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問龍一拳打出,看似輕飄飄的毫無力道,而且似乎還很慢,慢到擂台周圍的觀眾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然而當他的拳頭與那宮殿碰撞一起之時,一股渾厚、磅礴的暗涌力量轟然迸發。

「嘭」

驚人的波動卷席而開,刷,兩道人影急速倒滑而去,砰砰,各自一跺腳,而後穩穩站住。

「噗噗」

狂暴的善力漣漪向兩邊陡然而收,消彌於空氣之中。極動而至極靜,呼息之間,兩人的第一次交鋒就此而終。

「土屬性善力,化宮殿手!」葉問龍淡然一笑,后跺的右腳,緩緩收起,左腳在前,右手負后,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小子使的究竟是什麼武技,為什麼我竟然不能抓到其絲毫的痕迹?」歸文宗一上來便是使出了化宮殿手小手印,原也沒想過第一擊便能擊敗葉問龍,只是想一掌把他拍飛,看一下他的狼狽之樣,找回昨天上午被葉問龍一拳轟飛丟去的面子,然而事與願違,縱然在化宮殿手小手印之下,葉問龍仍然是平平無奇的一拳便是將他的化宮殿手小手印化解而去。

「竟然平分秋色!」

「歸文宗使的應該是化宮殿手,四十小手印中的十二手,加上他的厚土善力,即便是鉤召六級的強者都難以硬接,那姓葉的小子用的是什麼武技,竟然輕鬆接下?」

「我看那是一種極為厲害的拳法,武學浩瀚,豈是我輩所能全部窺探?」

觀眾席上,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看出葉問龍的武技,許多人只能將之歸於「神秘」一組。

「難得啊,小小年紀,竟然已經領悟了意境拳術,此子不可小覬。」作為裁判的蘇老卻看出來了。

意境拳術,源於拳技而高於拳技,唯有意與身無限接近完全合一的武者才能使將出來。這是拳身合一的前兆,一旦跨過這一步,便是真正的達到身拳合一,不管是什麼拳術,都能拳隨意轉,意到拳到,威力無匹。而這,也正是葉問龍閉關三天期間在武學上的最大收穫。


身、拳、意三者融合,他已經達到了臨界之點,一旦跨過這一步,他的武技修鍊速度,便能與武意真身保持一致,到時不管修鍊什麼樣的武學戰技,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融會貫通。

「到我了!」

在嘩然的目光之中,葉問龍腳踏月光步,無聲無息,身形化為一道道光影,令人眼花繚亂的光影,眨眼間便已到了歸文宗面前,一拳砸出,仍然是平平無奇。

「莫以為這一點小手段便想擊敗我么,做夢!」

歸文宗眼中涌過一絲戾色,身上渾黃的善力倏地凝聚,全身瞬間覆蓋了一層土甲,對葉問龍砸出的一拳,他竟然不避不閃,雙掌自兩邊收攏,掌心之中,有著強大#波動的晶黃宮殿宛若實質一般,狠狠地向葉問龍的兩邊太陽穴拍去。

「化宮雙殿手,鎮壓!」

隨著他心中一聲暴喝,雙掌嗖地拍下,然而他臉色驟然一變,因為他面前的葉問龍突然消失不見了,震駭間,身後一股洶湧的勁力襲至,他還來不及轉身或者閃避,背心已是被葉問龍一拳轟中,葉問龍宛若鋼鐵般的拳力陡然迸爆。

「砰」

歸文宗剛剛凝驟的土甲頃刻間碎裂而開,強大的力量將高大的身軀轟飛而去。

「砰」

葉問龍化為一道幻影,擂台下的觀眾看到,一個泛著金屬光芒的拳頭無聲無息地破開空氣追上歸文宗,再一次轟在歸文宗的身上,歸文宗前撲的速度更快了。

「砰砰砰砰砰」

葉問龍如影隨形,雙拳如驚雷飛舞,頃刻間又是連續砸出五拳,每一拳都轟在了歸文宗的身上,歸文宗就象是一個人形沙包一般在空中翻轉,嗖嗖飛摔到三十多米之外,嘭地摔跌地面,一個扭腰急旋,單膝跪地,抬起頭來,眼中迸射出無比憤怒的血紅光芒。

三十多米外,葉問龍兩腳隨意而踏,負手而立,氣定神閑,臉不紅髮不亂,似乎剛才那一陣閃電般的攻擊根本不是他發出來的一般。

「好!」

「葉問龍,葉問龍!」

「問龍最威,問龍最力,問龍定通吃!」


「葉問龍我愛你!」

「耶!」

見到這一幕,支持葉問龍的觀眾沸騰了,一個個猶如打了雞血一般揮拳狂吼,周雨辰更是興奮地忘情示愛起來——當然,這與真正的愛情無關,僅僅是一種少女崇拜強者的瞬間表現。

「艹的早,這身法也太牛#逼了吧!」

「速度太快了,快到根本連他的影子都看不到!」

「天下武學,唯快不破!」

「他已經把速度發揮到了人#體的一個極限,根本是讓人防不勝防,這還讓人怎麼打?」

「不錯,他的每一拳雖然不是很強,還不足以對有土善力防禦的歸文宗造成大的傷害,但卻也架不住這種快若閃電的連轟挨打啊,這架很難打!」

「就是不知道歸文宗有什麼應對之法。」

支持歸文宗的學生則是面面相覷,滿臉的震撼。

快!不錯,這就是葉問龍的戰略。

他服用永恆之水后,體質雖然只提升了一小級,但同樣是跨大級的一級,由3a到2c,這是一次質的提升,再加上領悟了身意合一的更深層次的奧秘,他的月光步速度倍增。

依他現在的體質,他完全可以修鍊第五節的玉衡七步,但他沒有修鍊,而是把前面的天樞七步、天璇七步、天璣七步和天權七步練到了意隨身走,如影隨風的地步,同樣的前四節二十八步,但他對月光步的運用,已經是提升了一個大台階。

此時他的月光步已經勉強達到第二境界,物影綽綽。

要知道,月光步一共有四個境界,月光閃閃,物影綽綽,光到影隨,無光無影。

月光步的第一層境界月光閃閃。練成之後,身影如月光籠#罩,只見光影,難以捕捉。

物影綽綽,這是月光步的第二層境界。練成之後,身如物影,只見其影,觸之無物。

本來葉問龍要想晉陞第二境界物影綽綽的話,至少要走完月光步七節四十九步之後才可能達到,但由於武意真身的存在,再加上他體質的不斷提升,身意無限接近融合為一,這才能在只修鍊前面四節二十八步之後便勉強達到了第二境界。

身如物影,只見其影,觸之無物。這說的還是快,快到明見其影,觸之卻已虛無,就象剛才歸文宗使出化宮雙殿鎮壓時一樣,明明看到他的雙掌拍中了葉問龍兩邊太陽穴,然而拍到之後卻發現根本就是虛無的。

「天下武學,唯快不破!」歸文宗並沒有站起來,仍然是單膝跪著,不過他的臉上卻沒有懼意,反而是越來越森冷,「不過,如果你只是想這樣就戰勝我,一樣還是痴心妄想。」

「廢話太多了,起來打吧!」葉問龍淡然一笑道,他知道歸文宗肯定還有手段,而且他也不相信,以歸文宗的身份和財富,會沒有體器,善武者只有善力結合適合自己的體器,才能讓自己的實力一兩倍甚至數倍數十倍的劇增。

「不要以為只有你才是三戶的天才,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天才,你那所謂的天才,在我面前,形同螻蟻!」歸文宗緩緩地站了起來,臉上露出猙獰的戾色。


「嗡」

一個圓形的漩渦從他腳底泛起,那是一道道藍色的水波,水波漩渦從他身上升而起,而後在他的頭頂上方形成一個湛藍的漩渦光圈。

「善水戶,天瀨御!」

葉問龍臉色漸趨凝重。

「嗡」

歸文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之色,雙手快速結印,渾黃的土善力瞬間凝形,一根丈余長的長矛現於其手,而後,他的體內湧出一股蘊含著強大生命力的善力波動,一縷青色的光芒迅速往長矛之上涌去。

「善木戶,土木鋒!」

葉問龍眼角微微一跳,眼中凝重之色更甚,他是有想過歸文宗可能是兩戶甚至是三戶,卻沒想到對方竟然擁有相生的土、木兩系善力,還有無孔不入的水系善力。

這回,是會有點麻煩,不過他沒有畏懼,更多的是興奮,他早就期待這樣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了! 天瀨御,這是一種大範圍防禦體器,屬性為水,主材為北海天瀨獸核金,以水屬性善力開啟,不同的體器等級可覆蓋的範圍也不同,初師級一般是十米,中師級二十米,高師級四十米。

在覆蓋範圍內,根據水波的振蕩情況,敵人的一舉一動都通過天瀨御反映到融合者的腦海之中,以便於融合者發動攻擊,等於是擁有強大的精神掃描成像儀,具有強大的防禦功能,尤其是對於強者對戰而言,猶為重要。而這歸文宗的天瀨御覆蓋範圍時四十米,是一件高師級體器。

土木鋒,土木系複合型攻擊體器,以土系善力和木系善力結合,凝成鋒利的刀、劍、槍、矛等兵器,勢大力沉,鋒芒遮天,是強大的攻擊體器。

從歸文宗凝聚的長矛氣息葉問龍可以感覺得到,這同樣是一件高師體器。

防禦天瀨御,攻擊土木鋒,三戶善府鉤召強者,同階之內,幾乎已可立於不敗之地,以歸文宗這樣的攻防一體化,就算是挑戰鉤召階七級以上的強者,也有一拼之力。

鉤榜排名-,果然是名不虛傳!

「青梟狂蟒矛,殺——」

天瀨御、土木鋒一出,歸文宗的身上氣勢陡漲,藍色的水波以他為中心外盪四十米,半徑四十米範圍內的一切細微波動他都了如指掌,哪怕是葉問龍的心跳和呼息都都擴大了十倍反映到他的感官神經之中。一步踏出,整個人如同移動的殺人城堡一般衝出,三米長的土木長矛,如同蟒龍出洞,狂暴的氣息卷席而開,空氣如同被破開了一個洞口,頃刻間便即向葉問龍刺到。

「小曜,去——」

葉問龍眼中興奮的光芒閃爍,不過沒有想過要以血肉之軀去拼對方的土木鋒矛,一聲低喝中,天下第一半體器曜鐵劍呼嘯而出,液態的金屬性善力狂灌而入,小曜劍身如同飢獸飲血,發出了無比暢快的嗡嗡聲,下一刻,葉問龍將之拋飛而起,向刺來的土木鋒矛斬劈而去。

「鏘」

劍矛相擊,迸發出驚天巨響,磅礴的漣漪轟然四卷,天瀨御水波都是被狂卷而開,防禦圈出現了一個空白空間。

「就在此時!」

葉問龍幾乎是在劍矛相撞,防禦圈出現空白區域瞬間腳踏月光步,一踏十丈,快若閃電地繞過正面來到了歸文宗的身側,一拳轟殺而去。

歸文宗的身周仍然在天瀨御的映防之下,瞬間便是捕捉到了葉問龍的閃電攻擊,但終究是慢了一剎那,歸文宗手一抖,長矛如蛟龍翻身,錚地將曜鐵劍震飛而回,一拉一抽一握,雙手握矛,倉促擋住了葉問龍如流星般砸來的一拳。

「螺旋勁,寸方圓,爆!」

葉問龍拳出無聲,砸土木鋒矛之上,發出了沉悶之聲,狂暴黑雷之力迸爆而開,一朵朵巴掌大的黑雷蓮花以他的拳頭為中心向前、左、右旋卷而出,而後轟然爆炸開來。

這是他在完全領悟豆爆拳之後在武意真身的逆天改造之下弄出的豆爆拳升級版,黑雷爆拳,而他剛才所使,便是第四式螺旋爆的升級版。

「蓬蓬蓬蓬蓬……」

歸文宗只覺得全身汗毛豎起,虎口迸裂,狂暴的黑雷爆炸之力如黑色的浪潮般涌至,嘭地轟擊在他的身上,身形倒退而去,全身如被雷電劈中一般,頭髮都豎了起來。

一擊得手,葉問龍可沒有給歸文宗喘息的機會,腳踏天權步,一左一右,一退一進,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在歸文宗的天瀨御剛剛捕捉到他的動作時,又是一拳轟出。

「豆金如斗,極限通爆!」

一拳之出,千萬道融合了狂暴黑雷善力和金善力的拳影撒轟向歸文宗。

複合型善武鬥技,葉問龍目前拳術上的最強攻擊,黑雷爆拳第五式,豆金通斗爆!

「蓬蓬」

歸文宗的兩手剛得抓穩土木鋒矛,一連串的爆炸氣浪便即轟碾而來,虎口再次裂開,鮮血噴濺,土木鋒矛終於脫手落下,被數十道爆炸的拳影轟摔地面,而歸文宗前身的衣服,則是被炸得粉碎。

「不好!」

歸文宗狂退之中,感覺到一股浩瀚無匹的暗涌從前方轟來,下意識的雙臂交叉前擋卻已是慢了半拍,一隻閃爍著金色與晶黑色的斗大拳頭從他的兩臂空間轟砸而至,擊在他的胸口正中。


「嘭」

他剛剛凝到一半的土甲頃刻間便即被砸碎,那一拳擊在他身上之後彷彿沒什麼力量一般,然而下一瞬,磅礴的金善力和著狂暴的黑雷善力狂湧入他的體內,而後轟然爆開。

觀眾只是看到兩人如電光火石般的交鋒,待到看清之時,卻是看到歸文宗魁梧的身軀轟然倒飛而去四五十米遠,砰地摔在擂台之下,期間鮮血如同不要錢般地狂噴而出,噴出一條血路。

「刷」

葉問龍一個轉身,手一招將空中的落下的曜鐵劍抓在手中,反手一插,噗的一聲,入石半尺。

少年手扶天下第一半體重器曜鐵劍傲然而立,秋風拂起黑絲,衣袂飄飄,不算高大的身姿卻是如山挺撥,如星辰般的眸瞳精光迸閃,那渾然沉凝的氣勢,宛若戰神一般沖入眾人的心間,那一幕,即便是很多年之後,都還深深的印在了所有觀眾的腦海之中。

而這一戰,也成了戰神堂的經典之戰!

「不堪一擊?」

「歸文宗輸了?」

「就這樣完了?」

「我都還沒看明白呢!」

「這也太快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