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青喝了這葯,只感覺渾身乏力,不由詫異地看向王老八。

王老八一攤手,道:「別看我,這葯就是這樣,是在滋養你全身的經脈。你現在最好進屋,按照那個方法吐納呼吸,會有奇效。等這種乏力感徹底退去,你的身體就能痊癒了!」

葉青道:「這得多長時間,我十點半還得去救人呢。」

王老八道:「這誰知道呢,你要著急,就趕緊進屋開始行動啊。」

「你怎麼不早說有這種情況,早知道我就先不喝了。」葉青鬱悶地道。

「靠,早說了,你不就真的不喝了嘛。」王老八道:「這次葯是最關鍵的,必須和之前的葯配合上。所以,你今晚必須喝了,否則之前的葯就前功盡棄了。我也是為你好,所以才沒給你說實情。行了,你別瞪我了,有這時間趕緊去運功吧!」

事到如今,葉青也是無奈,轉向黑熊,沉聲道:「熊子,九點半之前,若是我還沒出來,你先去救人!」

黑熊立正:「是!」

葉青走到房門口,又想起一事,匆忙轉頭道:「記住,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傷人!」

「是!」

王老八連連點頭:「你這句話算是最對的了,他今晚要真的莽莽撞撞地打傷幾個,我看咱們真得跑路了!」

葉青回到房間,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爬到床上。盤膝坐下,按照尋經問穴的方法吐納呼吸。過了一會,他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也漸漸進入狀態。胃裡暖洋洋的,剛才喝下去的葯現在已經起了效果,這種暖洋洋的感覺慢慢在體內流轉。

葉青緩緩吐納,用內息操縱著體內這股暖流,在體內經脈慢慢流轉。暖流所過之處,葉青幾乎可以感覺到體內經脈正在發生變化,內息流轉的通道好像寬闊不少。

按照王老八的說法,內家功夫,主練內息和經脈穴道。內息便是體內蘊藏的內力,蘊藏的內力越強,力量就越大。而經脈穴道是內力的通道,空有一身內力,經脈閉塞,內力無法通過,也是無用。

葉青早就被李三爺打好了基礎,之前練拳的時候就潛移默化地開始吐納呼吸,體內蘊藏的內力已有根基。只不過,周身經脈卻沒有打通,上次強行突破經脈,差點弄了個癱瘓的結果,便是經脈受損的緣故。

王老八這葯的效果真的很不錯,不僅滋養了經脈,甚至還能擴寬經脈。經此一件事,葉青全部復原之後,實力還將大增,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葉青靜坐調息,漸漸進入一種空明的狀態,忘記了周圍的一切,精神已經全部沉浸在這內息的流轉當中。

外邊,黑熊等到九點半,見葉青還未出來,便直接起身:「告訴隊長,俺先去救人了!」

「你注意安全啊。」王老八本來想提醒黑熊不要傷人,但想想那批紈絝子弟的兇殘,張了張嘴卻把話又吞進了肚裡。

就算黑熊不傷人,那批紈絝子弟也不會因此而手下留情。黑熊如果心慈手軟,吃虧的恐怕還是他呢!

見黑熊單槍匹馬出去,方亭韻忍不住再次問道:「要不要報警呢?」

「沒用的。」王老八聳肩,道:「先不說那些警察會不會出警,如果讓那個什麼威少知道,恐怕你們那個霍萍萍得先送命。你別看我,那些小王八蛋一個比一個狠,黑社會都沒他們不講理呢。真要不合他們心意,他們真敢弄死你們那個姐妹!」


「這還有沒有王法了!」陳可愛憤然喝道。

「王法?」王老八瞥了她一眼,道:「有王法的話,他們會大白天進屋抓人嗎?小姑娘,別天真了。我告訴你,這個社會,拳頭才是唯一的真理!」

陳可愛晃著小拳頭,道:「我就不信,自古就是邪不勝正!」

「這就是屁話!」王老八嗤之以鼻:「什麼叫邪不勝正?有句話叫勝者為王,歷史都是勝利者編寫的,誰知道哪是邪哪是正?自己沒本事,那你無論做什麼都是邪。都說一將功成萬骨枯,古代那些帝王君主,哪個不是站在累累白骨上面,可誰敢說他們是邪?」

陳可愛爭不過王老八,只能鬱悶地道:「你……你這就是強詞奪理!」

王老八看了陳可愛一眼,嘆了口氣,道:「小丫頭,你太不了解這個社會了!」

… 北環前灣酒吧,在深川市也算是相當出名的。

深川市環城路修建的都不錯,但北環這邊地處偏僻,又遠離高速,所以北環這邊一向都車輛稀少。尤其到了晚上,這裡更是很少能見到幾輛車。

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北環路成了那些飆車黨們的天堂。每天晚上,這裡都有飆車大賽,能在這裡聚集的,要麼是有錢有權的紈絝子弟,要麼就是姿色超凡的年輕姑娘。美女香車,在這裡聚齊了,也正是無數年輕人夢幻的天堂。

前灣酒吧,正處於北環路口,是飆車的位置,也是飆車黨聚會的地方。每天晚上,這裡都很熱鬧,門口到處可見都是幾百萬的豪車,路邊隨便拉一個女孩都能夠得上班花級別了。

這些女孩子其實大部分都是在校的學生,或者是剛進公司的白領。個個穿的花枝招展,畫的濃妝艷抹,在這裡吶喊助威,希望能釣到一個金龜婿什麼的。就算不能嫁入豪門,也能帶出去風光一段時間,畢竟坐豪車的感覺還是很爽的。


前灣酒吧並不大,只有兩間門面,北環路口本來也沒有什麼房子。這兩間門面,還是在路邊違建的建築物,說是酒吧,其實跟茶餐廳沒什麼區別。進去一個吧台,點了酒水便在另一間的座位坐下。音樂聲倒是震耳欲聾的,配合上四周年輕人的喧囂,雖然簡陋的門面,卻也熱鬧非凡。

黑熊是坐計程車到這裡的,看到一輛計程車過來,四周頓時有不少驚奇的目光看來。

來這裡的,最次也得開個二三十萬的車吧。連車都沒有,坐計程車來這裡的,還真是少見呢。

下了車,看看時間,才十點十分。黑熊徑直走向前灣酒吧,多少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他的身上。不僅因為他坐計程車過來,還因為他那強悍的體魄,以及那一身綠軍裝。

黑熊不理會眾人的目光,直接走進酒吧。轉眼看了一圈,沒見到威少等人,便走到吧台,問道:「那個威少在不在這裡?」

服務員上下打量了黑熊一番,道:「你就是威少等的那個人?」

「是的。」黑熊回道。

服務員點頭,指著外面道:「哦,他在前面大轉盤那裡,你直接過去就可以找到他了。」

黑熊走出酒吧,按照服務員指的方向走了過去。來到路口,這邊有一個大轉盤,是用來導流車輛的。而現在,正有幾輛車在繞圈追逐,速度極快,根本沒有在意四周圍觀人的安全。

而圍觀的人也不管自己的安危,看著那幾輛車,興奮地大喊大叫,彷彿速度才能讓他們感到激情。

黑熊走過去,轉頭四望,正在搜尋威少。突然,一個聲音遠遠傳來:「喂,當兵的,這邊呢!」

黑熊轉頭看去,只見威少正坐在一輛車的車頭上,身邊簇擁著兩個美女,一臉愜意的模樣。見黑熊看過去,便朝黑熊擺了擺手,示意黑熊過去。

黑熊大步朝威少走去,雖然威少身邊有十幾個人,但是,他根本沒把這些人放在眼裡。

黑熊剛走出不到十米,突然,一聲刺耳的發動機轟鳴聲傳來,一輛跑車急速朝著黑熊撞了過來。

黑熊匆忙往前一步,想要躲避這輛車。但是,這車好像故意要撞他似的,他往那邊走,車便往哪邊追去。

眼看車輛急速過來,黑熊乾脆站在原地,便在這車距離他還有不到五米的時候,突然往旁邊縱身一躍。這車來不及扭轉方向,從黑熊旁邊沖了過去。

可是,黑熊還未站起身,又有一輛車極速衝來,直直朝著黑熊撞去。

另一邊,前灣酒吧裡面,幾個男子坐在一桌,正悠閑地看著外面。從他們那個位置,剛剛好可以看到轉盤那邊的情況。其中一個人,正是刀疤陽,而坐在他旁邊的,則是李連山。

「大哥,就是這個人,很能打!」刀疤陽指著黑熊低聲道。

看黑熊那體格,李連山便深信這一點了。他慢條斯理地端起一杯酒,道:「能打又怎麼樣?他能經得起幾輛車的撞擊?」

轉盤那邊,已有四輛車來回衝刺,想要撞黑熊。黑熊想要跑到馬路牙子上,躲過這幾輛車,但這幾輛車明顯知道他的想法,每次他跑開,這些車便直接封住了他的路,現在黑熊被幾輛車圍在中間,完全是憑著在軍隊鍛鍊出來的超強反應能力躲避它們。

看著那邊的情況,連刀疤陽也忍不住動容,道:「這幫紈絝也真夠狠的,擺明就是想撞死他啊!」

「哼,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畜生。仗著家裡有關係有錢有背景,做事根本不經過大腦,什麼事他們做不出來!」李連山冷笑一聲,道:「不過這樣也好,省的咱們出手了。由楊威這小子出手,咱們也樂得看熱鬧了!」

刀疤陽拍馬屁:「大哥這招真是妙啊!」

「嘿嘿嘿……」李連山冷笑連連,心中卻不由想起了林老大。那天林老大給他說的話,擺明就是在暗示他,可以利用楊威提前對付葉青。

李連山找人在楊威面前隨便激了他幾句,果然,這楊威立馬就召集人手準備對付葉青。

可是,李連山知道楊威的那些人,根本沒幾個能打的。要是靠他們這些人去對付葉青,那還不是自討苦吃。所以,他悄悄給楊威出了這個主意,讓他把黑熊引到這裡,然後用車先把黑熊廢了。

在他看來,葉青他們那邊最能打的就是黑熊了。只要黑熊倒了,其他人就翻不起什麼大浪了。

轉盤邊,黑熊已經被圍在中間五六分鐘了,幾輛車來回穿梭,擺明就是想撞死他。黑熊動作雖然敏捷,但也被車輛擦到幾次,尤其是腿部被掛破了一道血痕,走路都有些一瘸一拐的。

如此情況,形勢對黑熊越來越不利了。再這樣下去,他遲早得被車輛撞上。他雖然身強體壯,但畢竟是人的身體,怎麼能扛得住這車的猛烈撞擊呢?


四周其他賽車都停了下來,所有人都興奮地看著這邊。不少人甚至都開始吶喊助威起來,甚至一些小太妹們,都尖著嗓子大聲嚷嚷:「撞死他!撞死他!」

沒人同情黑熊,就好像沒有人同情籠子里的野獸一般。在他們看來,這不是一條人命,而是一場狂歡,一場能讓他們興奮的狂歡。

黑熊沖了幾次,都未能衝出這包圍圈,黑熊眉頭也緊緊皺了起來。眼看一輛車高速衝來,黑熊這一次卻沒有閃避,而是突然一聲大吼,猛地跳了起來,直接跳到了那車頭上。

車輛速度極快,黑熊跳到車頭,身體直接撞在了前面的擋風玻璃。那玻璃,竟然被黑熊生生撞碎了。

黑熊也是一聲悶哼,這一下撞擊的力道可是非常強的,他也受創不輕。

不過,黑熊也趁機抱住了那車輛,抓住車裡開車那青年的脖子,用力把他拎了起來。

這人直接被黑熊從車裡拉了出來,不由嚇得驚叫連連。想要求饒,但此時已經晚了。

黑熊順手把他扔到了地上,後面一輛車高速衝來。這人突然落地,那輛車想要減速和拐彎都來不及,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將他整個人撞飛出去七八米。落地時,周身已滿是鮮血,身體癱軟,直接被撞死了。

這情況讓全場一片嘩然,誰也沒想到,黑熊竟然會如此強悍。跳到車頭上,把裡面的人拉出來,竟然在這樣的困局還能弄死一個人,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媽的,這當兵的也太厲害了吧!」酒吧里的刀疤陽忍不住驚呼道。

「小點聲!」李連山不滿地瞪了他一眼,刀疤陽立刻閉嘴。

李連山緊皺眉頭,黑熊的強勢實在出乎他的預料。同時,他也在心裡暗暗慶幸,自己沒有先向黑熊出手。否則,在準備不充足的情況下,恐怕自己還得吃虧呢!

李連山沉聲道:「楊威這個廢物,不知道能不能對付這個人!」

「我看恐怕是難說了……」刀疤陽怔怔地道,今晚他才算真的見識到了黑熊的實力。那天晚上在大富豪,黑熊出手還算收斂的呢。

另外那邊,楊威也被黑熊這強勢的一擊嚇到了。不過,他還算鎮定,匆忙起身急道:「陳兵,幫個忙,先把這個人解決了再說。」

另外一邊也有一伙人,跟楊威還算不錯。聽到這話,為首那人直接一揮手,道:「上!」

幾輛車又沖了出來,現場情況變得更加複雜。黑熊被七八輛車圍在中間,形勢更是危機。而他剛才衝上車頭,雖然很強勢地把那人扔到了車外,但自己受創也不輕。現在七八輛車同時圍著他,黑熊躲了沒幾下,終於還是吃了虧,被一輛車撞倒在地。

其它幾輛車看到如此情況,便紛紛調頭,朝他沖了過去。

前灣酒吧里,李連山終於一輕鬆,幸災樂禍地道:「他完了!」

另一處,葉青還是盤膝閉目坐在床上。突地,他猛然睜開了眼,雙目當中竟然肉眼可見地閃過一道精芒!

… 隨著那藥力慢慢退去,葉青的內息也流轉了全身的經脈。雖然很多經脈依然處於閉塞狀態,但是,經脈的強度卻遠勝往昔。以他現在的情況,想要打通體內的經脈,那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不過,之前受損的經脈卻全部復原,如今的葉青,已經恢復了巔峰狀態。甚至,現在的他,比之前還要強上許多!

葉青走下床,看了看時間,已是十點三十五分,看樣子黑熊已經到了北環前灣酒吧那邊了。而這個時候還沒有消息傳回來,葉青心中已有些擔憂。

走出房間,幾女和王老八正在客廳里坐著,每人都是焦急擔憂。黑熊已經出去了一個多小時了,也不知道那邊究竟是什麼情況。

見葉青出來,王老八不由大喜,匆忙起身迎過來,道:「怎麼樣了?」

葉青朝他點了點頭,王老八更是興奮,道:「這服藥竟然真的有效?」

葉青頓時愕然,愣愣地看著王老八。聽他這口氣,他好像還不知道這葯有效似的!

見葉青如此眼神,王老八自知失言,忙尷尬地笑道:「這……這葯是以前李三爺給我的,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效果,沒想到還真……真的有奇效。你看,你不也沒事,生龍活虎的嘛!」

感情丫的是拿葉青試藥來著了。

葉青懶得理他,朝幾女點了點頭,直接出門了。


另一邊,北環前灣轉盤那邊,黑熊被幾輛車撞了五六次,終於再也撐不住,滿身是血,再無法躲閃分毫。

刀疤陽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道:「這幫小兔崽子,也真他媽兇悍,難道要活活把人撞死不成!」

李連山緊皺眉頭,對他來說,更加震撼的還是黑熊的硬氣。被幾輛車來回撞,每次都還掙扎著站起來。縱然傷成這樣,脊樑依然堅挺,活脫脫的一個硬漢!

「真他媽是條漢子!」李連山忍不住感慨道,若非與黑熊為敵,他還真想跟黑熊交個朋友。

刀疤陽點了點頭,低聲道:「可惜了,被這些雜種用這種方法弄死,真是憋屈啊!」

李連山也嘆息連連,他雖然是出來混的,脾氣火爆,但心裡對黑熊這樣的硬漢也是非常佩服的。眼看黑熊要死在這裡,說實話,他心裡也有些惋惜!

眼看幾輛車依然追著黑熊撞,李連山眉頭緊皺,突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沉聲道:「把他弄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