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帥氣男人看着這一切,已經沒有了剛纔的霸氣,顫顫抖抖的站在遠處看猶如戰神的炎天。

“怎麼會這麼強,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帥氣男人嘴脣顫抖的說道。

帥氣的臉上已經滿是恐懼的神情,眼神都不敢直視發生的一切。

炎天一槍刺倒一個混混,轉身看向了遠處一個拿着片刀,顫顫抖抖的混混,笑着說道:“來,戰鬥吧,要向一個男人一樣的戰鬥。”

說完炎天便衝向了混混,混混看到炎天已經殺了過來,彷彿突然間有了勇氣,混混堅定的說道:“對,他說的對要向一個男人一樣去戰鬥。”

說完也便殺向了衝來的炎天,邊衝邊嚎叫着,滿臉的決然之色。

炎天看到這個混混的模樣,彷彿看到了在藍炎大陸的自己,在被人打成重傷的時候,也要拼勁全力的去戰鬥。

炎天轉眼間便到了混混的身前,一個巴掌扇向混混的臉龐,混混立刻倒了下去。

炎天站在大廳中央看着倒在地上的混混,混混留着一頭黑髮,臉上還有一道疤。

“這樣纔對,即使知道會死,也要向個男人一樣去死。”炎天看着昏迷的混混說道。

這時整個一樓的大廳只剩帥氣男人一個人,此時的男人早已經癱軟在地,嘴裏不知道說些什麼。

炎天看向坐在地上顫抖的男人,搖了搖頭,慢慢的走到了男人身邊,淡淡的問道:“那個虎哥在哪?帶我去,我可以饒你這條狗命。”

帥氣男人聽到炎天可以饒他一命,立刻恭敬的站起身來說道:“虎哥他在二十樓的一個包房裏,我這就帶您去,只要您不殺我,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看着男人醜陋的嘴臉,炎天厭惡的說道:“帶路吧,只要帶我找到虎哥,我就饒你一命。”

“好,好,我這就帶路,您跟我來。”男人恭敬的說道。

說完便向樓梯走去,邊走邊說道:“虎哥把電梯關掉了,只能走樓梯了。”男子說話的時候,滿臉悄然浮現出陰險的神情。

炎天聽男人的話,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電梯樓梯,但現在不是去問的時候,最重要的是殺了虎哥。

炎天跟着男人走上通向二樓的樓梯,走在樓梯的上炎天,心中想道:這就是他所說的樓梯,真是獨特。

走在前面的男子,滿臉的陰狠之色。

當走上二樓的時候,炎天感覺有一幾股不弱的氣息,臉上浮現出邪異的笑容。

只見從二樓的黑暗處,走出幾個穿着復古的人,其中一個女人嬉笑的說道:“真是個帥哥啊,殺了怪可惜的,不知道是哪個隱世家族的人。”

帥氣男人立刻跑到了幾人身後,獰笑的說道:“幾位高手,一定要殺了他。”

“呵呵,那是必須的,我們怎麼也是隱世家族夏侯家的人,還殺不了一個小毛孩。”

一箇中年男人嬉笑的說道。

其他人也是哈哈大笑起來。

炎天沒有說話,只是看着這幾個人,無奈的搖了搖頭,臉上滿是不屑的笑容。

中年男人看到炎天不屑的神情,立刻憤怒的說道:“你那是什麼表情,看不起我們嗎?”

“確實。”炎天淡淡道。

“好你個小子,敢小瞧我們,我一個人就能把你幹掉了。”一個穿着青衣的男人說道。

說完便拿着手中的長劍向炎天殺去,邊大聲說道:“飛雲劍法。”

看着向自己衝來的男人,炎天低聲說道:“炎龍槍法,龍炎狂怒。”

只見炎天手中的龍槍,竟然燃燒起了藍色的火焰,炎天猶如鬼魅的向青衣男人衝去,手中的龍槍彷彿便成了一條巨龍,張開巨口向男子吞噬而去。

衝向炎天的青衣男人,看到這個情況後面容浮現出驚恐之色,只是一瞬間炎天的龍槍便刺入了青衣男人身體,青衣男人根本躲閃不及。

青衣男子看着龍槍刺入自己的身體,感覺自己的身體竟然燃燒起來,滿臉難以置信之色。

其他人看到青衣男子一招就被炎天打敗,震驚過後,立刻向炎天殺去。

炎天立刻拔出龍槍,向其他幾人殺去,速度更加的快速,轉眼間又刺中了一個灰衣男人,也是根本來不及反應,健康的炎天速度真是太快了,一般人的眼睛根本捕捉不到。

中年男人怒了,倆個人竟然瞬間被秒殺,“我跟你拼了。”中年男人怒喊道。

手中的長劍向炎天刺去,炎天不屑的搖了搖頭。

炎天龍槍一轉,立刻將中年男子手中的長劍跳飛,然後縱身一躍,飛到空中,腳重重的踢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連續踢了數十腳。

只見中年男子,猶如一隻斷線的風箏,劃過一條拋物線重重落到了地上。

從口中吐出一大口鮮血,胸骨已經深深的陷了進去,砸在地上的中年男子立刻昏死過去。

可見炎天的腳力有多麼的強,解決掉三個男人後,炎天扭頭看像還算漂亮的女人。

此時的漂亮女人,已經被深深的震撼到了,看着炎天喃喃自語說道:“這怎麼可能,怎麼會這麼強,我們真的是輕敵了,難怪夏侯笑會說他強的可怕呢?”

然後又對炎天說道:“你警告你不要殺我,我是夏侯家的小姐,如果你殺了我,夏侯家絕對不會饒了你。”

漂亮女人看着炎天身體顫抖着。

“呵呵,我炎天從來不懼怕任何人,什麼夏侯家,還有你們所說的隱世家族的人只是這麼弱嗎?這樣的勝利我根本沒有任何喜悅的感覺,希望你所說的夏侯家快一點來報仇。”

炎天看着女人邪笑的說道,滿臉流露出嚮往之色。

說完龍槍便刺入了女人的身體,拔出龍槍慢慢的走向帥氣男人,此時的帥氣男人,眼睛裏滿是死灰的眼神。

“呵呵,你騙我,我生平最恨別人欺騙我,欺騙我的人下場都會很慘,快告訴我虎哥在哪?”

炎天看着站着顫抖的帥氣男人冰冷的說道,帥氣男人看着炎天看向自己的眼神,感覺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立刻給炎天跪了下去,吞吞吐吐的說道:“大哥,不對,大爺我錯了,求求你饒了我吧,虎哥確實在二十樓,在最頂層,我沒有騙您,我現在就帶您去。”

炎天看着向自己跪下的男人,淡淡的說道:“你身爲一個男人,爲了活命竟然給我跪了下來,你真不配做一個男人,男人只能跪天,跪地,跪父母。”

說完便一腳踹倒了帥氣男子,走過去踩着帥氣男人的身子,淡淡的說道:“下輩子,一定要做一個真正的男人,有血有肉的男人。”

說完便拿龍槍刺向了帥氣男子,然後拔出長槍向樓梯口快速的走去。

炎天加快速度,風馳電邁間便到了最頂層,保安看到炎天走了上來,五十多人立刻對着炎天開起了槍,帶着***的手槍立刻吞噬起來。

子彈如潮水般向炎天襲來,炎天頓時飛了起來,頭朝下走在走廊頂上,嚐嚐我這幾天修煉的成果吧!炎天心中默唸道。

保鏢們看到炎天竟然頭朝下走在走廊頂上,驚訝過後,遍向走廊頂開起了槍,所有的子彈又密集的向炎天飛去。

只見炎天猶如鬼魅間奔走在走廊頂上,迅速跑到了保鏢人羣的身後。

子彈又一次落了空,全部射在了走廊頂上,保鏢們看到炎天跑到了自己背後,立刻轉過身,在次向炎天猛烈的開起了槍。

天炎之力,炎天心中默默唸道。只見炎天的倆個手掌慢慢浮現出層層靈力波浪,向自己射來的子彈推去。

只見所有的子彈竟然滯留在空中不動了,然後全部的掉在了地上。

所有的保鏢看到這個情況徹底的呆住了,竟然都忘記了開槍,突然有一個保鏢大聲喊道:“快開槍,快開槍。”

可是已經晚了,炎天可不是傻子,在存滿殺戮的世界生活了這麼多年,怎麼會不把握這個絕佳的機會。

就是在保鏢呆住的這一個瞬間,炎天立刻飛快的衝進人羣,拿着手中的龍槍揮舞着,拿着手槍的保鏢在近戰方面根本不佔任何優勢。

何況遇到了速度超出常人的炎天。所有保鏢聽到呼喊,立刻醒過神來,對着炎天開起了槍。


但是健康的炎天不是用槍就能所打敗的,炎天猶如鬼魅的速度,躲過了一顆顆子彈,彷彿保鏢拿着的手槍已經成了廢銅爛鐵。

一個個保鏢在炎天手中龍槍的吞噬下倒了下去,人數急劇在減少着。 包房內,虎哥來來回回的走着,神情顯得特別慌亂,“怎麼辦,那傢伙已經殺到了樓上,代表幾百號兄弟和夏侯家的人都已經敗了。”

虎哥害怕的說道。


“虎哥,這個傢伙真是恐怖啊!我們真不該得罪他,不過樓上還有五十來條槍呢,上次幾條槍都讓他逃跑了,現在有這麼多肯定能把他打死。”

站在房間的輝哥說道。

“還有我已經給少爺和各個堂口的老大都打了電話,現在正在趕來救援。”



輝哥接着又說道。

“好,你在打電話讓他們加快速度。”虎哥緊張的說道。

此時酒店走廊的戰況已經接近尾聲,炎天看着拿着槍指着自己顫顫抖抖的魁梧保鏢,漂亮的臉上浮現出邪異的笑容。

魁梧保鏢連續扣動着手槍的扳機,但是手槍裏已經沒有了子彈。知道槍中沒有了子彈,魁梧保鏢手中的槍掉在了地上,慢慢的癱軟在地。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魁梧保鏢害怕的說道,頭上的汗一滴一滴的往下蔓延,眼神中滿是恐懼。

“虎哥在哪個房間?快帶我去,或許饒你一命!”炎天邪異的說道。

“真的嗎?真的不殺我嗎?”魁梧保鏢驚訝的問道,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不要廢話了,我不想說第二遍。”炎天突然臉色變的冰冷,淡淡的說道,滿身是血的炎天,當然是別人的血,猶如一尊浴血奮戰的戰神。

“我這就帶您去,請跟我來。”魁梧保鏢站起身來說道,然後向虎哥的房間走去。

炎天跟在保鏢的後面,手中拿着龍槍,滿臉的冰冷之色。

此時包房內,虎哥來回走來走去,臉上滿是慌亂之色。突然停下來對輝哥說道:“阿輝,去看看外面怎麼樣了?怎麼沒有人回來報告,是不是都死了?”

“好的,我去看看。”輝哥答應道。

立刻開門走出了包房,走出包房的輝哥滿臉的害怕之色,手中拿着一挺***,悄悄走過轉角處,露出腦袋看着整個走廊。

這時正好魁梧保鏢帶着炎天已經快要來到轉角處,輝哥看到後立刻連滾帶爬的跑到虎哥房間裏。

虎哥看到輝哥驚慌的跑了回來,立刻急切的問道:“阿輝,怎麼回事?是不是兄弟們都死了。”

“虎哥,那個傢伙已經走了過來,由小豹帶着,這會兒肯定已經到了轉角處了。”

“阿輝,兄弟們和少爺還沒有來嗎?”虎哥焦急的問道。

“我現在打個電話問問。”輝哥害怕的說道。

手顫顫抖抖的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虎哥也拿起了***對着房門,頭上的冷汗直流,慌亂的神情全都出現在臉上。

此時的炎天也已經走到了門口,魁梧保鏢指了指房門,炎天笑了笑,腳立刻向房門踹去。

只見房門立刻被踹開,整個門已經脫離了門框向着屋內飛去,恰好虎哥和輝哥在門的正面。

虎哥正拿着槍看着房門,突然看到門被打開,然後門竟然向自己撞來,立刻向旁邊跳去。


可是輝哥正在打着電話,當聽到聲音想跑的時候已經晚了,直接被門撞了上去,當場昏死了過去。

虎哥躲過門的襲擊後,立刻直起身來拿着***對着門口一陣掃射,門口的炎天早已經跑了進來,頭朝下站在了屋頂上。

站在門口的魁梧男人,沒來的急走開,就被虎哥打成了馬蜂窩。

虎哥瘋狂的把***裏的所有子彈都打光,以爲炎天已經被自己打中,立刻哈哈大笑起來,笑着說道:“這次你還是死了吧,哈哈。”

虎哥走到門口,仔細一看發現躺在門口的不是炎天,是自己的保鏢。

立刻驚詫道:“這是怎麼回事,那個傢伙呢?”

虎哥立刻四處看了看,發現沒有炎天的蹤影,疑惑的想道:“那傢伙哪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