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是燕琳雪自從復出之後,就被公司高層刁難,甚至想要把燕琳雪雪藏,燕琳雪爭取了好久,才勉強換回了一絲地位。

就算如此,可是高層那邊的人依舊不肯讓燕琳雪走上正軌。

“對了,琴姐說只要你陪張公子吃一頓飯,歌詞的事情肯定能夠馬上搞定。”

周彤彤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燕琳雪的臉色,然後試探着說道。

然而燕琳雪卻是搖了搖頭,苦笑了一聲,“事情絕對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

萌軍首領是猫熊[重生星際]

每次輪到自己挑選歌詞的時候,編曲老師,要麼生病,要麼就是請假,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看着燕琳雪沉了臉色,周彤彤也不敢多說話,生怕惹的燕琳雪不高興了。

“對了,姐,剛纔我進來的時候看到你跟誰打電話,發生什麼事情了?”

聽到她提起這件事情,燕琳雪又變得不高興了。

“我在跟我女兒打電話,可是她神神祕祕的,不知道父女兩個人做了什麼事情,也不告訴我!”

周彤彤一聽這話便明白了,燕琳雪一向很寶貝她家小公主。


姜昕兒就是燕琳雪的一切。

眼下姜昕兒出了事情,燕琳雪坐立不安,哪裏還有心思去挑歌曲?

對着周彤彤吩咐道:“你先去給我訂一張即刻去蘇城的機票,我要馬上去蘇城一趟。”

不見到自己的女兒,問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燕琳雪坐立難安。

尤其是女兒態度怎麼會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

重生小郡主:七皇叔,要抱抱 ,就把女兒的魂給勾跑了。

“好,姐你放心,我這裏去訂機票,絕對是最早一班的航班。”


而另一邊姜昊天收拾好了行李之後,就帶着姜昕兒去了機場趕飛機,他回過神來想起剛纔姜昕兒好像是在跟誰打電話,問了一句,“昕兒你剛纔是不是在跟你媽媽通話?”

姜昕兒點了點頭,奶聲奶氣的說道:“嗯,剛纔麻麻給我打電話了,不過我有聽粑粑的話,決定給媽媽一個驚喜。”

姜昊天點了點頭,思量許久,還是掏出手機,看着存在手機最上面的一個號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撥了出去。

“喂?”電話很快就被人接通,那段遲疑了許久,才試探着問道:“少爺,是你嗎?”

“是我,我要回京城了。”

聽到這話,南玄之立馬變得激動了起來,自從少爺經受了一連串的打擊之後就一蹶不振,不管他怎麼說,少爺都未曾改變心意,一直窩在蘇城不肯離開。

不知道現在怎麼回事,少爺竟然心甘情願的離開了蘇城。


南玄之等這一刻已經等了許久,他立馬鄭重的說道:“少爺您放心,我會安排好一切的,到時候你要回來嗎?”

“回去,那是我的家,我怎麼能不回去呢?”

姜昊天冷聲說道,眼底浮現一絲幽光,不過話音一轉,卻是冷冷的說道:“不過我讓那些人恭恭敬敬的迎我回去。”

南玄之聽到這話愣了一下,想起姜家的那些人,又變得無比猶豫。

自從老爺失蹤之後,少爺就被姜家的幾個他人聯合起來趕出了姜家。

想要回到姜家就已經變得很困難,姜昊天卻說要姜家的那些人盼着他回去,這怎麼可能?

不過南玄之並沒有表露自己的心聲,而是義正言辭道:“只要少爺您需要我,我就一定會出現的。”

南玄之就是當年姜昊天父親爲了以防萬一,特地留給姜昊天的管家。

在這種時候,也只有南玄之能夠全心全意的輔佐姜昊天。

不過對於姜昊天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姜昊天帶着姜昕兒直奔京城而去,在京城那邊,南玄之早已經安排好了一切,等到姜昊天他們到達京城便有人專門去將姜昊天他們接到了酒店。

姜昊天剛剛休息了一會兒就接到了燕琳雪的電話。

電話那端,燕琳雪幾乎是咬着牙吼道:“姜昊天,你把昕兒帶到哪裏去了?”

因爲放心不下女兒她直接定了最早一班抵達蘇城的機票飛了回來,卻發現家裏沒有人,姜昕兒和姜昊天兩個人都不知所蹤。

想起女兒的話,燕琳雪更是揪心,當下便迫不及待的打了電話專門來質問姜昊天。

姜昊天悠悠地說道:“我們兩個人現在在京城,你在哪裏?要不然我現在就把她帶到你那裏去。”

姜昊天低頭看了一下熟睡的姜昕兒,輕輕地撥弄了一下她的頭髮。

“什麼?”

姜昊天本以爲燕琳雪會很驚喜,卻不料電話那頭髮出了一聲怒吼,“你怎麼會把昕兒帶到那裏去?”

姜昊天挑了挑眉,輕描淡寫的說着:“昕兒想你了,我自然就把她帶到這裏,怎麼,眼下你在哪裏?”

他也察覺了燕琳雪的話有些不太對勁,她該不會不在京城吧?

燕琳雪眉心一跳,自然不會告訴姜昊天自己啊,爲了女兒的一席話,就直接飛回了蘇城,卻是撲了個空,沒找到父女兩個人,含糊其詞的說道:“你把昕兒照顧好,明天我就去找她。”

姜昊天點了點頭,正要說些什麼,燕琳雪卻徑直掛斷了電話,看着她粗暴的行爲,姜昊天輕輕搖了搖頭。

這女人還真是奇怪。

自己又沒得罪她。

燕琳雪捏着手中的電話,滿臉的怒火,該死的姜昊天,竟然會把昕兒帶到京城,他不是從來都不離開蘇城的嗎?這次怎麼就想通了呢?

燕琳雪心思一轉,他該不會是爲了自己吧?

想到這個念頭,燕琳雪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覺得荒唐,姜昊天現在那個樣子,就算他想到自己那又怎麼樣,他又幫不上任何忙,眼下女兒跟着姜昊天也不知道他怎麼對姜昕兒的竟然把姜昕兒的心都勾跑了。

要是再讓他們父女兩個人相處下去,估計女兒就不屬於自己了。

不行不行,她要趕緊回京城,到時候帶着女兒遠離姜昊天。

周彤彤一直跟在燕琳雪的身後,看到她臉色不大好的樣子,上前關懷的問道:“姐怎麼樣了?昕兒現在在哪裏呀?”

燕琳雪無奈的笑了一下,沒好氣的說到姜昊天把她帶到京城去了,周彤彤詫異的睜圓了眼睛,原本她就生了一雙杏眼,現在看來甚至有些滑稽。

京城可是他從來不是不肯離開蘇城這個地方嗎?周彤彤眼睛盯着轉了一下,隨後便笑着說道:“他是不是因爲姐才肯離開蘇城,知道姐現在事業上遭遇了不順,想要去幫姐嗎?”

幫我?不可能!

燕琳雪立刻搖頭,姜昊天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怎麼可能還會惦記着自己。

“算了,我們今天晚上先隨便找一家酒店住下吧,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

周彤彤點了點頭,跟在燕琳雪的身後,兩人一起找酒店去了。

第二天,姜昊天閒來無事,就帶着姜昕兒去了水上樂園玩耍。

“昕兒,你在這裏等爸爸一下,爸爸現在去給你買一個游泳圈過來。”

姜昊天交代了姜昕兒之後,轉頭去了一家距離最近的小商店,他剛一出門便聽到一陣鑽心的哭聲傳了過來。

這哭聲怎麼有些熟悉?

姜昊天一邊琢磨着,一邊朝着姜昕兒的方向跑了過去,等到他快跑到姜昕兒的跟前時就看到了一對母女正站在姜昕兒的面前斥責着她。

姜昊天一看到這一幕頓時怒了,他連忙衝上前去,那女人看到姜昕兒大哭起來,不耐煩的吼道:“哭什麼哭,再敢哭一下就試試看!”

說着,便伸出了手想要去推姜昕兒,然而卻被一股大力猛然給推開,頓時罵罵咧咧了起來。


“是誰敢推老孃?”

當她看到姜昊天的時候,頓時不屑的翻了個白眼,“又來一個臭屌絲,這裏是你能來的地方嗎?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

也不怪她會這麼說,因爲這個水上樂園是某家高級會所的頂樓,只要消費過10萬的人才可以上來。

女人看到姜昊天的時候便對她心生懷疑,姜昊天穿着打扮如此窮酸,哪裏是能消費得起當下便開始質疑姜昊天。

“你該不會是偷偷溜進來的吧,我就知道像你們這種低賤的人,手腳不乾淨,偷偷溜進來就是想偷東西。”

偷東西?

姜昊天聽着她的話環顧了一週,放眼望去,全都是水,有什麼好偷的。

況且,明明是她先動手打人,如今倒是強詞奪理,說自己不是在這裏消費的人簡直好笑。

“這位女士,請你給我女兒道歉。”

姜昊天沉聲說道,眼底劃過一抹幽色。

“哼,讓我給這個小丫頭道歉,你在開玩笑吧,怎麼可能是她先動**了我女兒的東西。”

姜昊天的視線落在她女兒手中的娃娃身上,這娃娃怎麼有些眼熟?

他正想着的時候,就聽見姜昕兒抽泣着說道:“那本來就是我的娃娃,我沒有搶,請你還給我,那是我麻麻買給我的。”

姜昊天恍然大悟,他不悅地皺着眉頭看着那女人,淡淡的開口說道:“聽見沒有?這娃娃是我們的,把它還給我們。”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女人臉上有些掛不住,冷冷的說道:“你說是你們的就是你們的,有什麼證明嗎?這娃娃又沒有寫你們的名字?”


說罷,她還扯着嗓子喊道:“大夥評評理呀,這娃娃是我女兒帶進來的,不知道哪裏來的臭屌絲非要說這娃娃是他們的,你看他的穿着打扮如此窮酸,怎麼可能進入星月會所。”

衆人看了看姜昊天,又看了看那女人的穿着打扮,心中的天平漸漸的傾向了女人。

“小夥子,你怎麼能夠這樣呢?這是人家的東西啊,怎麼能夠惦記呀?”

“就是呀,連你女兒都要強詞奪理,這孩子小時候教育不好,長大了那還得了。”

“照我看呀,這娃娃事小,孩子的教育事大。”

聽着衆人的議論聲,姜昕兒幾乎都要快哭出來了,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委屈巴巴地看着周圍的人。 姜昊天怒火滔天,他憋着火氣,沉聲說道:“如果我真的能夠證明那娃娃就是我們的呢,你是不是該給我女兒道個歉?”

“那當然,”女人得意的說道,她可不相信這娃娃上面做了什麼記號。

姜昕兒怯怯的走上前去,接過娃娃,隨後就在娃娃的腳底下找到一塊破損了的地方。

奶聲奶氣的說道:“這是之前我不小心刮到的地方。”

這個地方很微小,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可是這小丫頭一眼就找得出來,很輕易的就證明了自己是娃娃的主人,衆人不屑的看向了女人,大肆的批判着她。

“拿了別人的娃娃還好意思強詞奪理。”

“真是委屈了,這小姑娘面對着如此霸道的母女兩個人。”

聽着他們的話,姜昊天臉色平靜,這些人還真是健忘,剛纔說他們婦女兩個人不對的也是這一羣人,現在好像像剛纔的事情完全忘記了一般。

不過這羣人話音一轉,又牽扯到了姜昊天和姜昕兒,兩個人究竟是怎麼進入這裏的。

看他們的穿着打扮確實挺窮酸的,怎麼可能會進入到這種地方?

該不會是想要進來偷東西的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