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百四十五萬!」

馮家家主也參與到競拍中。

「一百五十萬!」

魏家家主也不甘落後,洪亮的聲音響起。

……

漸漸的,一些宗門也參與到其中,各大勢力開始角逐。

「一百八十萬!」

趙家家主的聲音響起后,其他的大家族和大勢力便不再參與競拍了,畢竟一把准天階的劍器,拍出一百八十萬下品靈石,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期和所能接受的範圍,已經沒有必要再競拍了。

「一百八十萬第一次!一百八十萬第二次!一百八十萬第三次!成交!」司儀一錘定音,道:「逐風刀歸趙家所有,恭喜趙家家主!」

趙家家主拍得逐風刀,其他家族家主的聲音都響起了。

「恭喜趙詡兄拍得寶刀,趙家將再添一助力!」

「恭喜恭喜!」

「恭喜趙家拍得寶物!」

……

「各位,只是一把准天階的刀器而已,只是拍來給小兒作為兵器的,眾位不必如此,相信接下來眾位也能拍得至寶!」趙詡神色不變,淡淡地道。


他清楚,這些人沒有一個是真心實意恭喜自己的,要麼是嫉妒,要麼是諷刺他花了大價錢,不值得。

眾人心裡清楚,各大家族之間都是競爭關係,他們才不會願意看到自己的競爭對手壯大。

這時,司儀手拂過空間戒指,一把三尖兩刃刀出現在手中,這樣一把威風霸氣的兵刃,出現在一個女子手中,並沒有一絲彆扭,反而使得那司儀英氣十足。

「准天階兵器,三尖兩刃刀,起拍價八十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五萬下品靈石,現在開始競拍!」司儀的聲音落下,大廳中的武者再次吵雜起來。

「九十萬!」

「九十五萬!」

「一百萬!」

「一百一十萬!」


……

不過,跟之前一樣,各大勢力和家族也開始參與競拍了,那些大廳中的武者都偃旗息鼓了。

「一百四十萬!」白家家主的聲音響起了,這是個真靈六重天之境的武者,滿臉虯髯,看起來有些粗獷。

「一百四十五萬!」薛家長老的聲音響起,他看了一眼白家包間的方向,嘴角閃過一絲笑意,各大家族都很清楚,白家和薛家的競爭尤為激烈,雙方之間似乎有些仇恨。

「一百五十萬!」文家長老的聲音響起,似乎有些毋庸置疑的威嚴。

「一百六十萬!」楊家家主並沒有理會文家長老,正常參與競拍。

「一百六十五萬!」文家長老再次喊價,似乎拍不到三尖兩刃刀,永不罷休。

「一百七十萬!」趙家家主看到場上的激烈場面,便添了一把火,他並不是真的想參與競拍。

……

一時間,各大家族各大勢力競爭激烈,文家想要將三尖兩刃刀拍走,似乎不是那麼容易。

最後,顏家,燕家和蕭家都加入了競拍之中,文家長老只能咬著牙,擲下了兩百萬,才將三尖兩刃刀拿下。

這時候,他已經不是為了拍獲三尖兩刃刀,而是為了文家的面子,不然,在十多萬武者面前,文家可能會面目掃地。

「恭喜文家拍得三尖兩刃刀,下面是第一組的最後一件拍品!」司儀說話的同時,拿出了一把長劍,道:「此劍名為青鳳,乃是准天階寶劍,起拍價一百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五萬下品靈石,現在開始競拍!」

「一百二十萬!」大廳中有人站起身來喝道。


「一百三十萬!」也有人不甘示弱,競價起來。

「一百四十萬!」

……

各大勢力加入了競價,片刻便將拍價提高到兩百萬下品靈石。

「兩百三十萬!」蕭家家主的聲音響起后,那些大家族便停止了叫價,畢竟,蕭家和玄水宗的關係很不一般,沒有哪個勢力願意去招惹蕭家。

所以,青鳳劍被蕭家拍走了,那些大宗門沒有說話,其餘的勢力和武者只能幹瞪眼。

司儀對著站在遠處今後的清麗女子一點頭,對方裊裊而來,將盤子收走。這時,另外一個女子端著盤子走了上來。

司儀揭開結界,有一個空間戒指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她環視了場上眾人一眼,道:「下面開始第二組競拍!」

說著,她縴手拂過空間戒指,一個玉簡出現在手中,司儀聲如鶯啼,道:「第二組拍品乃是一部地階極品武技,名為《分雲烈焰斬》!」

那些大勢力倒沒有什麼反應,但是場上的十多萬散修就不一樣了,地階極品武技,對他們來說,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每個人都在期待著司儀的報價。

「《分雲烈焰斬》,起拍價五十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五萬下品靈石,開始競拍!」

「五十五萬!」

「六十萬!」

「六十五萬!」

「七十萬!」

……

最終,《分雲烈焰斬》被一個散修以一百二十萬拍走了,不過,這個虛靈五重天之境的散修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估計拍賣結束,他會遇到一場大劫。

第二組拍賣一結束,清麗女子馬上端來第三組拍品。

司儀從空間戒指里磨出來一個玉盒,環視了場上一眼,道:「玉盒中裝的是一株剛採摘不久的四階靈草九環花,他們可以仔細瞧一瞧!」

說著,他打開了玉盒,只見一株五寸長的靈草躺在裡面,開著一朵小兒拳頭般大小的紅色花朵,每一片花瓣上有九個黃色的圓環。

只不過,玉盒中似乎被加持了一些簡單的禁制,防止靈草的靈氣流失。不過,現場靠前的武者還是可以聞到濃濃的葯香。

「嘶!真的是九環花啊!」

「果然是四階靈草!」

「一定要弄到手!」

……

!! 「各位,九環花的作用不用我多說了吧?大比在即,靈藥對青年武者來說,是最好的提升實力的至寶,相信很多人都會渴望得到它,那希望各位在競拍之時不要吝惜靈石,積极參与競拍!好了,九環花起拍價是五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五千下品靈石!開始競拍!」

「五萬五!」

「六萬!」

「七萬!」

……

宇文天看到九環花,眼中閃過一絲訝色,他對靈藥有著特殊的感情,這株九環花,根莖完好,生氣盎然,若是栽植境自己的空間戒指里,以後一定有大用處。

「師叔,想辦法將九環花拍到手!」宇文天傳音給羊角樂,道。

「好!」羊角樂沒有多問,欣然答應,他知道宇文天乃是一個天才煉丹師,靈藥對他肯定有特殊的吸引力。

不過,他沒有急著競拍,現在正是火熱階段,喊價沒什麼用處,等會兒競拍的人就少了,那時候再叫價也不遲。

果然,當九環花被叫到六十萬下品靈石的時候,並只剩下包間里的兩個人在叫價了。

這時候,羊角樂開口了,道:「七十萬!」

他直接將價碼提高了十萬下品靈石,這讓拍賣場中那些五千一萬叫價的武者瞠目結舌。

「七十一萬!」白家家主神識掃了一下羊角樂,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道。

「七十二萬!」薛家長老開口了,他隨意地看了一下羊角樂,最後將目光移到白家的包間方向,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

羊角樂神色淡然,依舊開口,道:「七十五萬!」

這下,便沒有人在叫價了,一下子提高三萬下品靈石,雖然不多,但是再叫價就是不划算了。


最後,羊角樂以七十五萬下品靈石,拍走了九環花。

「第二件拍品,也是一件靈藥!」司儀對著眾人微微一笑,道:「大家可以看看,是否認得出來!」

司儀緩緩打開了玉盒,一枚指節大的綠色豆子盛在其中,散發出濃郁的靈氣。

「這是……歸元豆蔻!」宇文天眼神微凝,歸元豆蔻也是三階靈草,但是他的用途卻特別廣,有一些高階丹藥都會用到它。

人群議論紛紛,很多人並不認識歸元豆蔻,不過,有一些人也是這方面的行家,頃刻間便認出來它。

「天哪!這是歸元豆蔻!」

「不錯!真是歸元豆蔻,用途最廣的三階靈藥!」

「它可以煉製駐顏丹啊!」

……

司儀看了一眼情緒激動的武者,道:「有人已經認出了它,這正是歸元豆蔻,頂級的三階靈草,可以作為很多靈丹的輔葯也可以直接煉化,增強修為!好了,它的起拍價不高,只有十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一萬,現在開始競拍!」

隨著司儀的聲音落下,現場的武者開始了激烈的競價。

「十萬!」

「十一萬!」

「十二萬!」

「十五萬!」


……

最後,包間里的大勢力開口了,馮家家主道:「三十五萬!」

「三十六萬!」魏家家主也開口競價,這麼好的靈藥,他自然不會放過。

「三十八萬!」蒼家家主也不甘落後,暗道一定要將歸元豆蔻拍到手,給自己兒子用來增強修為。

「四十萬!」

「四十二萬!」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