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哈哈哈,我是誰?說了多少次呢,我就是你。”

他突然笑了起來。

“你當我是傻子嗎?”

“不不,我們都是傻子,只是傻的程度不同而已。白天屬於你,而夜晚屬於我。”

“難怪我這幾天都沒有夜晚的記憶。”

“真是可愛,你不會認爲你只是睡着了吧?”

蒼無惑不耐煩,道:“別說那些無用的,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目的嗎?當然是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他說這句話後突然就消失了,不再說話,蒼無惑等了許久也沒有反應,無奈的搖了搖頭。

現在至少知道唐悠兒沒有死,其它都對他來說就都不是事了。不過要怎麼找到那系統管理者是個很大的問題。

“要找到他們就必須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可我現在有什麼能吸引他們注意的呢?”蒼無惑又轉悠了起來,表情變換不定,突然整個人就怔住了!

“對了!用那個,只要我無限制的使用它的話……”

房間裏傳來他的大笑聲,又突然停了下來。

“連你也來爲我助興嗎?”外面的那隻小狗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進來,乖妮的蹭着他的腳踝。

還別說,這水汪汪的大眼睛,毛茸茸的身體,肉乎乎的小爪子實在是太可愛了,是個人都把持不住,對女人的殺傷力那可是百分百全開。

不過可惜了,它遇到的是蒼無惑。

“哈哈,滾開,哥今天高興,不想踢你。”

“汪汪~”

“走開!”蒼無惑露出了一個兇狠的眼神,想起了那個老頭的話,不要去碰它。

“汪……”

“煩人!”蒼無惑腳一勾就把它踢到了牆上,大笑着走出了房間。

“嗯……?”

那小狗見蒼無惑不理它,居然跟上來一口咬住了他的腳。

一股劇痛傳來,蒼無惑感覺腳上的血液噴涌而出,如同開了閘口,停都停不下來。

“我靠,這狗……有毒!”蒼無惑直接昏迷了過去,躺地上不動了。

那小狗露出一對小尖雅牙,惡意滿滿的看着地上的蒼無惑,眼神不再純真,變得十分邪惡。

而這時候,時間的刻度指向了十二點。

周圍颳起了無名的風,一個奇異的陣法從那小狗的嘴裏吐出,光芒一閃,陌黎就那麼從裏面出來了!

“哎喲喲,讓我等得好久,這下你立了大功了。”他微笑着想要去抱起那小狗。

“汪!”那小狗的嘴突然無限的張大,轉瞬間就成了一張血盆大口,這口能把一棟樓給吞了。

“別,我給你還不成嗎,拿去,剩下的完成約定再給!”陌黎掏出了一個看起來古老而又奇怪的盒子,趕緊扔到了它的口中,它這才停了下來,搖着尾巴悠哉悠哉的離開了。

“呼~”陌黎鬆了口氣,看樣子是對這狗十分的忌憚。

“真是倒黴,算了,先找到魂門再說!”他身影一閃直接奔向了資料室,就像走進了自己家一樣,他擺弄了幾下,一個暗道就出現了。

地下一片漆黑,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向前走,不多時就來到一個紅石磚砌的房間中。

這房間不大,但也算不得小,擺放了許多古怪的東西,看起來如同裝備一般,有些還發着光。

“真是奢侈,這地方我又來了……這臭老頭,我走了就沒有打掃過嗎?”他笑了笑,看起來十分的忠厚。

沒錯,這裏都是極品裝備,至少上千件這樣的裝備,每一件都在A級或者A級之上,這完全就是一個軍團的超精良裝備儲備,可以想想當初的天魂是多麼的強大!而且這只是當初的一小部分……

雖然這裏奢華無比,但最吸引人的還是那最盡頭處的一道漆黑的門。

古老蒼桑的氣息撲面而來,遠遠的就能感受到它上面那厚實的冰寒。

“真不愧是魂門,隔這麼遠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咆哮,裏面到底有多少古老的怪物呀?不過可惜了……”

“可惜了沒有魂匙吧?”寂方的聲音在後面傳來。

陌黎沒有回頭,用手輕輕的撫摸着那魂門,感覺到醉人的波動,他臉上滿是癡迷。

“魂匙當初和‘斬雪天尊’已經埋葬了,誰也不知道它在哪。”寂方搖頭,看着眼前這個人的手臂,眼中竟然有些不忍。

“哎喲,我親愛的師傅,你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你覺得我會做沒有把握的事嗎?”陌黎手中拿出一個口袋,往那魂門一套,把它整個都裝了進去。

“不要再執迷不悟了,我的大弟子,只要你收手,一切都有挽回的餘地。”寂方說着,眼神再次一低。 “你還記得我是你的大弟子!”陌黎大吼,臉上滿是憤怒,他激動着,渾身都在顫抖。

“當初……是我的錯,如果不是那個決定……”

“夠了!不要再說了,我恨你,一輩子!要是沒有你,夢瑤也不會死。對,要是沒有你,她怎麼會死!”寂方觸碰到了他的禁忌。

陌黎顫抖,臉上的肌肉扯直了,那隻古怪的手臂一揮,一股黑色的濃霧噴涌而出,眨眼間就佈滿了這個房間。

龍珠之武天宗師 牆壁開始嗞嗞作響,它們都開始融化,就就連那些發光的武器都開始變得暗淡,光芒就要消失!

“磨滅,這異能還是這麼霸道!”

寂方退了出去,不敢在裏面停留過久,出口只有一個,周圍全都用陣法是封死的。

“哼,算你跑得快。”他冷哼一聲,揮手撤掉了那黑色的濃霧,也走了出去。

“寂方,我不管你是有意的也好,無意的也罷,我們的帳遲早有算清的一天,到時候洗乾淨你的脖子,別髒了你送我的刀呀。”陌黎笑着,恢復了他那平靜的氣息,身上傳來一陣波動,就那麼憑空消失了。

寂方握緊了手,想要出手卻還是猶豫了,看着他那離去的地方,眼神充滿憂愁。

“你要這門,早說吧,別說門,就是這命我也……哎。”

天空上飛來兩個人影,是大師兄和千音,千音手裏抱着汐茹。

“你們沒事吧?”寂方的聲音有些低沉。

“沒事,師傅,我們害怕他們動了調虎離山之計,使用了您限制的力量……”

“嗯,魂門已經被搶走了……”

“什麼?”千音大叫。

大師兄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有什麼人能夠從他手裏奪走東西嗎?琅還真不信,寂方是少有的不參與驚魂榜排名的人,而這些人可都是超越了A級的。

“是那個怪手臂的人嗎?他居然這麼強?”琅無法相信,陌黎在他們戰鬥時憑空消失,讓他感覺不妙,趕緊就動用了隱藏的力量,沒想到還是來晚了。

“師傅,那可是魂門……”

寂方打斷了他的話,道:“沒事,魂門沒有魂匙是不可能打開的,而魂匙已經消失幾千年,不可能再尋得到了。”

聽他這麼一說琅才送了口氣。

“好了,你們帶着小師妹還有老五去休息吧,此事不要再提。”寂方揹負着雙手,消失了。

大師兄看了看千音,察覺到她也有那種感覺。

“師傅,有什麼瞞着我們?”

“看來是的。”

……

某處公園中。

“你這無視所有陣法的特性真讓人嫉妒。”陌黎笑道。

“汪汪!”

“哦?好了,給你就是了,有了這個你也就自由了吧?”

“汪!”

“別急,拿去吧。對了,有沒有興趣來幫我呀,報酬很豐富喲。”他扔過去一個和之前一樣的東西。

“汪!!!”

“好好,我走……別兇。”

都市神豪之肆意人生最新章節 “汪~”它叼着那東西跑跳着離開了。

後面走出來兩個人,葉硫和谷陽。

他們渾身都是傷口,看上去已經面目全非了,煞是可怖。

“任務失敗了還有臉回來?”

“這不能怪我們,大師兄居然強到了這個地步……”谷陽咧着嘴,說話都困難了。

“是……是呀,我們完全不是對手,而且那千音居然也沒有出手……”

陌黎冷笑,道:“弱就是弱,哪來那麼多借口!”

“你……你完成任務了嗎?”

“哼,做了這麼多準備,看看這是什麼?”

“這……”

“真的得到了?”

……

此刻,蒼無惑的腦海中。

“該死!該死!這什麼狗,居然敢封印我!你不要讓我出來,否則讓你後悔!吼~”

……

“疼疼疼……”

明媚的陽光刺得蒼無惑有些睜不開眼,好不容易緩過神後,入手處感覺到了十分的柔軟。

“這……這種質感,難道?”蒼無惑嚇得一縮,差點跳了起來。

“汪!汪!”那小狗狂叫着,那表情感覺就像個人,對於蒼無惑打擾了它的睡眠十分不滿。

蒼無惑的記憶依稀停留在昨晚被咬的那一幕,鮮血狂飆啊!

此刻生出一陣後怕,離得它遠了點。

它好奇的大眼睛緊緊的看着這個男人。

“汪?”

“……”

“汪汪?”

“……”

“汪!”

“不要啊!”

蒼無惑房間傳來一陣哀嚎,灰溜溜的跑了出來,身上滿是咬痕,後面是那小狗,此刻對於蒼無惑來說就如同一頭絕世兇獸。

“這老五,大清早的嚷什麼嚷,還要不要人睡覺啦。”二姐推開窗子,慵懶的伸了個懶腰。

“汪汪汪汪汪汪……”

“你追我幹什麼,我又沒搶你骨頭……”

“嗚汪!”

它還是緊追不捨,這把蒼無惑逼急了,一跺腳停了下來。

“嗚汪?”

躲愛 “千年烏賊不擋道,老狗不追好人咬,你可別把我逼急了,我殘忍起來自己都害怕!”

蒼無惑大手一揮,頗有一點瀟灑的氣質,看得那小狗一愣。

看着它的樣子蒼無惑點了點頭,微笑着甩手就要離開了。

“汪!”

“我靠!今天看來要教訓一下你了!受死吧!石化!”

蒼無惑一狠,他感覺來者不善,一出手就是全力。

“啊咧?”

那小狗蹲坐在原地,伸出一隻爪子,就這樣擋住了他的拳頭!

“汪……”

“你,你個掛狗,你開掛,我不服!”蒼無惑欲哭無淚,自己全力一擊居然就這樣被擋下來了,他怎麼甘心。

吼叫着連續打出十幾套軍體拳,每一拳都是拳拳到肉,拳拳到骨。

“汪?汪……”

這傢伙打了個哈欠,搖了搖尾巴,看都不看蒼無惑就離去了,看那神色,還有那表情完全就是一副無聊,沒興趣,鄙視的樣子。

“這太傷人了吧,這狗到底哪買的,我要買十隻!”蒼無惑跪倒在地,肩膀都垮了下來,那小狗無視它的樣子讓他又是苦笑又是不甘的。

赤裸裸的嘲諷呀,出道以來蒼無惑什麼時候被人嘲諷過?他拽緊了拳頭,這個仇遲早要報回來,做人不睚眥必報那怎麼行,況且都被欺負到這模樣了。

今天註定是個不幸的日子。

我們惑哥被虐了。

對手是隻狗…… 浩瀚的天河,星石鋪路,它們散發出耀眼的光芒,這光芒足以殺死世間的一切的生靈。

這裏的中心有一頭巨獸,全身雪白,仔細看去它的毛髮居然比星辰還要明亮三分。

吼~

這叫聲誰都聽不到,不過栓住它的巨大無形的鐵鏈卻是劇烈的晃動了起來,似乎下一刻就要斷裂。

這堪比星辰一樣巨大的兇獸背後的鐵鏈無限的延伸,直到到了一片漆黑的地方。

這裏沒有光,沒有水,沒有空氣,究竟存在不存在都似乎模糊了起來。這是一個意識都不能存在的世界,什麼都沒有,唯獨一個古怪的盒子。

這個盒子方方正正,看起來也就兩個拳頭並起來那麼大。它的外表一片黑,底部是幾個轉動的零件,每一次轉動都發出咔咔的無形之音,聽起來就要壞掉一般,又是十分的沉重。

那條無形的鐵鏈就在這上面連接着,那巨大凶獸拼了命的想要把它拽出來,或者說掙斷這鐵鏈,可它絲毫不動,扭動着鐵鏈震碎了無數的星辰,這個宇宙捲起了一場巨大的風暴。

許久,那連接處出現了兩個古怪的盒子,那兇手一喜,張開了那無邊無際的大嘴,對着這盒子一吸,瞬間就來到了它的面前。

當它正要一口吞下去時,那盒子卻被一雙曼妙的手給握住了。

兇獸怒吼,無數的星辰被它投擲了過去,在接觸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時卻是全部化爲了粉塵。

“芬,何必這麼兇呢?”蒼無惑在這裏一定會大吃一驚,這不是那個棺材中的女人嗎?那個讓他改變了面貌的女人,不過現在她身上有三條無形的鐵鏈,洞穿式的鎖住了兩肩和胸膛,鮮血潺潺流出,從來沒有停止過。

“給我!否則吃了你!”

“哦?你有這能耐嗎?哈哈哈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