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修武盧看到柯比能恢復平靜,說道:「父親,不管他們還有沒有我們都要繼續攻打上谷,不然等張龍援軍一到我們就只能撤退了,而且如果這次不能將張龍打怕,恐怕我們就要再次向北遷徙了。」

「嗯,我兒說的不錯,這次不管怎麼樣都要狠狠地打張龍一次,不然往後我們就沒有好rì子過了。」柯比能沉聲說道。

緊接著柯比能回過頭來對著他身後士氣低沉的士兵說道:「勇士們,上一次張龍率領大軍攻入草原屠殺我們的兄弟姐妹,這筆賬難道就這樣算了嘛,難道你們就願意看到漢人再次攻入草原殺害我們的族人嗎?」

眾士兵聽到柯比能的話,臉上的神情不斷變換,但是最後還是一臉堅毅的喊道:「不能,我們絕對不能再眼睜睜的看著我們的兄弟姐妹被殺。」

柯比能看著恢復士氣的眾人,點點頭說道:「所以這一次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攻佔上谷,明白了嗎?」

「明白,明白。」十幾萬鮮卑大軍異口同聲的喊道。

柯比能非常滿意眾士兵的回答,他對著身後的士兵說道:「很好,這一次我們不成功就成仁,除了騎兵以外,所有大軍分成四隊從城牆的四個方面給我攻城。」鮮卑大軍聽到命令后,馬上分成四隊然後向著城牆衝去。

龐德在城牆上看到鮮卑士兵分成四隊的時候,就知道敵人想要從四面攻擊,於是他連忙對著張遼和另外兩名校尉說道:「各位,我看敵人是想要從四面進攻,你們三人趕緊各帶一萬士兵到其它的三面城牆上去,記住,一定要給我守住了。對了,投石機和手雷彈分成四份,一人一份。」

很快張遼三人就帶著武器和士兵來到了其它的城牆上,等待敵人的進攻。龐德看著城下的士兵喃喃的說道:「來,讓你們嘗嘗我的厲害。」

雖然龐德等人用盡了一切辦法想要阻擋敵人的攻擊,可是敵人實在太多了而且各個悍不畏死,很快就有鮮卑士兵爬到了城牆上。

柯比能看到自己的士兵爬到城牆上,於是吩咐身旁的四萬騎兵下馬,參加攻城戰,鮮卑大軍得到四萬生力軍,馬上向著城頭髮起猛烈地攻擊。

龐德等人於是和鮮卑士兵展開了激烈的肉搏戰,雙方為了每一寸地盤都爭得你死我活,可是隨著越來越多的鮮卑士兵湧上城牆,龐德等人不得不一步一步的向後退。

大戰整整持續了二個多小時,眼看著龐德等人就要守不住了,突然城外再次傳來大量的馬蹄聲,一名校尉遠遠望去,一面鮮紅的旗幟正在快速的向著這邊移動。校尉心中大喜,他知道那是張龍的旗幟,於是他大喊一聲:「兄弟們,我們的援軍來了,大家奮力殺啊。」

原本快要奔潰的眾士兵在聽到校尉的喊聲后,頓時爆發出無窮的力量,只見士兵們再次悍不畏死的向著鮮卑大軍衝殺。「 正在猛烈攻擊的鮮卑大軍聽到校尉的喊聲,先是一愣,然後緊接著開始sāo亂起來,要知道就這六萬大軍都跟他們整整打了兩個多小時,要是再來援軍那還了得。但是校尉率領大軍壓來上來,他們也不得不進行反擊。

其它三面的張龍士兵不知道怎麼了,但是他們卻聽到了自己士兵的一陣喊殺聲,於是他們也開始死命的向著敵人殺去,就這樣原本岌岌可危的防線又再次穩固了下來。

城下的柯比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見到漢軍突然爆發,再一次打退自己進攻的士兵,於是柯比能暗罵一聲,緊接著就要將自己身邊僅剩的一萬騎兵派上戰場。

可是就在這時, 裙下之臣[快穿] ,柯比能臉sè頓時大變,他知道漢軍的援軍來了,但是他並沒有鳴金收兵,而是直接率領一萬大軍向著前面的城牆殺去。

三萬黑甲鐵騎在眭固的帶領下迅速地來到了城門下,此時那些還沒有殺上城牆的士兵可是到了霉了,只見黑甲鐵騎一擁而上,直接將他們砍得死死的。

黑甲鐵騎殺完城下的殘兵之後,就直接沖向了剛剛打開的大門,來到城內,眭固對著身後的三個軍司馬說道:「你們三個分別帶七千人到後邊和左右兩邊的城牆上去支援,我帶剩下的人到前面城牆支援。」

「是,將軍。」說完三名司馬迅速地各帶四千人向著一面城牆跑去,而眭固則帶著剩下的九千人向著前面奔去,等來到城牆邊上,眭固一個翻身從馬上跳下來,就衝上了城牆,他的那八千士兵則緊緊地跟在他的身後。

在眭固衝到城牆上的時候,龐德正率領十幾名士兵狠狠地對敵人對砍,眭固二話不說拿出自己的龍刀就率人殺了上去。正在瘋狂殺敵的龐德感到自己身邊的敵人減少了,於是抬頭一看發現眭固正在自己旁邊和自己一起殺敵。

龐德看到眭固心中一喜,可是就在這一愣神的時候,一名鮮卑士兵拿著手中長槍狠狠地刺向龐德,眭固看到臨近龐德的長槍,連忙喊道:「龐將軍,小心。」

龐德聽到眭固的驚呼,條件反shè似的將自己的身體向右一偏,就是這一偏救了龐德一命,只見長槍擦著龐德左臂刺了過來,龐德回過神了,直接一槍將那名鮮卑士兵刺死。

眭固快速地來到龐德的身邊,刺啦一下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塊布,迅速地給龐德包紮好傷口。

龐德看著近在眼前的眭固說道:「你們來的太是時候了,如果再晚來半個小時那就麻煩了。」

眭固一邊殺敵一邊和龐德說道:「主公一接到你的信就派遣我帶著三萬大軍前來救援,我們快馬加鞭的向著這邊趕來,幸好還來得及,不然我可就是罪人了。」

「你說你帶來了三萬大軍?那主公那邊豈不是只有不到二十萬人了。」龐德驚訝地說道。

「準確地說應該是十四萬人,主公還派了三萬人到右北平,不過主公將冀州和幽州的預備兵召集到了獷平縣。」眭固緩緩地說道。

「那就好,只要主公那邊沒事就好。」說完又一槍斬殺了一名敵人。

就在龐德和眭固帶領眾士兵開始反擊的時候,柯比能帶著一萬大軍攻向了城門。龐德看到柯比能竟然還想攻擊城門,對著眭固說道:「你先在這裡頂一會,柯比能帶著士兵攻擊城門,我怕守門的士兵無法抵擋。」

「好,你去,這裡有我就夠了。」眭固對著龐德自信的說道。

龐德迅速地脫離戰場,來到城門口,龐德對著守護城門的眾人說道:「兄弟們,城門這裡留下五個人,其他的人跟我到城牆上去用手雷彈給我好好招呼那些想要攻擊城門的人清朝皇帝養成計劃txt全集。」說完龐德就帶著數十人來到了城門上邊,龐德將手雷彈的使用方法告訴了那十幾名士兵,然後就再次投入到了守城的戰爭中。

柯比能很快就領著眾士兵來到的城門口,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城牆上突然扔下了數枚手雷彈,嚇得眾士兵快速的離開了城門口,但是依然有不少士兵被炸傷。

柯比能鐵青著臉看著城牆上拿著手雷彈的幾十名士兵,他知道有這幾十名士兵在他根本不可能攻破城門,無奈他只能派遣士兵繼續攻擊城牆。

大戰又持續了半個小時,張遼和另外兩個校尉在援軍的幫助下快速的將攻擊城牆的鮮卑士兵打下去,然後他們就每一邊派遣了三千名士兵來支援龐德。

龐德這邊雖然有眭固的近萬名士兵的幫助,但是柯比能由於無法攻打城門,他將城下的一萬士兵再次派到了城牆上,所以他們這邊依然有著很大的壓力,可是隨著其它三面援軍的到來,他們逐漸地展開反擊。

柯比能看到其它三面城牆上的士兵被打了下來,知道自己的這次攻城是徹底的失敗了,於是他趕緊吹響了撤退的號角。

正面城牆上的鮮卑士兵聽到柯比能撤退的號角,一邊抵擋龐德士兵的攻擊,一邊緩緩地向後撤退。等他們來到城牆邊的時候,他們迅速地調頭向著城牆下邊爬去。

柯比能看著如cháo水般從城牆上撤下來的鮮卑士兵,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等到活著的士兵回到柯比能的身邊后,柯比能向著城頭上深深地凝望了一眼,然後帶著士兵向後撤退了三十里。

龐德看到柯比能帶著士兵漸漸走遠,他噗的一下子就做到了城牆上在那喘著粗氣,士兵們也都堅持不住全都坐到了城牆上,他們看了一眼身邊的人,然後放聲的大笑了起來,笑過之後又響起一片哭聲。

城內的百姓在喊殺聲結束后,悄悄地打開屋門向外觀看,他們看到街道上沒有一個人就知道敵人沒有攻進來,於是他們快速的打開門,來到街道上大聲地歡呼。當然也有一部分人快速的向著城牆上奔去,百姓們來到城牆上看著癱坐在地上的眾士兵,迅速地將城牆上的士兵抬到了大營中,還從自己家中的拿來熱乎乎的食物給士兵們吃。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休息,龐德等人恢復了一些力氣,於是他們快速地將城牆內外打掃乾淨,然後開始向著城牆搬運石塊,以便應對下一次的戰爭。

柯比能撤退三十里后命令大軍安營紮寨,等他們休息過來后,已是半夜時分,柯比能召集眾將領緩緩地說道:「諸位,看來我們是無法將上谷郡攻下來了,你們說說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郁築鍵站起來苦澀的說道:「單于,我們現在只能期望右北平或者是漁陽那邊有好消息了,不然我們就只能繼續向北撤退了。」


修武盧聽到郁築鍵的話,說道:「父親、大哥,你們怎麼能夠長他人威風滅自己志氣,雖然我們這一次沒能攻下上谷郡,但是我們還有七八萬大軍,我就不信我們沒有機會。」

「公子說的不錯,我們還有這麼多士兵,我們還沒有失敗,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時刻觀察城內的情況,然後尋找機會再次攻打上谷郡,或者是繞過上谷直接攻擊其它的郡縣。」瑣奴急切地說道。

「好,既然大家都這麼說,那我們就繼續和他們糾纏,直到我們找到機會,或者是我們全軍覆沒為止。」柯比能信誓旦旦的說道。

「好,我們就和他們拼了。」眾將領大聲地說道。

於是柯比能的士兵就這樣和龐德等人耗了起來,他每天都派人前去挑戰,吶喊,將龐德他們煩的不行,可是由於張龍曾經嚴厲的命令他們不準出城迎敵,他們只能龜縮在城內不斷地接受柯比能的sāo擾。「 就在上谷發生大戰的時候,右北平也迎來了一群不速之客,領頭的赫然是曾經與柯比能大戰過的和連,和連看著遠處高高的城牆說道:「諸位,右北平的城牆這麼高,我們根本不可能攻上去,不如我們先派遣一部分人去試探一下他們守軍的實力。」

魁頭大大咧咧的說道:「大帥,這漢軍就是一群紙老虎,上一次能夠打到草原,那是因為柯比能將jīng銳的士兵派去和我們大戰了,要不然就憑漢軍還能打到草原上去。」

騫曼亦猖狂的說道:「表哥說的對,漢軍就是一群渣,當年我們來邊境的時候,那一次不是大勝而歸。」

「好了,不要說了,大軍就現在這裡安營紮寨,然後魁頭和步度根你們兩人帶領三萬騎兵前去挑戰,看看漢軍的實力。」和連揮手示意幾人停止討論,然後吩咐道。


「那好,我就先去會會那群漢軍,順便殺殺他們的氣焰。」說完魁頭就帶著步度根率領三萬騎兵向著寬城奔去。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寬城城下,步度根策馬而出來到城門口大聲地喊道:「城上的守軍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只要你們能夠投降,我們大帥肯定不會為難你們。」

城上的守軍看到敵人來到城下,連忙派人前去向高覽和于禁彙報,高覽和于禁來到城上正好聽到步度根的喊聲,高覽頓時大怒,他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城牆邊上冷冷地說道:「就憑你們這幾萬人也想我們投降,我看你們是在白rì做夢。」說完不理城下的步度根就向著城下走去。

高覽來到城下對著大街上的眾士兵喊道:「兄弟們,城外來了三萬鮮卑大軍,你們說我們該怎麼辦?」

眾士兵一聽鮮卑竟然僅僅派遣三萬士兵過來,頓時大怒,他們大聲地喊道:「我靠,他們這是看不起我們啊,將軍我們出城消滅那三萬騎兵,讓鮮卑人看看小瞧我們的下場。」

「好,黑甲鐵騎集合,隨我出城迎敵。」說完就吩咐士兵打開城門,他帶著兩萬黑甲鐵騎向著城外奔去。

步度根在城下看著高覽竟然沒有理睬自己,於是大罵了起來,可是他剛剛罵了幾句就看到城門緩緩地打開,緊接著數萬騎兵從裡面想著他沖了,嚇得他趕緊回到了魁頭的身邊。

高覽領著兩萬黑甲鐵騎來到鮮卑大軍的對面,高覽策馬而出手持大斧對著鮮卑大軍喊道:「吾乃前將軍麾下大將高覽,有不服的給我出來,讓我掂量掂量。」

步度根沒想到對方的將領竟然如此猖狂,他臉sè一變拿著自己的長矛就衝出了陣營,步度根來到高覽對面喊道:「記住,殺你的人是鮮卑步度根。」說完就手舉長矛向著高覽殺去。

高覽看著步度根向自己殺來,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後也向著對方殺去。只見在高覽靠近步度根的時候,高覽迅速地將手中的大斧狠狠地向著步度根劈去,步度根看著近在眼前的大斧,連忙將刺出的長矛收回,然後平舉抵擋大斧的劈砍,砰的一聲巨響步度根只感覺一股大力襲來,緊接著自己的戰馬就向後退了兩步。

步度根穩穩了身形,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要知道剛才他雖然是被劈的一方,但是整個鮮卑也找不出幾個能夠將自己劈退的人。

看著步度根後退,高覽身後的黑甲鐵騎爆發出一陣歡呼聲,而鮮卑士兵那邊則是垂頭喪氣的哀嘆一聲。魁頭聽到士兵們哀嘆,頓時心急不已,他對著步度根喊道:「步度根,不要和他玩了,拿出你的全部實力那他們看看。」

高覽聽到魁頭的話,冷冷地說道:「玩,那我們就不玩了,你準備好去死了嗎?」說完就殺向了步度根網游之勇者大陸txt全集。

步度根也被高覽的話氣到了,tmd誰準備去死啊,想到這他拿出自己的全部力量向著高覽奔去。

兩人再次戰到一起,十幾回合后,高覽看準步度根的一個破綻,手中大斧迅速地向著步度根回去,只聽哧溜一聲,步度根的鎧甲就被大斧劈出一個大口子。

步度根亦不甘示弱,向後一收腹部,然後將手中長矛刺向高覽的右臂,高覽迅速收回大斧向上一擋,長矛刺到了大斧上。

高覽順手向外一帶大斧,長矛就被撥了出去,高覽快速的收回大斧再次向著步度根劈去,躲閃不及的步度根眼看著大斧就要劈來,他的戰馬好像感覺到主人有危險,忙自動的向後退了幾步,避過了高覽的必殺一擊。


假裝不愛你

高覽看著步度根竟然避過自己的致命一擊,連忙舉斧想要再次殺向步度根。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鮮卑的三千騎兵沖了過來。

鮮卑騎兵如同一陣風般呼嘯著從高覽身邊衝過,刀光閃耀中,一柄柄彎刀直朝高覽身上招呼。

高覽心中十分惱火,這些鮮卑騎兵雖然無法傷害他,但是他們卻阻止了自己繼續追殺步度根,於是高覽開始奮力的斬殺這些衝過來的鮮卑騎兵。只見他那大斧舞得虎虎生風,左一斧右一斧的直朝鮮卑騎兵身上劈去,大量的鮮卑騎兵就這樣命喪在了高覽的大斧下。

步度根被救下后,無心戀戰,調轉馬頭狼狽的跑回魁頭的身邊,那垂頭喪氣的樣子,像極了斗敗的攻擊。

鮮卑騎兵圍住高覽不久,三千黑甲鐵騎就殺了過來,雙方騎兵當即展開一場激烈的戰鬥,不過鮮卑騎兵戰力顯然不如黑甲鐵騎,只見每十名黑甲鐵騎組成一個小小的錐形,快速的向著鮮卑騎兵殺去,所到之處,鮮卑騎兵無不身首異處。

魁頭看到自己的三千游牧騎兵竟然打不贏敵人的三千黑甲鐵騎,於是心中一陣大驚,在他的印象中漢軍的戰鬥力那就是個渣渣,今天怎麼會如此的厲害,於是他大手一揮又派出了五千騎兵。

黑甲鐵騎這邊看到敵人又派出五千騎兵,於是前面的五千黑甲鐵騎自動的向著場中奔去。

一萬名士兵的參戰使得戰場又擴大了不少,可是這依然不能改變鮮卑騎兵戰敗的事實,只見僅僅十幾分鐘之後,鮮卑騎兵就再次落入了下風,直到這時魁頭才醒悟過來,大漢的軍隊已經不是以前任人欺凌的軍隊了。

於是魁頭迅速地率領剩下的鮮卑騎兵向著場中殺去,他想在大軍攻城之前消滅掉這些黑甲鐵騎。對面的黑甲鐵騎看到敵人全部向著場中衝鋒,他們拔出戰刀也毫不畏懼的沖了過去。

雙方在寬城城外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大戰,雖然鮮卑騎兵比黑甲鐵騎整整多出一萬人,但是黑甲鐵騎卻硬生生的擋住了敵人的衝鋒,而且還不時地發動小規模的反擊。

于禁看到高覽和敵**戰起來,連忙率領守城的兩萬的士兵衝出城門向著戰場殺去。

正在拚命攻擊高覽的魁頭看到城中又衝出兩萬敵人,哀嘆一聲,然後對著正在和黑甲鐵騎混戰的鮮卑騎兵喊道:「兄弟們,撤退。」說完一刀逼退高覽,然後向著遠處逃跑。

鮮卑士兵聽到魁頭的喊聲,迅速地脫離戰場向著後方跑去,原本黑甲鐵騎想要追擊,卻被高覽攔住了,高覽對著眾人說道:「兄弟們,不用追了,趕緊打掃戰場,然後回城準備迎接鮮卑人的攻城大戰。」

很快士兵們打掃完戰場,就返回城內休息了。「 魁頭返回鮮卑大營后,馬上覲見和連,他面露驚sè的說道:「大帥,敵人的實力十分強悍,我們的三萬游牧騎兵竟然攻不破敵人兩萬騎兵的阻擋。」

「什麼,漢軍的戰鬥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和連不敢置信的問道。


「我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可是事實就是如此,我親自率領三萬騎兵發動衝鋒,可是對方僅僅用兩萬騎兵就阻攔住了我們,而且我的傷亡還比敵人的傷亡大。」魁頭緩緩地說道官途沉浮。

「想不到漢軍竟然變得如此驍勇善戰,這樣子,我們就更得不能讓敵人再成長了,要不然幾年之後我們就沒有立足之地了。」和連感慨地說道。

眾將領聽到和連的話,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和連看到眾將領都同意繼續攻打右北平,接著說道:「現在天sè已晚,今晚讓大軍好好休息,明天我們正式前去挑戰。」

眾將領聽到和連的話,紛紛向和連施禮后,撤出和連的大帳,向著自己的大帳走去,一邊走一邊吩咐士兵前去通知大軍好好休息。

幾天之後,蹋頓接到了鮮卑兩位統帥的書信,等看完書信后,蹋頓啪的一下將信拍在桌子上,然後怒氣沖沖的說道:「廢物,整整三十萬大軍竟然無法攻破上谷和右北平,就這樣的戰鬥力,還整天將草原雄鷹掛到嘴上,我看他們就是一群病貓。」

蘇仆延看到蹋頓大發雷霆,於是小心翼翼的問道:「大王,難道鮮卑的兩路大軍全都失敗了?」

蹋頓大罵了一陣也發泄的差不多了,他聽到蘇仆延的問話,緩緩地說道:「嗯,他們都失敗了。」

「那我們怎麼辦啊?我們對面可是有二十萬大漢官兵而且還是張龍親自率領我們根本不可能攻破獷平城。」蘇仆延臉sè難看的說道。

「放心,張龍前幾天下午派出了六萬大軍支援上谷和右北平,現在獷平城內僅有十四萬正規軍以及數萬後備軍,我想我們還是有機會的。」蹋頓平靜的說道。

蘇仆延聽到蹋頓的話,心中鬆了一口氣,城內的漢軍少了六萬大軍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好事,但是蘇仆延還是提醒蹋頓說道:「大王,雖然城內少了六萬人,但是我們依然不能有半點鬆懈,張龍詭計多端,我們必須要小心行事。」

「嗯,這我知道,你們先回去,今晚好好地休息,明天我們率領大軍前往獷平城挑戰張龍。」蹋頓平靜的說道。

「是,那我們先回去了。」眾將領說完后就離開了蹋頓的大帳。

第二天一早,蹋頓率領三十萬大軍浩浩蕩蕩的來到獷平城前,城上的士兵看到烏桓大軍到來連忙派人向張龍彙報。張龍得到彙報,馬上率領趙雲、典韋等人來到城牆上。

張龍看著下邊密密麻麻的烏桓大軍,微笑著說道:「蹋頓,你的計謀還不錯嘛,竟然想到拖住我們,讓鮮卑去攻打上谷和右北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