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腦海里一陣轟鳴,龍魂的眼前花了一花,又恢復正常,若不是他的意志力堅強,恐怕光是這一幕的衝擊就能夠讓他直接精神崩潰了!

好險他經歷過不同於別人的事物,也經歷過別人不可想象的驚心動魄的事件,不然,他恐怕得成為這累累白骨中的一員了。

在他的腳下方,有著一層厚厚的人形白骨,無一例外的他們的眼孔比正常的骨頭的眼孔要大了許多,他們是被活活地嚇死的!

除此之外,每一具骸骨之上還有著多處傷痕,看起來應該是被蟲類啃咬而造成的,猙獰無比。

龍魂死死地忍住就地狂吐的衝動,原本快要落地的腳猛地在空中一瞪,雷鳴蝠翼霸氣一揮,他又往上升了一點。

這裡是最好的觀測距離,既能夠使自己避開了一片血腥煉獄,也能夠觀測到下方的異動,更能夠防止有心人的偷襲。

漆黑的雙眸里一片深沉,看起來就像是一汪清潭,無動無浮,可其內卻蘊含滔天卷浪,即將卷濤而出!

這一幕不可能是那種「自然現象」,必定是有著人在背後操控著的,他們撥動著此處生命的天枰,想要讓那一個動物或者人死去,那個人就必須得死去!

這一點從變異的怪物上就能夠看出來,你說這是很平常的自然景觀你會信么?打死你你或許也不會願意去相信!

可如果對你說這是有著某個人物在背後操控著,哪怕著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你或許也會微微點頭,表示自己已勉強相信。

龍魂此時的心境就是如此,對於他來說,這一幕幕若是自然景觀的話那麼這個世界那就真的是瘋了,亂了!

龍魂更願意去相信自己的直覺,雖然不知道在背後操控著這一切的人是誰,但龍魂知道那個人必然很厲害,自己不能夠大意,若是大意了,恐怕自己的脖子就不再在自己的脖子上了,對於那隻巨虎的那一血盆大口,龍魂至今依然有著深深的驚顫,他可不願意讓自己的頭顱進去遊玩一番。

微風吹過,一陣刺鼻的血腥味不斷地急湧進龍魂的鼻中,直鑽入肺,令得龍魂一陣作嘔。

血腥味他不是沒有聞過,迫於無奈,他滅殺了這麼多的人,血腥味早就聞夠了,哪裡還會對此種味道反胃?

只不過這裡的一幕幕太令人發顫了,聞著這些崢嶸死去的變異怪物上散發出的血腥味,就好像是把它們都給吃了下去一般,噁心無比。

龍魂手中不知何時已然握緊了一把幽紫色的華麗聖劍,細密而優美的紋路無規律地鐫刻其上,卻又突出了一種高潔的美,細紋在劍尖處的一道雷霆更是憤怒地轟鳴咆哮,為聖劍增添了一層霸氣而神秘的色彩。

最可怕的,不是面對敵人,而是處身危險之地,卻不知道敵人在哪。

這就好比在幽深的竹林里你聽到猛虎的虎嘯狂聲,離你很近很近,當你拿起劍,鼓起勇氣時,它又遲遲地不肯出現,僅是一聲聲地吼動而增加著你的恐懼,削弱著你的勇氣及自信心。

這種才是最可怕的,比讓你面對天地塌陷還要可怕!

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那隻躲藏在樹林里的狡猾猛虎什麼時候會蹦出來給你致命一擊,你只能被迫地拿著劍,驚恐而著急地等待著它的出現。

這種漫長的恐懼才是最折磨人的。

可龍魂一直叮囑著自己得小心小心再小心,因為如果他大意片刻,或許就會被那個隱匿在暗中的人給襲出滅殺!

雖然可以返回,但龍魂沒有這麼做,既然下來了,就不要輕易地回去。

一個男人踏出了第一步,就必須得踏出第二步,哪怕走錯了路,也不能夠回頭,因為你已沒有回頭路了,如果你真的踏出了那錯誤一步,就沒有人會再原諒你了。

一個殺手對自己的入門弟子在第一天的時候就問過:「你真的要握起這把刀嗎?握起了,就永遠不能夠放下了,你一旦放下了,那麼你放下殺人刀的那一天,就是你的死期。」

一旦決定了,踏出了第一步,就不能夠再後悔了,後面的只不過是萬丈深淵罷了。

所以,龍魂不會退,哪怕這裡危險無比,哪怕這裡險象環生,哪怕這裡十死十生,他也不會退!

這不是愚蠢,而是作為一個真真正正的男人該做的事,因為他決定了,決定了的事就不能夠再反悔了。

而且,他答應過那些人會在這裡特訓的,既然他答應了,那他就必須得做到,一個男子漢,從來就不會輕易答應別人,但若是答應了,就肯定會說到做到,哪怕這是搭上了自己的姓名,這更不是愚蠢,而是作為一個真真正正的男子漢的尊嚴!

他記得,那個自己一直埋在深處默默悼念的劉族族長,那個從小一直對自己極好,無比寵愛自己的劉族族長,曾要求過自己要當一名真真正正的男子漢,爬上世界的最頂峰!

那時自己堅定地點著頭,嘴裡道著第一句「我答應你!」

自己答應了,那就不能夠再反悔了,因為男子漢說出去的話,絕對會兌現,絕對不會失諾!哪怕這個諾言得努力一生一世才能夠實現!

龍魂緊握破雷的手又再度緊了緊,周圍的風流明顯有了些許變化,地面上也是有幾隻變異動物注意到了自己,正用那詭異的眼眸充滿敵意地凝視自己。

越來越多的變異動物抬起了頭顱,望向了自己,就連那一些正在戰鬥的巨型異獸也停止了無休止的撲咬,血紅的渾圓眸子一轉不轉地緊盯著自己,眼神里還存著的血腥瘋狂揮之不散。

這次事情可真的是弄大條了。龍魂想著。

這些巨型獸看起來個個都身強力壯的,自己的這一副「小身板」不知道能不能夠扛地住它們的攻擊。

「戾!」一聲刺耳鳴叫響徹在這巨大的峽谷之中,迴音蕩漾之間透著絲絲危險的預告。

一隻異獸展開了背部的翅翼,雪白的羽毛如天墜的點點雪花。

龍魂看著此只異獸,細細打量著。

有著鶴的長長之嘴,也有鹿的兩頂鹿角,更有魚的細密鱗片,還有天鵝的潔白翅翼,此等四不像又是那一個動物變異而來的。

似乎是看出了龍魂眼中的那抹疑惑,四不像認為龍魂是在鄙視自己,張開那長長的鶴嘴嘶鳴一聲,就瘋狂地向著龍魂這邊飛來。

「呼!」龍魂身子一偏,一團烈火自自己的側身而過,僅差那麼一點就能夠焚著龍魂的上衣!

雖然沒有實際焚到,熾熱的氣浪也是撲在了龍魂的衣側之邊,讓得黑色勁衣上結的幾道寒霜瞬間化成了水液。

「淚!」四不像依舊嘶鳴著,團團烈火自其口中噴出,翻騰著優美的弧線追向龍魂。

現在對這些異物還不是太了解,貿然發動攻擊也不知道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於是龍魂就只是身影連續騰閃,並無反擊。

「哧!」一點火花終於跳上了龍魂的黑色勁衣,竟然開始了飛速騰燒,攻勢竟如熊熊大火一般,瞬間便將整件黑衣給點著焚燒。

此時脫去上衣已來不及了,體內的元力瘋狂地竄動,竄出身外,附身在外表的皮膚之上。

火焰焚燒完畢,龍魂的上衣化為了漫天的黑色灰燼,裸露在空氣中的流線型肌肉紅彤彤的,這是劇熱使得皮膚髮紅,若是沒有元氣護體,龍魂可能就會像一捆木柴一樣焚燒起來了。

龍魂幽冷的眼眸里生現了恐怖的殺機,冰冷徹骨的寒氣自龍魂的身上散發而出,帶有無邊寒冷的氣息里還透著君王般的凌厲霸氣。

此個四不像竟然傷了自己,要是自己還不還手他就不是龍魂了!

現在這隻四不像完全有著傷害自己的能力,如果他還這麼被動地防守而不出擊的話,他很快就會堅持不住的,不見又有幾隻四不像沖入了戰局,飛翔在了那第一隻四不像的周圍了么?

他要是再不攻擊,恐怕就沒得再攻擊了!

「玄古九劍!」龍魂使出了很久沒有用過的劍法。

雖然他沒用很久了,可對此劍法的練習卻是一天不斷,如今實力狂生,再加上平時他也有苦練此劍法,如今的他,已經能夠揮出那入門境的百道劍影了。

「鏗鏗鏘鏘!」劍影撞擊在五隻四不像的身上,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激射出大片的火花。

劍影揮散地及其之快,才過瞬間,百道經過能量加持的劍影瞬間就揮散完畢,磅礴的能量也是在一刻內消散殆盡。

龍魂驚了,他確實是被驚到了。

百道劍影已然刺過,可除了在這五隻四不像身上的鱗片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劍痕外,則不再見一點鮮紅!


這可是百道劍影啊,這其中最弱的一道甚至都能夠比擬人階八級強者的全力一擊啊!

可這百來道劍影,也就是說百來個人階八級強者同時發動全力一擊,也只能夠在它們的身上留下著淺淺的劍痕?這些劍痕看起來似乎風一吹或者手一抹就能夠將其抹掉!

這些四不像到底是一些什麼東西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逆天的防禦力?

那層層鱗片就像是厚厚的鎧甲,鑽不穿刺不破的鎧甲!

「戾!」五隻四不像同時一聲嘶吼,無團熊熊燃燒的火球就自它們那長長的鶴嘴中竄出,竟然在半路融合成了一體,狂卷著滔天熱浪向著自己這邊席捲而來。

「萬雷轟鳴!」大喝一聲,破雷之上光色艷舞,數十道雷霆自天空轟下,轟擊在火球之上。

出乎龍魂意料的,雷霆不僅沒有湮滅巨大火球,也沒有引爆火球共同爆炸,反而是被火球給彈開了!

這等奇藝之事令得龍魂愣了片刻。

這怎麼可能?這火球居然能夠彈開雷霆!

這簡直就違背了正常的邏輯,不過龍魂一向沒有邏輯,所以他僅是片刻便回過神來了,可還是來不及了,火球已經迎至了他的前方,不帶一絲一毫的憐憫,整個地把龍魂給吞噬了! 卷濤的焰火吞噬了龍魂,火苗暴躁地跳動著,流光閃耀就像是悅動的煙火。

在火焰之外的五隻四不像的眼裡跳動著最詭異的嗜血,滾動的絲絲暴躁里回閃著嗜血的興奮。

對於它們而言,這種滅殺了一條生靈,而且是一條強大的生靈,這是證明自己的強大所在!

「轟!」火焰裡邊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爆響,騰躍的巨團火焰頓時分崩離析,化成了漫天的火卷,飛揚落地。

熾熱的火浪翻騰而起,火浪散去,一道略為人影削瘦的人影就懸浮在天空,幽幽的紫火閃爍於他的眼眸之間,裡面發散著最恐怖的寒意,寒意裡邊更是無邊的暴躁,那是關於雷的暴躁,關於雷的狂暴!

強悍的氣息自人影的體內如狂濤般噴涌而出,一股莫名的冰冷,侵蝕了人影周圍的空氣,溫度爺似乎下降到了零下之度。

「戾!」一聲預示攻擊的嘶鳴聲響徹於峽谷之中,噴發著暴熱滾浪的火球划著死亡的可怖路線沖向了龍魂,不帶一絲一毫的憐憫。

龍魂的眼神里不再擁有一點的黑色,紫色填充滿了他的眼眸,其里有的只是無窮無盡的漠視,以及看似平淡下的……歇斯底里的瘋狂!

以身為支點,龍魂扭腰弓身,破雷自上而下地劈出一刃,跳動著詭秘幽紫的黑色虛影破空斬出,撕裂空氣,引爆重重脆耳之聲,翻滾著滔滔不絕的狂暴之力。

火焰與雷影轟鳴相撞,雷影不像之前一樣被焰火彈開,而是狠狠地抱住了火焰,憤身爆裂!

一朵大大的蘑菇雲在峽谷里美麗綻放,轟鳴聲震天動地,甚至還有著一抹火光竄上高空,跳出了兩山的間距,騰閃在高空。

「下面到底有著什麼?」在上空的南宮燕驚呼一聲。

懸浮在空的螯鷹一聲嘶鳴,恐懼地揮動著那巨大的翅翼,站立在上的兩女險些站不穩跌落高空!

南宮燕頓身,兩手輕柔地撫摸著螯鷹那毛茸茸的背部,螯鷹僅是顫了幾顫,也就平穩了下來,有節奏地揮動著巨大翅翼,懸浮在了高空。

「看來下面的東西很強大啊?不然怎麼能夠造出能量波動這麼強的蘑菇雲?熱浪都能夠衝到我們的面前來。」尉遲惜月開口說道。


「按這能量波動你猜這算得上多高修為之人的全力一擊?」南宮燕問道。

她也不怕這名女子不知道,如果她就連這都猜不到,也愧對里「尉遲」這個姓氏,姓氏為「尉遲」的,至今為止也才聽說出過一個廢物而已。


「最低也是天階八級以上,搞不好還會突破了那傳說中的界限。」尉遲惜月說道。

「怎麼可能?從來都沒聽過有什麼人是突破了此道界限的!」南宮燕驚呼。

「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所謂的不可能只不過是人們做不到或者是人們不願去相信而已,只要做到了,就是可能的,就算不可能,有些事遲早也會變成可能的!就好像你如今還真是平庸無比,可沒有人有資格能夠否定你,哪怕否定了你的如今,卻是否定不了你的未來。別人說你不可能,如果你真的願意去嘗試,不可能也總會變成可能的,哪怕是竄天,哪怕是奪地,哪怕是超越天地,只要你做到了,也就是可能的!」如此不平凡的話從女子的嘴中吐露而出,女子的臉上竟然看不出任何一點波動,有的只是如平靜潭面的平平靜靜。

「哇哦!沒想到你居然能夠說得出這麼有哲理的話,真的是不可以小瞧了你啊!」南宮燕嘖嘖稱讚道。

「這不是我說的,是他說的。」女子答道。

「是曾經救過你的那個傻愣小子說的?」南宮燕笑笑。


「嗯,我一直在疑惑他當時小小年紀怎麼可能說出這連那些活了幾百年的老傢伙也說不出來的話。」尉遲惜月說。

「所以你就春心大動,喜歡上了他了?」南宮燕調笑道。

「哪有!」尉遲惜月的臉龐上竟然閃過兩朵紅雲。

「可你找了這麼久也一直找不到他,他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對吧?」南宮燕說。

「嗯。」

「不會是龍魂那個臭小子吧?」南宮燕再次一驚一乍。

「你想多了。」女子道。

「可你說這不可能其實是可能的,那你就來給我說說,你所說的這些可能在那個人的身上實現過?如今誰超脫了那個界限?」

「龍心!」女子道。

如果龍魂在此一定會大吃一驚,自己的弟弟怎麼可能突破了這層界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