來.威力也是頗為的驚人的.不僅僅是這門四品的神通法門.易天一本身的實力也很是強大.所以這才讓他的實力變得很是可怕了.

他可也是堂堂第一層公認的最強者之一.自然不是虛蓋的了.

這一擊打出.也是有毀滅的威勢.一片虛空都要在這刀勢之下盡毀了.

論實力.易天一確實是要比勇樂新強上一個檔次了.此時一出手.也是殺意滔天.自然是強勢的出手.沒有多少保留了.

「來的正好.我的實力突破之後.也正愁沒有人可以拿來磨磨石.試試刀.既然你易天一找上門來.那就拿你來練練手吧.」石炎嘴角一揚.戰意噴涌.如果易天一聽到他心中的話.估計也會氣的吐血吧.竟然敢拿他來練手.

青源劍出現在了石炎的手上.此時他可是神通三重境巔峰之境.論境界也是跟易天一一樣了.三品青劍神通也是極致大圓滿之境.神行九步修練到了七步的水準.此時石炎也沒有動用劍之道.沒有動用《紫羅千弒陣》.更沒有動用《九龍鎮山》了.石炎覺得.對付易天一.應該不需要動用自己這三件底牌了.

這三樣手段.可是現在石炎的殺手鐧了.自然不會輕易的動用了.

就是不動用這三件底牌.石炎也自信自己的實力應該不會在易天之一之下了.畢竟.他有著身體的絕對優勢.神通本源之力可是相當於神通四重境巔峰.以如此磅礴的神通本源之力的優勢.完全可以彌補神通法門上的一些短板了.

再者來說.青劍神通在融入了九百九十九道劍之道細流這后.威力也是大了許多了.也不算是弱了.又有神行九步的配合.更是不弱了.

唰唰唰…

青劍鋒芒動.一道道劍勢鋒芒迎擊了上去.也頓時跟那鋪天蓋地殺來的刀光相交在了一起.發出了一連竄鏘鏘鏘的作響聲來了.擦出了一連竄的火花出來.激烈無比的交鋒在了一起了.

易天一的實力雖然很強.此時也是全力的出擊.不過一交手石炎就更有自信了.心中也是有些小小的失望吧:「實力.也不過如此罷了.」

青鋒一劍.直接的將那漫天的刀光巨陣完全的摧毀了.這易天一的實力.估計最多也就是相當於一般的神通四重境中期的樣子吧.

而石炎就是不動用那三樣底牌.單是現在的實力.也完全不會亞於神通四重境後期了.要是動用底牌的話.石炎現在是完全有信心.也有底氣可以跟神通四重境巔峰一戰了.甚至是可以斬殺弱一些的了.

所以面對易天一.石炎還是感覺比較輕鬆的.本以為會有一場大戰了.卻沒想到還比較輕鬆.自然是讓石炎有些小失望了.

「什麼.我的最強一擊.就這樣被他給破掉了.怎麼可能.」易天一臉色也是無比的難看了起來.心中也是一片驚震.不可置信.

剛才一刀.那可是他最強一擊啊.他本來就是憤怒無比.所以一出手自然不會有半點的保留了.保想一招直接的將石炎斬殺當場.來捍衛他的尊嚴了.但是卻沒有想到.他這強勢的出手.不旦沒有將石炎斬殺當場.反而是讓石炎一劍輕易的將他的最強一擊破掉.結實的打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了.這讓他臉上哪裡還掛的住.

不過讓易天一面目森凝的是.他此時也是清楚的認知到了石炎的實力了.雖然很不敢相信.很難受.但也不得不承認了.眼前這少年的實力確實太強大了.太妖孽逆天了.簡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這兩個傢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妖孽.怎麼個個都如此的妖孽逆天.如此的年紀.實力竟然達到了這等的地步.縱然是玄空郡的玄空氏年輕優秀的弟子.恐怕也不過如此吧.這兩人.顯然不可能會是玄空氏的弟子.玄空氏的弟子.個個都是有著少年王者之氣.氣宇衝天.而且來說.這等的小地方.他們也肯定不敢興趣來了.」易天一心中暗忖著.對石炎的身份來頭.也是多了幾分碎念了.

不僅是易天一了.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很怪異的看著石炎.一片驚震不輕吧.


幽龍鄭業他們幾大勢力的人.看向石炎的眼神.也頓時有些變了.他們幾個.自然知道易天一的實力了.而且也自然看的出來剛才易天一就是動用了全力了.最強的一擊.竟然被這個叫石炎的少年一劍給破掉了.破的如此的輕鬆.顯然來說這個叫石炎的少年的實力.應該是在易天一之一了.

他們跟易天一.也不過都是旗鼓相當了.竟然有人的實力還在易天一之上的話.那顯然就會在他們之上了.這讓他們自然也是不太好接受了.

石炎的劍指向了易天一.道:「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罷了.既然你沒有這個實力擋的住我.那就別擋我兄弟殺人了.」說著石炎也是看向了蕭宇.蕭宇嘴角冷揚.便是向那四人中最後一名男子看了過去.被蕭宇這麼一看.那名男子也頓時嚇的不輕.就像是看到了惡魔一般.縮進了人群之中.

天一會的二十多成員.自然也不可能會看著蕭宇在他們眼前殺人了.勇樂新雖然知道不敵蕭宇.但他做為天一會的副會長.這樣的事情他自然要擋在前面了.

蕭宇看向了勇樂新等人道:「給你們一個選擇的機會.現在讓開.我只殺他一個人就行了.你們若要擋我.那就別怪我劍下無情了.他.我必殺.擋我者.死.」

勇樂新劍指碰上蕭宇.冷哼了一聲:「你好大的口氣.想殺我天一會的兄弟.那也要問我們答不答應.」

天一會的眾人.也是戰意高昂了起來.一個個拿出了兵忍.目光死死的看著蕭宇.只要蕭宇敢動手.他們必然會是強勢的回擊了.

蕭宇也是性格異常堅定之人.有仇自然也是要報的了.今天的場子既然要找.那不可能會半途而廢.現在罷手了.這也不是蕭宇的風格了.

所以.只有一個殺字了.

蕭宇直接的殺了出去.神通異像.全力催迸.誓要殺出一條血路出來了.正如他的豪言『擋我者死』.

「殺殺殺…」

勇新樂摔著眾天一會的成員.也是迎了上來.二十多人聯手出擊對付蕭宇.殺傷力自然是無比的可怕了.這完全是以多欺少.人數的比例懸殊實在是太大了.而且來說.能放天一會.那就說明沒有弱者了.實力最弱的.也是神通三重境後期了.大多都是神通三重境巔峰了.即使再不濟.一名神通三重境巔峰.也絕對是不能夠小覷了.

何況是二十多人聯手出擊.再加上還有一個實力可怕的勇樂新.就是蕭宇也是要鄭重的對待.一臉的凝重了起來了.

轟隆隆..

這一擊交手.蕭宇卻是吃了點小虧了.不過倒還好沒有受什麼傷.不過對方人數上佔了絕對的優勢.蕭宇想要擊敗他們二十多人.而去殺人的話.那難度確實是太大太大了.要是一對一的話.個個擊破.那蕭宇可以不費什麼力氣了.

蕭宇再次的殺了上來.勇樂新等人也是再次的迎了上去.雙方也是激烈的戰鬥了起來.

石炎看了眼戰場那邊.看來蕭宇還是需要些幫忙了.石炎回頭看了金震天一眼.不等石炎開口.金震天也是馬上心領神會了.咧嘴一笑道:「哈哈.懂了.我早就有些手痒痒了.你那等級別的戰鬥我是參合不了了.不過這等級別的話.我還是能夠練練手.顯擺一下威風的.說起來.實力提升之後.也是需要一戰來檢驗一下的了.」

說完.金震天也是出手了.向勇樂新那邊殺了過去:「哈哈蕭宇兄.我來助你一臂之力了.既然這些人這些無恥的以多欺少.那就不跟他們講什麼江湖道義了.這些人.殺了也便是殺了.」

有著石炎和蕭宇兩人在.金震天也是底氣十足了.敢打也殺.得罪死了天一會.也再所不惜了.

看到金震天出手.看到了金震天的實力.易天一的眉頭再次的深皺了一下.自然也是嗅到了危機感了.有這個傢伙加入的話.那就會打破那邊的平衡.天一會這邊就要吃虧了.一旦勢弱的話.那就是兵敗如山倒的局面.那後果就將不堪設想了.

這三個傢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怎麼個個實力都是這般的強大的.

可惡.著實是太可惡了.讓易天一都有些抓狂了.其他人.也是個個看的有些抓狂了. 易天一一臉狠絕的看著石炎道:「你真的要跟我不死不休.」

石炎劍一指易天一道:「我跟你不熟.也沒有什麼恩怨.不過你們天一會有四人跟我兄弟有些仇怨.這個場子我們必須要找回來了.三個已經殺了.還差最後一次.你們不插手這件事情.讓我兄弟把那人殺了.那我們自然不會為難你們.」

「你覺得有可能嗎.」易天一臉色無比的陰森難看.天一會已經死了三人了.要是再交出一人的話.那天一會也別在第一層再混了.臉面都要丟光了.這樣的事情.縱然是不可能會答應的了.他易天一敢答應.不說他顏面喪盡.也沒辦法再服眾了.其他人也不可能再會追隨他了.

再者來說.他易天一也必定會成為他的笑柄了.這對易天一來說比殺了他還要難受了.

石炎淡冷一笑道:「我知道沒有可能.所以沒有什麼好說的.實力說話吧.」

易天一重重的冷哼了一聲.看向了幽龍蘇業斷山他們三人道:「三位幫忙助我一臂之力.算我易天一欠三位一份大人情.」

看到易天一向其他三人求助.石炎倒也沒有阻止.也沒有馬上動手.倒是樂得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想要對付自己了.對易天一他們實力了解之後.石炎此時也是穩如泰山了.有著絕對的自信可以毫不畏懼了.別說加上幽龍他們三人了.縱然是第一層的最強七人一起出手.石炎也不畏懼了.

還有三件底牌沒有動用.石炎便是可以穩穩的壓住易天一了.以這份實力自然也是石炎可以肆無忌憚的資本了.

「哈哈易天一.你平常不是威風的很嘛.不總也以為自己是第一層的第一人嘛.怎麼今天就虛了.不應該啊.這不是你易天一應該有氣場啊.還用的著向我們求助嗎.嘖嘖.我沒有聽錯吧.」蘇業朗笑了起來道.

易天一知道蘇業大大咧咧的性格.臉上也沒有半分的怒色.而是道:「蘇業兄你也別拿我尋開心了.今天我這張老臉算是丟盡了.你們再不出手的話.我天一會今天恐怕就要栽倒在這裡了.一份大人情.算我們欠你們的.三位還請出手一助.天一感激不盡.日後三位有什麼吩咐.必定赴湯蹈火.再所不辭.」

蘇業雖然剛才說著風涼話.不過此時也是第一個爽快的滿口答應了下來:「好易天一.就我們這些年的交情.也不能見死不救.眼睜睜的看著你的場子被別人挑了.再說.這第一層.一向都是我們五大勢力的地盤.也容不得他在這裡撒野了.」說著.蘇業也是滿臉粗獷的看著石炎道:「朋友.得饒人處且饒人.凡事適可而止.天一會已經被你們殺了三人了.可以罷手了.」

幽龍和斷山也顯然是準備出手相助了.看來這五大勢力之間.抱團倒也是抱的緊啊.

雖然平日里也是明爭暗鬥不斷.但這關鍵的時候.竟然也能親如兄弟一般了.這倒也讓周圍的人看的一陣費解了.

幽龍也是道:「後輩.住手吧.你的實力確實是強.但我們四人聯手的話.你沒有任何的勝算.真要打下去.你們三人今天都會交待在這裡.天一會被你們殺了三人.你們若現在罷手.事情還有得商量.別自誤了.」

斷山的脾氣卻是有些爆燥.狠瞪了石炎一眼.譏誚的喝道:「一個後輩而已.也敢如此的叫器.真不把我們這幾個老人都放在眼裡了.第一層.向來都是我們五大勢力的地盤.敢挑釁我們.那就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說著斷山還看向了沒有動作的紫玄道:「紫玄.你不打算出手嗎.不要維護一下我們五大勢力的威嚴嗎.」


紫玄看了斷山一眼.風輕雲淡的道:「這些紛爭我們紫玄會向來是不會插手的.我們不過是一群女流之輩罷了.打打殺殺的事情不適合我們.你們要打就打.不要把我紫玄會拉上.」

蘇業道:「就別指望紫玄了.我們四人聯手也已經足夠了.再奉勸你一句.朋友速速離去.不然今天你們三人都得死在這裡.」

蕭宇金震天那邊的戰鬥也是如火如茶了.有了金震天的加入.也自然是讓蕭宇減輕了許多的壓力了.此時也是有著強勢反擊的勢頭了.蕭宇和金震天兩人聯手.倒也是將局勢一下子扭轉了過來了.漸漸的佔據了上風了.而勇樂新那邊.也是在死死的抵擋著了.看他們的情勢.是不太妙了.

石炎青劍一揚.趾高氣揚.意氣風發.頓生了幾分豪邁的道:「要戰便戰.你們四人一起上吧.我一併接下便是.不過今天的場子你們既然要進來了.那就是與我為敵了.與我為敵的下場向來只有一個.那就是成為我劍下的亡魂.」

石炎的話.也是說的很不客氣.這就是石炎的性格.

你不惹他.那他會給你笑面相看.你要是惹到他了.那他就會給你一個冷刀子.

神通的路.本也是充滿著殺戮的路.沒有殺戮.沒有一路的劍仗高歌.哪裡來的神通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