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兩個人的腦袋沒有用到五秒鐘,就被王石給揪了下來。這纔是屍王的水平!

高明豪也沒想到王石這麼暴力,把人家腦袋給扭了出來,看着眼前這一幕,高明豪忍不住的吐了起來。

“哇哇……”

當一個人的腦袋被人扭了下來,那還連帶着的血脈器官的東西,還有那死的人驚恐、那不可置信的眼神,無一不震撼着人的視野!

這時,高明豪忽然看到自己面前多了一張紙巾,順着拿着紙巾的手望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範紅娘來到了自己的身旁,輕輕的拍打着自己的背“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吧。”

高明豪點了點頭,接過範紅娘的紙巾:“謝謝你的紅娘,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本想着王石應該是一巴掌一個,沒想到搞出這樣血腥的一幕。”

而一旁的王石,則是開始處理着他的戰利品。

只見王石雙手抵在老鬼和蘇正紅的屍體上面,接着一股肉眼可見的青煙就從老鬼和蘇正紅的屍體裏面流出,這就是人的氣。

隨着王石的吸收,老鬼和蘇正紅的身體也在慢慢的好似沙塵一般被風給吹走,一點點,一點點,到最後只留下的他們身穿的衣服證明着這裏曾經有着兩個人的存在。

屍體沒了,高明豪也覺得心裏好受了一點:“瑤琳,可以下來了。”

胡瑤琳本來就在觀察這山下的動靜,她看到了老鬼和蘇正紅被殺的一幕,而剛纔好像高明豪和殺人的人關係還不錯,雖然殺人的一幕她也有點反感,可是卻不是和高明豪一般見到會吐。

只因爲她早就吐過了,修行者殺人是很常見了。胡瑤琳還記得她小的時候,一次跟着自己姑姑出門,在一個小巷子裏面見到有着兩個男子試圖強迫女孩子,鄭何雨沒有留手,直接很乾淨利落的把兩人的喉嚨割破!

見到老鬼消失,雖然這一幕他很好奇究竟怎麼回事,但是也走了下來。 蘇正紅老鬼死了。

高明豪走到蘇正紅留下的衣服旁,在裏面摸索了一陣,不一會兒就摸到了一塊硬物,拿出來一看是和自己手中款式一模一樣的。

現在已經有着三塊玉佩了,剩下的一塊也是觸手可及。

愛麗絲和朱輝見蘇正紅老鬼死了,也不想久留在這裏,這次來真的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沒有得到山河圖反而還把有着超越九重天的玉佩給丟了。

“高明豪,我先離開了。”愛麗絲開口道。


朱輝也在這時說道:“小高,我也先走了,也不知道那賤人會不會做出什麼事來,我需要回去看看。”

高明豪對這兩人的心思也是知道,留在自己身邊生怕自己不高興了就叫王石把兩人給宰了。

“還想請你們吃飯呢,現在看來也免了,沒事你們走吧。”

兩人聽到高明豪的話,看了看高明豪又對範紅娘和胡瑤琳示意了一番,然後轉身離去。

兩人都是駕車來的,而剛纔車輛停靠的地方也沒有被屍氣籠罩,兩人快速鑽上車,恐怕是轟足了油門,飛快的消失在衆人眼前。

高明豪這時提着山河圖的木盒對範紅娘說道:“你不走嗎?”

範紅娘淡淡一笑:“我和他們不一樣。”

高明豪也沒多問,想要打開木盒,但是想了想還是不要了。這木盒的品質看樣子也不錯,看樣子是爲了保管山河圖而準備的,自己是想要近距離的瞅瞅山河圖,可是自己懂嗎?

這東西在自己的手中,也沒什麼。進入蕩魂山?可自己需要嗎?

其實高明豪很想直接把這東西交給**的,可想想自己也是可以進蕩魂山去看看,自己不需要胡瑤琳她們總需要吧。

“走吧,去田崇的家裏,看看這幾塊玉佩組合起來會不會有什麼變化。”

很快,衆人就來到了田崇做建立的小村落。

走到村落的時候,高明豪就看到村口坐着那天來的時候的那些小孩子,高明豪這纔想起田崇的手下不單單有着幾個徒弟,還有着這麼一羣小孩子。

這些小孩子也看到了高明豪等人,和自己最敬愛的田崇和西民,帶着歡呼就快速跑了過來。

高明豪看着這些小孩子,隨即對身旁的範紅娘問道:“你以後會把田崇帶在身邊嗎?”

範紅娘不解高明豪的問題,但是還是點了點頭,田崇現在被她控制了,而魅影宗戰鬥功法基本上麼有,即使有也不適合她們修煉,故此需要控制幾個能夠爲自己做事的人,田崇就是其中一個。

“對了,有沒有一種辦法,放掉田崇,但是讓他對我們失去記憶呢?”高明豪問道。


範紅娘白了高明豪一眼:“你當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嗎,我不是神仙,我只會控制田崇,而不會讓他如何失去記憶!”

“這事有點難辦了!”這裏的小孩子可不少,如果只有一個兩個,高明豪還可以把他們送到孤兒院去,可是這裏有着四十多個呢。

這時,在衆人身後的王石突然開口道:“高哥,讓人失去記憶我倒是有辦法。”

高明豪眼中閃現出了一絲亮光:“哦?”

接着王石走到田崇的身後,在田崇還被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一巴掌拍中了田崇的後腦勺,田崇則是在這一巴掌之下,整個人暈暈乎乎的倒在了地上。

那些跑來的小孩子見自己師傅被人打倒在地,就哭着含着的衝了過來。

看到這樣的場景,範紅娘動了動嘴脣,而在田崇身旁的西民跑到衆孩子的面前,攔住他們說道:“沒事,剛纔是師傅受了傷,這個大哥哥在幫着師傅療傷呢。”

這個大師兄的話還是有作用的,很多小孩子都選擇了相信。

高明豪一愣,指了指田崇:“這麼簡單就完事了?”

王石點點頭:“這傢伙應該會喪失半年的記憶吧。”

見高明豪居然不問自己,就要把田崇放掉,範紅娘很生氣,可是她卻打不過王石,只能在一旁跺着腳。


旁邊的胡瑤琳見狀,笑了笑:“紅娘姐姐,別生氣了,我覺得明豪這次的事也做的不錯。你看看這麼多小孩子都需要照顧,如果沒有田崇的話,這些小孩子怎麼辦呢。”

“可是我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個隨從,就這樣說讓出去就讓出去呀。”範紅娘雖然心裏也贊同了,可是這種他人不問自己就拿走自己東西,這讓人心裏很是過意不去。

“這樣吧,以後呢我叫明豪給你逮住一個更加厲害的吧。”胡瑤琳提議道。

也許高明豪是不行,可是王石卻可以呀,只要這傢伙不用出手太重就可以了。

範紅娘也不是沒有想過找高明豪幫忙,給自己捕捉一個更爲厲害的傀儡,可是她和高明豪又沒有關係,兩人說是朋友可這也才認識這麼兩三天,怎麼開口呢。現在做爲高明豪女朋友的胡瑤琳開口了,這事看來也是八九不離十。

“高明豪,這事就這麼着!”範紅娘對高明豪說道。

高明豪想了想,點點頭:“好吧。那順道也把這西民給放了吧。”

範紅娘一愣,這傢伙還真的是得寸進尺。但是也沒有反駁什麼。

王石見狀,直接上前也給了西民一巴掌。

這也是兩人只是被控制了,田崇要好一點,只不過生活在幻象之中,而西民則是自己的所有情緒都給壓制絕對的壓制。

做完這些事情,高明豪等人在衆多孩子的吵鬧聲中,辨別了一下位置,走到了田崇藏着自家東西的地面。

看了看周圍,再次確認了一番,高明豪說道:“應該是這樣了吧。”

這次幾人都是有備而來的,在經過莫羅城的時候就採購了幾把鏟子,就開始了刨土。

很快,一個紅木箱子出現在視線之中。

我的極品嬌妻

打開箱子,裏面的東西雜七雜八的,好不容易,高明豪才找到此行的目的,那塊玉佩。

“高明豪,田崇這傢伙的好東西還不少呢,你要不要呢。”範紅娘看着箱子裏面的東西,眼巴巴的問道,她在這箱子裏面,找到了對自己有用的幾樣東西了,可是此刻箱子卻在高明豪的手中,她想要卻也不敢做出什麼事來。

高明豪看着箱子裏面的一些瓶瓶罐罐,又有着什麼破銅爛鐵,這些也算是好東西?

“不要,如果你要的話就拿走,不要的話留給田崇。”

“要,怎麼不要!” 黑類酒店。

客房。

高明豪坐在沙發上,茶几上面正擺放着所取來的那五塊玉佩。

稍稍一拼裝,一塊整形的長方形玉佩就出現了。

而當玉佩合在了一起,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那本來裂痕斑斑的玉佩居然在合在一起之後,那斷裂的痕跡居然緩緩的消失不見,玉佩再次融合成了一塊。

而當玉佩合成一塊,整塊玉佩給人的感覺就不一樣了,雖然玉佩裏面還是黑澤點點,十分的不美觀,但是現在玉佩擺在任何人的面前,他人都會覺得,這是個好東西。

坐在一旁觀看的胡瑤琳也看到這一幕,驚訝的說道:“這東西居然還能夠合在一起。”

旁邊的範紅娘則是羨慕的望着玉佩:“超越九重天的東西,就不是我們常人能夠揣摩的。”

這時,高明豪的問題也來了,他聽到了幾次超越九重天,可是超越九重天究竟是什麼,他到現在都沒搞明白。

“對了,範紅娘,那超越九重天究竟是什麼呢?”

範紅娘雖然也是聽說過,可是至於那個境界還真的不是很瞭解,只是知道那個境界的人,可以說不在是人了,是什麼存在她也不是很清楚。

故此,範紅娘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這些。”

“哦!”高明豪也不失望,畢竟自己有着太多的事情不瞭解。如果不遇到胡瑤琳,自己也不知道氣息,如若出手定是全力。如果不遇到範紅娘,自己就是一修行者的白癡,啥都不懂。

接着又把視線看向面前這塊已經融爲一體的玉佩:“對了,傳承需要什麼法門麼?”

範紅娘不解的看着高明豪問道:“你想要接受這塊玉的傳承?”

高明豪搖了搖頭:“不是,我對自己到九重天很有信心。我是想以後誰不能到九重天的話,就把這玉佩給他。對了,你還可以再接受傳承嗎?”

範紅娘沒想到高明豪會這麼問,苦笑道:“不行了!人一生只能得到一次傳承,而接受了一次傳承之後整個人就定型了,想要再接受他人傳承那是不可能的。”

高明豪也覺得沒什麼,繼續打量着眼前這玩意兒,這東西太古怪了,居然能夠自動癒合。

想到這裏,高明豪就拿起玉佩,然後用力的一扳,但是玉佩卻毫無動靜。高明豪就不信這邪了,自己可是六重天的高手,雖然計算的是出拳力道,可說來手中的力量少說也有上千斤了,居然扳不斷這塊玉,太小瞧六重天了吧。

可他扳來扳去,玉佩還是那個樣子。

見高明豪的動作,胡瑤琳和範紅娘就猜到了,兩人來不及出聲阻止就看到高明豪咬牙切齒的扳着!

“噗,哈哈!”

兩女頓時笑了起來。

高明豪也無奈了,把玉佩丟在茶几上,一屁股坐了下來:“這玩意兒還挺硬的,扳不斷呢。”

“你呀就想着這些稀奇古怪的事。”胡瑤琳用手一頂高明豪的腦袋笑道。

而這時,範紅娘問道:“對了,高明豪,你們 接下來打算做什麼?等待蕩魂山出現,然後進入嗎?”

高明豪看了看胡瑤琳:“瑤琳,我們回去和姑姑商量了在做打算吧。”

胡瑤琳對高明豪的提議也覺得不錯,兩人知道的太少了,到時候即使進入了蕩魂山,認不出什麼東西是好的什麼東西是壞的怎麼辦呢。

見胡瑤琳同意了,高明豪對範紅娘問道:“那你呢?接下來等着天玄天的開啓,然後爲你師傅奪取一枚耀光丹?”

範紅娘慵懶的靠在沙發上面,捏了捏眉頭:“我也不知道呢,離天玄天還有五個月呢,這五個月的時間我也不知道去什麼地方呢。”

高明豪還沒說話,一旁的胡瑤琳就搶口道:“紅娘姐姐,不如去我那裏吧,而且我還可以找人幫你安排到我們臺裏,陪着我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回家後我們還能一起修煉呢。”

範紅娘詫異的看着胡瑤琳,又看了看高明豪:“你們倆沒住在一起。”

說起這個,胡瑤琳就是一肚子的牢騷,平常沒人可以讓她進行討論,知道內情的也只有姑姑一人,可是那是長輩容不得自己放肆,可是範紅娘就不一樣了。

接着胡瑤琳就和範紅娘談起了自己和高明豪的事。

女人談話,男人是插不上嘴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