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剩下的幾個孩子瘋狂的逃走了,沈六扶起保護自己的孩子。才知道這個孩子叫許風,是剛從國內過來的。從那一刻起,他就在心裏發誓。一定要變的很強,強大到沒人可以欺負他最在乎的人。

許風晃了一下沈六的胳膊“六哥,想什麼呢?”

沈六回過神來,眼前只剩下許風一個人。其他人都已經回山洞去了,沈六拿起地上的狙擊步槍。領着許風走進山洞“你真不準備走嗎?我現在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咱們可以找個地方。開始新的生活,多認識一些朋友。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那樣不好嗎?”

許風點點頭“六哥,我知道你對我好,你說的也是我們一直想要的生活。但是我現在有很多事放不下,必須去做。所以你不要再說了好嗎?等我把事情處理完了,到時候按你說的。你說去哪兒就去哪兒,怎麼樣?”

沈六無奈的點點頭,對眼前的許風來說。他已經沒辦法像以前那樣,說幾句不聽話就動手了。現在的許風也已經是個大人了,沈六知道不能左右許風的想法。只能同意,給許風時間去解決哪些事。但會隨時去找許風,看情況什麼時候離開。

山洞裏有兩個大石桌,上面亂七八糟的全是吃的。沈六很熱情的招待他們,山洞裏面有一個不小的儲藏室。山體很厚,裏面是儲藏東西的絕好位置。拿出一些新鮮水果,許風幾個人吃的津津有味。沈六雖然有些不甘心,但還是沒有再說起剛纔的話。

他已經努力了兩年,除了提升自己的實力。就是在努力的積攢財富,因爲他答應過許風。所以他一直在努力,等着可以兌現承諾的那一天。

晚上呆在山洞裏,一羣人在一起很熱鬧。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過,許風開始有些不適應。站在山洞口,看着滿天的星星“六哥,你想家嗎?”

沈六坐在許風旁邊,懷裏抱着那把狙擊步槍。喝了一口酒“唉,說不想是假的,算起來我已經出來十年了。但是我家裏沒人了,你說我就算是想家。都不知道該想誰了。”

許風一愣,看着一臉不在乎的沈六。一把抱住沈六的脖子“想我呀,哥,你不知道,這兩年我有多想你。”說着,眼淚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沈六清晨就離開了,他要爲自己和許風爭取更好的生活。所以他不能停止腳步,只爲等到許風說要離開的那一天。兩兄弟找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安穩的過下半生。

走出山洞,順着下山的路走着。許風依然在最前面,爲了更好的指揮。許風直接把隊友變成數字,依他爲順序排下去。大鬍子變成了二號,黃牙在他下面。長髮美女是四號,以此類推。許風因爲這個還小小得意了一把,覺得這個辦法太棒了。

走到最後一個拐角,許風剛走出去。猛然回過神蹲在地上,示意後面的人跟着蹲下。對面大路上,站着十幾個人。許風仔細觀察了半天,又是兩個戰鬥小組。許風腹黑的撓撓頭,本想佔個便宜就走。現在想想一點兒都不可能,許風思索着眼前的問題。

忽然眼前一亮,附在大鬍子耳邊悄悄說着。大鬍子聽完嘴角上揚“隊長,你說的這個能不能先讓我試試?”

許風一腳踹在大鬍子屁股上“哎喲”大鬍子捂着屁股慘叫,許風看了一眼567號三個女孩。走過去小聲嘀咕兩句,三個女孩同時點頭。長髮女孩疑惑的看着許風,大鬍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們倆。

長髮女孩走到許風旁邊“你們在商量什麼呢?怎麼就我不知道。”

許風拍了拍長髮女孩的肩“放心吧,沒什麼事,真有事一定會告訴你的。” 三個女孩走了出去,瞬間吸引住對方的注意力。三個手無寸鐵的女孩,緩緩朝他們走去。這兩個小隊清一色的爺們,看到三個美女眼睛都直了。戒備自然放低不少,甚至基本的常識都忽略了。

逐漸靠近人羣,三個女孩笑嘻嘻的湊上去。雙手在人羣裏來回遊走,幾個被觸碰到的青年眼神流露出貪婪。一分鐘後,三個女孩雙手環抱看着對方。

許風帶着剩下的幾個人從不同方向出現,對方戒備的拿起槍對着許風他們。許風慢慢走到兩個隊長面前,兩個人都帶着鴨舌帽。看上去三十七八歲的樣子,嘴裏叼着黑色香菸。用許風根本不懂的鳥語唧唧歪歪的說着,看着他說了半天。不耐煩的許風擡手就是一拳,正好打在一個隊長的下巴。

小個子隊長滿臉怒火,抄起手裏的傢伙朝許風打去。許風向後一退,躲過攻擊之後擡腳踹在小個子隊長小腹。小個子痛苦的捂着小腹蹲在地上,慢慢的躺在地上不停顫抖着。身邊幾個人圍了上去,其中有一個能聽得懂許風說話。

一身藍色衣服的中年人走了出來,站在許風面前“你想做什麼,直接說吧。我可以幫你翻譯,千萬別這麼折騰了。”

許風微微一愣,回過神來說道:“好吧,既然你能聽得懂我說什麼。那就麻煩你告訴他們,我是衝着隊旗來的。只要他們不隊旗交出來,我馬上走人。”

藍衣中年人微微點頭“呵呵,原來啊你們是爲了隊旗啊,真不巧。我們已經遇到一撥人了,他們直接把隊旗拿走了。”

許風示意身後的人馬上趕路,已經捷足先登了。照這樣下去,他們就真的要丟人丟到家了。唯一的好處時間還很早,一個月的賽事才進行了三分之一。

迅速收拾東西開始趕路,許風按照藍衣人的提醒。迅速追趕前面那夥人,一直急行軍兩個小時。終於看到前面的人影,眼看近在咫尺。許風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大鬍子走了上來“幹嘛呢?那不是就在前面呢嗎。怎麼不走了,趕緊的。拿了他們身上的,咱們保準能晉級了。”說着一臉興奮的樣子。

許風指了指前面“你看他們是誰?”

大鬍子這才反應過來,仔細看着前面一羣人的身影。熟悉的紅色衣服,大鬍子暴汗不止。靠在樹上看着後面的幾個人“還是別追了,真追上了也是麻煩事。”

黃牙青年看了一眼前面“我艹,那不是上次抓住咱們的那夥人嘛。幹嘛不追,應該追上去一雪前恥。”

許風和大鬍子一起衝他豎起大拇指“好吧,你去追吧,我們精神上支持你。”

三號黃牙青年搖搖頭“靠,開什麼玩笑。你們都不追了,憑什麼讓我一個人追。我纔沒那麼傻呢,還是先歇會兒再說吧。”一屁股坐在地上,悠閒的哼着小曲。

轉眼間比賽到了最後一天,許風他們拿到四個隊旗。雖然是差一個不夠晉級,但他們已經很滿意了。一共才六十六支隊伍,平均下來能留下的也就十二支左右。

許風滿意的走在前面,翻過眼前這座山。即使小島的正面,也是他們來的時候下船的地方。比賽開始前約定好的集結地,後面黃牙青年吹着小區,四個女孩互相打鬧着。時間轉眼過去了,他們從開始的陌生,到此時的彼此熟悉。簡簡單單的友情,縱然會讓他們難以忘懷。

走到山頂,遠遠看去。下面空地上已經有好幾支隊伍的身影,許風激動的朝下面跑去。大鬍子緊跟其後,黃牙青年和四個女孩走在一起。

最後一片草叢,過去就是那片空地。許風走到半路站住腳步,大鬍子沒注意。直接走了過去,走到一半也站在原地。黃牙青年看了一眼不動的許風和大鬍子。

黃牙青年臉色變得很難看“不會這麼巧吧?你倆都中獎了?”

四個女孩面面相覷,根本沒聽懂黃牙青年那句話的意思。許風和大鬍子點點頭,指了指腳下的地方。

比賽前就已經通知過,這座小島以前經歷過戰爭。有一片雷區,裏面不知道埋了多少**。他們都沒在意,覺得這地方不會有哪些東西。許風第一個中獎,剛想提醒。大鬍子就踩上了,不過他要比許風冷靜的多。踩上去沒炸,並不代表一起來就炸了。許風真想看看是什麼類型的雷,大鬍子沒那個勇氣。

趁着黃牙青年忙碌的時候,許風猛然一擡腳。朝前面趴去,一點動靜都沒有。足足等了五分鐘,許風才緩緩站起身。黃牙青年臉色微變“你這是幹什麼?難道你不知道這樣會害死我們的嗎?”

許風沒有理會他,走到大鬍子面前。蹲下去給大鬍子脫掉鞋子,用手摁住看着周圍幾個人“你們都離遠點,要是炸了可別怪我。”

說完趴在地上,好好研究大鬍子踩到的是什麼樣的雷。最終可以確定,那是一顆啞雷。至於什麼類型許風也不清楚,只知道瘋狂的鬆開手就跑。

平安度過雷區,許風坐在書地上乘涼。看着眼前的一支支隊伍,許風有種在軍營的感覺。從上面下來兩隊人馬,帶隊的是兩個光頭。一個頭上紋着蠍子,一個紋的虎頭。

兩個人漸漸走進,大鬍子猛然站起身。跑着走到他們跟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蠍子隊長看了一眼大鬍子“你想幹什麼?”

虎頭隊長走了過來,拉開蠍子隊長。笑呵呵看着大鬍子“不錯嘛,你也來參加了?只可惜呀,怎麼就你一個人呢。”

許風感覺大鬍子不對勁,急忙跑過去拉住大鬍子。虎頭隊長看了一眼許風領口的隊旗,不屑的搖搖頭“沒想到你越活越倒回去了,怎麼跟着一個娃娃。”


虎頭身後的人一陣鬨笑,虎頭隊長接着說道:“我要跟你的隊長過過招,看看他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說完走到許風旁邊,說明來意。

許風看出大鬍子對虎頭隊長的憤怒,於情於理他都犯不上牽扯進去。但大鬍子是他們這個小組的,許風有責任爲自己的隊友出頭。不管最後會怎樣,都要去做。

許風站在虎頭隊長對面“你不是找我嗎?我來了,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聽着旁邊人說的話,許風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雙手握拳吱吱作響,一臉怒氣的看着對面的虎頭隊長。 許風怒視虎頭隊長,拳頭吱吱作響。許風最看不慣這種人,一副囂張跋扈的樣子。

大鬍子走到許風跟前,拍了拍許風的肩膀“算了,孩子,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吧。你不是他們的對手,趕緊帶着他們離開吧。”說完朝虎頭隊長走去,手裏赫然拿着一把手槍。手指放在扳機上,微微顫抖着。

許風拉住大鬍子“等等,你不要忘了,我們是一個小隊的。別幹傻事。”其餘五個人也走了過來,站在大鬍子身邊。大鬍子一把推開許風“滾,你們都給我滾,我不需要你們的施捨。”

許風一愣,他沒想到大鬍子會說出這些話。虎頭和蠍子兩個隊長笑了很燦爛,看着大鬍子說道:“怎麼啦?這場景是不是很熟悉呀。可惜了,只是不是那幾個人了。”

許風扶着大鬍子“知道你心裏有事,想說就說出來。不想說我們也不問,但是今天必須在一起。我們是一個集體,別忘了當初的承諾。”


“大家爲一人,一人爲大家”七個人一起喊着。

大鬍子氣喘吁吁的看着許風,雙手緊緊捂着胸口。臉上佈滿了汗珠,表情極其痛苦。許風扶着大鬍子坐下“沒事吧?”

大鬍子出了一口長氣“沒事了,如果不是看到他們倆。或許這件事會在心裏埋一輩子,也是我這輩子最內疚的事。”

事情是這樣的,五年前。大鬍子還在當兵,同一期的幾個人關係不錯。因爲家裏條件問題,兩年後回到家鄉找份工作。接連的意外讓幾個人一起加入殺手組織。高風險高收入,對於放棄成爲職業軍人的他們來說輕而易舉。逐漸的名氣開始變大,仇人增多。

在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七人小隊活下來三個。一個是大鬍子,當時的隊長。另兩個就是眼前的虎頭和蠍子,之後小隊解散。大鬍子才知道,是虎頭和蠍子出賣了他們。讓相處五年肝膽相照的好戰友剋死異鄉,他一直認爲是他這個隊長的責任。

大鬍子看着眼前的虎頭和蠍子“這麼多年的兄弟,他們那個對你倆不好。恩?你們倒是說說。”

蠍子有些動容了,低着頭不說話。大鬍子掙扎着站起身,走到虎頭跟前。拿出手裏的槍遞給虎頭“給,我的命在這兒。現在交到你手裏,痛快點。送我去見他們吧,三年了,每天晚上都能見到他們。”

虎頭沒有伸手,蠍子上前扶住大鬍子“隊長,您別這樣。”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蠍子捂着臉看着大鬍子。“你別叫我隊長,我承受不起。你也不配是我的隊友。我沒你這樣的兄弟,離我遠點。”說完掙脫蠍子的手,晃晃悠悠險些摔倒。許風急忙跑過去扶着,大鬍子看了一眼許風。

轉身走到虎頭跟前,將手裏的槍交到他手裏。對着自己的腦門“來啊,開槍啊,你不是早就想要我的命了。現在我給你,開槍啊!”大鬍子一直嘶吼着,虎頭低着頭一句話也不說。

蠍子走過去,拉着虎頭往後退兩步。虎頭慢慢擡起頭看着大鬍子“我不會殺你的,哥,你永遠都是我哥。你爲我擋過槍,爲我受過處分。甚至偷偷給我家裏寄錢,這些我都記得。你是我們家的大恩人,我怎麼會對你下手呢。”

“啪啪啪!”大鬍子接連打在虎頭臉上,虎頭嘴角開始流血,卻不管不顧。眼神迷離的看着大鬍子“哥,你要是生氣,就打我幾下。隨便打,我不還手。就是彆氣壞了身體。”

大鬍子後退一步,猛然吐了一口血“別在這跟我假惺惺的,我真他媽瞎了眼。竟然會認你這樣的弟弟,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曾經是你的戰友,好兄弟。一起吃喝玩樂,幾年的感情,難道真的比不上那幾張鈔票嗎?”

虎頭轉身看着身後的手下,示意所有人離開。緩緩走到大鬍子跟前“哥,你知道我爲什麼要那麼做嗎?”

大鬍子站起身體,靜靜聆聽着虎頭的解釋。

“噗嗤”


尖刀沒入身體的聲音,大鬍子雙手抓着虎頭的肩膀。眼神中透露着失望,直勾勾看着虎頭。

“呵呵,呵呵,真好,沒想到,你還,還是對我下手了。”慢慢的跪在地上,鮮血順着大鬍子的肚子往下流淌着。許風和另外幾個人跑過來,許風走到跟前。剩下的人被蠍子的幾個手下擋住了,許風一把抱住大鬍子。

“叔,你怎麼樣了。我馬上讓人幫你包紮,來人吶,快點來人。”許風衝旁邊人羣喊道,卻沒有一個人迴應。大鬍子努力伸出手,抓住許風的肩膀。臉上露出一絲安慰的笑容“孩子,不用了。就這樣結束吧,這些年我也夠累的。是該好好休息休息了,咳咳咳,別擔心。”

許風死死抓住大鬍子的手“不會的,你一定會沒事的。”

大鬍子臉色慢慢變得蒼白,蠍子和虎頭跪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大鬍子“哥,對不起。”

大鬍子伸手摸着虎頭的臉“哥不怪你,哥知道你家裏需要錢。哥沒本事,沒能給你那麼多錢。你也是沒辦法,哥都知道。”說完從懷裏掏出一個信封“這裏面是哥這兩年的積蓄,沒來得及寄出去。你直接帶回家行了,好好保管別丟了。”

虎頭一個勁打自己的臉“哥,我不是人,我對不起你。”

蠍子在一邊只是哭,不停的流着眼淚。旁邊很多人都哭了,大鬍子直到最後。都牽掛着虎頭,不想他受一點委屈。更沒有怪他下了手,許風抑制不住內心的背上。一把抓住虎頭的衣服“你給我起來”一腳踹在虎頭胸口。虎頭向後倒去翻了兩個跟頭,目光呆癡的看着許風。示意手下的人不要動,慢慢朝大鬍子走去。

“別打了。”許風剛要動手,大鬍子用盡力氣說了一句。許風轉身,跑到大鬍子身邊。

奄奄一息的大鬍子被許風扶起身,扭頭看着虎頭“我只想知道,當初你那麼做,現在後悔嗎?”

虎頭緊閉雙眼,用力點點頭“對不起,哥,我錯了。”

大鬍子掙扎着想站起身,努力半天還是沒起來。氣喘吁吁的看着許風“好了,孩子,我只能陪你到這裏了。剩下的事只能你們去完成了,對不起。叔沒有兌現當初的諾言,如果有來生再繼續吧。”

許風用了點了點頭,蠍子走過來跪在跟前“哥,謝謝你這些年對我的照顧。”

大鬍子摸着蠍子的臉頰“都長大了,蠍子,你也老大不小了,本來想着看你成家的。現在看來,這個願望實現不了了。”

蠍子眼淚蜂擁而下,朝大鬍子咣咣咣磕了三個響頭“哥,對不起。” 大鬍子摸着蠍子的臉頰“晚了,一切都晚了。”雙手慢慢垂了下去,雙眼慢慢閉上了。蠍子和虎頭趴在大鬍子身上,嚎啕大哭。

許風站起身,回到大家身邊。看着眼前兩個大老爺們,抱着大鬍子的屍體哭的如此悲傷。黃牙青年走上前來,拍拍許風的肩膀“好了,事情已經這樣了,還是趕緊想辦法離開吧。”

許風扭頭看着他“你難道就一點都不傷心嗎?”

黃牙青年看着地上躺着的大鬍子“你不能把所有人想的都跟你一樣,悲傷的表達方式有很多種。哭只不過是最直接的而已,你能明白嗎?”

許風點點頭,本想上前安慰虎頭和蠍子。被長髮女孩制止了,叮囑許風要小心虎頭。剛在對大鬍子下手,虎頭就是在不知足不覺中做到的。雖然此時顯得很背上,但是在當時。虎頭卻沒與一絲猶豫,證明他真的動了殺心。

大鬍子不在了,他會不會放過許風他們。誰心裏也沒底,長髮女孩看着地上的大鬍子“我們還是趁早離開比較好,等會兒他們肯定要把大鬍子弄走。到時候就是咱最後的機會,不然等大鬍子被運走了。他們自然會想到我們,到時候就危險了。”

許風點點頭,看了一眼黃牙青年,在他耳邊輕輕說了幾句。黃牙青年微微點頭,轉身消失在人羣中。虎頭派兩個人將大鬍子送走,悲傷的看着遠去的大鬍子。臉上的表情馬上變了,陰沉的看着許風。撿起地上的手槍,擦了擦槍管。

猛然將手裏的槍口對準許風,虎頭陰險的笑道:“許風,我要殺了你。是你害死了大鬍子,對我最親的人。我要讓你償命。”說完準備扣動扳機,許風一腳踢飛虎頭手裏的槍,接過來對準虎頭。

虎頭的手下發呆的站在原地,蠍子慢慢走到後面。抄起一把AK47對準許風“把槍放下,不然我現在就送你上西天。”

許風扭頭看了一眼蠍子“你還真別嚇唬我,不信咱倆試試。我敢保證,在你開槍之前。我可以讓這把槍裏所有的子彈全打進他身體裏。虎頭看了蠍子,示意他放下槍。看着許風“沒想到你伸手不錯,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

虎頭伸出手,在空中停留十幾秒。見許風沒有握手的的打算,慢慢收了回去。蠍子喊道:“通知兄弟們,沒有我的允許。所有人不能離開半步,誰放走的我就崩了誰!”聽到蠍子的喊話,大家一下就明白過來了。

十幾個人拿着槍,對着拿着槍的許風隊友。許風貼近虎頭耳朵“剛纔大鬍子沒說完,你說完吧。”

虎頭一點都不隱瞞“以前我們是一個戰鬥小組的,後來因爲某種原因解散了。就這麼簡單,你剛纔不是都聽見了嗎?”

許風站起身,靠在一邊的大樹旁“我就是想知道,當初你怎麼出賣他們的?”

虎頭瞥了蠍子一眼,看着許風“既然你那麼想知道,告訴你也沒什麼。反正等會兒你們也都是死人了。”

許風身後的幾個人一臉戒備,倒是許風看上去很輕鬆的樣子。嘴角上揚“呵呵,一會兒的事到時候再說。現在你先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虎頭有些不耐煩,當年的事他最不想提起。那是他人生最黑暗的時刻,跟着大鬍子。他學會了很多東西,大鬍子的確很照顧他。很多事情都幫他安排好,什麼一直告誡他什麼事情不可以做。

尤其是在當時來說,和那些金三角的人打交道。大鬍子一直都很反對,但是他不停勸告。和那些人一直有生意上的往來,大鬍子管不住他。只能通過自己的手段,讓人通知金三角那邊。斷絕和虎頭的交易,這些虎頭不幹了。剛嚐到甜頭的他,怎麼也捨不得放棄那些唾手可得的利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