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是故意做給別人看的,要是別人那麼做,他早就一把火把人燒成灰了,還會墨跡那麼半天,小德,這裏還是要靠實力說話的。”

小德坐在李一然旁邊,看着腳下的萬丈深淵,有些發虛,後退了幾步,靠着後邊的巖壁,小聲說道:

“姐夫,我一直不清楚你的真實實力,你總是見人就跑…

呃不對,是審時度勢,我問姐姐她都不說,每次都罵你不是男人,姐夫你到底有多厲害,和我說說,我以後出去也可以炫耀炫耀!“

“有什麼可炫耀的,人活得開心就好,哪像你姐姐那樣活得那麼累,大半的時間都是爲別人活着。”

“呃,其實姐姐也不想的,我們身負血海深仇,我是沒有能力指望不上了,所以一切都壓在姐姐身上。

有時候我其實也想幫忙的,可是你知道我,膽子太小,人,人又懶又沒什麼大志向,事情交給我誰都不放心的。”小德語氣有些沮喪起來。

“呵呵,不錯,還知道自己的缺點,不過有些責任你還是要擔負的,忘了告訴你,我已經把你的行蹤告訴你姐姐了。”

“什麼!姐夫,不是說好的嘛,你怎麼…”

“重s輕友?當然,我喜歡你姐姐又不喜歡你,當然向着她那邊。”

“那,那她怎麼說?”

“怎麼說?我想想,哦,讓你去死,哈哈,別生氣,女人嘛總喜歡說反話,

讓你去死就是讓你好好活着,讓我好好看着你…嗯,你想怎麼樣,是想跟着我,還是去別的地方闖蕩。”

小德思索起來:

“我?我開始是想到處遊歷見識一番的,可是膽子小,看到別人打架心裏就怕的要死,生怕會傷到我,所以我纔想找姐夫你,畢竟我就認識你一個。”

“你就沒有認識其他人?我記得你們以前不是滿世界瞎逛嗎?”

“什麼瞎逛,姐夫那是躲避追殺,…那時候情況危及,我年紀又小,哪有時間和心情交朋友。

等到安定下來,那邊的話,倒是有許多和我同齡的,不過他們要麼是因爲我的身份恭維我,要麼是不待見我,畢竟他們都是學武的,哪像我有時間和精力學做菜這些不入流的。

呵呵,那些姑娘們也大多不正眼瞧我,哎,我玩的好的就只有府中那些丫鬟了,

至於姐姐的那些手下,那就更不用說了,背地裏叫我廢物什麼的,都以爲我不知道,哼!”

李一然坐了起來,用手摟着他的肩膀,安慰道:

“其實我倆差不多,我要是沒有這些靈力,不也是個混日子的,

其實小德我覺得你挺好的,你沒有自暴自棄更沒有變成那種紈絝子弟,這已經很好了,

嘴長在別人身上讓他們說去,別理他們就行,…不過有件事姐夫可以幫你,小德,你有喜歡的姑娘沒有?”

“啊?”小德臉紅了起來,“喜歡的,以前有個,不過後來又不喜歡了。”

“哦,那現在有喜歡的沒有,告訴我我幫你說和。”

“姐夫你別開玩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姐姐說我是我們一族最後的男丁,以後必須找門當戶對的,人必須要由她來選,我連喜歡別人的資格都沒有。”

“她放…呃,她太專橫了,沒事不理她,凡事有我,說吧,你有喜歡的人不,說出來姐夫一定幫你!”

小德想了許久,終於鼓足勇氣說道:

“嗯,有一個,只是我說出來,姐夫你別笑話我,我們是書信聯繫的。

她也很喜歡做菜,還出了一個食譜,我就是通過那食譜輾轉找到她的,給她寫了好幾封信,她才理我。

最後我們才慢慢熟絡起來,我們在信裏不光聊做菜,還說了好多其它的,我感覺和她有說不完的話…嗯?姐夫你怎麼這樣看我?”

“小德,我先問你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和你書信來往的那個,她是女的嗎,她年紀大不大,要是太大了可不成。”

“姐夫,你怎麼老是想到這些問題,她肯定是女的,我從她字裏行間看的出來,

而且她的書信都帶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氣,她曾經也提起過她的歲數,現在應該有十九歲了,比我小一歲,她肯定不會騙我的。”

“那就好,不過你們沒見面,要是她長得醜,或者她嫌你長得醜,那怎麼辦?”

“姐夫!我可比你長得好看,你都有我姐姐喜歡,…哎呦,疼,姐夫我錯了,

呃,至於她的樣貌,我覺得應該不會太差,我的感覺一向很準,只不過就怕她看不上我,你知道我的,連自己都保護不了。”

李一然大手一揮,豪氣的說道:

“想這麼多做什麼,見到人再說,等這邊的事了結,我帶你過去,你再打扮一下應該還成。

不過說實話,你和你姐姐到底是不是親生姐弟,你姐姐條件那麼好,你,嘖嘖,差強人意!”


“你也好不到哪去,”小德小聲嘟囔着,“哎呦,姐夫你不能以大欺小,小心我告訴我姐姐。”

“我會怕她個小女人,呵呵,走了,我們到處去逛逛,這邊美女也挺多的,沒準有一個半個眼瞎看上你的。”

… … 此時已經是下午,月隱門還是很熱鬧的。

本來李一然他們應該住在,月隱門專門爲來賓準備的別院,不能隨意走動的。

但是因爲有鍾無敵的特許,李一然當然是肆無忌憚,他可不想去別院,看來的是哪些名宿高人,去看那些青春靚麗的風景纔是正道。

來到一處練武場,面積挺大,應該是些剛進門派不久的新人。

面上稚氣未脫,有男有女每人間隔兩米,一排十五人,排成數十排。

最前面一位氣勢如虹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高臺上訓話,場上沒有外人。

李一然和小德一出現,不少的弟子都擡頭望了過來,目光中有疑惑忐忑興奮等等。

小德驟然被那麼的人關注,臉上頓時紅了起來,目光有些躲閃,一些膽大的女弟子偷偷捂嘴笑了起來。

小德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而李一然則是鎮定自若,找了個石頭護欄坐了上去,正對那些弟子,離高臺上的那名中年男人,只僅僅隔了幾十米遠。

“肅靜!”那中年男子大聲喝道,

“本門的規矩這麼快都忘了!…嗯剛纔基本的步伐已經教給了你們,回去自己多加練習。

下面我宣佈一項高層的決定,…將在你們這些入門不到半年的弟子中,選出五百名優秀弟子,與其他高階弟子一同,迎接陸續前來觀禮的尊貴客人…

吵什麼,安靜!這五百名弟子要在全門派十六峯六千多名新進弟子中選出,我們太虛峯身爲五大主峯之一,名額多些,有六十六名。


各位要珍惜這次的機會,能在各長老門派高人面前露臉,甚至有可能被新任掌門看中,嗯就看各位的造化了。

回去後可以去本峯的庶務堂報名,那裏有專門的人來考覈,…此次考覈不會考覈你們的靈力高低,而是考覈你們的待人接物和應變能力,

所以人人都有機會,也不會因爲你認識某人而特別關照,好了,都散了吧。”

中年男人說完走下高臺,經過李一然的時候看了他一眼,點點頭就離開了。

那些年輕的弟子立刻歡呼起來,拉起相熟的同伴討論起來。

一些人則急匆匆的離開,想必是去那庶務堂報名。

李一然二人是坐在練武場出口不遠處,離開的弟子們大多奇怪的看了他們一眼,男弟子沒有說話快速離開。

有些女弟子被李一然灼灼的目光看的發窘,害羞的低下頭跑開,倒有些女弟子絲毫不躲閃,哼的一聲或者啐了一口,驕傲的走開了。

李一然發現他們大部分是,男的英俊不凡女的風姿綽約,想來月隱門收弟子肯定是收些資質好的,而資質好的一般長得不差。

年輕漂亮的弟子經過,帶來一陣又一陣的香風吹過,他特別享受這些,倒不是好se。

只不過是覺得,看着這些朝氣蓬勃的年輕人,自己也彷彿年輕了許多,當然看着這些小美女們心情也會好很多。

看着旁邊低着頭,數石柱上螞蟻的小德,心中一嘆,他和他姐姐倒是兩個極端,一個熱情似火毫無畏懼,一個則是畏畏縮縮害怕生人。

李一然也不想改變小德這種性格,害羞也挺好,拍了一下小德背部,笑着說道:

“喂,螞蟻沒數完,這邊的美女都快走光了,嗯,小德你看,那邊的大眼睛女孩正看着你呢,好像對你有點意思。”

“啊,有嘛?姐夫你別開玩笑了…呃,她怎麼走過來了?”

只見那名大眼睛女孩,拉着一個長髮披肩面容有些羞澀的女孩走了過來,她們徑直走到李一然面前。

那大眼睛女孩看着李一然,大方的說道:

“你好前輩,我叫袁青雯,她是我的姐妹閔柔,很高興見到二位。”

“哦?”李一然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兩女,目光有些肆無忌憚,袁青雯毫不畏懼笑容不變,閔柔則有些羞腆,緊緊抓着姐妹的胳膊。

李一然打着哈哈,說道,

“我比你年紀大不了多少,何來前輩一說,我和他只是被人派來清掃這裏地面的,姑娘可能是認錯人了。”

“前輩這是在考我,此處練武場清掃人員我都見過,年紀都在五十以上,可從來沒有見過您二位,而且清掃人員有專門的服飾,可不像二位這樣。”

“我們兩個是新來的,剛指派到這,所以什麼都沒來的及更換,哈哈。”

“這倒說得通,不過在閻老怪,呃就是剛纔的訓導師父,在他訓話的時候,您二位可以隨意進來,而且最後他還沒有說什麼,

剛纔我看見他還衝您點頭,據我所知,他一向是剛正不阿不會變通之人,又怎會對不懂禮貌,無故闖入的清掃人員點頭示好呢?”

“哈哈,不錯!”李一然輕拍手掌,

“不過我猜你之所以這麼肯定,想必是認出我的身份了,是嗎?”

袁青雯淺淺一笑,稱讚道:

“前輩高明,昨天晚上,前輩勇闖極天峯的驚人之舉早就傳遍了,我雖然沒有親眼目睹,但根據他們的形容,

在門派內部如此輕易走動,又沒穿本門服飾的外人,這裏又在極天峯附近,我大概就猜出了前輩的身份。”

“這樣啊,那你們找我,不是爲了報昨晚的仇吧?”


“前輩誤會了,其實說來不怕前輩笑話,對前輩昨晚的驚人之舉,我們有些人還是很敬佩和高興的,

敬佩的是前輩敢獨闖守衛森嚴高手如雲的極天峯,高興的是看着那些守衛吃癟,

前輩可不知道,那些極天峯的守衛自以爲高人一等,對我們這些新入門的弟子總是頤指氣使的。

他們這次栽了個大跟頭,我們好多人可是高興了很久,嘻嘻,前輩可別把這事宣揚出去,要不然我可就要受門規處罰呢!”

“所以,你找我,是爲了那剛纔的選拔一事!” 奧特曼傳奇之毀滅

袁青雯這時才露出驚訝之意,看着李一然,思索了片刻,接着說道:

“前輩果然高明,沒錯!我說這麼多就是爲了此事,…小柔你別拉我,在前輩面前沒有什麼好遮掩的。”

“哈哈,我還以爲你會不承認,哈哈,不錯,月隱門在招人方面的確有一手,弟子的素養確實不錯,

不過你爲什麼會求到我這個外人身上,去求那些管事的不是更有效果嗎?嗯,我們邊走邊說。”

李一然注意到已經有不少弟子注意到了這裏,對着袁青雯指指點點。

於是從石柱上跳了下來,朝着通往山上的羊腸小道走去。 袁青雯一把拉住閔柔的小手跟了上去,看了一眼後面默默跟着,離着有些距離的小德,

組織了下語言,對着前面緩緩前行的李一然,說道:

“這就要從頭說起,希望前輩不要覺得囉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