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你又是誰?”雷沙已經蒙了,直到那女孩出現爲止,他才聞到了她的氣味兒。

接着,那個只有一米寬的大樹後面接連走出了一個高有六米,寬絕對不止兩米的巨人。然後是那個矮人,接下來,是一個全身包在黑布裏的怪人。最後,是仍然一臉小丑裝扮的偉索。

“你究竟是什麼人?爲什麼要跟我做對?”雷沙說着話已經將融合後的聖力提了起來。他的身體也變成了最佳的戰鬥狀態。

偉索仍然淡淡的笑着,他一擡手,突然變出了一個白色的小旗。“別動氣嘛。我已經介紹過了,我們是神奇旅團。不是來找你打架的。而且,今天也是你主動找我們的麻煩不是嗎?”。

雷沙也消去了身上的氣焰,此時那個大腳怪人也走回了隊伍。他們一行一共六人,個個兒都不太一般。

“現在,我再重新介紹一下。蘇斯吾拉最後的巨人,亞先生,別看他年輕,他已經有五百多歲了。”偉索走到了巨人身邊,拍了拍他的小腿。雷沙心中一驚,但並不是十分吃驚,之前麥克斯已經說過,巨人並不是完全被滅門了,只是有很多去了另一個空間。但沒想到,現在竟然還有活着的巨人在蘇斯吾拉。

偉索又走到了矮人身邊,“鋼豆先生,曾經的山地矮人之王,三百零三歲。不過,現在是所有矮人追殺的對象。”,雷沙看着那個矮人,已經感覺到了從他身上傳來的氣息,那是一種強烈的殺氣。直到剛剛爲止,他竟然都沒有發現。而當偉索介紹完後,那殺氣又消失了。

“帝斯小姐,她的年齡可小得可以,十四歲,是真正的十四歲,人類哦。哈哈哈。不過,她在空間魔法上,已經算得上是大魔導師了。我們能這麼方便的旅行,全都是靠她哦!”偉索拍了拍還在看書的粉發女孩。雷沙也終於明白了爲什麼那個馬戲團可以消失,如果是空間系大魔導師的話?‘不可能,空間魔法哪有什麼高深之處?怎麼會出現大魔導師呢?’熟知各系魔法的雷沙又一次被雷了。

“這位是尼克,你見過了,他以十分之一的速度把你引到這裏來。我想也不用我說他是什麼專長了吧?”偉索已經把手搭在了剛剛的大腳怪人肩膀上。

“而這個,連我也沒見過他的真面。呵呵,原諒他,個人有個人的愛好,我的團員們,尤其可以保留自己的愛好。是不是,賽多?”偉索向黑衣人行了個禮,而黑衣人馬上以更低的身姿還禮,並回答着:“團長大人,我永遠聽從您的指揮。”。

最後,偉索飄了起來。雷沙甚至沒有聽到他叫出魔法的名字。看來,他在魔法上的造詣也絕對不淡。“最後,就是我了。你可以叫我團長,也可以叫我偉索。他們,就是我最終實可靠的僕人,而我,就是神!”。 “哦?現在該我介紹了。你可以叫我大哥,也可以叫我老大。老子天生就不服天朝管。你做你的神,別在我的地方撒野就行。”雷沙聽完介紹後,又耍起了自己的脾氣。

矮人鋼豆摘下了身後的大錘子。那把兩面都是扁形的大鋼錘,兩邊都打着一圈的鐵刺,一看就不是用來打鐵的。就算那錘是空心的,少說也有上百斤重。雖然表演馬戲時,他的脾氣好得很,但現在面對雷沙,他的身上卻突然間發出了很濃重的殺氣。

“那麼,你就是不肯加入我們了?”鋼豆說話間,已經把鋼錘擡過了頭頂。

雷沙把眼一眯,“怎麼?想威脅我?我知道你是矮人,不怕魔法是吧?我今天就用魔法教訓一下你。”,雷沙的手一擡,又是滿手的火苗。現在的雷沙,召喚火元素像吹氣一樣容易。

‘咚’的一聲,鋼豆手中的大錘還沒落下,地面就已經被震得晃了一下。原來巨人亞先生受不了了,“雷沙,你別太囂張了。在你面前的,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偉索大人能看得上你,是你的榮興。你知道嗎?就連鬥聖級的,都不是隨便就能進入我們神奇旅團的。”。

剛剛的地震,並沒有讓雷沙移動。其實,他是算準了時間,在震動產生前,小跳了一下,由於速度太快。看起來像沒動一樣。他當然知道面前的人不好惹,但現在的雷沙,也不是一般的小角色了。“怎麼?不加入就毀滅?我也告訴你,鬥聖級的我還真沒放在眼裏。”。

雷沙兩手一動,已經準備與兩個力大無比的戰士開打了。這時偉索卻突然間像投影一樣閃動着出現在了中間。“好了,你們還不明白嗎?級別差得很大。在馬戲團時,你們就已經被人耍過了。別給我丟人!”,偉索的臉第一次布上了一層陰雲。而就在他的笑容消失後,雷沙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種讓人不寒而慄的壓抑。

“那麼,希望以後我們別再見面了,因爲,再見面的話,你就是我的敵人。”偉索說着話,已經轉過了身。粉色頭髮的女孩帝斯,合起了手中的大書,‘砰’的一聲,書一合,所有人就同時消失了。這也讓雷沙開了次眼界,在他所知的空間魔法中,沒有這麼快速的空間轉移。也許,她真的是大魔導師級的。

這件事在此告了一個段落,馬戲團像從未出現過一樣,除了雷沙,沒人記得他們。而事過多日,雷沙也未再聽說過他們的消息。對雷沙來說,這並不是一件壞事,但卻少了一次與真正高手過招的機會。也許,那個偉索會跟尤金一樣厲害也說不定呢。但現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因爲,他們又開始賣藥了。

“唉,都來買呀,走過路過不能錯過啊,我的藥酒包治百病啊。”雷沙不聽衆人勸,一直用他‘引以爲傲’的嗓音叫賣着。但路人全都不是衝着這個聲音來的,所以好不好聽也就無所謂了。

“雪拉!”突然,人羣中擠過了一個人。仔細看一下,是一個精靈。他的全身空着土黃色的皮甲,不是戰爭年代了,還掛着一把佩劍。皮膚有點黑,頭髮是銀白的。長相嘛,當然不用說,比一般帥哥可帥多了。

聽到他的叫聲,雷沙向他望去。第一眼的感覺,就讓雷沙想起了兩個人。一個是銀髮的精靈大祭司晶晶,另一個,當然就是到最後,對自己還沒有什麼好感的精靈魔劍士棱牙。又聽他直接叫出了自己二老婆的名字,心中就是一陣不爽。

“品克表哥!怎麼是你?”雪拉果然認識他,手裏拿着藥酒就衝了過去。

那個叫品克的精靈馬上拔出了劍,對着睡覺的羅格就叫了起來。“好大的膽子,你不知道全大陸和平條約嗎?竟然敢現在還把精靈當奴隸,看我今天不將你們這些惡徒全部處死。”。

“呼!嗯,呼~~!”羅格睡得正香,當然沒聽到,因爲這裏本來就很吵。他只是轉了個身,面手拍死了兩隻在自己耳邊飛的蒼蠅。看到羅格的睡相,品克的兩個眼睛變成了兩個小豆,‘叭叭’眨了兩下,他看着雪拉,指着羅格,“有這種白癡主人,你爲什麼不跑?”。

雪拉紅着臉,剛想解釋,雷沙走了過來。他從後面伸後環住了蘇雪拉的腰,“老婆,這是誰呀?大呼小叫的。”。

“老,老婆?好呀,你竟然拿我可愛的表妹當**,我殺了你。烈火劍法!”品克沒弄清怎麼回事,拔劍就砍向了雷沙。

‘當’金屬交鳴,餘音響了幾秒鐘。負責看攤的阿茂擡槍立在雷沙面前,但出乎雷沙的意料,他竟然說了一句:“好大的臂力。”。要知道,阿茂是個巨人,雖然不在真正的巨人,但他瞬間發力時都會用出鬥氣,力量提高了數倍。除了羅格,他還沒有誇過誰力量大呢。

雷沙也開始重視起面前的精靈來。因爲他剛剛看得清楚。阿茂雙後輪槍,而品克只是單臂揮劍。這樣都讓阿茂誇了,這個精靈,‘了不起’。

“別打了,表哥,你誤會了。我真的是他的老婆了。”蘇雪拉連忙勸起架來。

雷沙這下更懷疑了,“他真是你表哥?有這麼強實力的表哥,還被人抓了?”。

“當年,我和弟弟不懂事,非纏着父母出去玩。結果,父母都被殺了。我和弟弟也被抓走了。弟弟被他們試藥毒死了。都是我不好….”蘇雪拉又想起了從前的傷心事。

雷沙連忙抱住了她,“哦,不怕不怕。有老公在啊,都過去了。”。

看着兩人感情這麼好,品克也不再懷疑了,他收起了劍,開始跟雪拉聊了起來。談話中,一直追問雪拉爲什麼跟雷沙在一起了。顯然他十分的不滿,雷沙也看得出,他對雪拉有那個意思。

“不應該呀,你爲什麼不用魔法向我求救呢?我一定會找到你們的。唉,而且,爲了報仇就把自己給了別人,你,你這也太草率了吧?”品克說着話是捶胸頓足,大有後悔自己來晚一步的意思。

雷沙不愛聽了,“怎麼着?難不成還得等賣給人當了性-奴,再等你慢手慢腳的來救?管是不是爲了報仇,老子跟她在一起過得幸福。她也沒吃到苦,又不是你嫁,有什麼草率的。”。

聽了雷沙的話,還不等蘇雪拉解釋,品克又來了勁兒,“好呀,你得了便宜還賣乖是吧?就憑你,有什麼資格跟短耳精靈在一起?卑鄙的人類,我看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趕巧這時肖可兒也走了過來,“老公,你們說什麼呢?我這邊都賣光了,快上貨。”。

“什麼?你居然取了兩個老婆?果然是人類的卑劣根性,雪拉,跟我走,我廢了這個好色之徒。”品克說着話又拔出了劍。

這時雪拉才插上了話,“唉呀,表哥,你誤會了。我是自願嫁給他的,我老公很厲害的,我也知道他有老婆的。”。


品克的眼看着蘇雪拉,瞪大着差點流出淚來,但他馬上又換了嚴肅的表情,“不,你一定是被迷了心志。我不能讓你被他們繼續帶着了。一定要救你出火海。看招吧!”。

“表哥不要!”

聽着蘇雪拉的喊聲,品克的心一橫,‘哼,即使是真的,我也要把這個人類砍死,這樣你就可以跟我回森林了。’。

‘咚’的一聲響,品克的劍還沒有輪過身前,他的身子就已經被踢飛了。這時,雪拉的話才繼續說道:“你會很危險的。”。

等到品克被救醒之後,他已經不再態度囂張了,一直轉換着話題,“要不,我們回神諭森林看看吧。大長老會很想你的。”,品克雖然這麼說着,但他的演技實在太差,一雙眼已經出賣了他內心的想法。

雪拉的兩個小短耳朵動了動,跟雷沙在一起久了,她已經變得很直接,“不去,我是她四個弟子中最不滿意的一個,就是前三個都死了,我也沒有當大祭司的機會。你自己回去吧,族內不是已經內定你爲大祭司的丈夫了嗎?”。

一句話說出,把品克掘得啥也說不出了。他只能不斷的吃着菜,“嗯,好吃,好吃。”。

當天夜裏,雷沙聽雪拉講了她的經歷。她是神諭森林裏的人,天資不好,但父親卻很會來事,把大長老答待得很高興。破格把雪拉收爲了弟子。當大長老的弟子,就是有機會當大祭司的人哦,而當上了大祭司,就會接任下一任的大長老,那就是族中最高地位了。但雪拉的資質十在一般,在精靈中,可以說是中等偏下的。所以她自己也不愛學,最後一次出行,家人都遇害了,就跟了雷沙。


雷沙一聽,來了精神,“你不說,我還不覺得。不過,現在我發現,這大陸上厲害的人還真多,前不久我遇到的那個打不死的小丑,…….不行,你們今天開始,都跟我練太虛心經。以後的危險多,不能再這麼弱下去了。”。

“我不學,不是有老公呢嘛!”肖可兒已經習慣了有雷沙的保護,開始賴在牀上撒嬌。雷沙照着她的小屁股打了一下,“你老公又不是神,要真再遇到祖拉,難道還讓我頂在最前面?”。

“祖拉?黑龍之王?老公,你是說,學了你的經,就可以跟黑龍王打嗎?”雪拉是個精靈,她知道的可多。

雷沙流了一滴汗下來,“不,打不了。不過,可以在它的龍熄下不死,我們試過一次了。”。

“什麼?這麼厲害,那雪拉要學。”雪拉一聽,可來了精神,關於龍的傳說,她們精靈知道的還是不少的,龍熄是龍的最強武器,連龍熄都能擋,這功夫可真是到家了。 幸福的三修開始了,在過程中,雷沙發現,如果自己引導,雪拉和肖可兒更容易學會。當兩個魔法的天才都感受到了體內真力流轉時,雷沙也累了。二女運功,香汗立時化爲香氣,整個房內充滿了濃郁的體香。

次日,當雷沙醒來後,發現二女仍然在行功狀態。輕輕將她們喚醒後,雷沙驚喜地發現,連夜運功,竟然讓她們的修行速度快得驚人,自己彷彿又看到了當年的李子翔。那不久後,不就又多了兩個高手?

穿衣梳洗,整裝下樓,大家已經在吃早餐了。而早餐當中,品克仍然不死心地唸道着:“其實,大長老對你挺好的,沒準會特別照顧你呢。其實,我也,唉,真是的。”。

“我要回神諭森林,反正我們沒地方去,與其賣藥酒,還不如回去。森林內有不少黑鐵礦哦。”雪拉笑着看向雷沙,她眼神中好像在不斷的暗示,‘那是錢呀,黑鐵礦多了,不就有更多的火炮和手槍?’。

雷沙當然明白她的意思,他把頭頂代下,與雪拉的額頭靠在了一起,“我們可以回去,不過,那黑鐵礦還是不用的好。”。

“爲什麼呢?手槍一定很好賣的。”蘇雪拉很不解,眉頭已經皺得緊緊的。

雷沙笑而不答,‘女的還真是胸大無腦,蘇雪拉發育得好,就對世俗一點也不瞭解。也難怪會那麼容易就被人抓走。’。

品克這時卻來了電,“管他爲什麼的,只要能回去就好,走吧,哈哈哈。”,‘到了神諭森林,有大長老爲我撐腰,哼哼,還怕你們這些人類?’,品克心中美得不得了,臉上也樂開了花。

說笑間,大家又一起開始了新的旅程。看着加索爾身後的小皮包,雷沙笑了。這一年來,雖然過得比較奢侈,但掙得卻更多。粗略的算一下,又有一筆小財富了。可以說錢這方面,大家從來沒愁過。此去就要到小老婆的家鄉了,但雷沙卻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一切,都源自於品克表哥。雖然精靈們自古以來被傳爲美麗純潔的象徵,可這個精靈魔劍士給他的感覺卻不是很好。人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品克的窗戶好像是有色的,讓人很難透過它看到裏面的事物。那是成熟老練的奸商纔會的有眼神,出現在精靈的臉上,實在讓人琢磨不透。

神諭森林在蘇斯吾拉的極南方,有人說穿過森林,就可以看到一片無際的汪洋大海。也有人說,穿過森林就是世界的盡頭。但都只是傳說,沒人有證據,甚至有沒有人到過,都無人知曉。世人很少見到短耳精靈,因爲,他們基本上不會出來,那富足的神森中,有足夠他們自給自足的食物,衣物,生活所需的一切。那裏就是一個單獨的小世界。

行走了七天,他們來到了一處羣山聳立的峽谷。山壁上惡石橫生,一個個形狀怪異,遠看像怪獸成羣一樣。而一般來到這種地方,都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結果,就真的發生了一莊突發事件。

‘轟’的一聲,山頂上的一個一人多高的大石塊掉了下來。砸在了道路中央,激起了一大片的塵土。還沒等雷沙開罵,就有人先罵了起來,“操你媽的,今天不劈了你,我就不叫‘比汀’。”。

“有本事你就來呀!”另一個聲音也響了起來。接着,兩個手持一米三左右大劍的人從三十多米高的山頂跳下,邊下落邊互相拼鬥着。劍相擊在一起發出‘噹噹’的交鳴聲。

衆人都驚呆了。兩人打架不稀奇,但在這種鬼地方,兩個人突然間打起來,就有點意思了。本來也沒什麼太讓人驚訝的,可這兩個人都是個頭超過一米八的大個兒….女人。爲什麼這麼說呢?因爲那種帶胸凸的皮甲,就是專門給女戰士們做的。就算這樣,也完全可以接受。但他們就是吃驚了,因爲兩個女人都是全身散發着鬥氣的,而且,那鬥氣的顏色直逼羅格。大陸上可從來沒聽到過有這樣的高手。

到他們倆落地後,雷沙才反應了過來。還好最近見多了奇怪的人,他的適應能力變強了。

“喂,兩位能不能等一下再打?我們還要趕路,你們這麼打下去,一會兒這峽谷就要全塌下來了。”雷沙伸着手,好言相求着。

兩女卻一收劍,分開站立,一起轉過來看了看雷沙。這時,雷沙才注意到,她們長得倒不是跟實力一樣彪悍。一個金髮,一個棕發,模樣也都算是上品的美人,就是肌肉有些發達,身體看起來像個壯實的小夥子。看到這些人後,她們倆卻不再打了,一起舉劍指向雷沙。

“把錢和食物都交出來,就放你們走。”兩女像是排練了好多次,異口同聲的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雷沙笑了,“哦?打劫?”。

“廢話,哪個在我們蠻族的地盤經過,不得上點稅的?”金髮女郎一橫劍,向前跨了一步。

“蠻族?還真的有這麼個種族?見識了,怪不得這麼厲害。”雷沙回着話,腦中飛快的轉了起來。這個蠻族他可是聽說過的,在不知道多少年之前,反正一定比大陸有史要早很多了。各種族中的頂尖人才們聚在了一起,找了一處與世隔絕的地方,成立了一個不分種族的混居新種族。他們都是來自各族的最強者,於是,他們所在的地方,也就變成了最強者的聚集地。這些人對外宣稱,他們叫‘蠻族’,而無論和平,戰爭,任何時間,都不會有人去闖蠻族的地盤。因爲那些人就是他們祖先裏的最強者的後代。如果她們真的出自蠻族,那也就不奇怪了,兩個看起來二十瑯當歲的女子,會有這麼一身本領,除了蠻族也沒有更好的解釋。

“我來,蠻族有什麼好怕的。看我如何收拾了你們。”阿茂向前一步,已經立馬橫槍,就要動手。

可不知道爲什麼,羅格和雷沙他們都有一種預感,阿茂打不過她們。

果然,兩女二話不說就衝上去與三米多高的巨人打了起來。要是一般人,早被阿茂嚇得不敢動了。三個聖鬥士級的戰士打在了一起,二十米寬的峽谷變得窄了起來。阿茂的槍沒輪幾下,就會與巖壁磨擦,而兩女就會抓住時機合擊他。幾回合下來,阿茂已經幾次險險的避開了。

“老大,別急,我來了。”羅格大叫一聲,也衝入戰場。

‘嗡’的一聲響,紫色悲鳴之劍發出了讓人心中發冷的聲音。

‘噹噹噹’連續的三道劍氣,把兩女的殺招擋開了。有了羅格當近戰,阿茂當遠攻,這一下兩女開始不再囂張了。而雷沙一推身後的人,他們一起避開了好遠,開始看戲。

只見羅格的劍氣揮出後,馬上就會有下一步的跟進劈斬,阿茂的長槍更是立即在羅格身邊出現,他們倆的配合,比默契還默契。這兩個蠻族的女人漸漸的處於了下風。又打了幾招後,她們互相看了一眼,點了下頭。

“啊!”

兩人同時大吼出聲,接着,突變產生了。

剛剛坐下的雷沙立即從地上跳了起來。因爲,他要出手了。面前的兩個女人太可怕了。她們竟然在一吼之下,讓自己的鬥氣顏色一躍變成了紫色。這可不是加持了一個巫術什麼的就能辦到的,看來,她們剛剛一定沒盡全力,而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竟然可以把自己的鬥氣保持在一定的顏色內。

“小心!”雷沙剛向前跑,就連忙喊了起來。但還是晚了半拍。到達鬥聖級別後,再打起聖鬥士的戰士,就是成年人打幼兒園了,一打一大片,毫無還手之力。

“唔!”羅格兩手揮劍,還是沒擋下對方的一擊,被震得向後滑了十多米,而他的肚子上,也同時開了一條十幾公分的口子,血‘譁’的一下就流了出來。阿茂的鋼槍向上一架,被跳起來劈擊的女人一下砍得變彎了。而他則變成了單膝跪地。把地面都跪碎了一大片。

“表妹,我們快跑吧。這兩個人都是超強的戰士,我們打不過的。”品克在危急關頭,拉起雪拉就要逃。

雪拉一甩他的手,“幹什麼?還有我老公呢,怕什麼。沒出息。”。

品克一驚,半張着嘴沒說出話來。以他的力量,要拉雪拉走,應該說一點問題也沒有,可剛纔自己使了個大勁兒,竟然沒拉動她,而且還被掙開了。更讓他吃驚的,是雪拉對雷沙的信心。‘白癡,你以爲他是大長老嗎?對兩個鬥聖級的人出手,只能是找死呀。’,品克心中罵着,眼睛卻飛快的轉了起來。

“唉”嘆了口氣後,他施了個風翔術,快速的逃跑了。

“啊!”雷沙兩手畫符,一推之下,兩道符已經打到了兩女身後。可她還是反應了過來。兩人同時一回身,揮劍將降鬼符斬斷。但沒想到的是,這種魔法不同其它,斬斷了還是向前飛行,印在了她的護體鬥氣上。

‘轟’一聲爆炸聲響過,兩女腳下的地面開始向四周龜裂。但她們卻動都沒動一下。

“小沙,不要你插手,我們自己來!”羅格的話響了起來,再看他和阿茂,已經完全變化了。羅格剛剛受的傷,已經自動癒合了,而這時,他的鬥氣,竟然變成了紫色。阿茂的面色沉重,相同的是,他的鬥氣,也變成了紫色。


“進化?你們是蠻族後人?”兩女驚得一起喊了出來。 雷沙也嚇了一跳,他剛準備給兩人加個獸神血脈,沒想到他們的傷就自己好了。而且,跟這兩個女人一樣,居然可以直接從藍色鬥氣跳到紫色鬥氣。要真是這麼方便的話,那可好了,成爲鬥聖不是夢,可以做廣告了。

兩邊都爆發之後,真正的精彩開始了。陡峭的山壁不斷被轟塌,發出一陣陣的響聲。四個紫色的光團踩着岩石不斷的跳來跳去。一眨眼的功夫,已經把整個峽谷都封鎖了。亂石堆上,四人仍然快速的過着招。

‘當’的一聲,終於有一個光點敗下陣來。是那個棕發的女人,她的劍雖然不錯,但與羅格手中的紫色悲鳴比起來,還是有差距的。接連的猛烈撞擊,終於讓它從中間斷開了。手握殘劍,美-女悲憤地喊道:“我的劍呀!我要你陪葬!”。

悲憤並不能真正的化成力量。實力相當的兩人,在手中的武器差別太大時,就顯出了有武器一方的優勢。羅格的劍氣揮出,威力比棕發女的劍氣強一倍,每次碰撞過後,都是羅格的劍氣勝出,而棕發女必須的繼續躲。

又打了一分鐘,金髮的女人喊了起來:“利安娜,我們退吧。他們一定是蠻族的後代,手中的武器也不一般,打下去沒有勝算。”。

“不,比汀,要走你走,都是你剛剛非要跟我打,害我的劍現在變脆了,我要爲我的劍報仇。”利安娜說話間又全力揮出了一道一米多長的劍氣。

“可是。唔!”,說話間,比汀被阿茂的大腳踢中了,腳印幾乎佔了她的整個上身。而她也被踢得飛撞到了山壁之上。強大的衝力,讓她又撞塌了一大塊岩石。從比汀背後傳來的火辣感告訴她,現在,她已經不是無敵狀態了,對面的大塊頭,完全有能力讓自己受傷。

“比汀!啊!”剛一分神查看比汀的傷勢,利安娜也中了一招。而她這招可不是被踢飛那麼好運了。她的大腿上,已經被紫色悲鳴之劍劃開了一條巴掌寬的血道。鮮紅的血液當場飛濺。羅格總算報了剛剛的仇。

兩上女人還沒反過勁兒來,就都被制住了。阿茂那把中間彎下去的大鋼槍,槍尖正貼着比汀的胸口。羅格的劍更是切斷了利安娜頭頂的幾根頭髮。隨便再動一下,就是對她們的致命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