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終於圓滿了!」

李浩然心頭一喜,感受著體內世界的變化,意念一動,將這方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看了個通透。

「時間僅剩下了不到十五天的時間……也足夠我將這鴻蒙之種,煉入體內世界了!」


李浩然喃喃的說著,抬手一翻,拿出了那鴻蒙之種,手中法訣一掐,控制著鴻蒙之種融入了他的封竅混洞世界之內。 第五百一十二章意外訊息


嗡!

在鴻蒙之種融入紫宵混洞的世界之後,這個世界開始出現了元氣,淡淡的元氣並不濃郁,卻帶著一股清新,尤其是這方世界,在鴻蒙之種漸漸煉化的同時,有了一絲的變化。

藍天白雲,碧水瀑布,山巒青松,還有那皚皚白雪。

世界之極,有四處,這四處地方竟然衍生出了不同的氣象。

這一刻,李浩然知道他的世界有了一年四季的時空轉變的變化。


變化升起,光芒四射,在這股天地之力的誕生之下,這方世界生出了許多有靈的植物,礦物,其中五行混元晶礦也在慢慢的誕生。

轟!

就在鴻蒙之種徹底消失的那一剎那,整個紫宵混洞空間轟然一顫,一道紫色的雲團從九霄之飄過,灑落下了絲絲細雨,滋潤了這方世界,也讓這個世界擁有了時間的概念。

這一剎那,李浩然似乎有了朦朧的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好似在他的世界內,他就是這方世界的主宰,他可以掌控內中一切的生死。

然而這只是一種感覺,他若要真正的掌控這方世界的一切,還需要他將紫宵混洞空間修鍊到真正的大圓滿,也需要他能夠感悟時空空間的規則,方可。


這一刻,他紫宵混洞終於踏入了第三階。

從此李浩然擁有了比其他武者更為便捷的修鍊途徑,他可以通過感知自己體內世界的力量,來感悟外界的道,來成就他自己的道。

撒旦誘寵:女人,只狠狠疼你 ,來融入體內世界的道中,完善這一方世界。

這一刻,李浩然身上縈繞著一絲絲的空間之力,讓他收到了一種奇異的保護。

嗡!

忽的,李浩然的身形一動,竟然在方才盤坐的漆黑洞穴內消失了。

下一刻他來到了這方世界!

這一次他是真身降臨。

「呼!太好了,這方世界終於有了樣子!」

李浩然眼中泛著一團欣喜,他沒有想到,自己才用了五日時間,就已經將鴻蒙之種徹底的熔煉成功,讓他踏入了紫宵混洞的第三階段。

轟!

可也在這個時候,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壓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好似要將他的世界徹底崩潰一般。

這股力量極為強大,來自於這方世界的外面。

「來的好!正好將他們吸收,我這青銅塔第二層也該有了用武之地!」

此刻,狗蛋的聲音忽然響起,在話音還未落下的時候,青銅塔忽然震動增長,瞬間將李浩然收入內中,接著青銅塔慢慢升高到天地同高的境地。

嗡!

爾後,青銅塔的塔尖竟悄然探出了那李浩然無法戳破的阻礙,來到了一片光芒閃爍的地方。

在這片光芒閃爍的地方之中,正有無數道的星光飛來,似乎要將李浩然的這方世界毀滅一般。

「這是世界之劫?」

李浩然一震,眼中泛起了一抹凝重。

他在一些經卷之中見到過這方面的傳說,傳說玄黃境之初,無數星辰隕落,欲要毀滅這一界,卻被盤神帝以大偉力,崩潰星辰,斬殺邪魔,用邪魔之血,星辰之力,化生出了玄黃境的星空魔族。

他不成想,這一切竟然是真的。

「主人莫慌,你有這塔,一切邪魔星辰皆可滅之!」

狗蛋身形一晃,站在了塔頂之上,看著周圍無數道的星光,還有隱藏在無盡光芒之中的邪魔,他霸氣的笑著,這一刻他的模樣變化成了李浩然的樣子。

嗡!

就在那無數星光將要撞擊到李浩然的紫宵混洞世界的時候,青銅塔的塔尖之上,光芒一閃,一片天光忽然放出,好似漁網一般,竟將那無盡星光籠罩,瞬息間拖入了青銅塔內。

在這片星光沒入青銅塔的時候,第二層空間裡面忽然亮起了一道符文,這是一道星光符文,在這些星光之力的作用,嗡然一動,竟然顯現出了一面青銅牆壁。

青銅牆壁上面光華一閃,星光烙印其中,化成了一片星空。

也在這一刻,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這……呼!幸而有狗蛋,要不然我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去做!」

李浩然感受著體內浩然正氣的流失,他的眼中光華一閃,凝重的說著。

狗蛋藉助他的力量,催動了青銅塔的力量,將前來撞破世界的星光劫難吸收,化成了這方世界的星光。

呼!

接著,青銅塔的塔尖上光芒招搖四面八方,將周圍光芒驅散。露出了一個個邪魔,這些邪魔乃是先天邪魔,誕生在無盡虛空之中,專門以世界為食。

這一次他們感受到了紫宵混洞空間的形成,便要借著這方世界剛剛成型的時候,來吞噬掉世界本源,強化自身。

這對於紫宵混洞空間來說是一場劫難,對於李浩然來說倘若能夠過去,當時一件好事。

也幸虧他有青銅塔。

在邪魔出現的剎那,青銅塔上光輝招搖,四方邪魔正發愣之時,光輝上面忽然生出了一個個的鉤爪鐵鏈,將這些邪魔困住,拉向了青銅塔內。

一時間,這方世界之外無盡邪魔哀嚎響起,令人頭皮發麻。

在這些邪魔被拉入青銅塔后,竟然全部被融化為一團黑色的氣息,這股氣息在出現的剎那,就被青銅塔導入了李浩然封竅內空間內的地底之下。

「這方世界剛剛誕生,因為是人為煉化的,故而沒有濁氣,只有陽氣,使得世界陰陽失衡,孤陰不陽,孤陽不陰,故種陰為陽……」

狗蛋喃喃低語,手中掐訣,聲音鏗鏘有力,如同洪鐘大鼓,令人心神震蕩,聽在李浩然的耳中更如那武道至理,讓人心生許多的問題,也生出了許多的道理。

如同明智之音,如同明理之弦,更讓李浩然心中生出了許多的明悟,這些明悟讓李浩然的武道更加的長遠,也更加的明悟。

這是一種道途的明規,更是一種武道的指引。

這方世界,已經蘊含有天地規則。這方世界,已經蘊含有李浩然的意志。

只待日後,李浩然明悟宇宙之理,明悟武道真意,配合先天奇珍,配合天地寶物,就能夠修出一條武道之路。

這條路,唯有李浩然所有。不是因為他資質超然,而是因為他修出了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就是他武道的模版,就是他進階更強大的一個助手。

踏入第三階段,李浩然雖然只是入門,然而他卻感受到了不同的道理奧義,心中更是有了一些明悟,也知道了一些道理。

正是這些,才讓李浩然對於這天,對於這天地規則,有了更高的敬畏。

又是三日時間,李浩然走出了溶洞,正待他悄然走入這一片蠻荒之地的時候了,耳邊忽然傳來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喂,聽到了沒?過幾天就是萬獸迷宮開啟的時候?」

「那是當然,咱們三星閣的人,將會進入內中,執行一項任務,這項任務倘若完成的話,咱們三星閣將會有十個人的資格,進入祖魔天梯山!這可是千載難得的機會啊!」

叢林中,一處陰暗的角落裡面,正有兩個形同殭屍一般的人,蹲在一個毒瘴橫行之地,他們周圍儘是一片毒蟲密布,毒瘴遮蓋十幾米的範圍,一般的武帝根本不敢踏足內中。

然李浩然左手有萬毒之樹,對於萬千毒瘴擁有免疫之力,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李浩然身形一動,悄然朝著這說話的中心範圍行去。

「噓!小聲點,你雖然是任務使者,但也別忘了組織的規定!」

「靠!怕什麼,這周圍都是咱們三星閣毒門的地盤,就算是血獅王都要賣給咱們三分情面,這裡還有誰敢來?」

兩個聲音一高一低,更帶著一股旁人無法比擬的戾氣。

李浩然聞聲,心神一動,神風步一轉,來到了距離兩位三星閣弟子不遠的地方,正待他動手的時候,從他一側的叢林之中,忽然泛起了一團樹枝擾動的聲音。

「誰?」

那兩個三星閣的弟子臉色大變,朝著發出聲音的地方行去。

「是我!」

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李浩然神念一動,扭頭看去,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這個人他見過一面,那個時候正是在塗冰大草原上,正是蚩靜心遇難之時,此人正是和李浩然他們交涉的薛恩平。

「老薛,你怎麼來了?」

兩個正修鍊毒功的三星閣弟子,神色緊張的問道。

「呸! 岩秀長歡 !你們真他。。媽。。的不是東西,竟敢在這裡胡言亂語,不怕長老們治下罪來,活剝了你們?」

薛恩平沉聲說著,他的連上儘是一片陰寒,那一雙眸子裡面完全是殺意。

倘若不是薛恩平和這幾人有些關係,還要借重他們,恐怕早就暗下殺手,將這兩個人斬殺,以毀滅蹤跡。

可惜薛恩平還有借重他們的地方,一旦斬殺這兩人,恐怕也無法將他的情報傳遞迴去。

「後天就是萬獸迷宮開啟的時候,這是所有對手的情報!另外,這一次皇室裡面派出了一些人參加,其中陳影便是變數,你們回去稟告上面,若有可能盡量斬殺我名單上的這些人!若是有困難的話,請派人潛入京都天牢,我已經聯繫上了內中的幾個囚犯,他們的力量足可以讓蚩族天翻地覆!」

薛恩平來到了兩個三星閣弟子身前,抬手一揮拿出了一張金色的信件,附耳在兩人的身前,沉聲說道。 第五百一十三章迷蹤谷

「我去!老薛,你這是弄那一出?要知道上面對於這一次的行動頗為謹慎,你竟然要我們再一次出手?且還是天牢裡面的囚犯,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那兩個正在凝聚毒功的三星閣弟子臉色大變,沉聲說道。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正在吞吐的毒氣已經停止,周遭十幾米外更是一片深綠色的毒氣蔓延,就算是武帝也要忌憚三分。

幸而李浩然有萬毒之樹,對於這林中的毒氣不在乎。要是換做一個人,恐怕早就被這裡的毒氣,化作了一團臭水。

薛恩平一嘆,沉聲說道:「我那便宜兒子,已經和血獅王的女兒建立了關係。怎奈這段時間來了一個九峰魔城的武者,徹底動搖了蚩靜心那丫頭的心,使得我兒子已經沒有了任何機會!他們雖有婚約,倘若這一次我兒子在萬獸迷宮中,得不到任何好處的話!這一次血獅王,就會將他的女兒嫁給那個人,你說我到底要這麼做?……實話告訴你們,這一次我那便宜兒子若是得了那公主還好,若是得不到,咱們都要倒霉!」

「那個人到底是誰?」

那兩個三星閣的弟子好似經常到這裡來,這周圍也都是他們的地盤,並不擔心被別人聽到,在聽了薛恩平的話后,臉色一變,沉聲喝到。

其實李浩然之所以能夠來這裡,完全是因為包子的原因。

倘若平日裡面他若要來這裡的話,必須經過血獅軍團的盤查,且還要經過山中十多道關卡才能夠進入這裡。

然而這一次,若非是血獅城內有異變,李浩然也不會被帶到這裡。

李浩然對於這些並不知曉,他只認為這裡面是武者就能夠進入,確是忘了,血獅城周圍千里之地,若非是血獅王親自允許,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只因這裡蘊含著一些別人不知道的秘密,就算是薛恩平進入內中,都要經過血獅王的允許。

畢竟這裡距離關外比較近,內中又是血獅軍團的訓練之地,平常人進不來,進入的只有一些探查血獅軍團情報的人。

而這一次薛恩平進入內中,也是藉助了巡查的便利,要不然他只能夠等到每月的月初才能夠進入內中,且還需要按照特定的路線前進,並且需要多加關注幾個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