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現如今,每一步都危機四伏,萬分兇險……………… 大軍向著西南方前行,深入永今疆域的腹地。

如今,它們已經得到消息,正西方的那支人馬也成功突破了敵人的防線,不過西北方的那支人馬卻在疆域邊境處被敵人擊潰。

總得來說,現在的形勢比較糟糕,由於西北方的那支人馬沒能成功破防,導致深入永今疆域的大軍,只有正西方與西南方兩路人馬。

所以三路平行推進是不可能了,現在只能靠正西方與西南方兩路人馬相互呼應。

這兩支人馬屬於孤軍深入,沒了西北方人馬的照應,正西方的那支人馬很容易遭到敵人的側襲,從而導致大軍的推進速度減緩。

在進入了永今疆域內后,大軍對西南方向的敵人展開了大規模的掃蕩,一路向前推進,摧毀了不少敵人的堡壘、據點。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那些堡壘根本就形不成阻礙。

「轟!」

一座堡壘爆發出盛大的光芒,一枚枚璀璨的符號亮起,向四周轟殺而去,連虛空都層層爆開,可見有多麼的可怕。

然而,在鋪天蓋地的骷髏大軍下,這座堡壘很快就被淹沒了,只見無數具骷髏帶著漫天煞氣衝殺而上,洶湧的神力像洪流一般,將這座堡壘炸開。

整個大軍威勢浩蕩,銳不可當,在鐵血戰旗迎風高揚之下,碾碎了面前的敵人,任何阻礙都形同虛設。

一座又一座堡壘炸開,神光沖霄,動亂了天地。

短短三日內,大軍所過之處,一路之上所有的敵人都被剿滅,簡直是摧枯拉朽,無人能夠阻擋大軍征伐的腳步。

在永今疆域的西南方向,至少有一小部分的疆土被攻陷。

不過這些都不算什麼,真正的大戰還在後面,肯定還會有和不死士同層次的存在出現,到時候又會經歷一場生死較量。

在進入永今疆域的第五日後,整支大軍終於靠近了海洋。

靠近這片海洋的路程只有七天左右,如果在這段時間之內大軍遭到敵人的阻擊,那麼眾人就可以趁機溜到海洋之上。

不過要是大軍在這段時間之內沒有遭遇敵人,那麼大軍就會徹底遠離海洋,直接攻打敵人的老巢,到時眾人可就完全沒機會了。

所以勝敗就在此一舉,不管怎樣眾人都要儘力而為。

幸好,天公作美,在進入永今疆域的第八日,大軍終於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強敵,那是由兩名青甲不死士所帶領的人馬,共有上千之眾。

兩名青甲不死士,也就是兩名玄靈境明道期的強者!

這股力量得有多麼的可怕?

恐怕這支大軍要危險了,弄不好可能會一敗塗地。

遠遠望去,地平線交接之處,有著一片氣息凌冽的人馬出現,一具具骷髏手持長矛,步伐整齊,每一步邁出都帶動轟鳴之音,響徹雲霄。

它們身上的青銅甲胄閃爍著清光,雖然銹跡斑斑,光澤微弱,但成百上千的匯聚在一起,那些身影,竟然顯得巍峨了起來。

一桿青冥大旗迎風而動,凌空飄擺,屹立在大軍前方。

而在旗幟下,有著兩道恢宏的身影,青銅甲胄上稜角分明,端坐在不死馬之上,有一種撕天裂地的大氣魄,無比的威嚴。

這片大軍衝殺了過來,殺伐之氣凜冽。

「殺!」

漫天咆哮之聲響起,動天亂地,大氣絕倫。



「鏘!」

不死士拋出長矛,狠狠的插在了青甲骷髏大軍前方的大地上,濺起了一道黑暗之光,衝破了雲霄,阻礙了這支大軍前進的步伐。

同時,不死士一擺手,示意大軍撤退,由於敵軍是從左側殺來,所以大軍只能往右邊撤退,而不死士與其他十具甲衛斷後,擋住敵軍的追擊。

轉瞬間,不死士收回長矛,而後與那兩名青甲不死士短兵相接。

有金屬碰撞之聲從虛空中傳來,只見一道道火花四濺,每一道火花落下來,都令地面化為了一片岩漿,熱流洶湧。

又是當的一聲,不死士被兩把青銅長矛合力震退了出去,它的身形有些不穩,在虛空中晃了一晃,而後才穩住身形。

實在是太艱難了,同層次之下,一對二,也只能勉強支撐。

弄不好還有身隕的危險。

絕對是大危機。

但不死士並沒有絲毫退縮,它將自身實力發揮到極致,手中長矛舞動,掀起一道道黑暗之光,拚死與兩名大敵纏鬥。

「嗡嗡嗡…………………………」

雙方激戰, 都市超級紈絝 ,動亂蒼宇,一方方大世界都在矛下破滅,諸天萬世都在其中沉浮,殺到崩壞。

在它的殊死拼搏之下,竟然硬是拖住了兩名青甲不死士。

而在下方,一群群青甲骷髏正在向著大軍追擊,一方追,一方逃,最先交鋒的是那十具留下來阻擊敵人的甲衛。

青甲骷髏那邊也有甲衛,共有十具,正與長生一方的甲衛激戰。

國民男神不禁欲:老公,約不約! ,縱橫交錯,人影翻飛,一道道光華撕開虛空,擊穿大地,令這裡光雨漫天,向著四周飄散。

而且還有三百具骷髏也留下來阻擊敵人,一時間殺到天崩地裂,半空與地面皆有激烈的廝殺展開,浩蕩的殺伐之氣直通天宇。

眾人正隨著剩下的大軍撤退,如今大軍要撤退的方向正是海洋,這恰好給了眾人機會,讓眾人理所當然的來到海洋上。

就這樣,大軍撤出了很遠的距離,而後方還在進行激烈的苦戰。

在上千具青甲骷髏面前,那三百具骷髏根本就不夠看,不多時就被滅殺的一乾二淨,也就僅僅阻擋住了片刻罷了。

「嘭!」

半空中,不死士被一矛刺中了手臂,上面的甲胄層層碎裂,最後崩開,化為了一塊塊殘片,向著四周飛濺。

每一塊殘片都重若星體,橫渡之間發出陣陣嗡鳴之聲,有的殘片截斷了山峰,還有的殘片擊沉大陸,甚至飛入宇宙化為大星。

這就是玄靈境明道期強者之間的大戰,每一擊都不可想象,震撼人心。

不死士眼眶內幽光凜冽,盯著面前的兩個大敵,它雖然被擊傷了,但這兩名青甲不死士還是被它牢牢的拖住了,未能前進。

突然間,不死士招式一變,手中長矛猛地刺向了下方的那十具身披青銅甲胄的甲衛,這一擊要是刺中,那麼這十具甲衛必然會屍骨無存。

見此一幕,對面的那兩名青甲不死士連忙展動手中的長矛,想要攔住不死士,不過只見不死士只是虛晃了一招,而後飛身向後暴退。

在不死士出矛之時,敵方的那十具甲衛只顧著閃躲,所以令長生一方的十具甲衛有機可乘,抽身後退,向著大軍撤退的方向而去。

想逃?看到它們想要退走,那兩名青甲不死士手中青銅長矛光華大盛,向前化為一道長虹襲來,猶若清光大道一般。

「呼……………………」

不死士的手掌化為千百丈,將長生一方的十具甲衛收入手中,然後舉矛架在長虹之上,借住傳來的衝擊力,極速退後。

不死士的速度太快了,猶若流星飛逝,周身黑霧澎湃,烏光籠罩,向著大軍撤退的方向衝去,他一步甚至能夠跨越萬里之遙。

見此一幕,那兩名青甲不死士化為兩道青芒,追了過去。

「呲啦!」

兩名青甲不死士手中的青銅長矛相互交錯,形成了一個十字型,綻放出億萬清光,向著不死士絞殺而去!

這一擊來勢洶洶,匯聚了兩者的全力攻伐,威勢駭人至極。

不死士不躲不閃,用後背硬扛了這一擊,而後藉助這股強烈的衝擊力,繼續提速飛逝,很快就與兩名青甲不死士拉開了距離。

這一切都在瞬間發生,就這一眨眼的時間內,雙方跨越了無盡的距離,遠處那起伏不定的山脈都一閃而過。

硬接了這一擊,不死士也不好受,原本它的手臂就已經受傷不輕,而現在又再次受到重創,傷勢越來越嚴重了。

它身上的黑暗甲胄表層出現了一道道裂縫,裂縫上有著幾縷幽光蠕動,正在不斷的修復甲胄的破損。

「轟………………」


終於,不死士破開層層虛空,逃脫掉了那兩名青甲不死士的追擊。

此時此刻,眾人已經隨著大軍來到了海洋之上,而且還在繼續向著海洋深處飛去,雖然海洋十分寬廣浩瀚,但敵人也未必不會追上來。

所以絕不能輕易的停下來,如今的形勢極為嚴峻,敵人已經進行反擊,西南方這一路人馬遭到了敵人阻擊,恐怕正西方那一路人馬也可能遇到同樣的事情。

不管怎麼說,來到海洋上對眾人更有利。

原本眾人的計劃是,等到大軍遭到敵人的阻擊后,然後趁著局面混亂,到海洋上去尋找沉沙島,結果沒想到,整支大軍竟然直接撤到海洋上來了,不得不說真是太幸運了,為眾人省去了很多麻煩。

雖然從地圖上來看,無間地獄里的海洋上根本就沒有一座島嶼,但是手札上記載的應該不會騙人,也許只有用那枚羅盤才可以找到沉沙島。

不過………………………

普天歌有一種擔憂,從風吟口中得知那枚天環有開闢空間的能力,同時還可以從空間裂縫中連通到其他地方,那麼長生者想要得到天環的目地,會不會是打算藉助天環的能力,離開無間地獄,重回世間不成?

但是,無間地獄是一片獨立的空間,是一片小世界,應該會繁衍出自身的秩序規則,就算是與空間有關的至寶,也不可能突破這片小世界的空間。

除非是神物才能做到這一點,不過這世間的神物也就那麼幾件,十分罕見,不是誰想要就能夠得到的。

既然手札上曾經提到過長生古城的原住民總有一天會重回世間,那麼長生者肯定有辦法做到這一點,只是具體是什麼辦法,他也不清楚。

只有找到沉沙島,才有可能避免世間的生靈遭受磨難。

「呲啦………………」

不死士端坐在不死馬之上,緩緩的從虛空中走出,然後將手中的十具甲衛放了下來,它擺脫了那兩名青甲不死士后,回到了大軍中。

雖然不死士成功逃脫了那兩名青甲不死士的追擊,但是它的黑暗甲胄上裂痕密布,其中一隻手臂上的所有甲胄都脫落了,露出了幽暗的骨骼。

這種傷勢很恐怖,甚至危及到了性命,如果它傷的再重一些,恐怕會有隕落的可能,可以說是驚險萬分。

「往海洋深處去。」長生者命令道。 神醫王妃謀天下 ,很古老,很幽暗,也很磅礴,時不時有著洶湧的浪花捲起,猶若天地在咆哮一般,瀰漫著沉寂的滄桑感。

灰暗的雲霧之中,有著遠古的閃電劈落,擊打在古老的海洋上,讓這片海洋震蕩了起來,彷彿在海洋深處有某種未知的生物在呼喚。

天空中灰霧朦朧,昏暗無光,海洋上如深淵般幽暗,隱隱有著呼嘯之聲傳來,穿透力很強,給人一種很沉重的感覺。

這片海洋不知歷經了多少的歲月,遙遠到沒有盡頭。

大軍隱匿在這片古老的海洋上,向著海洋的最深處駛去,它們雖然擺脫了敵軍的追擊,但是原本還有八百之眾的人馬,如今卻只剩下不足五百人馬。

雖然損失了三百人馬,但是大軍的主要戰力並沒有什麼損失,不死士還有十具甲衛都存活了下來,最多只是受了些傷而已。

大軍遠征的道路受阻,所以也只能暫時躲在海洋上,只有等到長生古城派兵增援后,才能夠再次向敵人攻伐。

不過為了避免被敵人找到,整支大軍不斷的向海洋深處而行,讓自身更加隱蔽。

「從地圖上來看,這片海洋名為幽靈海,我想沉沙島就應該在這片海洋上,不過要想找到此島,恐怕還得靠這枚羅盤。」

普天歌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一枚小巧漆黑的羅盤,然後打開,一瞬間,眾人都感到了一絲莫名的律動,很輕微,很模糊。

覆蓋在羅盤內的那一縷縷黑色光華開始消散,化為虛無,露出了真容。

眾人定睛觀瞧,發現這枚羅盤內的紋路很複雜精緻,上面刻畫著東、南、西、北四大方格,還有一些日月繁星的坐標。


其中有周天二十八星宿,還有日月兩儀,分佈的規律而整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