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叫什麼?我叫喻晨。”喻晨主動開了口,讓女孩不由有些緊張的回道,“我,我叫葉詩語。謝,謝你幫我……”

“沒什麼,覺得你很漂亮,忍不住罷了。”喻晨呵呵笑着對葉詩語說道,讓葉詩語卻是臉色微微一變,繼而有些無力的低下頭,“你,你這樣算是買下我了嗎……”

“不是,沒那個意思,倒賣人口可是違法的,我是一個良好市民,絕對不做違法的事情,呵呵。”

葉詩語再次愣住,繼而有些忐忑的看着喻晨,手上微微用力的捏着那兩張卡,然後深深的吸口氣說道,“那,那你是要我的身體對嗎?可,可以,我,我還是第一次……”

(不要忘記推薦收藏!拜託了親們,有意向的加羣,方便通知更新) 喻晨也不由地一怔,說實話,對眼前的葉詩語不心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喻晨也的確的沒有這樣的意思,心動和想要佔有那是兩碼事。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但是聽到她的話之後,喻晨卻是真的想要得到這個女孩了。

“算了,不想趁人之危,那兩張卡上應該有幾百萬,你給媽媽治好病以後,就自己留着花吧,對了,你還上學麼?”

“嗯,我,我是南海大學的大一學生……可是,可是我昨天辦理了退學手續,媽媽的病……”

說到這裏的時候,喻晨清楚的看到葉詩語眼裏的淚水不斷的滑落,但是很快的葉詩語卻又擦了擦自己的淚水,將其中的一張卡遞了回來,“我只需要給媽媽治病的錢就好了,雖然會很多,但是,但是我真的沒辦法了,你告訴我你的住處好嗎?”

喻晨眉頭一皺,不明白葉詩語爲什麼會問自己這個,微微想了一下之後說道,“那個俱樂部的最頂樓,就是我的家。”

葉詩語咬咬嘴脣點了點頭,將另外的一張卡放在了喻晨的口袋裏,“我,我會去找你的。”

喻晨不知道她什麼意思,也沒有在意,路過一個自動提款機,喻晨陪着葉詩語取了兩萬塊錢,然後有些爲難的看着喻晨,繼而說道,“能,能不能,能不能帶我去下一個自動提款機的地方?”


喻晨很是疑惑的看着葉詩語,不明白她這句話的意思。

“媽媽的病需要五萬塊錢的手術費,現在只取了兩萬……”

喻晨更加奇怪的看着爲難的葉詩語,奇怪的問道,“爲什麼只取兩萬?你不會一下就取夠了不就可以了嗎?”

葉詩語也同樣拿着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喻晨,隨即似乎想明白了什麼一樣,有點無奈的說道,“這種提款機,最大的可取金額,就,就是兩萬的。”

喻晨恍然大悟,原來是這個樣子,看看時間也不早了,於是喻晨從自己懷裏拿出一張金色的卡來,“不用那麼麻煩了,我給你取剩下的吧。”

說完,喻晨將自己的金色的銀行卡放了進去,然後在葉詩語驚訝的注視下,提款機裏竟是真的吐出了幾萬塊錢!這怎麼可能呢?

“這是白金卡,不受提款機的一些限制,好了,五萬塊錢費用取夠了,帶我去醫院吧。”

葉詩語很是感激的點點頭,然後和喻晨上車來到了醫院。

病房裏葉媽媽此時正哭的十分悽慘,那感覺就好像遇到了什麼讓她撕心裂肺的事情一樣,不過喻晨也能想的明白此時葉媽媽哭成這幅樣子到底是爲什麼,自己的女兒都被自己的男人輸掉了,她能不嚎啕大哭麼。

“你自己進去吧,我去交手術費。”喻晨淡淡的說道,然後拿着錢轉身離去。葉詩語怔怔的看着喻晨轉身離去的身影,心裏的某個角落突然微微的觸動了一下,忍住淚水,轉身推開了病房的門。

喻晨原以爲交上錢就可以了,但是沒想到還需要很多的手續,又是簽字又是填表的,讓他感到一陣心煩,不過喻晨最終還是忍受了下來,一道道手續完畢之後,喻晨這才走回葉媽媽的病房,推開門,裏面已經沒有了哭泣聲,但是卻傳來一個撲通的聲音。

喻晨有些冷漠的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中年人,老淚縱橫的一直感謝着自己,而一邊的葉詩語則是和自己的媽媽抱在一起,顯然是一起哭過。

“以後不要再賭了,什麼都能輸,家庭不能輸,好了,叔叔起來吧。”喻晨有些不悅的將眼前的中年人扶了起來,繼而走到病牀前,淡淡的笑着說道,“阿姨您好。” “你說他是不是故意的?”陳聖無可奈何的問身邊的莫冰玉,莫冰玉則是淡淡的擡起眼皮看了一眼喻晨那邊,隨即又繼續玩着自己的遊戲,含糊的說道,“我哪裏知道啊,讓他記住名字,好像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請使用訪問本站。”

陳聖也深有同感的點點頭,但是這時,前面葉晨峯的同桌,那個清純的女孩忽然轉過身來,一副瞭然於心的樣子說道,“喻晨一定是故意的,他怎麼會記不住一個人的名字?”

陳聖和莫冰玉微微一愣,繼而異口同聲的看着那個女孩,“你是???”

“……”

葉晨峯費盡了口舌終於是讓喻晨記住了他的名字,不過喻晨也挺苦惱這件事情的,畢竟自己一般情況下,如果不去特意記一個人的名字的話,還真的記不住,就不日班上幾十人,自己能叫出名字來的,也就幾個人而已。

這是一種個性,當然,也能稱之爲一種缺陷,從這一點就能看的出來,這個傢伙不是什麼事情都上心的人。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幫我,是想要收我當小弟?”喻晨很是好笑的看着葉晨峯,不知道這傢伙屢屢幫助自己,到底是爲了什麼,而且,身爲龍門的太子,這樣的身份跑到這個高中來上學,多多少少有些奇怪。英才高中是個重點高中沒錯,但是絕對的,不是什麼什麼人都願意來的地方,更何況在這座城市裏,還有一個高中,名爲英才高中,那可是正兒八經的貴族學校!像他這種有錢有勢的人,就理應去那樣的地方纔算是合適。

葉晨峯一臉的疑惑,低着頭不知道在想着什麼,隨即帶着一點苦惱的搖搖頭,“孃的,我也不知道……”

對於他這樣的回答,喻晨只能是報以無語。而身邊的林夢瑤卻是忍不住的說道,“葉晨峯,你好像是從龍族那邊轉過來的吧,那地方不好麼?”

“不是,主要是得罪了一個得罪不起的傢伙,被老爸硬生生的趕過來的。”葉晨峯覺得有些丟臉的說道,臉上忿忿的表情不知道是衝着他的老爸,還是衝着他那個得罪不起的人。

此時的喻晨幾個人都坐在學校的餐廳裏,陳聖和莫冰玉也都在,陳聖聽到葉晨峯的話之後,不由有些奇怪的道,“你的意思是說,你得罪了一個連你都得罪不起的人?你確定?”

葉晨峯有點不爽陳聖那有點好笑的口氣,但是又隨即有些頹廢的點點頭,“嗯,那個傢伙的確是不是我能得罪的起的,雖然我也調查過他的身份,但是跟喻晨一樣,就好像有人故意的把他們的資料遮蔽,一點頭緒都沒有,反而是我老爸不知道是知道了什麼,嚇的一身冷汗的揍了我一頓,讓我趕緊的轉學,於是我就來這裏了。怎麼樣,很丟臉吧?堂堂的龍門太子竟然在南海市還有得罪不起的人,想想就好笑。”

喻晨呵呵的笑了起來,給林夢瑤夾了一下菜,繼而放下筷子頗爲有興趣的問道,“你得罪的那個人叫什麼?家裏是幹什麼的,你總能調查出來吧?”

“是個孤兒,他叫——”說到這裏,葉晨峯忽然很深意的看了一眼喻晨,繼而繼續說道,“他叫龍晨!”


龍晨?!”陳聖和莫冰玉以及林夢瑤不知道爲何紛紛看向喻晨,讓喻晨不由一怔,很是奇怪的看向衆人,“看着我幹什麼?他又不是我弟弟,你沒聽說人家是孤兒麼?”

“你以前也說你是孤兒的。”林夢瑤小聲的說道,不知道爲什麼,她覺得這個龍晨和喻晨有很多的相似的地方,尤其是目前的狀況,同樣的也說自己是孤兒,但是卻連龍門太子都招惹不起。

喻晨呵呵一笑,並沒有在意,而這個時候,一個大大咧咧的身影忽然是端着飯菜走了過來,坐在了喻晨的對面,旁若無人的大口吃起東西來。

眼前的不速之客到來,讓喻晨等人有些驚訝,尤其是看到是一個女孩的時候,更是感到奇怪。心說這裏這麼多的空位置,偏偏跑到自己這一桌來,有什麼目地嗎?

“嘿嘿嘿嘿……”忽然,葉晨峯很是怪異的笑了起來,而且看着喻晨的眼神極度的曖昧,讓喻晨更加的疑惑起來,再看向那個女孩的時候,頗爲有些面熟,於是用詢問的眼神看了一眼其他人,得到衆人也不認識的回答之後,喻晨很是奇怪的問道,“你……是誰?” 葉晨峯頓時睜大雙眼,繼而無可奈何的哈哈笑了起來,尤其是看到女孩那一臉震驚的樣子時,忽然覺得自己心裏很爽!

“嘿嘿,這傢伙只認臉不記名字的,美女,很失望吧?”

女孩有點懊惱的看了一眼說話的葉晨峯,繼而皺着眉頭看向喻晨,“怎麼,連自己的女人都不認識了?喻晨小弟弟?”

喻晨一怔,身邊的林夢瑤卻是心裏一緊,喻晨的女人?!喻晨的女人!!!林夢瑤一臉看你怎麼解釋的表情看着喻晨,而陳聖則是很無恥的丟下一句要去散步,拉着莫冰玉拋開了。請使用訪問本站。

來不及咒罵陳聖的不義氣,葉晨峯指指那個女孩說道,“你昨天贏的,叫韋雅對吧?”

“呃……是你啊,嚇死我了,我說我怎麼還突然跑出來其他女人了,你沒看到我女朋友在?你是故意的讓她生氣和我產生矛盾還是覺得,你這個外來人突然出現在我的食堂裏,我會很驚訝?”

韋雅嘿嘿的笑了起來,不懷好意的看着喻晨,“看來是真的啊,你真的是一個只認臉不認人的傢伙呀?我突然出現在這裏,你不感到奇怪嗎?”

喻晨搖搖頭,指指周圍,“這是公共食堂,有錢就能在這裏吃,沒有什麼限制,你出現在這裏有什麼好奇怪的,不過昨天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認識一下,不要把你劃分到我的女人裏來,照你這麼說,那玲瓏姐豈不是也成了我的女人?”

喻晨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後再看向自己的小傻妞的時候,發現林夢瑤的眼神裏,已經沒有疑惑和擔憂甚至是生氣的神色。

“嚇了一跳吧?以爲我真鬼混去了是吧?好了,下午的課不上了,我們去找個地方玩一下。”


林夢瑤有些不好意思的聽到喻晨將自己的心思說穿,害羞的低下頭,但是卻又聽到喻晨要自己跟着一起去蹺課,頓時不高興的嘟起小嘴,“我纔不要呢!下午有課,很重要的啊,還有你,馬上沒幾個月要高考了,你就不能好好的學習嗎?”

“我還用的到學習?你以爲我每次測試的成績都那麼精準的穩穩落在及格線上是抄來的啊?你老公可是一個智商一百九的人。”喻晨無不得意的說道,但是說到自己的智商,忽然想起王語曦那丫頭說自己智商是一百一,不免有些好笑起來。

聽到喻晨說他是自己的老公,林夢瑤的臉上再次一紅,嬌嗔的白了他一眼,“反正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好了,反正你這傢伙也習慣這樣的,下午放學不要來接我了,我回家和媽媽去參加一個宴會。”

喻晨點點頭,然後看了一眼葉晨峯和韋雅,“葉……你們慢慢吃,我先閃人了。”

說完,喻晨飛快的在林夢瑤的小嘴上親了一下,便是不等林夢瑤發威笑哈哈的離開了。

“媽的,這個混蛋,怎麼還沒記住我的名字!”葉晨峯惡狠狠的罵了一句,而一邊的韋雅卻是笑臉盈盈的看着喻晨離去的身影,自言自語的道,“哼,我認準了你,你就休想從我手裏逃走!”

韋雅的話讓林夢瑤一愣,隨即卻又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自信,笑呵呵的說道,“那姐姐你要加油了哦,我吃好了,你們慢慢吃,再見。”

說完,林夢瑤也笑嘻嘻的起身離開了食堂。

喻晨驅車來到上一次和林夢瑤見過的那個花店,停好車之後,吊兒郎當的走進了花店。店裏的女孩正在招呼客人,看到喻晨來了之後,露出一個微笑,招招手之後,便是走了過來,“喻晨,今天我男朋友過來幫忙,你大可不必專門過來的。”

女孩叫曉雅,奶奶因爲住院,所以花店一直都是她在打理着,而今天又是進貨的日子,所以每次進貨的時候,天道都是要來幫忙的。

喻晨無所謂的搖搖頭,摸了一下一邊的一盆花,“反正閒着也是閒着,你去照顧客人吧,我去倒杯水。”

喻晨對這裏已經很熟悉了,所以也不把自己當外人,曉雅自然也不會去將喻晨當外人,於是笑呵呵的點點頭之後,便是回去照管客人了。

(五更完畢,可憐的人碎碎念中……) 不一會兒,一個高高瘦瘦的青年騎着一輛自行車趕了過來,看到門口的跑車之後,有些無可奈何的推開門走了進來,一臉的無奈果然是看到了正在裏面無聊翻看着雜誌的喻晨。請記住本站的網址:17k小說網。

“你小子就不能給我哥表現的機會?每一次你都來這麼早,真不知道曉雅是我女朋友還是你女朋友。”

喻晨 笑呵呵的擡起頭,看着眼前的男生,他叫吳樂。

“好像曉雅不在這裏的時候,到了進貨的日子我也會來的,哪裏像你。”喻晨嘿嘿的笑着說道,讓吳樂一陣無奈,丟下喻晨跑到曉雅那裏去簽到了。

今天的生意貌似不錯,陸陸續續的總算是有不少的客人,等送花的貨車來了之後,喻晨和吳樂則是充當起了店裏的工人,幫曉雅搬運那些鮮花。

正在喻晨和吳樂搬的滿頭大汗的時候,忽然一個柔柔的聲音打斷了喻晨,繼而讓喻晨奇怪的轉過頭來。

“喻,喻晨?”

喻晨 看着眼前的女孩,驀地一怔,竟然是葉詩語!只不過喻晨依然很是強大的忘卻了對方的名字,絞盡腦汁的想了半天之後,老臉一紅喃喃地說道,“那個,你叫什麼來着?”

葉詩語一愣,繼而一臉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喻晨,昨天晚上剛剛分開,今天中午就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了?這傢伙是不是故意的呀?

“我叫葉詩語。”葉詩語很想在後面加上一句笨蛋,但是想了想,她還是覺得那樣很不禮貌,雖然這樣的稱呼很符合喻晨,而喻晨也是一臉的尷尬,心說要不是你長的很漂亮,估計自己連你的臉都會忘記吧。

“你怎麼來這裏了?”喻晨有些奇怪的看着葉詩語,這裏離着醫院比較遠一些,所以對於葉詩語會出現在這裏,有點微微的奇怪,當然,主要也是喻晨爲了避免自己尷尬,而找的一個藉口而已。

葉詩語有點羞澀的指了指店門口,“我是來應聘的,前天路過這裏的時候,看到這裏好像是招人,所以我來試試的。”

喻晨很是疑惑的轉過身去,果然是看到花店的門口貼着一張招聘啓事,而且上面曉雅寫的很搞笑,只要女孩,最好還是大學生。

這樣的要求倒是蠻新鮮的,雖然現在大學生不怎麼值錢了,但是這樣的要求寫出來,多多少少是有些諷刺的。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跟我來吧,我和店主很熟。”喻晨笑了笑對詩語說道,隨即又看到葉詩語她那看着自己奇怪的目光,尷尬的解釋道,“是來幫忙的,這裏一個月進一次貨,曉雅是個女孩子,搬這些花花草草的很費力,所以我就和他男朋友一起來幫忙了,那就是她男朋友,叫吳樂。嗯,也算是這裏的股東吧,哈哈。”

葉詩語點點頭,跟着喻晨走了進去。

曉雅正在指揮着吳樂把花卉擺放,看到喻晨領進來一個女孩子,不由很是奇怪的看着喻晨,繼而笑嘻嘻的道,“喻晨,她是你的???”

“呵呵,一個朋友,是來應聘的,而且蠻符合你的胃口的,是個女孩,而且還是大學生。”

曉雅哈哈一笑,繼而走到葉詩語的身邊,“你好,我叫曉雅,這是我奶奶的花店,我暫時幫忙打理着。只因爲我也是大學生,但是因爲奶奶住院了,需要我照顧她和照看這裏,所以就辦理了自學手續,之所以要找大學生,是想閒着沒事的時候,可以一起學習。”

喻晨微微點點頭,原來是這個樣子,隨即又想起葉詩語昨天對自己說她辦理了退學手續,不由地問道,“你昨天好像跟我說,你辦理了退學手續是吧?不如也改成自學吧?反正阿姨的病情很快就會好起來,到時候你也就能繼續上學了。”

葉詩語有些無奈的苦笑了一下,繼而說道,“不用的,家裏的情況已經很顯然了,就是媽媽好了,也沒錢……”說到這裏,葉詩語忽然擡起頭看着喻晨,神情有些慌張的對喻晨說道,“我,我自己不願意上學的。”

喻晨無奈的看着眼前的葉詩語,暗道這個丫頭一定是覺得她這樣說,讓自己會以爲她是想要找自己借錢了吧?的確,自己有錢,但是自己也知道,她不貪錢。要不然的話,她不會把存着幾百萬的銀行卡偷偷的又塞回自己的口袋裏。

(今天恢復四更,沒好處玩酷絕對滴不玩命了,好累……) 在門口那個服務生的震驚注視下,喻晨等人走進了飯館,要了一個包間,便是坐了下來。請使用訪問本站。

曉雅爲了可以和葉詩語儘快的熟悉,所以兩個女孩很快的便是交談了起來,倒把喻晨和吳樂冷在了一邊。吳樂給喻晨倒了一杯茶水,繼而隨便的找了一個話題。

“喻晨,你家裏很有錢吧?雖然曉雅不讓我問你這些事情,說你不願意說,但是我忽然想到一個事情,所以冒昧的問一下。”

“算是吧,什麼事情,直接說出來,你這小子可不是什麼喜歡繞彎的人。”喻晨笑呵呵的說道。讓吳樂也不好意思的點點頭,於是說道,“我是學計算機的,你也知道,我們寢室裏有一個哥們自己研究出了一個軟件,可塑性和發展性都很強,但是貌似大批量產出的話,需要很多的資金投入,昨天晚上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在一起研究了一下,準備找哥投資商,但是早上找了幾家軟件商,人家一看我們還是大學生,就立即拒絕了。”

“你的意思是讓我投資?”喻晨很是好笑的問道,吳樂點點頭,雖然表情有些扭捏,但是卻也很快的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很認真的說道,“和你說實話,那個軟件我們哥幾個投入了很大的心力,而且覺得應該也會很不錯,如果能開發出來,相信一定會有自己的一片市場,你也知道我和曉雅的家境,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什麼一夜暴富的夢想,但是我很想讓我們以後過的可以好一點。”

喻晨對這個軟件行業不是很熟悉,不過卻是很看好吳樂的激情,於是很隨意的問道,“需要多少錢?”

吳樂頓時一喜,但又很快的思量了一下,半晌之後才緩緩的說道,“五,五十萬吧。”

“應該不止這些錢吧?設計軟件貌似是一個很浪費金錢的事情,更何況你這個軟件還沒有完善,後期的開發一定需要不少的錢,說實話吧,我要是想幫你,不差那點錢。”喻晨淡淡的笑着說道,然後聽到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有一天短信,於是掏出來點開看了一下。

是王語曦發來的。內容很簡單,她爸媽要晚上去參加一個宴會,問自己有沒有時間,和她一起去。

“的確是這樣,但是,但是軟件的風險也很大,我怕我們把錢投入進去,你卻得不到任何的回報,我不是怕還不起你,大不了我多奮鬥些年,只是我覺得,一下問你要很多錢,有點不厚道的感覺。”

喻晨呵呵笑着一邊給王語曦回着信息,一邊點點頭對吳樂說道,“二百萬夠不夠?賠了算我的,掙了大夥分,你也看出來了,我外面那輛車,可是一個億萬富翁的價碼,不缺這點錢。”

吳樂頓時眼睛一亮,想也不想的便是狠狠點點頭,“夠了,夠了!可是,可是喻晨,你不覺得你這樣有點輕率了嗎?我的確是把你當朋友,但是因爲你的家世,我可從來沒覺得我們是那種交心的朋友。”

“廢話那麼多幹嘛,你以爲我只是看你的面子,還有曉雅姐的面子,還有奶奶的面子,二百萬前期應該差不多吧,不夠再找我好了,我先打個電話。”喻晨說着,便是撥通了王語曦的電話。

吳樂很是感動的看着喻晨,內心裏不禁的問着自己,這個二世祖,給自己的感覺怎麼就那麼不一樣呢!

“喂,你不去就好了嘛,參加宴會這種事情我一直都沒啥心思。”喻晨很是無奈的對王語曦說道,的確,這樣的場合他一直都不願意去參加的,要不是上一次莫冰玉要感覺一下那種氣氛,恐怕他也不會跑到那裏,繼而還抱回來一個王語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